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年的不堪回憶
評分: +10+x

1999年,全球超自然聯盟亞洲行動司令部

你收到來自司令部副主管的通知後來到這裡,副主管交給你一份新的打擊小組人員調派令和一份機密公文,他要你先看完整個公文後才會告訴你接下來的事情,這是你第一次看到聯盟的機密文件,你加入聯盟至今,從未聽說過此行動。

全球超自然聯盟
機密文件



落雷行動



僅供2104/破門槌領導人員參閱,禁止非相關人士閱讀
閱後立即銷毀


1969年,中華民國臺灣省臺中市清泉崗空軍基地

五架B-52同溫層堡壘轟炸機正停在機庫裡進行維護和補給,這是它們前往戰區前的最後一個休息站,機組員們全聚集在基地的一個會議室內。

其中一架轟炸機的駕駛,安德森坐在講台下的其中一個座位,他看著牆壁上掛著的時鐘,指針即將到達說明會開始的時間,但他的副駕駛卻還沒到,他懷疑這人是不是去機場附近的小吃店享受春宵的同時,順便害他出糗。

在最後危機關頭時刻,他的副駕駛才匆忙的從後門跑進來,安德森看著他急忙的找位置坐下後開始整理起整理儀容。

「洛斯,幹的好。 你再努力點,以後空軍司令部絕對會讓你去開幽靈1的。」

洛斯對於安德森的調侃不以為然,他在整理完儀容後才回應安德森。

「老兄,我可是有要事的,這種尷尬情形也不是我刻意想造成的。」

「你是說那些在基地附近店家的女性,相關『要事』嗎?」

「去你的。 你怎麼突然說你準備要改開民航機了?你不是還打算升到司令部嗎?」

「如果你家裡有三張嘴要養。 你就會希望你的老婆能夠穿著性感睡衣在門口等你,而不是長官去跟她說你為國家犧牲。」

正當洛斯想要回嘴些什麼的時候,前門發出了聲音打斷了他,有兩個人從前門走了進來,他們走到前面的講台上,帶頭的第一個人,在座各位都很熟悉,他是從司令部過來的戰區指揮官,但另一人卻是個生面孔。

指揮官自己將投影片放到講台旁的投影機內並開啟,同時來的另一人則是站在門口邊看著,當指揮官放好投影片後,他走到講台前對著麥克風開始說話:「女士們,早上好。 今天你們看到的是來自白宮的機密任務,你們的目標是前往……」

指揮官跟過往沒兩樣的講著任務座標和轟炸目標,但是這裡有一點讓安德森覺得很奇怪,明明他能夠在關島基地就先說明,何必拖到台灣的基地才說明這次任務,但就在指揮官講完之際,原本站在門口旁的人卻走到了講台上,而指揮官則是走到了門口邊站著。

「各位早上好,你們可能會在猜測我是誰。 我先自我介紹,我來自全球超自然聯盟,在座各位可能或多或少會有聽過,或者是參與過支援我們的行動。 我們的目的是為了保障人類的存亡,根據情報,你們的敵人正在使用一種全新的武器,這不只會對你們造成影響,也同時會對人類造成致命性的威脅。 因此,我們這次的目的是提供新型武器來對抗全新的威脅。」

這個來自聯盟的人從他的手提箱裡拿出了額外的投影片,並裝入至投影機裡,投影幕上顯示的是一種未曾見過的電子裝置和武器。

「這次的武器系統很特殊,但是不用擔心,現在工程人員正在進行設備的安裝,而且操作很簡單,每個機組都會有一本簡易的說明手冊。」

與此同時,基地的工作人員正在操作吊車和堆高機進行設備的移動,他們正在將新型武器和電子設備裝運至飛機上,新型的炸彈上印著對美國籍工作人員來說不熟悉的文字,如果他們能夠理解中文的話,就可以看到上面印有「繁廣」這兩個鮮明的文字和其他相關成分的說明。

