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製造者
評分: +22+x

人生改變的瞬間來得很快,快到一個人難以反應,那瞬間的震撼無論好壞,都是命運在你的靈魂上烙下的深刻痕跡。

不會淡忘、難以放下,無論好壞。

我坐在漫天星空中,和選定的接班人談起自己的過去。

那時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在我的故鄉,十八歲是成年的年紀,你必須為自己做下的決定負責,若是過去不曾在乎這些,過了十八歲生日,也是時候開始好好關心自己的生活與未來的發展了。

我去應徵打工,我想一邊讀書一邊賺取生活費,讓家裡少負擔一點。那是一間裁縫用品店的職缺,收銀員、幫忙整理店面,薪水還算不錯,離學校也不遠,而且願意接受學生兼職。

那間店是我此生最難忘的地點之一,因為我的人生在那裡被徹底顛覆,過了這麼多年,我想我能說,是好的顛覆。

它位在巷弄的盡頭,很破舊,大門兩側是髒兮兮的展示櫥窗,左邊的櫥窗內擺著一個穿上黑色服飾的假人,我當時不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服裝,後來才得知那是某個古代文明的祭祀服飾;右邊的櫥窗內擺著一個穿上白色服飾的假人,我很輕易的就認出那是什麼樣的服裝,是一套三件式西裝,胸前還別了藍色的胸花。

走進店內,放布料的架子幾乎碰到日光燈,老闆歡迎我的到來,帶我到了員工休息室進行面試。在那裡,駝背的老闆請我在幾匹布料中做選擇,他打算用新的布料製作員工穿的上衣制服,但是沒有好想法,於是問問我的意見作為參考。

「它們沒什麼差別,材質都很耐穿,也很透氣,只是顏色不太一樣。」老闆這麼說。

我猶豫了一下,指著左邊數來第二匹布料,問道:「但是這個上面有星星的圖案,金色的。」

老闆笑了笑,我的生活因為自己的指認而轉變。

他和我聊了亞瑟王,有名的傳說故事,亞瑟拔出了選定王者的石中劍,成為命中注定的王,而我則是選中了那塊一般人根本看不到圖案的布料,成為命中注定的接班人。

聽起來有點傻,是吧?但這件事就是這麼運作的,何況命運的出場從來沒有浮誇的噱頭,只是靜靜地趁夜來訪,清晨時便離去。

轉眼間,毫無特點的員工休息室變成漫天星空,如同此刻,它突破了空間的限制,整個宇宙展示在我面前。

我想這世界上能見到這種畫面的人不多,那是一種奇怪的感悟,好像世間什麼都不重要了。

我得承認,我的老師、裁縫店老闆花了一點時間說服我這不是綁架、他沒有在空調放毒品、這不是某種變態殺人魔遊戲。在我冷靜後,他向我展示了除了我們以外唯一出現在這奇妙空間的事物——一組桌椅、一盒針線、一塊繡框和黑色的布料。

「我是星星製造者,這是我用來製造星星的道具。」

「……」

「我是星星製造者,這是我用來製造星星的道具。」

我捏了捏眉心,深吸一口氣後回覆這句讓我不知該從何回應的陳述句:「我第一次就聽清楚了。你現在是說所有的星星,那些『星球』都是被製造出來的?你不覺得這聽起來太……胡思亂想?我是說,你怎麼可能做出一顆星球?如果是這樣,地球是怎麼出現的,宇宙的誕生是一個會刺繡的老人和他的刺繡道具?」

他笑了出來,沙啞的聲音讓笑聲聽起來多了幾分沉穩,我的反應並不讓他意外,他對於這樣的疑問沒有一絲不悅,溫和的解釋:「喔,孩子,你的問題可真多。你當然可以繼續相信迄今為止學習到的所有知識,它們不是虛假的,我們只是對於一個真理有不同的解釋方法而已。你可以當作一個人擁有兩個名字。」

「聽起來有點不靠譜,也很奇怪。」

「哈哈,或許是這樣吧,這世界上到處都是怪事。等你正式接下我的位置,你會看到更多。」

我無視了他後面的那段話,走到桌子前,上下打量桌上的道具:「那這些『製造星星的工具』要怎麼用?你會刺一顆星星出來?你從宇宙誕生開始就一直刺繡?」

「這就是有點不太一樣的地方了。」他走到我身旁繼續說明,「首先,能夠操作它的不是只有人類,而它的模樣會依照使用者的需求改變。」

老人的話間接說明了他不是唯一的星星製造者,在他之前還有許多任。我當作自己誤入一場遊戲,就像愛麗絲落入仙境,但她最終離開了,而我也會。我懷抱這種想法,繼續延伸話題:「那它原本是什麼模樣?」

「它有過很多模樣。」

「如果我繼承這個工作,也能改變它的模樣嗎?」

他抬起頭看向我,那雙灰色的眼眸閃閃發光,對我的話很是滿意:「看看誰終於有點興趣了?你可以依照你的需求把它變成你想要的模樣。現在,如果你不介意,我會示範一次如何製造星星,你可以坐在旁邊看。」

