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獸爭奪戰
評分: +15+x

繼續走,放輕鬆,我遮住妳了。

「你說的簡單。」

深夜時分,再48小時後就是除夕夜。雖然是航行於四海,逍遙至八方的行動站點Site-ZH-81,姑且也算是ZH分部的站點,上頭的華人佔了總人數的一半上下。因此每到這個時節,站點裡不免會掛上象徵財運和幸福的紅色春聯、華人員工與洋人員工們一通享用一年只配給幾次的豪華餐點作為年夜飯,雖然不是和血緣上的家人圍爐,但身旁出生入死的同事們又何嘗不是親人呢?

白明夷參加過一次圍爐。她是在九月離開Site-ZH-96,作為艦上郵局部門的工作人員,正式加入Site-ZH-81的。她還記得上次圍爐,站點主任難得的出現在現場,整個站點鬧的沸沸揚揚的,但她那天身體不舒服,所以在醫務室裡和她的仇人渡過了除夕夜。

黑色的霧氣籠罩在她的身上,帶有模因危害的霧緊緊包裹住了她的身體。彷彿遮住他人的雙眼,將自身的形狀、氣味、聲音全數從空間中抹去,即使是和她擦身而過,也將不曾記得她曾經經過。

走路的姿勢十分僵硬,並非因為被斬斷並接上義肢的四肢,而是幹壞事的緊張感導致。白明夷直往深層檔案儲存庫走去,那個她一輩子不會拿到進入權限的地方。

聽說,這次的除夕夜,會和一個很厲害的異常餐廳合作?白明夷受夠異常了,即使她只有一級權限,僅僅知道了冰山一角也是一樣,她早就受夠這些玩意了。

她被奪去手腳和左眼、被艦上的異常項目搞的天翻地覆、還被傳送去西伯利亞,差點在當地變成冰棒,她真的受夠異常了。

她只是想當個郵差混口飯吃而已,才不想碰什麼危險的東西。

「嗶!權限通過,歡迎您,Reverberate博士。」顫抖的機械手臂拿著不屬於自己的識別證刷過防爆合金門識別槽,厚重的門板靈活的向左右分別滑開。

所以說,那個安逸的生活呢?

或許,她注定得不到吧?夢想中的悠閒人生。

「我們在做的事是違法的欸!違法欸!別那麼輕鬆好嗎?」白明夷壓低聲音,對寄居在身體裡的叫著。

這裡什麼時候有法律了?」而後者卻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雖然令人生厭,但白明夷其實早已習慣他的性子了,並沒有反駁什麼的意思。

三級深層檔案庫漆黑一片,艦上員工們要嘛是在睡覺,要嘛就是在進行小賭注的,以樂趣為主的賭博。基金會和大部分過著中國新年的東方公司一樣,在解決了一整年的工作,年末之時總會比較閒一點,這是東方分部共有的特徵,也就是中國新年對中華文化根深蒂固並影響至今的證據。

一進入檔案庫,環抱白明夷的黑霧立刻四散而去。

有東西在找我,妳往八點鐘方向走。」白明夷體內的聲音指使著,她既緊張又害怕,在她短短二十年的人生中,還是第一次做這種像小偷的事。

「這個嗎?」指使白明夷來到了一個掛在牆上的黑色盒子邊,上頭寫著大大的「重要線路 請勿觸碰」。

對,打開它。」白明夷試著拉下拉桿,轉開上頭的小門,但小門紋風不動,於是她加大了力氣,機械打造的雙手也發出了陣陣悲鳴,終於把那小門拉開來。

盒子的中央擺放著一塊插滿電線的方塊,看上去是某種儀器,上頭閃著無數指示燈和數據。

「Akiva輻射偵測儀」白明夷看懂的地方只有這樣,剩下的全是似懂非懂的型號、構造、不認識的文字等等。她知道,跟隨在自己身上,住在體內的會被這機器偵測到。至於為什麼她的身體裡會住有這種妖怪呢?她不想去回憶。至少,現在他們還算是互利的合作關係。

「要把這個弄壞?不能關掉就好?」白明夷左看右看,怎麼樣都覺得不是自己能處理的複雜裝置。

妳會關嗎?」黑山質疑道。

「唔…………」

她無奈的拉扯著電線,粗暴的一條條的扯斷,直到上頭的指示燈暗掉為止。

嗯…………可以了,沒有那個感覺了。去找檔案吧。」黑色霧氣再次包圍白明夷,使她無法被看見。

那是前幾天的事了,關於那隻停在窗邊的喜鵲帶來的書信。

來自某個白明夷沒聽過的組織,拜託黑山去調查事情的一封信。她和黑山都不懂,對方是如何得知自己的所在地,這裡可是承載千萬秘密航行與四海之間的Site-ZH-81,卻被一隻喜鵲輕易的闖入。

