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感到後悔嗎?
評分: +26+x

我第一次遇見他,是在那校園裡。

午後的豔陽融化成金紅色的鮮豔,抹平在椰子樹鋪成的大道上,斜射過道而令人無法直視。太多的紙頁和書本擠滿了我的雙臂,無數報告的內容和考試的範圍徘徊在我的腦中。刺眼的陽光彷彿不斷推擠著我,想把疲累的我推倒在地。

只是一瞬間的失神,而我就這樣跌入你的胸口。

「你還好嗎?」你說,陽光打在你的背上,看上去就像披了金黃色的大衣似的,你對我露出足以擄獲我的,再溫柔不過的表情,而你嘴唇的弧度帶著我的心一同上升。

「噢,我還好,我只是……只是有一點累了,你知道,很多報告,還有打工什麼的…」即使嘴上說著課業,但你的心早已飄向前方的他。

「嘿,你是郭老師那堂課上的學生對吧?那個報告真的是很麻煩……不如這樣好了,我們可以一起討論一下怎麼搞定那個報告。不過在那之前,你先給我好好的去睡一覺吧?」你輕輕抓著我的手,紳士地扶著我起身,然後我們才注意到散在地上的紙張們。我們跪下撿起書本和紙張時。那時,你的臉離我好近好近,我幾乎能感受到你的吐息。

「你叫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去好好上床睡覺?」我笑了,這是幾週以來第一個笑容。

「噢,我以為我們已經是朋友了。你叫什麼名字?」

這就是一切的開始。

你是一個優秀的學生,更是一個天才。只比我大上兩歲,你已經領導了無數的實驗計畫,而那些都是我未曾想像過的領域。上帝的計畫或許是讓我看著你的光芒前進,成為你的粉絲、你的信徒。

但猜怎麼著?老娘才不是這麼好打發的人。

「嘿,那是……」你手上拿著的文件,是我申請攻讀美國研究所的申請書,而我手上拿著的紙頁,是你最新領導實驗計畫的計畫書。我的申請書意外寄到了你的住處去,而你的計畫書是你遺留在我房間裡的。

「哈哈,你還是一樣冒失啊,這麼重要的東西別落在我家啊。」

「你還不是一樣,申請書還寄到我家來了。」我們相視而笑,接著交換手上的文件。然後,我發現我的文件裡夾了些什麼東西。

「這是……」我掀開小盒的蓋子,裡頭是我看過最漂亮的東西。而我將文件和盒子從我的眼前挪開,見到的是對我單膝下跪的你。

四年。比我想的要久一點,但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遲。我們結婚了。

我首次注意到你隱瞞著些什麼事情,是你喝的爛醉回到家的那一次。

你渾身酒氣的呻吟著些什麼,痛苦而皺在一起的臉孔掛著兩行淚水。你對我說,你不想再工作了,不想再上班了,你對我說我們的存款足以讓我們去到北歐過我們的下半輩子。但我們都還很年輕,我們都還有著美好的未來,所以我無法理解「國家研究院」的工作為什麼會讓你如此痛苦。

「我被背叛了。」你拽著自己的頭髮,在廚房的角落縮成一團「但是……我還有著必須堅持的正義和信念在等著我……」我試著安慰你,但心中的疑問卻越來越大。我沒有證據,有的只是預感、猜測,或大家稱之為第六感的東西。事情沒有這麼單純。

上帝會原諒我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

我想幫助你,就如同我們認識的那天,你幫助我找回自己一樣。

你的電腦上鎖了,但密碼是什麼?連猜測都稱不上,我輸入了「0906」——我的生日,然後電腦的主畫面躍然眼前。

電腦裡很乾淨,乾淨到不自然,但我並不是會這麼容易上當,然後乖乖把電腦關機的好女人。我開始瀏覽整部電腦的檔案,最後被我發現了幾個奇怪的加密檔案。那不是用我認識的加密方法編成的檔案,但除此之外,我還找到了一小段沒有被加密的對話文件。

對話是用阿拉伯文寫的,我無法讀懂,但唯獨「SCP」三個字出現了好幾次。如果你的車子在車道上的聲音沒有傳到你的書房來,我或許有時間可以搞懂上面寫了些什麼,也有可能就這樣被你抓到我正在偷窺丈夫的電腦。我感到愧疚,因為你甚至沒有一點懷疑的眼神,很自然地就接受了「打掃書房」這個粗劣的藉口。

SCP。安全,收容,保護。

我始終沒有找到基金會。是基金會找上我的。

我在基金會第一件學到的事情,是A級記憶刪除劑,其實有著香草的味道。

「您現在有兩個選擇,拿起那罐香草味的噴霧,對著自己的臉來上一發——或是跟我們上車,然後我們會讓你真正的看見世界。」我對看見世界毫無興趣,親愛的,我只想看見你眼中的世界。

