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沙那的日記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8+x

威弩 曆 192 年 風旋 月 7 日


今天是哀悼期結束後的第一天。

第四王子的驟逝是整個地心世界的哀痛,在盛大的國葬後進行長達一個月的哀悼,部分娛樂活動受限,與地外世界的邊界因此封閉,只留下必要的連通路線。

或許是因為第四王子本就受到愛戴,沒有任何反彈聲浪傳出。那是一位出色的王子、出色的繼承者。

即使哀悼期結束,邊界重新開放,仍有許多 帕尼地心人 在脖子上掛著用黑色和藍色的帕爾石串成的項鍊以示哀悼。我沒有戴,雖然第四王子的死讓我惋惜,但是我不喜歡在脖子上掛東西,萬幸現在已經不是那個殘暴專制前代王朝統治,否則光是我不願意戴上帕爾石項鍊以示哀悼這點就足夠我上絞刑臺。

邊界再度熱鬧,對 戈凡尼地外人 而言邊界的關閉就像最喜歡的遊樂園停工一段時間,迫不及待的在重新開幕時回到這裡,據說第四王子生前就喜歡熱鬧的邊界,或許哀悼期間女王陛下下令關閉邊界是因為不想要觸景傷情。

誰知道真正原因呢,現在統領地心世界的王室成員大多神秘兮兮的。

今天擺攤遇到一個奇怪的 戈凡尼地外人 ,他不是來買東西,在我的攤子前面遊蕩很久,脖子上掛著一串劣質的帕爾石項鍊,一定是被那些專門騙戈凡尼的傢伙耍了,看他這麼可憐,我出聲叫住他——他說賣他項鍊的攤販告訴他,現在進到邊界的戈凡尼要戴帕爾石項鍊才不會被找麻煩,所以他用十枚骨金買了一串。

品質最好的帕爾石做成的哀悼項鍊再貴也就八枚骨金的價值,沒用上特別的裝飾,也不是高級帕爾石,普普通通的用繩子串起來,半枚骨金就能買到,這傢伙顯然被當成會移動的錢包宰了一頓。

不過帕爾石項鍊本來就不是常出現商品,平常只有與死者最親近的人會配戴以示哀悼,這次情況特殊才被那些不良販子逮到機會,不熟悉帕爾石價格的戈凡尼不清楚也是正常的。

「女士,我聽說您是第五邊界裡消息最靈通的 帕尼地心人 。」

他說出這種話時,我知道他又被耍了,因為我不是消息最靈通的那位,我是裡面僱用起來最划算的,但是他的語氣很好,我很喜歡,所以我沒有糾正他,而是讓他說清楚來意。

「我有一位朋友,他是一位帕尼,我在第六邊界——就是第五邊界位於地外世界的那一側邊界認識他,我一直找不到他,所以跨越地線來這一側找他。」

他很努力地用帕尼通用語組織出想要表達的事物,這是我梳理後得到的成果,他說話可沒這麼順利。這個戈凡尼連帕尼語都說不好,卻能和帕尼當朋友,也算是一種核心之母賜予的奇蹟吧——雖然我認為核心之母不會眷顧戈凡尼。

「你為什麼要找那個帕尼?他欠你錢嗎?」

我這麼問他,他的表情很呆,過了幾秒才聽懂我的意思,慌亂的搖擺他的手說:「沒有!反而是我虧欠他!」

接著他跟我說了一個故事,簡單來說就是他和那位帕尼的故事。

他和名為路路爾格的帕尼在第六邊界認識,路路爾格對戈凡尼的世界很好奇,戈凡尼也很好奇路路爾格告訴他的各種帕尼故事,他們因此成為多年的朋友。

他們的交流都是在第六邊界,他曾經跟著路路爾格到第五邊界一次,但是深入邊界以外的區域需要向政府申請許可,所以他對地心世界的親身體會僅止於此。

後來戈凡尼的妻子生了很嚴重的病,戈凡尼的醫生治不好的病,路路爾格知道他的煩惱後把自己的第二心臟贈送給他,告訴他第二個心臟擁有特殊的療效,戈凡尼的妻子吃下第二心臟做成的藥以後奇蹟似的病癒了。戈凡尼四處尋找路路爾格想要道謝,卻再也沒有看過路路爾格,他也曾經僱用有官方許可的探險家從哀悼期僅剩的政府通道進到地心世界尋找路路爾格,但是都沒有下文。現在,他終於獲得許可,親自過來尋找路路爾格。

