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杯調酒
評分: +5+x

久違的每月第二個星期六晚上。

熟悉的四杯飲料。

那個用攪拌代替shake的馬丁尼是第一小提琴的,岳辛總是喜歡耍帥而在炫技的時候不小心擦到隔壁的弦,不過這時候演奏通常會繼續,而他最後也像他最愛的007一樣帥,不過從此少了第一部。

苦精加量的old Fashioned是第二小提琴的,愷寗總是那麼安靜,沉靜的像那杯調酒,穩定的演奏者總是讓其他人感到信任,偶爾出錯時倒是會變得特別明顯,不過這個時候演奏通常會繼續,而他在被俘後也是如同他平常的安靜,不過從此少了第二部。

那杯中提琴的白俄羅斯的顏色總是讓人印象深刻,大衛也是,他的精神活力永遠用不完,就算是伴奏也是會在某些時候突然想出鋒頭,不過這個時候演奏通常會繼續,最後他保護了他的小隊,不過從此沒有中提琴。

最後一杯是什麼都不重要了,Æris放下了他的弓,他從來都認為他是最普通的那個,就像身為大提琴是個背景一樣,不過他的低音節拍永遠帶著大家繼續樂章,最後他成為Æris,MTF的其中一個最高領導人,但他也知道,這次演奏終於停了。

Æris一開始也是自己拉琴,有天他隔壁的人過來敲了門,跟他說自己也會拉琴,要找他一起合奏,於是大衛加入了。後來愷寗,岳辛也加入,就像音符會彼此共鳴一般。他們在每個月的第二個星期六都會一起拉琴,一起暫時逃脫血,代碼,瘋狂,死亡,以及齒輪的滴答聲。

他們早知道也許是自己,也許是隔壁那位下次演奏即將缺席,他們約定好了他們之後幾次的合奏樂章,而不在的那個人,就放上一杯他的飲料,最後大家一起乾了。

第一部的聲音不在了,三個人分了分他的馬丁尼,苦艾酒的氣味讓他們三個人回憶起了岳辛高傲的笑。

中提琴的迴響消失了,白俄羅斯柔和的尾韻讓他跟愷寗默默不語,只是喝著那白色散佈滿杯的惆悵。

這一次只剩下大提琴的聲音,只剩旋律不成曲調的音樂百無聊賴的持續著,Æris拉著琴,這是第二十次,他打開了之前說好要紀念,每個人放給樂團的一個禮物。

他一口幹掉old fashioned,苦澀的思念在口中徘徊,他看到每個人的禮物時,他終於憋不住淚水了。

四捲錄音帶,包括他自己的。

於是那間宿舍最後一次響起,四人共同構築起的時光。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