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物之物
評分: +12+x

第一章

「您是否記得?
那曾經翻過山巔,
與您見面的年輕教徒。」

「全不清楚,
我空洞雙眼無法修補逝去記憶,
撥開遭阻迷霧。」

「我請求許可,
在蒼穹下注視滿天星辰,
包含古老教義和焚燒痛楚。」

「道路自會引你,
若信仰大過一生所愛、所親、
所不可求得之物。」

主教領他走上九重高臺,
忘無形之巔與無底之海,
意向堅定直指登頂道路。

「看,前人開闢小徑,
如今回歸原始面貌,
這是自然緣故。

要與時間的靈魂一同出發,
先穿越自我的罪,
而後飲臭汗,嚐糞土。」

「教徒在此仰求神光,
帶領愚者自巔峰躍下,
沒入與天同色海洋深處。」

主教拔起頭髮,
混入唾液,
及碎如粉末的白芒青蘆。

「謹記,
眼前的碎石草坡需全神貫注,
如麵包來自水和繁榮麥穀。」


第二章

「海波茫然,
無盡潮湧邊陲,
由水手建起的三座城鎮:

一受神光引領,
化為幻影,
成為教義本身;

另一攀附大地,
試圖求取平衡,
遭惡魔引誘背棄原初靈魂。

上述兩者皆沉沒許久,
僅信仰一體留下,
是艘沒有形體的船身。

以桅桿撐起星空,
用龍骨穩固海洋,
無盡的推拉間兩者皆不翻滾。

當地球旋轉一週,
船桅就長千尺,船帆就廣萬里,
使整座城鎮探尋神光之本。

萬物有極,
窮極後只可回頭,
觸到海的邊緣便往返渾沌。

如雙手捧一抔土,
盡全力壓縮至渺小微物,
卻堅實無比如山脈扎根。」


第三章

「我已看見,
天堂就在山頂,
神光已透過雲層向我說明。」

信仰所凝聚,
時間濃縮能量,
讓年輕殉道者的意識清醒。

「砂石為你所用,
在死亡中尋找信的根基。」
上述為墜落時的幻影。

呼喊伴隨光線,
讓風暴攜帶口信,
予那觸礁的城迎接新的空靈。

主教與燈並肩,
早磨損旨意,
遭不端正的官帽四處探聽。

桅桿矗立時就該明瞭,
水手生命因信仰損耗,
不分天地古今。

船已不需要風,
海也絲毫不移,
水手試圖追尋平靜。



KHRCI8K.jpg

神光虛引天靈住居,
窗櫺舊堂毀壁,
絕音七日前。



第四章

從第一座城傳向下一座城,
聖福與宏光充滿的
禱詞說著:

「榮耀之光將貫徹宇宙,
啊!萬物的驅使者,
但光線有時混濁,有時清澈。

我身於光芒中,
以無能的眼見證後回歸凡間,
已無法也不懂得將景象轉述,僅止此刻。」

神旨被任意解讀,
結晶沙石中添上顏色,
使其後欲窮道者行路坎坷。

指南針與星位辨認大道,
在心中冥想,燈塔視為媒介,
可迎山巔與海面間短暫平和。

主教換上全新裝飾,
教堂擬似燈塔模樣,
千面彩色玻璃供光線勾勒。

虛構的道路和歪斜山脈,
假想的船艦與九重高臺,
終在此刻需要選擇。

大道真實存在,
擴張又收縮後留於心,
卻因信仰扭曲而無法貫徹。

水手望著大海,
用桅桿頂天立地,
保有最初的潔白原色。


第五章

最初的城不應消失,
燈塔為正道返折,
從基部傳出陣陣餘音。

穹頂下的瑞伯芮忒!
燈塔下的耀眼受眾!
必將古老城鎮鍍上層層鉑金。

雕像,
佔據大道的臍,
連結頂端的神影和谷底的心。

恕我引述故鄉傳說:
「北行至極有座高塔,
座落死寂層層黑林。

死後靈魂逕至,
靜待虛無,
看待生死如同就寢。」

大膽猜測高塔真名,
伊薩科夫或萊土瓦德,
分別為樹的兩方林蔭。

一為神光源起,
一為終末之地,
皆有後人群起效顰。

燈塔引尋道者走向正途,
另一端是漂浮的城,
是神光所不能觸及之近。

所有生靈歸向墓地,
都在半途加入,
容我在最後大聲唱吟:

「仍在遊蕩!
龐大卻無形的高塔,
透光的身軀依稀可親。

以最後教徒之身,
向伊薩科夫請纓,
願守護聖燈聖塔直到神光重臨。」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