這個戈凡尼是笨蛋吧?我真心這麼認為。

帕尼才沒有第二個心臟,帕尼的心臟也沒有這種效果,就算路路爾格真的拿出神奇的道具治好生病的戈凡尼,那也不可能是心臟。心臟就只是心臟。

帕尼和戈凡尼的心臟,唯一的差別就是帕尼失去心臟後還能活動一段時間,沒有其他神奇力量。

「帕尼只有一顆心臟,那個叫路路爾格的傢伙真的是帕尼嗎?」

我好心的告訴他事實,但是他堅稱路路爾格是特殊的帕尼,稀有的帕尼,擁有和其他帕尼不一樣的身體結構,擁有一顆心臟,第二顆心臟擁有治療百病的效用,即便失去它也能活著。

什麼怪事,我活這麼久第一次聽說「稀有的帕尼」,這個戈凡尼果然是被騙了吧?

但是,生病的戈凡尼應該是真的被治好了,所以這個戈凡尼才要尋找路路爾格……能夠治好無法痊癒的戈凡尼的神奇靈藥,我確實很有興趣。

「我願意出錢聘請您作為嚮導,請您幫助我尋找路路爾格!」

他把一大袋錢幣放到我的攤位上,裡面塞了滿滿的閃亮亮的髓幣,比起骨幣更有價值的髓幣,只要我答應,這些可以讓我享樂很多年的髓幣通通都是我的……

所以我答應了,我答應幫忙他尋找叫作路路爾格的稀有帕尼,雖然路路爾格是很常見的名字,我也不認為稀有帕尼是真實存在的,不過找一個帕尼這點事我還是有自信能做到,戈凡尼也說會再告訴我更多路路爾格說過的話作為線索。

我讓他暫時住在我家,明天我們就會開始尋找神秘的路路爾格。

戈凡尼進屋時撞到門框,白癡。

對了,那個戈凡尼的名字是涅索,奇怪的名字。

威弩 曆 192 年 風旋 月 8 日


第五邊界沒有關於路路爾格的線索,我讓邊界的朋友幫忙留意這個神秘的帕尼後,準備帶著戈凡尼離開邊界區前往岩漿湖斷層,因為他提到路路爾格曾經在那裡旅行一段時間。

不知道這次的旅程會深入到第幾層的世界,還是多帶點道具以備不時之需。

除此以外,戈凡尼沒有給出其他有用的線索,這麼少的線索,難怪他花錢找的戈凡尼探險家都沒有找出路路爾格。

戈凡尼連路路爾格的長相都說不清楚,因為路路爾格總是戴著一塊布遮住眼睛以下的部分,只知道他是男性、紅色眼睛、金色頭髮。

我問他知不知道路路爾格的頭上有幾根角,帕尼可以細分為不同地區的帕尼,最簡單分別的方式就是頭上尖角的數量,如果知道角的數量,至少能縮小尋找的範圍。

結果戈凡尼連路路爾格的角有幾根都不知道,因為路路爾格戴著帽子,如果不是他說路路爾格有一條長度能碰到地上的尾巴,我會懷疑路路爾格根本只是一個想要偽裝成帕尼的戈凡尼。

真是麻煩的工作。

涅索這個名字在戈凡尼的世界該不會是白癡的意思吧。

戈凡尼很難過的說,沒想到他這麼不了解自己的朋友。看他這麼難過,我還是不要告訴他,我認為路路爾格是個假名的想法好了。

威弩 曆 192 年 風旋 月 14 日


戈凡尼生病了。

戈凡尼的身體沒辦法承受岩漿湖斷層的高溫,明明游過岩漿的工作是我負責,他只是坐在租來的船筏上被我拉過去。
那種船筏只有不會游泳的帕尼或有錢貴族會因為懶惰而租借,戈凡尼說他不是懶惰,是因為戈凡尼的身體沒有辦法接觸岩漿,會受傷、會死亡,看著他剛進到岩漿湖周邊就因為地板溫暖的溫度跳起來的反應,大概不是在說謊。

其實岩漿湖斷層的守門員有警告過戈凡尼,他說戈凡尼探險家通常到這裡都會選擇其他路,因為太危險了。我讓他離開岩漿湖,去附近溫度涼一點的地區等我回來,但是他堅持要親自去尋找路路爾格的蹤跡。

