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間小木屋
評分: +8+x

那是一間小木屋

男人知道它不完美,但是它也將是世界上最棒的小木屋。

他要將這間小木屋送給他在這個世界上最愛的人。

他策劃著驚喜,在親手草繪的地圖上畫著小木屋周圍的地形,並在標的物的位置畫了個問號。

他在心底一次又一次的排演,想用些簡單卻又引人入聖的小謎題讓他的寶貝獲得更多參與感。

更多的歡笑。

再次檢視小木屋內的擺設,完美無缺,只剩下讓那可愛的男孩親手為這裡點上第一隻蠟燭。

那個男孩最愛蠟燭。

在燭光裡閃耀的笑臉將使這裡成為世界上最棒的小木屋。


珀爾奴爾拎起紙片咀嚼著,在它的思緒中浮現了一間座落在山林湖畔的小型木造建築,過少的情報使它無法辨識那房舍使用了什麼木料建成。

它舔著在口腔內滾動的文字,燭光的搖曳晃入它的眼簾,照映著一個生物與一個相貌與前者相仿的幼年生物,物種是那個世界最普遍的智慧生物。

謎團的量清淡到它幾乎嘗不出來,但情感的溫度足夠了。

它發出感嘆同時摸著自己還未飽足的肚皮,於是騰了三道觸肢在屬於自己的小角落裡翻找其餘可供果腹的紙片。

它太久沒工作了,以至於再增加兩倍的觸肢協同翻撿卻還是連隻字片語都沒能送進那張等待許久的嘴裡。

飢餓不會奪命,但是缺乏新的故事會。

它從臟器中反芻出久未處理的工作列表,一股厭煩發出的臭味迎面撲來。

珀爾奴爾用來講話的那張嘴咕噥了幾聲,挪動巨大的身軀產下了負責工作的部份。

負責工作的團塊扭著可塑的組織,參考最新攝取到的養分捏造出適合進行作業的形狀。

「啪!」團塊張開了孔洞吸進了本體不需要攝取的空氣,轉著兩顆眼珠適應著被限制可讀頻譜的視覺。

搖晃僅僅只有兩隻的步足,團塊在踉跚中迅速的學會了這個型態的移動方式,握起了有內骨骼的上肢。

真是有夠脆弱的。

無論是哪個腦袋都這麼覺得。

知識的灌輸比適應肉體還簡單,團塊撿起了周圍散落的物資迅速製作並為赤裸的身軀添加了一些多餘的累贅。

真是有夠麻煩的。

尤其負責動手的那部份更是這麼覺得。

「啊啊、噫、咕!」

團塊還在適應說話跟呼吸得運用同一個器官的身體:「咩!」

應該準備好了。

這下可以開始工作了。

團塊彈了一下上肢末端的枯瘦附肢,空間裂開了一道足以讓團塊通過的門。

它毫不猶豫跨出步足走了過去,踩在某種生物掉落而層層堆積在地面上的死去組織。

適應突然改變的氣溫時讓團塊顫抖了一下,它轉著被稱為頭部的部位看到了自己拿來當定位信標的建築。

那是一間小木屋。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