啪的一聲,我身後多了一張椅子,我坐上去稍微調整和桌子的距離,然後看著老人坐到他的位置上,拿起那塊黑色光滑的布料和繡板,固定好要刺繡的位置。他拿出已經穿好繡線的針,不打草稿,熟練的帶著針線穿梭。

我記得我也曾經看著我的奶奶刺繡,在我小時候,我會纏著她,讓她在我的衣服和袋子繡上我喜歡的卡通人物,每次帶著成品到學校時,我總會收到一大把羨慕的眼光。

他刺繡的速度很快,或者是我看得入迷,這份作品很快就完成了,老人將拆下繡板的布料交到我手上。布料的觸感很奇怪,它不是冰的也不是熱的,但又不是溫的,我從來沒碰過這種奇妙的感覺,我只能摸出它很滑順,甚至覺得它在我的手上悄悄移動。

我看了眼老人的反應,一手撫上那塊星球刺繡,銀色的圓形,有些部分是深灰色,還有一些淺藍色的條紋,摸起來不像布料的異樣感,就只是普通的刺繡。

「這樣就完成了?」

「不,還差一點,我們要把它放進星空。」

他帶著我走了一段路,遠遠超出員工休息室的範圍,在我們的前面有一塊黑色方形的缺口,它的黑是混濁的,在星海中格外突兀。

「只要放下去就好?」

「只要放下去就好。」

我依照他說的,將手中有星球刺繡的布料放到那塊缺口上,布料像是水滴落入大海,完美的融入星海,而混濁的黑也被那顆星取代,它不再是平凡的刺繡,而是像寶石一樣閃亮,成為一顆真正的星。

他再次笑了:「就像把一杯水放入正確的環境很快就會結冰,不久後宇宙中的那個位置,就會誕生出這顆星星。」

我們走回桌前,我回頭看了眼剛才放下星星的位置,我原本以為自己沒辦法在難以計算數量的星星中看到它,卻發現自己能非常肯定的辨認出屬於它的光。我好奇地問:「從科學望遠鏡能看到它嗎?」

「不。」老人回答,「人類科技能觸及的範圍內已經沒辦法再增加星星了,從很久以前,我製造的星星都非常非常遙遠。當你製造的星星誕生時,你會知道的。」

我們再次坐下,他向我介紹幾顆對於人類而言相當出名的星星如何誕生的,像是北極星、天狼星、地球本身。然後,他講到那顆結束恐龍時代的隕石,那是一種特別的星星。

「它很特殊,但是這種具有毀滅意義的星很難製造,不是必要狀況也無法被製造。」

若是恐龍時代沒有結束,或許人類也無法出現,但我還是對於那顆隕石的誕生感到不解,為什麼要做出那顆隕石?我對這件事的問題很多,老人搖了搖頭,沒有正面回答原因。

「那是商業機密了,孩子。如果有一天,現在這個世界、人類統治的地球世界需要面臨當年的狀況,你會知道、工具會知道。就像那一任製造者知道他必須製造出那顆隕石一樣。」他嘆了口氣,沉默片刻才接著說,「這一切牽扯太多了,你必須記得,人類不是這個宇宙的唯一,詮釋一切的編寫者會不斷改變,我想你應該明白『歷史由勝利者書寫』的道理——我最多只能透露,人類根本不清楚『恐龍時代』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聽到他這麼說,我也不好繼續問下去,我們隨意聊了生活瑣事,與星星毫無關聯。在離開前,我選擇接下這份工作,不只是裁縫店的打工,而是連同這份星星製造者的任務。

我跟著老師學習許多我該知道的事情,例如製造星星的原料如何獲取。在我正式接任前,我只能繼續使用刺繡工具樣貌的星星製造工具,但他向我保證,如同我使用時的順暢,在我繼任後,無論工具變成什麼樣貌,我都會有與生俱來的操作天賦,因它將成為我唯一的夥伴。

壽命變化也是這份工作帶來的其中一個影響,在身邊的人開始年老而我依舊年輕後,我依照老師的指導,做了每一任星星製造者都會做的事——假死及變幻樣貌。

老師死後,我正式接下星星製造者的職責,我看著世間變化,並且在漫長的歲月中,碰上了老師說過的「必須製造毀滅隕石」的狀況,如他所言,一切牽扯的太多,當我碰上時,我會知道。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搜集原料及製作,製造工具中有每一任使用者留下的經驗,我靠著裡頭不多的毀滅隕石經驗,製造了毀滅人類世界的隕石——第一個製造出這種星星的製造者、製造過這種星星的歷任製造者,究竟懷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呢?

我有時會想起人類、地球、冰山與海,但那些都過去了,如果我沒有鏡子與深刻的回憶,恐怕人類的模樣早就被時間給扭曲——這也是我為什麼會尋找下一任的原因,時間終於趕上我了。

就像老闆說的一樣,當時候到了,你會知道、工具會知道,而你們會一起合作。

「來吧,這是你第一次製造星星。」

我將調色盤與畫筆交給學生,在他開始作畫後,我回過頭,想起那顆由老師製造、我放入星空的星球,它仍在遠處散發溫和的光芒。

願其不滅。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