結果戈凡尼熱昏過去了,我只能拖著他離開岩漿湖,幸好附近的醫院有了解戈凡尼構造的醫生,看來因為岩漿湖的溫度生病的戈凡尼不是少數。

總之,決定讓戈凡尼在醫院住幾天。

戈凡尼要求我在他住院期間繼續在岩漿湖尋找和路路爾格相關的情報,我拒絕了他的提議,大部分的帕尼都很善良,但我不能保證不會有想要把戈凡尼當成珍奇異獸抓走的邪惡帕尼,他現在正脆弱著,如果戈凡尼失蹤,他向我保證的事後獎金也會消失,我可不能冒這個險。

我告訴他,我會留在醫院等他痊癒,沒想到他立刻拿獎金威脅我,他居然敢威脅我?說著「如果不願意去,我只能減少一部分獎金」,還用纏上好幾圈降溫繃帶的手指指我,我真是小瞧戈凡尼的能耐。

直接讓他把他賣去奇異遊團變成招牌展示品算了。

威弩 曆 192 年 風旋 月 17 日


上次到岩漿湖斷層是小時候的事情了,我直到現在都記得第一次看見大斷層的震撼,無盡的岩漿佔據視線的每一個角落。當時我的年紀太小,不被允許自行接近斷層區,生怕我抵擋不住岩漿的推力,順著瀑布掉到核心之母的神殿。

長大才知道岩漿湖斷層那道看不見盡頭的大瀑布不會連到神殿,掉下去只會死掉,真無趣。

瀑布邊緣有幾座小島,有的小島僅能容納五個帕尼坐在上面休息,有的則足夠一千個帕尼在上面生活——當然,沒有人在瀑布邊緣生活,蓋在那裡的是遊客服務中心和餐廳。

招牌椒草烤螈很好吃,吃了五串,但是秘傳奶汁口味的很難吃,偷偷丟進岩漿。

問了在遊客中心工作很多年的帕尼對路路爾格有沒有印象,結果因為訊息太少而被嘲笑了,那個白癡戈凡尼,丟臉的事都是我負責。

沒想到那個帕尼笑完以後想起路路爾格,他說有見過一個尾巴長長的、把角藏起來的帕尼,那個帕尼說是因為角斷掉還沒長回來覺得很丟臉,才會藏著自己的角。

或許那個帕尼就是路路爾格。

但是路路爾格是很久以前過來的,遊客中心的帕尼已經不記得和他聊過什麼。知道我在尋找路路爾格,他建議我往更深的地區尋找,因為住得離核心比較近的帕尼們會比較在意核心之母賜予的角有沒有受到精細的保護,不像其他地區的帕尼們常常用角打架、舉辦鬥角比賽。

他說的很有道理,等岩漿湖斷層的調查結束就往前首都中央區。

不知道戈凡尼現在在醫院做什麼。

威弩 曆 192 年 風旋 月 21 日


正在尋找被賣掉的戈凡尼,明明我離開醫院前有用一點髓幣賄賂他的主治醫生,結果這傢伙還是因為太稀有而被別的醫生找到機會賣掉了,到底在搞什麼。

話說敢綁架戈凡尼,這些傢伙也不怕引發外交問題嗎?如果不是為了尋找我的戈凡尼錢包,我肯定要在醫院鬧到連戈凡尼的世界都知道這裡的醫生有問題。

據說戈凡尼被賣去顛倒境的黑市,在那裡找到戈凡尼的話,去中央區的路還挺順的。

但是這件事還是很麻煩,找到他以後要先敲一筆額外的獎金出來。

威弩 曆 192 年 風旋 月 28 日


如果不是因為戈凡尼下落不明,我可能會在顛倒境多玩個幾天再繼續尋找他和路路爾格。顛倒境很漂亮,或者說很有趣,重力在這一層會出現奇怪的扭轉現象,上下相映呈現鏡像的藍色雙子城就在這裡。

我得承認,我先在雙子城之間的中繼橋跳來跳去玩了好幾次的重力交換,才繼續尋找戈凡尼。

中途漂浮的感覺很有趣,不管來幾次都玩不膩,守橋的帕尼提醒我不要玩太多次,會吐。

戈凡尼果然被賣到違法的拍賣會,近幾年這種拍賣會好像多了起來,是因為和戈凡尼世界的交流變多所以相應的要求也開始增加嗎?等到兩邊的交流更加穩定,或許這種情況就會減少了。

