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火鍋的慾望
評分: +8+x

接近年關的普通日子,Site-ZH-16的人仍然忙進忙出,各司其職,有的等著假期,也有的根本不期待,因為要留在站點過年而回不了家,那些人的眼裡似乎是沒了希望。

雖然是在站點值班,但通常也會有幾個人自己煮火鍋,或是弄年菜吃,至於Dr. Ming,很剛好地特工ZUN和方特工都沒有留在站點值班,所以他打算煮一鍋自己獨享。

你說他孤僻嗎?倒也不是,他只是怕有人會丟奇怪的東西進去,像是什麼芋頭之類,那不翻桌是不可能的,若是放任這種行為,那整個宇宙都要毀滅了。

Dr. Ming伸伸懶腰,看這個日期是接近除夕,反正手下沒有什麼急件,進度同時超前,閒著也是閒著,便去員工餐廳問問有沒有什麼能夠留的食材,但答案都是沒有,因為要除夕大掃除,所以員工餐廳不會再多進什麼食材能讓Dr. Ming索取。

「運氣不好。」
他一邊咕噥一邊閒晃,通常站點內不鼓勵閒晃,不過對於熟悉站點的Dr. Ming而言,閃避那些異常其實不難,所以他不在乎那麼多。

他走到自動販賣機旁,右手從口袋裡拿了幾枚硬幣投了瓶綠茶,接著返回他的209辦公室,在路上,他左手伸進另一邊口袋,但卻摸到一根細直的東西。

他覺得奇怪,便在口袋裡把玩,沒有什麼特別的觸感,在拿出後發現是支紅筆,外觀非常普通的紅筆,但他從來沒有把筆放在口袋的習慣,於是推測是那個整天來鬧的特工ZUN亂丟的。

「哎!連自己的宿舍都要我清,現在還把髒亂範圍擴大到我的口袋。」
Dr. Ming把紅筆放在胸口的小口袋,唉聲嘆氣,垂頭駝背地走回辦公室。

他躺在辦公室的沙發,構思著自己要出門採買怎麼樣的食材,他手上的預算還算寬裕,雖然身體健康,也有定時運動,他仍然是畏懼高普林飲食帶來的問題。

「豬肉、雞肉,雞肉不能太多,然後蔬菜,高麗菜、茼蒿,嗯……」
身為一名近中年男子,Dr. Ming是有自覺地攝取油脂跟普林,而他本身也不太喝酒——雖然本身酒量不錯。

Dr. Ming也是很羨慕那兩個特工的身體機能,尤其是特工ZUN,強大的消化系統跟胃口曾讓Dr. Ming想把她列入異常項目。

為了避免忘記要買什麼,Dr. Ming隨意拿了張紙要記下,不過卻尋不到筆,整間辦公室一支筆都沒有。

「我是把筆都丟哪了?」
Dr. Ming四處翻找,一枝筆的蹤影也都看不見,好像是筆活起來,特意捉弄他一樣。

正當煩惱時,他想起胸口小口袋的紅筆,的確,紅筆的確在那,一個博士的辦公室只有一支在外面發現的紅筆,這著實奇怪,他也發現了。

不過他也沒辦法。

把筆蓋拔開,金屬色澤的筆尖混著紅色墨水,令人無法鬆開持筆的手,只能順著自己剛剛想要寫東西的意志寫下文字。

Dr. Ming感覺不對勁,但手卻沒辦法離開桌面,只能一筆一劃寫下他的採買清單,而寫下的字卻並非他的筆跡,Dr. Ming的筆跡比較滑順,不如現在紙上的方正,顯然是被什麼影響了。

他不情願地把清單寫完,並貼在自己的辦公室門上,以避免自己忘記要做什麼,雖然本身的記憶力不差,但只要牽扯到日常生活,那他的腦袋幾乎是個只有32M的記憶體。

最後再把紅色原子筆收回口袋。


今天是農曆年最後一天,Dr. Ming的研究跟公事都解決好了,為了避免人擠人,便拿著清單先離開站點買菜去。

他特地開車到某個離Site-ZH-16有點距離的市場,那裡的高麗菜之類都很不錯,Dr. Ming尤愛他們的豬肉,吃起來沒有冷凍的怪味,雞肉也很不錯,不像是普通肉雞那樣太油,也富有嚼勁,但不至於咬不爛。

「……」
Dr. Ming正挑著高麗菜,他正在依靠十幾年來買菜的經驗來判斷哪一顆夠甜,而他本身不喜歡吃高山,所以論挑平地他也算是個老手。

他相中了一顆不特別的,並把它放進自己的籃裡,Dr. Ming非常期待這顆的味道。

他對其實沒有太多的意見,隨便就抓了一把,放進籃裡,然後踏著小心地上水灘的步伐去結帳。

「這樣就好嗎?跟。」
結帳的阿姨對Dr. Ming問道,並把東西放上去稱。

「妳說什麼跟什麼?」
Dr. Ming只有看見阿姨嘴巴有動,而沒有聽到對方在確認的是什麼跟什麼。

「這兩個啊。」
阿姨指著跟,Dr. Ming這才明白對方在說什麼,才結完帳離開結帳櫃台。

但這令他感覺不對勁,難道是自己太累還是如何,怎麼可能會有櫃檯阿姨這樣子說話,他記著這回事往攤去。

「老闆,腿兩隻去骨切塊。」
看著周遭還沒有太多人,他便走過去向老闆講道,並指著攤上兩隻看起來結實的腿。

「腿喔,還要骨頭嗎?」
老闆拿起腿放在砧板,把那磨得發亮的屠刀舉起的,電閃雷鳴,速速去骨,然後手起刀落,一眼都沒眨過,便把肉切成漂亮的肉塊。

「不用,謝謝。」
Dr. Ming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先是簡單婉拒,然後心生一計,開口便閒話家常。