指揮官和那個聯盟來的人離開後,行動會議總算是宣告結束,每架飛機所屬的雷達導航員則開始閱讀起,剛才新發的電子系統說明手冊,洛斯打趣的問安德森。

「嘿,安德森,你猜他們是不是要我們去丟核彈。」

安德森聽到這種無聊的笑話,板起臉來回應他,但不是因為這個笑話,而是對於另一件事的擔憂。

「想的美,你當核彈能夠從自動販賣機買到嗎? 剛才那個聯盟來的讓我很不舒服,天知道他要讓我開飛機去丟什麼鬼東西。」

「但是聯盟會來就代表有什麼有趣的東西—」

「我不想對此多做評斷,之前其他開砲艇的人也有跟我提過,聯盟也有找上他們,現在看來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安德森說完就拿起帽子,離開了會議室。


隔天,早上7:05分

機場上的五架轟炸機都已坐滿機組員,他們正在進行最後的檢查,只要一切正常,他們就會滑行至跑道上,加大發動機的馬力讓飛機升空,並飛往目的地投擲所謂的「新型武器」後回到機場。

安德森坐在機長座位,對照著飛行手冊檢查儀表版上的數值是否正常,洛斯倒是今天準時的坐在副駕駛座上,在機內無線電裡,下層甲板的技術人員回報新安裝的電子系統數值正常,這代表著他們可以準備出發了,在安德森跟機場管制人員和其他飛機的機組員確認過後,他發動引擎並滑行到指定的跑道前,在準備加速升空前,洛斯問了他問題。

「安德森,今天怎麼樣。 你還會擔心機上載的那些東西嗎?」

他們都看過昨天工作人員安裝好的武器,這是一種他們完全不認得的新型炸彈,這東西尺寸跟常規核彈一樣大,但是結構上卻是一個B61自由落體式核彈綑綁著一堆未知的鋼瓶裝物質,上面印刷的字沒有人看的懂,洛斯也只能知道是中文字而已。

「我哪次出任務不擔心的,又不像那些開戰鬥機的傢伙,每次搞點事情就吹噓一整天。 我還得擔心飛機上載的東西會不會突然爆炸,反正現在只要想著把東西丟下去後,活著回來就好。」

安德森看了儀表版數值後,將發動機的動力提升,向著前方加速起飛。


四個半小時後,投擲點上空

經歷了四個多小時枯燥乏味的飛行歷程後,他們總算抵達了目的地,接下來只要將飛機上載的東西往地上一丟,他們就能夠返航回家。

從駕駛座上往前方看,只能看到一片充斥著樹林的山脈,安德森實在很懷疑這裡到底能夠有什麼毀滅世界的鬼東西,但命令仍是命令,他要做的事情就是聽從司令部的指示行動,安德森將無線電切換至機內頻道,並詢問導航員新安裝的儀器讀數,雖然說手冊上有說明部分,但他能懂得就是數值為1時是正常的,如果掉到0就完了。

安德森切換無線電頻道並開始問起其他同行機的狀況:「我是一號機的安德森,普列斯基、阿姆斯壯、羅斯、西奧多你們的狀態正常嗎?」

隨著其他駕駛皆回報狀態正常後,他們即將進行來此的目的。

「目標已投擲,預計十五秒後引爆。」

聽著導航員的回報,安德森稍微能夠鬆了口氣,載著一個未知的東西,這給他的壓力不小於在沒有電戰機的伴隨下去轟炸那些SA-22飛彈。

「每分鐘回報一次那個裝置上的讀數。」

安德森要求導航員監測數值,雖然手冊上沒有強調要求這點,但是這樣還是讓他感覺比較保險。

「已確認引爆,裝置上讀數為1。 等等…0.91、0.8、0.72、0.54、0.3…」

導航員講到一半,機內通訊突然斷線,安德森最擔心的事情果然成真了,他們丟了一個會害死自己的東西,現在他開始急忙的看著儀表版的數字,希望能夠加速離開這地方,與此同時,他讓洛斯開始去跟其他機組員聯絡,但事與願違,現在無線電系統停擺。

