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空(中心頁)
評分: +5+x

「為增長而增長,不過為癌細胞的思考模式。」


──愛德華·阿比,無政府主義者及環保主義者,1977

.
.
.

讓人類參與基金會事務,在許久以前已經是非必要的了──我們早已被淘汰。老實說吧,今日的我們只是象徵式地聘請幾個有血有肉的人類共事而已。但過去的世界並非如此──人類曾經有意義,曾經──但現在在我們眼前的才是我們真正活在的世界。

這是個後人類主義的世界;它被居於詩節之間的泛空統治、侵蝕。

在自動化倡議實施後,我們也只是繼續將各種東西鎖進箱子裡,只因這是我們唯一擅長的事,亦因我們喜歡不作聲響地統治世界;但一切都已經變得麻木了。再也沒有能頒予的榮耀徽章,再也沒有食堂中迴盪的笑聲,再也感知不到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是否重要。

這裡只剩下大氣電波彌留空中──我們頭殼中的死寂頻道使我們只能進行無意義的思考。

那個管理我們站點的自動機告訴我們:在電波中埋藏著許多形上學陶壺;但那些壺會因我們與它們使用的語言不同,而使我們的頭腦破裂,因此我們亦淘汰了語言。我們為了得知更多而一直深入探遣,於進路中我們不斷修改我們對「正常」的理解,直到我們成為除人類外的一切。

這是一個由鋼筋混擬土造出的、危機四伏的、眾生受難的世界;被一個從人變為異形再而變為的神祇統治。在我們神聖地自相殘殺之際,我們會遙望那片死空;祈求啟蒙、意識、具現、形體、真理與存在

然後靜嘯魔賜予了我們亞斯塔洛。

曾幾何時有人說過基金會永無終局。但如果我們有──如果我們有了世上所有事的答案──屆時你又會相信我們嗎?



AFTERLIFE OPHIDIAN /// The Foundation Over Heaven

Serpent Bound \\\ BEAR WITNESS

DEAD WEIGHT ≡ DON'T KILL THE VIBE

to be ||| announced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