調查報告:五行虹天目的神話傳說
評分: +3+x

saphir-logo-updated.png

一篇簡短的論文揭示了

關於「五行虹天目」的神話傳說

作者:切藝女侯 薩坎1·嘉百列


開 篇 緒 論



在很長的時間內,研究者們被東方世界的神秘學深深地吸引。此前因為政權內部的爭亂,而導致該地區的大部分地區,都對平民封鎖。因此幾乎沒有機會去獲得該地區的民俗物品,並解釋其所謂的「神奇」特性。直到現在。

今天,我很榮幸地向大家展示一件,由斬獲頗豐的紅寶石一隊,自貴州回收的珍稀品。


視 覺 評 價



五行虹天目2,是一件簡樸而又令人驚歎的古代工藝品。它是一個大號的玉石戒,內刻中古漢語字符。上書「陽公在天」,另一側則是「佑我連綿」。戒指相接於一根桃木手柄,手柄上有一條由牦牛毛手工編成的細長繩帶。

這典雅的小飾品應放到博物館裏去展示,而不該被攥在做禱告的狂信徒的手掌之間。


相 關 歷 史



據一位可靠的史學家分析,自8世紀唐初至中期以來[1],該文物一直由崇拜太陽的僧侶們3保管。信徒們聲稱,太陽是一個被稱為「陽公」的有知覺的存在——能賦予他們施放等同於燃氣彈和火球的能力。

據記載,最早使用五行虹天目的例子可以追溯到1250年代末,當時一位雲遊僧,用其「神性」點燃了一束火焰,隨後用它抵禦蒙古部落的入侵,以保衛一個村莊。[2]在報告中,虹天目鮮見蹤影;而在整個地區的歷史上,宏圖偉業的創立,常被歸功於其在應呼之時的表現。


神 話 故 事



以下內容節選自一份19世紀的文本,據信其中包含了負責制作虹天目的僧侶的第一手資料。[3]

陽公靈光,亦灑其光
云照一枝,蟠木乎上
命我採之去,從父不思量
命我啖斯果,從父不思量
命我旬弗餐,從父不思量
命我坐於桃樹下,且聽真諦不思量
曉落仙枝,玉環生旁
上昭明明之智,下諭乃成典章
命我佈神道,從父不思量
從父不思量,我言如是揚


批 判 揭 明



正如所有古代宗教文獻裏的情況一樣4,我堅信這篇文章是對一個瘋子的目擊事件的極度誇張的敘述。

最初持有五行虹天目的人是一個和尚,他的名字已佚失在歲月長河之中了。一千多年前,在中國偏遠的山區當和尚,意味著要犧牲許多在他們這個位置上本已稀缺的奢侈品。這使得我做了個推測,當和尚遇到他的「天神」時,他已經饑腸轆轆,疲憊不堪,有出現幻覺的傾向。

陽公靈光,亦灑其光
云照一枝,蟠木乎上

桃子在中國是純潔、長壽和神聖的象征,它的歷史比這個神話還要悠久。[4] 我認為,該和尚是在利用桃子背後的象征意義,來為他的錯誤思想增加可信度。至於他遇到了什麽,我不確定。但我相信,這可能是一種強效致幻植物。這完全可能是僧侶的幻覺,是在吃腐爛水果後開始出現的,而當他的身體試圖解毒時,他精神錯亂了。

命我啖斯果

藥理學研究表明,致幻劑影響人體對時間的感知,並誘導刺激——相關幻覺——顯然如此。沒有食物和水,一個人不能正常地生存十天,而一枚玉戒從樹枝上長出來的可能性是可笑的。我相信,這名僧侶在服用迷藥後的病理影響下,將隨身攜帶的一件玉飾,綁在了附近的棍子上。

經仔細檢查與測試,未在物品中發現任何火焰發射器:它只是一種華美的拜物器具。由於虹天目是環狀的,理論上說它現在的空陷處,曾經裝著一個玻璃片。據推測,這種透鏡被當作古代版的放大鏡,在太陽下聚焦而形成熱束,在適當的條件下,這些熱束最終會爆發成火焰。

基於在全面的分析後,薩坎很高興地宣佈,五行虹天目的真面目被被揭穿了:它只不過是一個放大鏡,由雲遊中的、也許有那麽些才能的妄想癥患者制造的而已。這枚戒指目前在中國西部,由我們的紅寶石持有。而他們正在用它,向這片土地上善良的人民展示真相——如果人民確實希望擺脫耳旁的操縱思想的手,過來傾聽的話。


Bibliography
1. 羅格·斯坦派克 (1996). 唐書選:第五版, 求購文具股份有限公司
2. 任羅陽 (1963). 漢地十八省之圍, 八宇出版社出版
3. 布萊克伍德 (1869). 布萊克伍德爵士在廣東, 會意出版社 出版
4. 徐國 (2003).天之桃: 神明的水果, 八宇出版社 出版

有所懷疑,便去懷疑

評分: +3+x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