「老闆,你們是什麼時候來的?」
Dr. Ming接過裝在塑膠袋的,然後親切地向老闆問道。

「我們?我們今天早上五點來的,啊現在才六點多,你是要備年喔?啊買那麼少夠不夠?」
老闆也很熱情地回答,跟著對方相談甚歡,Dr. Ming也不避諱地回答,表現出非常親切,不同於在基金會工作那般嚴肅。

在互相告別後,Dr. Ming走向了攤,看著攤上的,看那粉嫩的顏色,油亮的外表,很是可愛,應該是當天宰的。

「老闆,有比較不肥的嗎?」
Dr. Ming指著攤上的里肌問道。

「這邊,夠瘦吧,呵呵呵!」
老闆指了指自己有力的粗壯手臂,然後呵呵笑著,接著把一條里肌拿起來給Dr. Ming看。

「這條里肌不錯吧!早上現宰的!」
老闆著里肌自信地說道,里肌色澤看上去也新鮮。

「可以幫我切片嗎?」
Dr. Ming禮貌地問道,老闆說了聲:「好!」便馬上展現刀工,不出多久便片好,再把片裝進塑膠盒,裝在塑膠袋再遞給Dr. Ming。

大致採買完畢後再買些火鍋料,Dr. Ming回到車上,把東西放在副駕駛座,並從口袋裡抽出那張寫有紅字的紙條。

「。」
Dr. Ming嘗試著發出聲音,他的確聽到了,而他再次發聲,且用手機錄下,並重新播放。

「沒聲音呢。」
Dr. Ming看著手機沒有任何發出任何自己的聲音,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看來是個急件。」
他從口袋摸出那支紅筆,並找著筆身上的生產資訊,一個字都沒有。

畢竟這關係到他是不是能在今晚如願吃到火鍋,所以Dr. Ming並不打算坐以待斃。

他從副駕駛座前的小置物空間裡摸到了黑筆跟修正液,以及幾張能夠書寫的紙張,此時他非常感謝喜歡亂丟東西的特工ZUN,由於常坐Dr. Ming的車,所以常常會有些東西被她亂丟。

Dr. Ming嘗試用普通的筆在紙張上寫下「」,不過在寫下後,字從黑變紅,然後慢慢消解掉,不留一點痕跡。

接著,Dr. Ming則是用紅筆寫下「」,接著字便消失在紙面上,而購物清單上的肉也同時消失。

「肉。」
他聽到自己的聲音,然後再以手機錄音並重新播放,的確有聲音。

在確認解決方式後,他在紙上以黑筆寫上「明」,並再用紅筆寫上「明」,原本黑筆寫下的「」沒有消失,但仍然沒辦法被錄音重播,而再次以紅筆寫下「」,待其消失便又恢復正常。

「發動誘惑的條件也真嚴苛。」
Dr. Ming看了看黑筆,然後若有所思地對著紅筆說道,似乎是在說給異常聽的,也不管那異常是不是真的能夠接受到這個訊息。

既然知道解決方法,那在把原本紙條所紀錄的字詞刪去後,Dr. Ming便把兩支筆放入口袋,然後開車回站點。

他不知道為什麼這支筆什麼時候出現,也不清楚為何出現,但為了避免未來的隱患,他便想到一個方法。

既然要透過書寫才能夠出現異常性質,那就不要讓這東西有被拿去書寫的機會就好。

回到辦公室,他把食材冰入冰箱,然後坐回辦公椅,把兩支筆拿出來,並將紅筆的筆蓋打開。

他兩根手指捏著筆身將其舉高,然後椅子一轉,讓那筆尖直直朝著那地板指去,比起基金會,他當下的做法更像是某個同行組織。

在幾乎無聲的掉落後,紅筆便斷水,而再用斷水的筆書寫,那異常效應便沒辦法作用了。

Dr. Ming鬆了一口氣,但他不會就這麼放過這支紅筆,於是他拉開書櫃,那後面有個正方形小門,長寬大概是六十公分,而小門上有個鑰匙孔。

Dr. Ming從沙發下拿出被黏著的鑰匙,打開那個小門,小門裡有個藍色保險箱,Dr. Ming打開保險箱,裡面有正在運作的監視器跟亮著的燈,Dr. Ming把筆蓋蓋起,然後把整支紅筆丟進保險箱。

將保險箱關起,小門鎖好,書櫃和鑰匙歸位後,他便躺在辦公室沙發上,看著牆上的時鐘發呆,順便稍微省思自己的行為。

「算了。」
他起身要往員工餐廳走去,應該是要借些廚具,而在離開辦公室之前,他特地把那支黑筆放進自己的口袋裡。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