戈凡尼被關在籠子裡看起來怪可憐,他看起來沒有變瘦或受傷,只是沒什麼精神。他的拍賣底標太貴了,而且參加違法拍賣會的帕尼都很有錢,我絕對不可能贏過他們,我也不想在戈凡尼身上花這麼多錢。

除了我認識的戈凡尼,也就是叫作涅索的白癡,裡面還有另一個戈凡尼探險家。

起床後再想想辦法吧,吐的時候感覺把全身的力氣都吐掉了。

顛倒境的飯店真舒服,床鋪很軟,房間裡還有免費的零食,不愧是真正的觀光聖地,和只有岩漿的岩漿湖完全不一樣。


追記:
零食要錢,很貴。

威弩 曆 192 年 風旋 月 29 日


還好出門時以防萬一帶著以前穿的潛行服,可是這些年好像胖了,有點穿不下。

回家後是不是該健身?


威弩 曆 192 年 水旋 月 3 日


重拾舊業把戈凡尼從拍賣會救出來後已經過了好幾天,推測雙子城前往其他層的關口都被拍賣會的嘍囉盯梢,我不想繞遠路去其他城市的關口,所以和戈凡尼一起躲在顛倒境的荒郊野嶺避難。雙子城外四處都是河流和森林,拍賣會又因為本質違法而不能派出太多帕尼找我們,一不小心就會被騎士盯上,我們逃出來後算是安全了。

在戈凡尼的請求下把那個探險家也救出來,探險家大概會一路跑去顛倒境的戈凡尼領事館求援吧,在那之後拍賣會的資源會被政府支走,到時再找機會離開顛倒境前往中央區。

逃跑的時候戈凡尼的腳受了傷,不嚴重,只是暫時不方便走路,這幾天都是我背著他走,為什麼我要背著身高比我高的戈凡尼走路?有夠礙事。

「很抱歉讓您特地來救我」戈凡尼這樣跟我道歉。

我不懂他為什麼要跟我道歉,被賣去拍賣會不是出於他的意願,逃跑時受傷也不是他的錯,背著他很麻煩但也是我自願。他說是為了他給我造成的麻煩道歉,於是我告訴他不用道歉,只要多給我獎金就可以了。

他聽到我的話以後笑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他一開始笑得很開心,後來很哀傷,明明已經笑不出來還強迫自己微笑,他究竟在想什麼?

很多年前,我也看過這種笑容,那個笑不出來卻偏要笑著道別的帕尼,不知道現在過著怎麼樣的生活。


追記:
我每次寫日記時都是確定戈凡尼睡著以後才寫,被盯著寫日記的感覺很奇怪,沒想到今天戈凡尼睡一睡突然醒來,問我在寫什麼。

我跟他說這是旅行筆記,他問我可不可以看,反正戈凡尼看不懂帕尼的語言,只會說,就算給他看,他也看不懂,所以我把日記給他看。

過一陣子,他把日記還給我,說只讀得懂一點點帕尼語,不過他有認出戈凡尼這個詞。「裡面提到的『戈凡尼』是指我吧?我還是比較喜歡被用名字稱呼,而不是物種。」然後對我微笑。

……

我要殺了他。

威弩 曆 192 年 水旋 月 9 日


中央區很遠,決定在中繼城市奇亞亞休息兩天再啟程。

奇亞亞聚集很多來玩的帕尼,他們說不遠的遊樂之都馬恩在舉辦嘉年華,他們都準備要去參加嘉年華。

可惜,不順路。

但是那傢伙不知道。

好歹收了錢,還是好好工作吧,嘉年華舉辦的時間很長,也許回程時可以參加。

威弩 曆 192 年 水旋 月 20 日


戈凡尼涅索的腳傷已經好了,大概是為了彌補前幾天不能自由活動而累積的體力,他拉著我在中央區到處跑。他看著中央區的眼神閃閃發光,一半是知道這裡可能是路路爾格的故鄉,一半是因為他認為中央區的建築很美麗。

雕像、噴泉、繁複雕刻與花園。

中央區是前王朝的首都,先王課重稅課來的大把大把髓幣都用於打造中央區,現在的女王陛下在將近兩百年前登基時把首都移到位置更深的龍首城,暴政王朝的消失、正統王室即位後遷都,讓中央區迎來和平。