但黑山只是看了看內容,然後二話不說的決定幫助寄信者。一反平時的慵懶,白明夷沒看過黑山如此具行動力的一面。

「好吧,讓我來試試看。」白明夷挑了一台瀏覽檔案用的電腦,然後在第一步就陷入難關。


員工ID帳號
員工安全碼


「……………………」

……………………

「現在怎麼辦?」她找不到任何可以感應卡片的地方,看起來只能手動輸入密碼了。借著送包裹的名義,從Reverberate博士辦公室偷來的鑰匙卡在此處毫無用武之地。

………………妳有帶手機嗎?借我一下。

說完,黑霧脫離白明夷的身體,在她身旁不斷聚合,重塑,如龍卷而起的灰暗霧氣中,露出一雙穿著道士服裝的雙腳。

一陣子沒用這副模樣了,怎麼樣?會怕嗎?嘻嘻。」身著黑藍色道袍,皮膚黝黑的亞洲男性——這是白明夷在那幾十天的折磨中,最常見到的模樣。

當時的她,只是顫抖著,看著眼前的男人抓起她的斷肢津津有味的品嚐著,混雜了無數的痛楚而無法再叫出更多聲音來。

——是地獄。

「無所謂,你高興就好。」但她並不是會陷在痛苦過去的人。不如說,不停止向前走反而會使她痛苦。

真是豁達的人生觀啊。手機給我。」白明夷遞出手機,而後者接過後,甚至沒有按下號碼鍵,而是直接拿起放在耳旁,而電話也居然接通了。所以說,白明夷討厭異常玩意不是沒理由的。

為何她會接受這奪去她所擁有的,無論是家庭、安穩的人生、四肢,或更多更多重要事物的妖怪在她的身體裡造窩?她也不知道,但比起懷疑或氣憤,她更擅長的是接受,於是她就接受了。

喂?是我。

對,我知道,我要跟妳要東西。

就是,那個叫什麼的…………

「員工密碼。」白明夷提醒道。

對,員工密碼,妳那裡有嗎?

…………好,先別掛斷。

黑山轉向白明夷「第一格輸入M5BCJFH9624,第二格輸入lifanin75008。

「…………75008……好了,成功登入了。」

好,接下來找有關年獸的檔案。」白明夷在搜尋欄中輸入了「年獸」,接著按下enter。只見電腦運行了一會,接著跳出了幾個條目。

「嗯…………我想這是你要找的東西。」白明夷點開一個標記為「守歲行動」的資料夾,單眼緊盯著螢幕開始逐行檢視。黑山雖然把頭湊近了螢幕,但一個術語也看不懂。老實說,白明夷也沒看的很懂,但大致上看出了一個樣子。

「你說…………那頭年獸是你的朋友對吧?」

對,一個頑固的老傢伙。我們要怎麼找到他?

「不知道。他出現的地方不固定,檔案是這樣寫的。」白明夷伸出食指指著螢幕,才想起黑山看不太懂字,於是又收了回去。

是嗎…………喂,妳聽到了吧,那傢伙的事。」黑山把手機湊向耳邊,再次對著手機另一頭的通話者說話。

………………好,你們看著辦,這次一定要讓他乖乖被收服啊……不,妳在說什麼?我不會回去的。

…………」突然間,他露出嚴肅的表情,坐在一旁的白明夷也察覺氣氛似乎有點不對勁。

妳說…………他過世了?

什麼時候的事?」話題似乎急轉直下,黑山的呼吸越加急促,過了幾秒,他呼出長長的一口氣。

…………我知道了。」黑山說完,反手把手機拋還給白明夷,差點在地上摔成碎片。他搖搖擺擺的走向室內的另一個角落,藍黑色道袍的衣飾不自然的飄動,白明夷是會察言觀色的人,所以只是默默的收起手機,安靜的等著黑山開口說些什麼。

「砰!」黑山用力踹向牆壁,在牆上留下了黑色的印子,白明夷希望在這麼黑的檔案室內看起來不會太明顯。

喂,白明夷。」黑山像是下定決心似,回過頭來走向白明夷。

「嗯?」

下週,這艘船會靠岸對吧?

「對。」

黑山輕碰白明夷的肩膀,全身化為黑霧,像是電影特效一樣進入了她的身體。

陪我去一個地方。

「去哪裡?」

黑山沉默了幾秒。

老家。





Koschei.aic看著螢幕上的光點消失在檔案室內,於是鬆開按鈕,手動恢復了Akiva偵測器的功能。

「博士,和您預料的一樣,她是很天真的孩子。」Koschei.aic想了一下,接著補充了一句。

「他們兩個。」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