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雨的故事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11+x

在我的故鄉,如果那遙遠的回憶還未化成虛妄的話,我們熱愛著互相講述故事。仲夏的晚會,冬牧場的篝火,都是故事們相互流傳的地方。我們互相講述著各式各樣的故事,有些是剛剛即興編造,有的古老到找不到源頭(我們通常會稱它們為“鵝媽媽的故事”)。我還記得在故事結束時會有各式各樣的妙語,有什麼“天上掉下兩個蘋果,一個給你,一個給我,我們的故事講到終”,等等。像這樣毫無意義的細節反而被記得最清楚,當故事本身也早已被遺忘時。

毋庸置疑那是快樂的時光。但那已經太遙遠了,太遙遠了,我的朋友。有什麼東西改變了這一切,而那正是我想要向你傾訴的東西。

我們的故事被孕育在這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幸運的故事被發掘,被流傳,被發展;而有些故事只有講述者而沒有傾聽者,或是只有傾聽者,卻沒有講述者。
而我想要傾訴的東西,既沒有傾聽者,也不會有講述者。

1
我們的星星雨

晴朗。陰沉。降雨。下雪。

終於有一天,藍色的天空對下雨和其它一切天氣感到厭煩。

於是在某個晴朗的日子裡,仰望著的人們看到乾淨得沒有一絲水汽的天空,向大地落下無數個小星星。彼時它們還是遙遠的溫暖的小光點,但已經被天空的呼吸吹拂,帶著宿命的不可阻擋,慢悠悠地向人們生活的地方降落。
慢悠悠地。

落下的小星星們總是慢悠悠地、似乎不大情願地著地着地。它們有著肉乎乎的五角星的外形,透明的身軀散發著淡淡的螢光——仿佛從某個遙遠的故事中提取出來的顏色。

人們一隻手可以很舒服地握住,享受它軟而光滑卻不冰冷的觸感。有些人嘗試著用各種機器碎裂它,但所有小星星變成碎片後都能重新聚合,完好如初。

星星們越落越多,填滿了大地上每條縫隙,但河流和湖泊卻沒受什麼影響。星星幾乎只有空氣的密度,沉不進水。

在低窪地區的城市,人們不得不在漫過膝蓋的星海之中行走,倒不會受到什麼阻力,只是每走一步都會揚起一大堆光輝,它們像被遺棄的流浪氣球一樣,在空中孤獨地旋轉著,被氣流帶動著做一些笨拙的舞蹈,同時隨著新落下的稀稀拉拉的星星們一起回到地面。

到了晚上,這些城市再也不用開燈了,街道上堆積的星星放射出最溫柔、最美麗的光芒。它們永遠不會粘上塵埃的身體使平日裡為風塵所苦的城市宛如天堂般潔淨,有的居民被這樣的奇跡所感染,撿拾一些星星回家當作光源,但很快這種行為便被認為與在洪水中儲水一樣可笑——向窗外望去,即使是有著最為璀璨星空的晴朗夜晚,地上的光耀也不曾為之失色,這樣的景象假若沒有重力幫忙定位,還真是難以辨別哪邊是人間的街道,哪邊是神國的殿堂。

但這場星星雨還遠沒有要停的意思。儘管漁業尚未受到影響,海洋已經完全被星星覆蓋了。對於那些不幸遭遇海嘯的出海者,他們在死前看到了這個世界上可能有的最瑰麗的景象。

已經開始出現在沒過頭頂的星海之中永遠倒下的人,收屍者發現這些人既沒有窒息也未曾死亡,他們只是平靜地躺著,臉上掛著他們平日裡的表情,在他們鼻孔裡進進出出的不再是空氣,而是閃閃發光的小星星。

