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
評分: +19+x

我從一個蒼白貧血的夢中醒來,我模糊記得夢中有人在唱歌。

我睜眼,環顧四周。

斷壁殘垣,古墓繁花,以及一個——裸身少女。

我身上是件支離破碎的鐵衣,頭盔也爛得不成形。淋灕血跡乾涸在臉上,不痛,但是暈眩盤踞於腦,把記憶撕裂。

遍地都是扭曲的碎片,彷彿車禍現場。裸身少女在我面前昏睡不醒。她的俏麗面孔似曾相識,美得奪人心魄。

「我,什麼都記不清楚了。」我哭訴,接著嘴裡吐出不成句子的胡話囈語。

忽然,裸身少女微笑站起,眼睛卻有淚光閃爍。

「把一切都交給我,讓我告訴你一切吧。」

她把我擁入香香軟軟的懷裡。


「很久以前,這裡是花海,是廟宇,也是墓地。」

「我世代居住於此,父親守墓祭祀,母親為我唱歌,唱古時先祖流傳下的,安撫靈魂的歌。」

「直到有天,異星雀族入侵這裡,炮火撕裂天空,舊日繁華化作遺跡。」

「雀族善於操縱,他們會寄居人體,奪人心神。」

「但是凡塵氣息使他們畏懼,若吸入大量凡間氣息,雀族便會融化解體,與宿主一齊化作冰晶和沙粒。」

「所以雀族以鳥嘴面具覆面,名為雀喙。 你若碰見頭戴雀喙者,切要當心。」

「你一身鐵衣,地上滿是奇怪碎片。應該是那個什麼二次元?還是cosplay群體的人?曾經那種人到處都是,個個天真爛漫得很,可是後來……越來越少了。」

少女停止講述,怔怔看著我,眼睛澄澈透明。

「也難怪,我帶著一身鐵疙瘩,自然不方便逃難……我應該是從高處跌下來了吧。唉,頭好痛。」我摸摸頭,不好意思地回答。

少女找了一股清泉,為我擦拭血跡,清洗傷口。

「謝謝你,真是…太感謝了!」我笑著對少女說。

「這些年,我第一次看見人笑著說謝謝。」少女對我說,絕美臉頰上,帶著淡淡憂傷色彩。

「我本來和其他幾十個幸存者在一所大型逃難房車里,那里的頭目凶悍殘忍。我收起過去的天真,歡笑和任性,用灰抹臉,只求被忘卻。」少女慢慢道。

「可是前些時候,房車路過故鄉,汲取到豐盛泉水。我情不自禁,跳入水中洗浴。卻遭頭目騷擾,我誓死不從,被扔下房車,摔倒昏迷。」少女結束訴說,嬌小軀體在河水中顫抖。

「這幫畜生。」我罵道,撿起地上的一根鋼管,重重砸在地上。

「他們本來也是普通人。入侵者,才真正罪該萬死。」

少女眼神忽然亮起,目光淒絕狠辣,帶有刺骨恨意。

我驟然一驚:「不會是什麼,你身上什麼奇怪部位戴著雀喙的爛俗驚悚劇情吧。」

「你看我有嗎?」少女轉了一圈,展示曼妙白皙軀體。

我羞紅了臉。


我跟著少女在茫茫荒原里尋找容身之所。

她指引我來到了一處營地,自動折疊帳篷,等離子燈,還有裝備爆能炮的步行機。

她說,這是雀族入侵者的偵查哨。

她只是細聲低語。然而或許是因為敵方科技強勁,幾個頭戴雀喙,身穿鐵甲的步兵瞬間出現。他們手中爆能步槍閃爍紅光。

「Enemy spotted.」對講機沙沙作響。

爆能槍的能量束將女孩轟飛出去,她手臂被灼得焦紅,小小身體漂泊在空中,如同一片紙人般脆弱易碎。

我一聲怒吼,手中鋼管搗碎一名士兵的雀喙。他嚎叫著和隊友扭打在一起爭搶雀喙。我撿起步槍拼命射擊,能量束擊中數位士兵頭顱。