我始終相信,只要我繼續待在基金會裡頭,我就能遇見你。也許你是研究員、也許你是站點主任、也許你就是O5,我不知道什麼才是正確的答案,但我不能否認自己確實漸漸投入了工作中。我猜想,你所謂的正義和信念,就是控制一切、收容異物、保護人類,對吧?然而,一年、五年、十年;研究員、研究主管、站點主任;我始終沒有遇見你。

那天,警報幾乎把我的腦袋攪成了泥巴,四處都是屍體和彈孔,我所有知道的訊息只有「渾沌反叛軍攻擊」而已。身為一個站點主任,我卻什麼都保護不了,只能拿著左輪手槍,躲在我的實驗室裡發抖。

有人闖入了。

「出來,你就是站點主任吧?放下你的槍,不要做無謂的……」我站了起來,舉著手槍。

對著你。

「……為什麼妳會在這裡…」我看見你面罩下的眼神開始閃爍,心中有一部分的我鬆了一口氣,知道了你依然是你,而沒有變成一台殺人機器,或復仇的化身使者。

「因為我想接近你。我想追上你,始終都是。」

「親愛的…」你露出了微笑,但眉頭卻緊緊皺起,我見過那個眼神,那是你醉倒在家門口的那一天,你被一切背叛的,最痛苦的眼神。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聲音開始顫抖,手中的槍械突然變成了沈重的鐵塊,我甚至沒打算瞄準你,就這樣緩緩放下。

「沒事的。我能搞定一切的。」你向我走了過來。我以為你要給我一個溫暖的擁抱,摸摸我的頭,告訴我一切都沒事了。

然而,你只是抓住我的手,將槍口抵上你的胸膛。

你的全身失去了力氣,呼吸變得紊亂而失去了節奏。你倒在我的胸膛,就像我們遇見的那一天一樣,只是這次是我抱著你,而笑容變為了止不住的淚水。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淚水掐著我的喉頭,使我只能發出混雜著嗚咽的話語。

「加入渾沌反叛軍嗎?」你依然帶著那溫柔的微笑,伸手摸摸我的臉頰。我搖搖頭,試著幫他止血,但我們都很清楚,與其手忙腳亂的止血,不如好好把握這最後幾分鐘。

「要是…要是那天我沒有偷看你的電腦的話……」我開始因為哭泣而喘氣,你一定很心疼對吧?因為淚水也流下了你的眼角。

「小傻瓜,那是我…故意給你看的喔……我一直都知道,你想要更接近我的世界……」你咳了兩聲,一點血絲流下嘴角。

「但我的世界其實就只有你喔。只有你,沒有別人。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愛的人。」

我搖了搖頭「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不要變成這樣…」

「也許我們ㄧ開始就選錯了吧?如果我們一開始…一開始就不加入基金會,而是去GOC的話……」他的眼神開始無法聚焦。

「我們就會有每年固定加薪和高額年終獎金,另外還會有終生職業保障跟公家機關VIP特權,也不會再有求醫無門的問題了,因為全球超自然聯盟提供高級醫療資源來救助成員的家屬並提供比健保更好的保障。同時,全球超自然聯盟和大多數關注組織的關係比基金會更穩定和正常,平均外勤傷亡人數也在基金會的三分之一以下。基金會只有便服裝備,但全球超自然聯盟提供走在超科技尖端的高強度防護裝甲來保護外勤特工的安全。」

「是啊,而且全球超自然聯盟不必為了收容異常而費心費力,我們只要消滅異常就能夠維持世界的和平了。全球超自然聯盟的基地不必像基金會這樣躲在荒郊野外和地下穴居,他們有數百棟風景絕佳且位在黃金地段的基地。在全球超自然聯盟,你甚至有可能可以操作鋼彈來擺平邪惡的異常!」

要是我們一開始選擇的是全球超自然聯盟,那麼……

超高薪水、超優保障,保證沒有跳槽仇恨問題!你還在等什麼,快從老古板基金會脫身吧!撥打電話02-229372138,現在就加入全球超自然聯盟!


「我覺得我們想出的宣傳文案實在是太完美了,一定會被採用的。」禮砲和牙線穿著GOC的黑色制服,慢慢的往宿舍角落後退,以將宣傳文案海報的全貌映入眼中。

「是啊,這一定沒問題的,我覺得我們真的是天才。」

「你們這兩個白癡。」主廚用槍托往兩個人的腦袋上敲下去。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