大約幾年過後,在經歷了無數次徒勞的反抗後,人們徹底接受了星星在生活之中的存在。

2
我們的史詩

像花海之中的祭品一樣,窮困潦倒的人和絕望的厭世者在星星之中熟睡了,他們的鄙陋瑣賤因其魔幻的結局而被或多或少地染上某種神性的光輝、帶上悲壯的韻味,善良的人們偶爾會祝福他們能在那個未知的所在找到自己的願望。醒著的人們則聚集在高地,用驚人的團結和因之產生的高效建造了聞所未聞的移動避難所,這些巨大的機器有些如同裝上輪子的城堡,它們高聳入雲的塔樓不是為了警哨,而是為了呼吸從明亮深淵探出的通風口;另外一些則是起飛後不再著陸的永動飛艇,建造者在悟透了自己的命運後將其打造成了真正的空中之城與隔絕一切的蜃景世界,其中將發生的故事或許到我們的世界完結都不再將被人類所知。

於是人類仿佛一個拙劣的造物主,為剛誕生的星海創造了無數醜陋、脆弱、千奇百怪的巨大生物,任它們爬行、飛翔與遊走。

3
我們的星海

從天空的眼睛看向大地,我們的行星也變成了夜空中的一顆星星,在星星之中穿梭的旅行者,倘若在我們的星球上著陸,會先看到無限壯觀的閃耀花叢;隨後再怎樣逃離都為時已晚,他們的飛船將在回憶的重壓下墜落,他們的神志將被小星星中封印的無關緊要又無窮無盡的故事裹挾,最終只剩下成千上萬個閃耀的光輝慢慢回落,使人想起星星們剛到他們的城市時,被急匆匆的行人衝撞的樣子。

在這個三維的花園裡,活動的物體除了星星外就只有城堡的塔樓,它們一瘸一拐地在無盡的回憶中前行,帶著各自的文化烙印,有的做成遠東的樓閣,有的是古老的哥特塔樓,有的僅僅是漆滿塗鴉的鐵皮煙囪;但無一例外都是殘破不堪,且仿佛用盡最後一口氣力一樣,拼命阻止著自己的色彩向荒漠的黃色褪去。

在永不消逝的鮮豔星海中顯得可笑而格格不入。

4
我們的懷念

星星雨還在下,從那個遙遠得沒有人知道確切日期的日子開始,它就一直保持著相同的速度,漫不經心卻堅定無比。

當人們還保留自己的神志時,所有其它動物都已經睡著了,同熟睡的人們一起呼吸著星星。植物仍在生長,而且仿佛染上了什麼瘋狂的病毒一樣獲得了病態的速度,因為星星中那譫妄而無限美麗的光芒似乎可以使光合作用突破碳迴圈的束縛。

人們取食星光下長大的穀粒和蔬果,卻並沒有對此多加理睬。直到有一天,移動城堡裡的人(城堡建造者曾孫的孫子)驚恐地發現他們之所以還能夠通過那可笑的高塔固執地呼吸氧氣,只是因為他們的城堡幸運地站在一株匍匐在地的直徑上千米的長春花藤上,一如往日某個滿是露水的早晨在枝條上休息的瓢蟲。

但生活的每個瞬間和碎片最終還是墜入庸常的轄地,一切奇跡都被人們接受了,新的秩序,儘管在過去會被當作天方夜譚,也在慢慢嘗試建立。

有些人在陷入回憶時,還能記得在光明最深處、星海最底層的長眠者,在數不清的歲月中他們的故事在歷史課本的角落,在嘈雜的市場和低矮的棚屋,在雜亂的工廠和泥濘的田陌,在冷門學科競賽的自習教室和星光照耀的午飯路途被不經意地提及,頑強地一代代流傳下來,如今已變得宛如神話和寓言一般遙遠和簡短。或許這些長眠的人在用另外一種方式繼續自己的故事吧,相信這個神話的人會在思考時這樣認為。

5
我們的王國

漸漸地,隨著無法計數的日子流逝,有一件事開始被隱隱約約地察覺,那就是將星星放入呼吸道中可以獲得一段回憶。類似以前統治者的人們禁止星星在城堡裡出現——對於這些人而言,星星象徵著自然中永遠的謎和威脅權力的不可控因素;但它們仍然打著藥品的旗號在黑市裡屢禁不絕。