我繼續摳動扳機,發現爆能氣體不足。我將步槍扔出,砸凹了一個衝向步行機的士兵頭盔。我幾步躍上步行機,給還未死透的士兵補上最後一擊。

「traitor……」最後一個士兵在臨死前低吼,言罷就被爆能炮轟成血霧。

我躍下步行機,一股莫名燥熱湧上心頭,碎片記憶在腦海紛飛。

少女看著我發出驚恐驚叫。

我發現自己的皮膚變得異常白皙透亮,粉末和冰屑流出指甲縫。

「果然,我沒猜錯。」我嘆氣,用最後的眼神看著少女的臉。

她真美,美得讓人心碎。

「從種種跡象來看,我應該早被雀族寄生,變成可恥的入侵者了吧。或許是撞擊讓我恢復人的意識,或許我只是失去了過去記憶。」

「無論如何,我愛你。這股愛從很久以前就開始了。」

天光漸淡,夜色漸深,暮氣沈沈。

天空中,升起七個月亮。

少女半只手臂焦爛,可臉上淒絕笑容不改。

「你真的,很天真啊。」


遺忘的海逐漸乾涸,關於渺茫太空的記憶浮出水面。

「快走,讓我獨自死去,我害怕,我害怕我記憶完全恢復後會傷害你。」我對少女大吼。

少女開始講另外一個故事。

「這裡根本不是地球,是雀星。」

「很久以前,這裡是花海,是廟宇,也是雀族聖地。」

「我世代居住於此,父親守墓祭祀,母親為我唱歌,唱古時先祖流傳下的,安撫靈魂的歌。」

「直到有天,地球人類入侵這裡,炮火撕裂天空,舊日繁華化作遺跡。」

「人類野蠻嗜血,他們會屠殺公雀,虐玩母雀。」

「但是凡塵氣息使他們畏懼,若吸入大量凡間氣息,人類便會融化解體,化作冰晶和沙粒。」

「所以人類從雀族身上活活剝下口器,做成面具覆面,名為雀喙。 雀族若碰見頭戴雀喙者,切要擔心。」

「你,確實是可恥的入侵者。」

記憶終於拼湊成形——我是人類高層培育的殺戮機器,從小浴血,唯一愛過的人是自己的隊友,也就是少女。

我們飛行器發生故障,墜毀荒原,太空服破損,雀喙在撞擊中粉碎。

「我拆解了少女身上的外殼,看你醒來時本以為自己必將死於此地。卻聽見你大喊失憶,我才突生急智,寄生少女軀體。騙你們這幫入侵者自相殘殺。」那個面目是少女的人緩緩道。

少女,少女,我所愛的少女。

我記得曾經,我穿行於屍山血海,遍地硝煙。

只有少女陪在我身邊,面帶純潔的悲憫和淒切的安慰,就像血池里盛開的鮮花。

我記得曾經,我渾身是血,在痛苦的殺人訓練中幾次將死,皮肉撕裂,牙齒斷開,心中燃燒著瘋狂殺意。

只有少女不顧教官責罰,為我療傷擦汗,輕輕噴著止痛劑,擦乾淨血。

我愛她的笑容,我愛她的天真,我愛她的純淨肉體和靈魂。

可她的肉體被玷污,靈魂被篡奪。

我悲憤舉槍,手化作冰屑白沙,融化在這異星土地。

佔據少女軀體的怪物探出毛絨絨的白色頭顱,他的眼睛在發光。

「對不起,你這個惡心,恐怖的人類入侵者。」

「出於命運,出於責任。我必須利用你,欺騙你,看著你死去。」

「真是可笑,你愛我時,我恨你。可是當你恨我時,我發現,我竟然有那麼一點點,愛你。」

「死吧,可恥的入侵者。在你死前,我會為你唱一曲先祖流傳下來的歌。」

「聽說,這歌聲可以安撫靈魂。」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