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成功收容KZ了!
評分: +6+x

一大清早,15站點的辦公走廊上,一個微胖的身影咚咚咚地跑著。

「Freeze!」他朝著走廊底部,一個背對著他的人喊著,把四周的西方面孔搞得摸不著頭緒1,而對方或許是刻意,也可能是真的沒注意到,Freeze博士直到黃博士拖著豐腴的身軀氣喘吁吁地跑來他眼前後才停下腳步。

「Freeze,」黃博士喘出對方的名字,急促的呼吸阻礙他的發話權。

「若不急的話,請將檔案整理到我的辦公桌上。」Freeze博士就要轉身離開,但黃博士搶到他的手,把他留了下來。

「我……成……成功收容……KZ……」

話尚未說完,Freeze突然激烈咳嗽,聽那聲音,看來他嗆得很深。

黃博士對此幫不上忙,依他們的交情,他也不想幫對方拍背還是幹嘛,只能耐心等他恢復說話的能力,但這人咳得實在有點誇張,好像恨不得順便把自己嗆上西天似的,緊接著掐住黃博士的領口,蒼白消瘦又扭曲的臉陡然湊近對方 。

「你說什麼!」


四坪大的白色小房間裡,在四台監視器的視線下,一個長著茂密黑髮的成年人形實體跟一箱玩具坐在一塊,專注地與眼前的新事物玩耍。

接著,沉重的鐵門退進牆壁裡,兩名闖進的成年男子令這個空間更加擁擠。

「Freeze你看!這長得好像小風喜歡的恐龍!」KZ向眼前這悶悶不樂的男人展示著剛發現的玩具,但Freeze並不為此感到快樂,嚴格來說,他一生中可能從沒快樂過,過去出動了多少人力財力去收容這貨,現在黃博士用一箱不用幾天的薪水就買得到的小孩玩意兒把KZ收容在一個小空間裡,而在幾個月前,自己還公開表示篤信黃博士絕對辦不到這種事2。現在他的臉色很難看,儘管KZ大概根本沒察覺,但現在的Freeze可能隨時都會衝出收容室,從15站點的高樓層跳下去。

這兩名男子不發一語地走出KZ的童心天地,接著一名相向而行的成年女子與他們擦肩而過,手上拿著一盒小禮物。在他們互相通過對方後,Freeze博士與黃博士分別以帶著困惑與驚訝的神情向回望。

「這個送你。」Site-ZH-15的主任坐在收容室的地板上,將它遞給眼前的異常項目,後者開心地笑著,但在開啟小盒子時變得慎重。他從盒子裡拿出一條項鍊,黑色繩子下掛著過大的銀色飾品,中央看起來可以鑲進一顆球。

「它好輕!是做什麼用的?」KZ顯然毫無概念。

「我記得你收藏著一隻惰性狀態的小白球3,你可以把它放在支架的中央。」

「把小白球放在上面?」KZ遲疑著,「我還是比較喜歡讓他待在水中,而且餐廳就要有個水族箱了,讓他泡在裡面應該很漂亮4。」

「看來你給了它們全新的定義。」

「誰?」

「你似乎很喜歡被稱作黑體的生物。」

「他們很可愛!」KZ停頓了一下,「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問吧。」這時她對著攝影機做出手勢,遠端的控制台隨即把畫面與錄音設備關閉。

「為什麼妳看起來變年輕了?」主任臉上的皺紋現在確實已不見蹤影,但她何止是變年輕,主任原本的半屏山髮型被剃掉了一大半,現在的她是半個光頭,剩下半邊的頭髮綁成雷鬼辮,自然垂在左耳旁。

「我偶爾喜歡改變形象。」她撥了一下瀑布般的細辮,「對了,我來找你是想談我們的事。」

「我們嗎?」

「我不是七號5的主任,」她解釋著,「你家的小風也不會變成她,她們是不同的人。」

「我不懂。」KZ皺著眉頭。若七號是Dyskolos未來的模樣,她們應是同一人,而Dyskolos的主任也應該是七號的主任才對。

「剛才說的『我們』,是指你、我、七號與你的小風,若你能心電感應,你會發現我們都有類似的童年。我們一開始都是來自高雄的城市小孩,小時候在屏東的鄉間度過,你就是在那時候成為黑體,七號則是在遇上你之後,而我與Dyskolos最大的不同在於她順利地過完學生生涯。」

「妳沒有嗎?」一個低學歷的站點主任?

主任舉起食指並放在唇上,「論以下資料的機密性,你恐怕沒有知曉的權利。」

KZ像失望的小孩一樣發出可惜的嘆息。

「我們是來自不同平行世界的同個人,你應該懂平行世界的道理吧?畢竟你也去過不少地方。」

這次KZ確實沒感到疑惑,但他發現了其他問題,「為什麼我們會聚在同個世界?」

主任指著空氣,「謝謝把話題引導到我想說的事情上,你已經知道自己為何而來6,至於我的事,基金會不准我在下午茶時間拿出來講,所以我看這次只能跟你說七號的事。」

「七號為什麼會來個平行世界嗎?」

「沒錯,」主任回答,「七號現在就像個握有核彈密碼的無知小孩,不知道自己無意間會鬧出多少事,因此,我才需要與她見上一面,讓她不再隨便輕舉妄動,因為她曾經因此把另一個『我們』帶來這裡。」

「還有其它我們嗎!」KZ突然激動起來,對他來說,這就像發現新玩伴一樣。

「我還在找她,應該就在不遠處。七號誤將她即將遭遇的危險錯認成自己的,因而把平行世界的自己轉移到這個世界,不過也因此救了她一命。」主任說著,「無論是七號傳送的那個『我們』亦或是她誤闖的世界,正好都是同個地方,大概是這世界的頻率剛好與七號對上了。」

「就像收音機一樣!」

「沒錯,KZ真棒。」主任把玩具遞給對方,KZ開心地接下。「現在,去救你的原住民朋友吧!」

「妳怎麼知道他們的通信器在響?」過去KZ在離開SCP-ZH-953-2前,交給他們一個可以與他聯絡的工具,並囑咐著在需要時可以開啟它,KZ便會趕到他們的村落。

「別忘了我還有辦法啟動它,不過這次不是我,快去吧。」主任催促著。

「好的!」KZ起身來到門邊,這面電動門原本應該只能從外側或控制台那邊開啟,但KZ直接把門拉開並跑了出去,留下主任一人坐在裡面,聽著收容突破的廣播在收容區中迴盪。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