無盡的光明之中,城堡與其說是庇護所,更不如說是一抹陰影,而人們是躲藏在其中的幾乎可以忽略的反抗者。他們見識到了生活的無窮無盡(多虧了星星,這一點被具象化了),卻仍然被眼前的瑣事束縛著,於是呼吸星星的欲望在庸碌的人群中愈發強烈;以至於不管呼吸到了什麼記憶——是在某個證券公司做了幾十年如一日的重複工作,是握著一個破碗在東南亞的國度乞討,是與幾個陌生生物興高采烈地在三個太陽照耀的行星上野餐,抑或根本無法理解的怪異畫面——都仿佛是一種反抗,對於現有的、有前因後果的、循規蹈矩的生活廉價而體面的嘲弄。

黑市裡的星星不斷提價卻仍舊供不應求,越來越多的買不起星星的人則乾脆跳進了星海。

終於有一天,城堡中心的權力大廳中,決定公眾命運的人抬起頭時,發現四周已經破敗不堪,一切還沒有被塵埃埋葬只是因為連時間和風都不屑在其中流過,而曾經熙熙攘攘的參謀、雜務、衛兵和奴僕,只剩下一個老朽愚鈍的聾子。

聾子知道早已失去威望和智慧的獨裁者會頒佈怎樣的命令,這些命令將被執行在權力大廳窗戶上蒙著的繪畫上,不會給現實帶來任何改變,因此他只需要帶著恭敬毫不猶豫地領受指令,然後提著顏料,一個窗戶一個窗戶把南邊那片低矮的棚屋修改成別墅,或者把代表太陽的金箔在下午三點拿走;

他知道獨裁者每天的需求和在不斷重複中精確到可怕的作息,因此完全不需要聽力也可以勉強侍奉;

他巧妙利用了權利大廳裡已經不存在任何清醒的生命,用荒誕的手法維持著一切的運行,一盤布丁在每天的晚餐都被浪費,於是被不間斷地端上餐桌十年,在這一切之後它只是失去了一些色澤,沒有任何其它改變。

當獨裁者終於抬起頭,走到窗邊時,鮮豔的掩飾早已剝落,看到空無一人的沙黃街道和發出臨終噪音的城堡發動室,看到洪水般越過古老裂縫回來的星星,他終於意識到自己的老朽與孤獨,於是這便是又一個城堡在星海中淪陷、終結的故事。

6
我們的生活

傳統意義上的自由的喪失在這樣一個真理瘋癲而掉價地隨意展現、毫無所謂常理的概念的世界裡變得如同一句玩笑,人們不再願意因為它日復一日被毫無必要的困惑叨擾。

於是我們那時不再去糾結自己是仍舊清醒著面對現實,自己是自己手腳和生活劇本的主人,還是作為一個無關緊要的配角,裹挾在某顆藍綠色或紫紅色的星星寫定的劇本裡,做一些怪異而老套的舉動。

在不同地方呼吸不同星星的人擁有了從古至今從未出現過的巨大差異,如果在某個星星的故事裡他們相遇了,那麼其中一個可以是在高原的希望小學組建未成年人搖滾樂隊的音樂老師,另一個是在他頭頂天花板中緩慢蠕動的不詳之影。儘管如此,所有的人(生物學上),甚至包括那些固守在城堡裡的苟延殘喘者,也一致認為,星星就是生活本身。因為誰都明白,隨手就可以找到這樣一顆星星,在它的情節中,你在一個類似城堡的巨大庇護所裡,用你不知道的語言嘲弄窗外沉睡在星海之中的可憐人。

見識過一切的人們將自己溺死在星海裡的身體聚在了一起。他們是蛹,思索著,等待著最終的羽化,等待著最終的答案。竊竊私語在蛹中貫徹。

“你會在痛苦的噩夢裡掙扎反抗,你會力爭最適合自己的處境,也許你會對所謂命運、記憶、靈魂、羈絆和歷史不屑一顧,但你永遠無法反抗星星。在星海中沉浮的人,總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生活星星。

“生活無窮無盡,沉睡者可以在星海中永生,如同泡在遠古藥劑裡微笑的幼龍;什麼也不會失去,什麼也不會錯過。那麼一切只剩下靜待我們全體的、永遠的幸福到來一件事。“

“那麼,”

“你滿意了嗎?”

