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面僕
評分: +6+x

第一章 颶風獸

一頭野獸從一座村落上頭飛過,巨大的翅膀下掀起狂風暴雨,牠深邃的眼窩好似丟失了魂魄,對底下哀號的生物視而不見。

牠可怖的臉上長滿坑洞,全身披覆破舊的羽毛,口中吟唱著毛骨悚然的曲調。

牠正在灌溉,就像牠小時候為底下的農民做的事。

那詭異的歌,陳述的盡是過去與那些生物一同玩耍的總總回憶。那時的牠比現在小很多,牠用自己空洞的頭顱吹出悅耳的童謠,與孩童一同嬉戲,並用涼風帶走夏天的暑氣,用雨水滋潤枯竭的大地,但現在牠長大了,力量也變強了,卻並不明白自己正在摧毀他們。

認不出牠的農民們想殺了牠,但現在完全無能為力,只能緊抱著身邊最堅固的物體,看著家園逐漸解體。

就在這時,他們看見了來自天上的使者,祂踩著輕盈的步伐,悄悄來到野獸的身後,並精準地砍下牠的尾巴。

野獸的尖叫刺耳又難受,而後便消失在天邊,天空僅留下天使那模糊不清的背影。

人們鬆開早已麻痺泛白的雙手,並向天舉起,大聲祝賀著野獸的敗北,與天使的勝利。



第二章 三面僕

祂的肌膚柔嫩光滑、漾著水藍色,烏溜溜的雙眼映出紫色的光彩,細緻的四對手臂打理著神明的家務事,優雅的腳步如天鵝舞水。美麗的臉龐啊,溫柔且充滿靈性,卻長著三張臉。

三張臉分別在不同時段醒來,三張臉都擁有不同的性格與聲音。祂是神的奴僕,但平凡的生物皆視他為崇高的野獸。

祂的身軀由死去的戰士所打造,但現在的祂毫無死氣,柔嫩得像新生兒一樣。

據說在祂的頭被劈出一道傷口前,三面僕事實上只有兩個面,這兩個兄弟自從有記憶的時候就一直共用同具身體。

在神明的家,沒人在意祂頭上的傷痕,於是也沒人知道傷痕是怎麼來的。現在傷痕裡長出一顆眼球,在巨大的缺口中閃耀著光芒,自此開始,祂便有了第三張臉。原先共生的雙兄弟為這個現象感到不解,但沒有神明在意,祂們也不在意。



第三章 希普拉

海之母神,無法上岸的母神,生自岩漿,其名為希普拉。為求得高等神明的許可,讓她得以到陸地上自由活動,希普拉窮盡一生為神效力。

她授命去解決海底的巨蟲,並持續與之大戰七天七夜,直到她身上附著的礁岩都破碎不堪,她才發現對手只是一條巨魚外露的食道。

她被叫去除掉一頭會使生物迷路的梅花鹿,但她在同株巨藻下打轉了三天三夜,直到沒力氣游動的時候,連根鹿毛都沒看到。

最後高等神明無法忍受她的請求,於是終於給予她上岸的權利,但同時要求她解決一頭巨蛇,否則就會將她遣返,但希普拉又何樂不為?

走上大陸棚的她,內心激動無比,好似隔岸都能聽見她興奮的心跳聲。

淺灘的沙子隨著浪潮流過腳尖,是多麼地柔軟。

她沒忘記與神明的約定,前去尋找巨蛇,但這次她花不到一天的時間,便結束了這場戰鬥。

她的屍體是滾燙的岩漿,在地上緩緩散開。

大蛇全身閃耀著火光,看著挑戰者的遺骸。

被利用的愚人。

大蛇感到好笑,但這次牠笑不起來。

很快地,希普拉的身軀被高等神明接收,為祂自己重新打造成更強壯的僕人,讓這塊軀殼繼續為祂賣命。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