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君安好
評分: +23+x

yc2WjEG.jpg

很安靜,與外面的世界不一樣。

Willow自己坐在諾大大廳的沙發上,四處張望。她手中拿著一杯熱可可,Willow把臉湊過去嗅了嗅香甜的巧克力味,並開始嘬飲起來──「嗚!好燙!」看來貂舌與貓舌差不了多遠。

雖說聖誕節將至,但站點內的氣氛,除了比平時多出一些喜慶的裝飾外,和平日沒什麼分別──畢竟收容失效可不會放假。

Willow短小的尾巴稍帶急躁地搖著,撫平了沙發上的皺摺。偶有幾個站點人員在走廊經過,Willow卻意外地沒有不自覺就尾隨在別人身後走;是的,她正在苦惱著要在聖夜送出什麼。

喀喀喀……高跟鞋鞋跟與地面互相碰撞,清脆的腳步聲從房間的另一側傳來。

「Dr. Kris!」Willow抬頭見到熟悉的身影,便放下了手上的保溫瓶,向對方熱情地招起手來。

「特工Willow?」Kris向Willow揮了揮手,手的動作在空中停下:「等等,這不是我的杯子嗎?」Kris指著對方手上熟悉的杯子說道,便走向Willow伸手,示意對方將所有物歸還。

兩人身為流動站點人員,Kris和Willow早已聽聞過對方,略見聞過對方的事蹟,也見過對方幾面;但他們的關係並沒有緊密到能共用同一個杯子的程度。

「我就想說為什麼我的杯子好像不見了,原來是被你拿走了。」Kris看著一臉無辜的Willow,無奈地歎了口氣,「你到處順手牽羊的習慣還沒改好嗎?還有,為什麼你會在……12站?Dr. Tina呢?」

「原來是Dr. Kris你的嗎?我還沒留意主人是誰它就出現在我的手上了,不好意思哇!」Willow將杯子遞還給Kris,自個兒笑了起來。

「回答我的問題。」Kris看著輕鬆地笑著的Willow,心想著真是苦了Dr. Tina;聽說去年Dr. Tina不過因為太忙落下了Willow,後者就把自己活活撐死了

「我……我也不知道,剛剛我還在博士身邊的。我上一刻正在想著要送博士些什麼禮物好……下一刻我就到了這裡了。」說罷Willow的耳朵抖了抖,歪著頭看著Dr. Kris。

「好吧好吧,我幫你聯絡Dr. Tina,我請你乖乖地坐在這裡別動。我可不想疏忽照顧兒童害我受處分。」

「我不是兒童啦!!」Willow聽見兒童二字之後立刻蹭在Kris身上,邊騷擾對方使用站點通訊器邊大聲抗議。

「那就別表現得像個兒童一樣。」Kris伸出左手將Willow推開,一來免得被對方的頭髮影響視線,二來免得自己在監控鏡頭底下顯得像個戀童癖神父。

「對了!既然Dr. Kris你穿得像個神父,那你應該也對聖誕節很熟悉吧!你能推薦我送些什麼給博士嗎!」Willow雖然點著頭,但身體依舊在蹭著Kris;只是這次不是為了騷擾對方,而是想傳遞自己想法而作出的行為。

Kris低著頭,邊嘗試著找到Dr. Tina的聯繫方式,邊敷衍地反駁道:「聖誕節不是天主教徒的節日……羅馬人的事,能算聖日嗎?」接連便是難懂的話,什麼「聖誕節是農神節」,什麼「無敵太陽誕生日」1之類,引得Willow哄笑起來:大廳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好了,我通知Dr. Tina了,現在就等他過來吧。」Kris收起站點通訊器,喝了口慢慢變溫的熱可可。