——“還不夠。”

黑暗中有這樣輕輕的呼喊。於是所有的嘈雜和幸福的喧囂都為它暫停,細細聆聽。這貪婪的話語因其稚嫩的嗓音而顯得天真無邪。回應從四面八方響起。你想向我訴說什麼?你在貪求意義嗎,你這得寸進尺的人?你在尋找什麼嗎,你這可憐的孩子?什麼才會滿足你?

——我……從未滿足過。或者說,我因為不滿足而存在。我們像孩童追逐空中的泡沫一樣追逐著一些遙遠的東西,它們或許是為此奮鬥一生的雄心壯志和赤子情懷,它有著確切的內容和主旨,將其一切偉大隱藏在我們的每一個呼吸中,在有朝一日,我們終於得以去觸碰時,又化作蠶繭裡的塵埃,留下一些含糊其辭的東西給我們去辨認回味;又或許是一些虛無縹緲的幻想與體驗,在童年或其它時候的某個地方被剝離、被獨立、被異化,從此用它的神秘和不確定性永遠地困擾我們。

“無論是夢想還是幻想,到頭來都是生活的一部分,是廣闊星海的一部分。你以為憑藉著自己微薄的選擇權就足夠以行動控制生活,但其實是生活塑造了你,你其實別無選擇,將自己的主權分割成一塊塊,慷慨地分給各式各樣的事情,那麼到底想要交換什麼?

“如今我們躍入星海,推翻了時間的統治與生活的獨一無二,在這場博弈中奪回了一些權力,力圖離自己尋求的東西更近一步。”

——“但那仍舊是癡心妄想。到頭來,我們還是被自己不屑一顧的東西束縛著。
蛹永遠不會羽化。
我們還在尋找什麼呢?”

“我們所尋覓的,不是我們曾丟失的;
而是從未擁有之物,甚至不被生活包括的東西,那一閃而過的光影。”
我向你請求——那時我們用著夢醒前最後一刹的絕望喊叫

——說吧,生活,說吧,記憶,我在尋找什麼,請用你那無盡的胸懷為我展現,說吧,我的星海!

於是在那個禮拜三,我們永生難忘的禮拜三,我們,我們所有人,從沉睡中蘇醒。我們曾經以為由於永遠無法分辨星海內外生活的差異,所以星海永遠不會消失;但是我們錯了。

在那一刻,每個人都意識到自己像漂流過一段漫長舒適的旅程而終於上岸,這與星星之中的生活完全不同的無力感裹挾著舊日夢幻生活清晰的痕跡,使好些人為脫離了自己的日常而懊惱或迷茫。

就像一群賴床的孩子,我們清醒著漂浮在星星之中,發現它們變得污濁而憔悴,甚至像泡泡一樣破裂。我們知道,星星雨結束了。很多人回想起來那最後一個問題,不由得唉聲歎氣。

星海沒有給我們答案。

7
我們的蘇醒

星星雨停止了,留下的星星以越來越快的速度破裂,流出骯髒的膿液。樂觀症患者估計,不到幾年,我們的世界就會恢復原樣。仿佛一群宿醉方醒的酒徒,我們懷著羞恥看著隨星海下降而露出的荒唐事物。

隨著我的人們向星海的底部下沉,他們身邊飄過了古時候城堡的殘骸,此時如同沉船般沾滿了灰塵和忘卻的故事,那被鏽跡充斥的中央大廳裡端坐著永恆的屍體,獨裁者早已在藤壺和海葵的外殼下擺脫了回憶的糾纏;

飄過了充滿著無數仍在沉睡的生命的長春花林,那其中閃爍著微光老舊不堪的是半死者之屋,密林之中,半死者們住在這些與星海隔離的立方體空間裡,以自己的排泄物和死去的同伴為食,只為了能在一顆星星的故事結束後醒來,擁有自己選擇星星的權力——那也是星海之中至高無上的權力;

飄過了以人類的認知永遠無法建造的超級機器,由那些既無法入眠又無力逃離的遠方旅者所建,來干擾他們的視覺資訊,使自己眼中的星星不再是令他們聞風喪膽的五輻對稱;

