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評分: +5+x

第一章 火

慈祥的母神死了,腹中的蛋命在旦夕。逝去之前,它的最後一個念頭是滾燙的憤怒。

的誕生勢如破竹,牠耀眼、灼熱,有著能致盲的鋒利目光,巨大的雙角,以及蛇般的細長身驅,但都比不上牠的怒意。

牠將生命化為灰燼,使空氣燃燒,讓海水沸騰,眾神為之傷透腦筋。

失去家園的孤兒、丟失摯愛的寡婦、病入膏肓的老人,一個個成了勇者,前去抵抗,從此之後再也沒人看到過他們的蹤跡。

神找不到能殺死牠的生物,於是把切成了兩半,並在牠的斷掉的尾巴裡投入死去受害者們的意志,於是,兩頭之間的大戰便展開了。

牠們的纏鬥燒光了整個世界,直到沒東西能燃燒,這下才終於熄滅,但牠留下的灰燼,在蠕動著。



第二章 武器

至上的鸚哥魚,從腸子中擠出生命的能量,復活了這個世界。

生物回來了,他們成長茁壯,繁衍出子子孫孫,接著為了爭奪資源而拔刀相向。

其中一群生物回到了舊世界的終點,從灰燼中撈起一個龍的胚胎,取名做武器

無論是正在慶祝的佳節的發達城市、一貧如洗的破舊村落、還是擁載百萬大軍的軍國,只要武器在某地落腳,那個地方早晚都會化為粉末。

武器成年的那天,人們舉高雙手,抬頭怒嚇著,要求他歸還手中的奴隸。

奴隸是他的玩具,為武器的快樂負責。

那個奴隸很特別,她無視那些在製造快樂的過程負載於身上的苦痛,在武器的牢籠裡唱起了歌。

那首歌具有強大的力量,它喚醒了武器心中一個不曾被涉足的區塊。

他摟著奴隸,享受這種類似飛翔的曼妙感覺,但沒有人教過他這是什麼。

這種有別於性快感的體驗使他上癮,他荒廢了職務,因此,收養他的人用藥物強迫他持續戰鬥,這過程十分痛苦,無論多少快樂都無法使他解脫,這讓他懷疑起奴隸的忠誠,懷疑起她,於是武器伸展他刀刃一般的爪子,他的奴隸無聲無息的倒下。

這時他才發現自己抹殺了自己的快樂。

當地面上最後一隻敵軍消失在武器爪下,他獲得了短暫的休息。

他帶著奴隸的屍體去找創造神,要求祂將奴隸復原,但創造神覺得復活一個死人太無趣,於是與武器交換了條件,武器聽罷後很快便答應了。

於是,創造神混合了武器與奴隸一部分的身體,創造出新生命。



第三章 Jack

一名少年孤獨地站在廢墟之中,仰望著被灰燼籠罩的天空。這個地方在幾秒鐘前是戰敗國家僅存的一方淨土,但這個孩子的誕生將此地化為焦炭。

倖存的人們瑟瑟發抖,他們看見了

耶鄂希克。人們驚恐的叫囂著、辱罵他是「破壞狂」,少年只是望著他們一眼,J-A-C-K,是他的名字,但他更愛簡稱為Jack

Jack拿起身邊的兩把雨傘,展開來變成翅膀。他變成了龍的模樣,朝天空飛去。

他不喜歡與弱者為伍,於是來到了強者們的國度,一座在戰爭的侵襲下毫無受到影響的城市,Jack最愛他們漆黑如焦、反映著霓虹燈的空曠街道,因為那裡充滿了醉漢與流浪漢,當天一亮,不會有人在乎他們被一個小孩欺凌了一整晚。

直到某天,他終於遇到一個比他強大的人,對方用了難以名狀的工具將他給制伏了。

雖然打輸了,但Jack很佩服他,可能是他第一次懂得欣賞,因為對方是至今唯一能壓制自己的強者。

那人被Jack稱作「將軍」。繼他之後,Jack想找出其他與自己的實力不分上下的強者,於是他四處作亂,用商場裡牆壁與地板來試用油漆,並在馬路邊塗上很多停車格,引來許多違停車輛,且因而造成交通大亂,維安人員紛紛制止那群駕駛,沒人注意到誰是始作俑者。Jack在一旁看著,感到失望。

接著他從一名幼童手上搶走了一罐泡泡水,模仿幼童的方式深吸一口氣並大口吐氣,一把火由他嘴中竄出,燒了一座農地,附近的民眾忡忡趕來,斥責農地的主人沒顧好他們的糧食。Jack看著這一切,嘆了口氣,他還是沒找到。

後來他從將軍那邊打聽到城市堅固的牆外,有座充滿神奇動物的森林,Jack認為自己要找的對象就在裡頭,於是他離開了城市。

森林裡的動物會發光、會飛行、會用毒、會變形,Jack一開始很興奮,直到牠們通通被他燒死,他才索然無味地離開。

他燒死一隻又一隻,直到「將軍」制止Jack繼續殘害他的研究對象。

這時一頭恐龍走出火場,牠不會發光、不會飛行、不會用毒、不會變形,只有滿身的刺與厚甲,Jack眼睛一亮,他覺得自己找到了,並很快地把自己當成這頭恐龍的伴侶。

Jack為牠獻上獵物、為牠蓋被子、為牠把所有不速之客燒成灰,他一直認為他們是天生一對,直到他發現這頭恐龍跟其他同類產下卵,Jack一氣之下把卵拿走,他下定決心要把卵中的小龍培育成比他前女友強大的動物。

孵化後的小龍喜歡黏著自己繼父,但Jack只將她視為復仇的工具。

某天Jack的親父出現了,他稱讚兒子與自己有多相像,Jack一聽心裡很不是滋味,因為眼前的陌生人竟認為他們是相等的存在,因此父子間的大戰一觸即發。

火吞噬了戰爭中的最後一座機能健全的城市,父子兩人直到現在都還未分出勝負,人們難以生活,就連最富有的人家喝的飲用水都無法完全去除灰燼的味道,每餐吃起來都像煤炭。

是什麼造就了如此命運?就算這個問題有了上千上百的答案,所有答案仍與這個世界一樣,永遠擺脫不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