更加糟糕的是,不是只有這個失效那麼簡單而已,安德森發現儀表版的數值開始出現大量錯誤,這還不是最糟糕的,他發現整個飛機的動力系統全面停擺,這代表著他們即將墜地,現在安德森開始試圖讓系統重新上線。

「去你的,趕快給我重新啟動,你他媽的快給我重新飛起來。」

洛斯聽著安德森的喃喃自語,但他這邊也自顧不暇,現在他們能做就是讓飛機重新起動,不然就會死在這個荒郊野外。

隨著飛機的急速下墜,他們可以感受到G力明顯的開始增加,並且在他們眼前看到的景色已經不是那個普通的山林與天空,而是如同地獄般的漆黑天空與紅色大地,這讓他們更加緊張,他們不只會死,而且還是死在沒人知道的地方。

「操,你就信我這次行不行,之前都經歷過那些王八飛彈和戰鬥機,這次給我飛起來,我他媽一定要活著離開這裡!」

洛斯看著安德森死命的咒罵著,但不知道是他的憤怒真的造成了影響,還是運氣真的很好,機內的動力系統和其他設備重新開始啟動,眼前地獄般的景色也逐漸消退為原本的天空。

「普列斯基、阿姆斯壯、羅斯、西奧多,你們哪個誰,給我出聲回應。」

機上無線電啟動後,安德森急忙的開始確認其他人的狀況,大部分人都有了回應,就唯獨一個始終沒有回應。

「普列斯基,你是啞巴是不是,他媽的快回應我。」

他死命罵著,但始終得不到回應,而別人卻先回應了。

「普列斯基…屙,我找不到他的飛機,雷達上也沒他的訊號。 安德森,他可能已經…」

「收到。」

普列斯基旁另一架次的羅斯報告情況,安德森聽到後面色鐵青的回覆,然後一語不發的朝著離開方向飛行,但同時,有另一個不屬於目前所有飛機的無線電聯絡進來。

「有人在嗎? 所有參與行動的成員,聽到請回覆。」

「你他媽的是誰?」

洛斯第一次看見安德森如此的憤怒,他試圖制止安德森的行為,但是他無能為力。

「全球超自然聯盟行動司令部。 你是哪位?」

「我哪位? 我告訴你我叫什麼,我叫幹你娘上尉,聽好! 我叫幹你娘,懂了沒。」

洛斯現在非常的擔心,他怕安德森會做出什麼危險的舉動,他只能試圖讓安德森沒那麼憤怒。

「安德森上尉,我知道你可能會對你的人員損失相當憤怒,但這都是為了人類,如果我們不對此做出犧牲,只會招致更大的浩劫,所以…」

「滿口屁話。」

安德森罵完後關閉了無線電。

「這樣真的好嗎? 剛才會不會太魯莽,畢竟他們是…」

「魯什麼莽,我在空軍服役到今天,從來沒有一次是因為友軍的武器而損失的,聽他們滿口屁話大道理。」

安德森打斷了洛斯的發言,但是他無法應對,因為安德森確實有道理,他們因為這次的舉動,損失了一組曾經奮戰過的同袍。


「這件事就是你即將帶隊前往的地方,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形的原因。」

副主管在我看完後講了這句話。

「這個行動不是很成功嗎? 為什麼會被列在機密?」

「我們打贏了一場敗仗。 事實上,這並沒有拯救到任何人,我們自己反而製造出了更大的災難。 當時我還不懂為什麼安德森罵的口水狂噴,我甚至都還被噴到一些。 但是後來我才瞭解到第一使命的真正意義,就是別讓你的人做出無謂的犧牲,你底下的人『一個都不能少』。」

副主管感慨的講著,這個信條或許就是他能夠在聯盟直升至地區主管的原因。

「瞭解,長官。」

「我期待你在當地的表現,別讓外面的人進去,也別讓裡面的東西跑出來。 還有,聯盟裡還有許多連我也不知道的秘密,我直到今天也都還是不知道,當時到底丟下去的是什麼東西。」

房間內的兩人互相敬禮後,副主管先行離開房間,留下我和這份乘載了不堪回憶的紀錄。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