飄過了信奉名為科學的邪教的狂熱教徒們建立起的廟宇,他們發瘋般把自己全部的心智投入到對星星構造與機理的研究之中,而直到星海前來奪回自己領地的那一刻,他們的神都沒有顯現過哪怕一次神跡;

飄過了那數不清的歲月中積累下的一切垃圾、瑰寶、從未被理解的東西抑或流淌著的回憶,儘管那回憶只剩下孤獨的懷念、幾個動作、隻言片語和永遠晴朗的天空;

飄過了那著了魔的獵人們的森林,那林冠的樹葉是如此密集以致連星星都無法滲入,迷失者在失真的迷惘與無盡的荒謬中誤認為自己正在一顆星星裡做噩夢,很快就會醒來;

飄過了無數座完全由印象組成的城市,它們自永遠至永遠都只可能在沒有日期的、遙遠的回憶中存在,它們有的沒有街道,民宅相接,有的只有空曠無人的現代設施、風力發電機和嗡嗡作響的自動設備,有的樓房全都是標準的長方體,層層疊疊,黑夜裡呈矩陣排列的窗戶閃出長方形的亮光,有的則只會使人記得一個雨夜一盞街燈一條長椅一隻黑貓;

飄過了一位雕塑家(也是半死者)為了保留自己的所見所聞而創作的一組浮雕,他費盡心思的努力除了幾個依稀可辨的肢體外再無可理解之物。

在這一切後仍然不懈下潛的人們終於抵達了地面,這裡長春花和其它植物都已經死亡並化為了山脈,沉睡的動物和在沉睡中進化出的沒有四肢的子孫世世代代被植物裹挾,在星星雨結束的那一天眠床變為化石的墳墓。

或許幾十年後的一次實地勘察中,地質學(在那時候等同于植物學)教授會對他的學生說:“好了,現在我們已經到達表皮以下,這裡的地質比較堅硬因為有機械組織,我們正在接近維管束……大家可以看到四周星星狀的空腔內有不少化石,鑒於其附肢骨退化的程度,我們可以粗略估計其時期為……”這是以後的故事了。

但都不會是我的故事。

8
我的星星

四周是沉默,唯一的聲響是吉普車低低的轟鳴。學生看著窗外,這片他們行駛的荒野,遼闊的枯黃的荒蕪。這裡曾是海底。

他可以感受到一種濃稠到快要沉澱的失望。是教授。他知道搞砸了,什麼也沒有找到。“也許下次我們可以試試25號。”學生試著搭話。

駕駛座上的人沒有說話。於是學生轉過頭去繼續看著窗外,凝視著地平線上錯雜的山脈,這些龐然巨物像長出地面的樹根,它們是長春花藤的殘骸。人們用繁瑣的方式給這些遺留在大地上的藤蔓編號,這次學生和教授探索的被簡稱為21號。不出所料,化石早已經被搶的差不多了,這次旅途他們一無所獲。

“剛才在韌皮部最後一個岔口的時候,我去上了個廁所,回來看到你的臉色不太好。你看到什麼了?”教授說。

學生撓了撓頭,打了個寒顫。“我沿著別人的標記向裡走,看到了一個人的尸體,幾乎只剩下了骨架,有點歷史了,而且不像是盜賊。”

“估計是個半死者吧。這些人是字面意義上的什麼事都做。”

“應該是。而且,他的胸腔裡面好像有顆完好的星星。”

學生看到教授好像有點驚訝。是的,他想,一顆星星在今天仍然存在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也許能登上報紙,或者在市面上賣個好價錢。但是那顆星星是那麼硬,又好像不是真貨……無論如何,它沒有研究價值,教授是不會感興趣的,更何況在星海時期,他還在“廟宇”裡面發狂又徒勞地嘗試過。學生有些心虛地摸了摸包裡面那塊堅硬的發光體。

“你呼吸了這顆星星嗎?”教授問。

“什麼?”

“半死者死前挑選的最後一顆星星都有著最接近他理想的故事。這一顆也是如此吧。”

“沒有。”學生想了想,還是搞不懂為什麼這顆星星這麼硬,連鼻孔都塞不進去。但是無論如何他決定瞞下教授留著它,因為他很喜歡其中朦朧的微光。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