「哇嗚~所以我說~你覺得送什麼給博士他好呢?」Willow把身子湊了過去,把臉靠近杯子──也想分一杯羹,卻遭到對方的拒絕,再次被推開了。

「你平時不是都會做些小東西塞進別人口袋裡嗎?你可以做一個沒有異常效應的小禮物,再當面送給他──免得又被送去異常物品收容區。」

「那些我平時都有在做了,我想要送些特別一點的給博士!」Willow從她那過於寬鬆的白袍口袋中,掏出幾個小玩意在手中把玩,似乎在嘗試挑選一個最好的出來;她在眼前晃了晃每一個獨特的玩物,又苦惱地收起來:「雖然每一個對我來說都很特別,但我想要它在博士眼中也顯得特別。」

「為什麼你那麼執著?」Kris遙望著門口,等待著Dr. Tina的到來。

「因為博士是我重要的人嘛。」

「如果真的想不出要送他什麼的話,就平時對他好一點。」

「嘿!這些我不就一直在做嗎!」Willow伸出了手指,開始細數著她送給Dr. Tina的每一件小東西。

「不,你聽著。」Dr. Kris按下了Willow囂張地舉著的手指們,嘆了口氣,標準的說教起手式。「我知道Dr. Tina是負責……照顧你的人。對,我有聽說過你們的事。要是你真的想討他歡心,就乖乖的聽他的話。對於他來說,你對他很重要。你健健康康地活著就是最好的禮物了。」

「我現在不就活著……嗯哼,看來我活著就是送給Dr. Tina最好的禮物了,嗎?」

「對。」Kris看著一臉懵懂的Willow,點了點頭;小聲地說了一句:「別像我和Craig一樣就好……」

「Craig?他是──」

「我那……因意外去世的愛人。兩三年前的事了,身為機動特遣隊隊員的他……為了救我,犧牲了……」Kris的聲線夾雜著一絲嗚咽;他努力控制著自己的聲音,不讓情緒蓋過理智的模樣更顯悲慘。

「噢噢!對不起哇……讓你想起傷心事了。」Willow的耳朵失落地垂了下來,彷彿在責怪自己提起別人的傷心事。

「沒關係……最重要的是,我們現在都健康地活著。你想Dr. Tina開心的話,最好的方式就是好好活著。」

「我明白了~」Willow伺機坐近了一點,張開手臂抱緊Dr. Kris,為面前的男人帶來一絲溫暖的慰藉。


「Willow!」另一把男聲在大廳一側響起,伴隨著急促的腳步聲。

「Dr. Tina。」「博士!」Kris和Willow同時回應了對方的呼喊聲;「你終於來了,Dr. Tina。」Kris向對方點頭致意。

「太好了,Willow你沒死──事。」鐘憬時幾乎是用小跑步地快步走來,「Dr. Kris,謝謝你的通知。」

「不用謝。要是Willow特工在我們站點闖出了什麼禍,我也是會很困擾的。」Dr. Kris瞄了一眼站點通訊器上顯示的時間;嗯,對方只用了不到10分鐘趕來,讓他儘早擺脫了Willow熱烈的擁抱攻擊,不錯。

「你沒有闖禍吧?」鐘憬時低下頭認真地看著Willow,略帶嚴肅地問道。

「沒有啦!」Willow踮起腳,抱緊了靠近的博士,給了他一個擁抱。

「沒事就好。」Dr. Kris收起了通訊器,向兩人道別。「Willow特工,請你記住我的話。」

「知道了!」嘿笑著,Willow牽起鐘憬時的手,與他並肩走著離開了大廳。


聖誕節。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與聚餐,回到寢室後,Kris脫下身上的衣物;正當他準備將白袍掛上衣架時,他發現口袋有點沉甸。

「這是什麼?」話語未落,Kris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他從未見過的玩偶:手掌大小的布人偶穿著機動特遣隊的衣服,脖子上掛著的標籤用黑色麥克筆寫了「Craig Boone」兩字。Kris看見玩偶後笑了,知道這是Willow花了心思做給他的禮物;更重要的是,這代表Willow沒有像去年一樣在聖誕節害死自己

「還真是謝謝啊。」Kris將玩偶放在床頭櫃旁,帶著笑意喝了口已經冷掉的熱可可。

「……聖誕快樂,親愛的。」對著玩偶如是說。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