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壽司檔案No.053「紅豆軍艦」
評分: +10+x

00b51pd4db2ade4e1f9997m.jpg

原始型紅豆軍艦

概論

紅豆軍艦壽司為來自於香港的原創壽司品種。紅豆軍艦壽司主要由醋飯,紫菜及經沙律醬混合後煮熟的紅豆所組成。

和加州卷等為符合當地人口味做出改良所以誕生出的海外專屬品種不同,紅豆軍艦即使在香港本地亦被認為是一種「終極劣食」(我們能夠理解成究極之闇)。 但正正因為紅豆軍艦這一種極為特性鮮明之闇屬性,其在香港被賦予了不一樣的流行文化象徵,例如與身邊好友一起進食這款壽司來作為對友誼的證明。

爆旋壽司運用說明

攻撃力

防御力

機動力

持久力

重量

操作性

對這種壽司的操作高度困難。僅是其賣相及沙律醬,紅豆與醋飯味道香氣的完全不協調性令到使用者難以專注,大部分情況底下使用者都需要經過一至兩個月的訓練才能夠對紅豆軍艦作有效的發出和操控。

但與上述特性相對應的就是其極高的攻擊性能。這種攻擊力主要體現在兩方面:首先,盛載於上滿滿的紅豆沙律和香港廉價壽司常用的厚身紫菜令到紅豆壽司的物理碰撞力極高,很多時候對上防禦力稍遜的壽司是可以將對方撞散。其次,恐怖的賣相與散發出的邪道氣味對於對手也是相當嚴峻的挑戰。僅根據香港賽區的紀錄,已經有超過50位專業選手於首次遇上這款壽司時在場地內嘔吐或比賽後表現出明顯的食慾不振。

紅豆壽司的機動力與持久力則較為一般,主要是因為使用較重的重量來換取攻擊力與防禦力所引致。顯然地,速戰速決其優勢才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發揮。

個人認為,紅豆軍艦能從輕量版的方向延伸。此舉不但是希望取長補短,某程度上亦是為訓練使用這款壽司的選手提供一個初步的試用版,以求加快選手對於這款壽司的適應時間。暫時目標大概設定在將適應期縮短到兩至三星期。

其他用途

值得留意的是,在香港紅豆軍艦被認為是當地闇壽司的成員憑證之一,當地想加入闇壽司的人員會被要求食用一至兩件紅豆軍艦壽司作為入會的標誌。

插曲

這是有關於筆者在香港賽區見到的紅豆軍艦使用者。

那一天是12/3/2017,我在香港的異常區域茶嶺。我去到那邊主要是聽說那裏有一種經過欲肉教相關技術改造的魚類,由於是淡水魚但習俗上會造成刺身,所以為了探查這一種魚類是否含有較高的金黃葡萄球菌以作為一種優秀的新式闇壽司素材。很可惜,或許是那種我們未知的欲肉教技術抑制了這種細菌的生長,含菌量低於預期太多了,甚至都不足以令人發病。

正當我要離開的時候,我發現一位穿著黑色衣服的陌生男子拿著紅豆軍艦壽司表示要和當地日式料理店主廚沈少石進行一次爆旋壽司比拼。不過當時沈師傅仍在忙於烹調料理, 所以在場的其中一位客人隨便用了他們當時點的三文魚壽司下場玩。

這日式料理店平常其實不是用來當作爆旋壽司的專用道場,沒有常規用於玩爆旋壽司的土俵, 所以改用了一個比較大型平常用於做日式鐵板三文魚烤薯的圓形平板鐵釜作為比賽場地。這也為本次兩位參加的選手構成了一個難題,因為這一類鐵釜表面相當凹凸不平,上方的微細起伏會對於爆旋壽司的平衡造成阻力。

陌生男子:開始吧
陌生男子:一,二,三,へいらっしゃい!1
客人:一,二,三,へいらっしゃい!

在兩位選手將爆旋壽司發射出去後,兩件壽司都在高速旋轉,也引起了其他客人的旁觀。和我預測的類似,三文魚壽司靠著其較為輕盈的重量及靈活性對紅豆軍艦作出迂迴作戰,盡可能避開紅豆軍艦的每一次正式攻擊。不過本次紅豆軍艦方的行動就相當奇怪,和盡可能立刻了解對手的移動規律不同,這一位壽司選手選擇先令紅豆軍艦保持在圓盤中心旋轉-這是常見偏向持久性和防禦性能較強的戰術,但這種策略顯然對於持久性較低紅豆軍艦相當不利。

客人見時機成熟,一鼓作氣的將三文魚壽司沖向紅豆軍艦,在這種情況底下由於紅豆軍艦長期在中心盤旋已經耗費了一定的離心力,即便紅豆軍艦有著更重的重量面對著這種全力一擊也是相當危險的。但就在此時,紅豆軍艦突然移位,然後其中一粒在軍艦上的紅豆精準地彈射到三文魚壽司上。那一顆紅豆衝擊力相當大,三文魚壽司直接飛出盤外。

這一種神乎其技令人嘖嘖稱奇,不過在我的爆旋壽司專用微型分析電腦中放慢後發現了當中的原理。實際上當時的陌生男子是利用著場地的凹凸不平,然後在移動之際令到部分在上沾有較少沙拉醬的紅豆鬆脫,再經由壽司本身厚重的重量和離心力打出。常規的壽司多數都是三文魚子吹彈可破,所以即便打出也只是溢出,但經煮熟後的紅豆就較為堅硬且飽含水分,衝擊力也是三文魚子的兩至三倍。最後再配上其誘敵深入的策略,在三文魚壽司重心向前傾的時候精準地對它發出三至四顆紅豆粒,其衝力就足夠將三文魚壽司彈出盤外。

不過很可惜地,絕大部分旁觀者都並沒有看完全場比賽。在比賽期間散發出的惡臭已經令到除了兩位選手外的其他人員退避三舍,在比賽之後應戰的客人也立刻向服務員索要了個膠袋,然後立即嘔吐。而根據之後一天茶嶺新聞報道,觀看或參與這一次比賽的30人當中就有10人因為上吐下瀉而需要入院治理。

經過訪問之後我找到了這位神秘的爆旋壽司玩家,他自稱「明將」。我立即與他攀談了一下,向他闡述闇壽司的理念和宗旨。很高興地,我們兩者一拍即合,「明將」當時更興奮地向我們表示:

我以前小時候很少吃壽司,因為小時家境貧窮,為此我那時候就立志要開一間最便宜最廉價讓大家都能吃到壽司的壽司店。經過我精心鑽研之後,我終於發現這些廉價壽司除了被香港人當成網絡笑話之外的另一用途。在加入闇壽司後,鹹魚米飯以至於紅豆壽司都絕對能夠在爆旋陀螺界發光發熱!

同日,「明將」宣佈將會於茶嶺內設立「闇壽司(明將)香港茶嶺分店」。經過與闇壽司戀昏崎店協商後,將會由「明將」擔任分店店主。

讓我們為闇壽司的進一步擴展歡呼吧!

相關資料

2015年爆旋壽司香港盃-沙田新城市站
網上比賽紀錄影片,紅豆軍艦於第八場和第15場有出場。

淺談香港在地欲肉群體之飲食文化
研究人員Matthieu-Desmarais及張道士的報告,指出了香港當地的魚片生食文化。

茶嶺日報-2017年3月13日號
紅豆軍艦壽司用於爆旋壽司比賽後所引發的食物中毒事件有關報導。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