這幾天在尋找路路爾格時,我和涅索說了一些中央區的歷史,被他追問為什麼這麼了解中央區的故事,總不能說出我跟中央區的整個恩愛情仇,被路邊的騎士聽到怎麼辦?於是我跟他說,因為我以前是個出色的帕尼探險家,他相信了。

一路來到中央區,關於路路爾格的線索卻徹底斷絕,事實上我認為能夠憑藉最開始的線索一路找來這裡已經是一種奇蹟。除了情報不足,最大的阻礙是住在中央區的十分重視隱私的帕尼們,先王被暗殺後,過去的陰影還未完全離開這個地區,被發現我們在尋找特定的帕尼時,他們表現的很緊張。

就算知道路路爾格在哪裡,也不會輕易告訴我們吧,雖然我告訴他們,是因為涅索曾經被路路爾格拯救,想要親自向他道謝。

涅索想要去有錢貴族比較多的地方看看,被我拒絕了。

晚餐的餐廳領班是個熱情的帕尼,知道涅索是新手探險家(我讓他這麼自稱)後,告訴他不少關於中央區的故事,比我告訴他的更加詳細。

「您聽過狐眼大盜的故事嗎?」

離開餐廳後,涅索這麼問我,他說在我吃完晚餐打瞌睡時,領班說了不少關於狐眼大盜的故事,一位在前王朝時代在中央區橫行無阻的大盜。涅索很好奇狐眼大盜的下落,領班告訴他,狐眼大盜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於是他打算從我這裡打聽看看。

「在女王陛下登基大赦以後,他已經不是大盜了,藉此機會退休。」我這樣回答。

「您為什麼覺得他退休了?」

「因為我就是。」

大概是一路走來我說過太多誇張的謊言戲弄他,這次的他反而不相信。

「像您這樣善良的帕尼,怎麼可能會是惡名昭彰的大盜?」涅索笑著回答。

這傢伙對我果然有很多誤會,但是我不打算戳破。如果他知道我為了去馬恩參加嘉年華而在抵達中央區以前小小的繞了一段路,還跟他說馬恩可能有路路爾格的線索而待了好幾天後,他就不會這麼說了。

如果真的找不到路路爾格的線索,我打算自己去黑市打聽,中央區和龍首城之間的黑市可說是全世界奇奇怪怪的資源最豐厚的地方。

至於涅索,還是把他丟在中央區吧,這裡距離龍首城這麼近,還住了一群老貴族,治安很好,不可能再發生被賣掉的情況。

威弩 曆 192 年 水旋 月 24 日


沒有打聽到路路爾格的下落,反而遇到很多年沒聯繫的同行。
從他那裡聽到一件有趣的事,因為是老朋友才告訴我的……關於王室的秘密。

不只是前代暴政王朝,近幾代王朝的掌權者都沒有核心之母的血統,直到女王陛下登基,揭露核心之母的血脈並未消失於歷史洪流中,世界的權柄才終於回到神聖血脈的掌心,正統的王權再度君臨。

這件事是大家都知道。

正統王室已經消失很久,對於他們的紀錄也在許多戰爭與清算中折損,那些非正統的王試圖為自己正名,無論是竄改核心之母聖殿中的族譜紀錄,又或是嘗試摧毀「唯有正統後裔才是繼承者」的聖言,他們一位又一位死於非命。

但有些東西終究在這段顛簸的歷史中流傳下來,被掩蓋在最隱秘的寶盒裡,成為傳說、成為軼聞、成為等待被再度閱覽的秘密。

那道秘密順著某種凡間不可控制的力量遞到我耳裡。

我想,核心之母深知世間一切細節,我的所作所為,包含被稱為「不被核心之母眷顧者」的戈凡尼們,也被祂看照著吧。

「核心之母的血脈、正統王室,神聖力量在世間唯一的代行者,他們深受祝福,自願獻出的心具有治癒一切病痛的神力,被迫獻出的心則能成就萬千生命之死。」

我又該有什麼感想?

「會動搖全世界的情報,對吧?」朋友問我時,我的腦袋一片空白,隨意的點頭,一直到離開前,我才要求他不要再告訴任何帕尼或是戈凡尼這個秘密。

他嘲笑我的膽小,卻也認同我的說法。

這就是以前毫無顧忌過著生活的後果嗎?偏要我獨自承擔這種事實。涅索還在中央區的飯店毫不知情的等待我回去,我該怎麼告訴他這件事,那傢伙可是一直期待能見到路路爾格。

我真的該告訴他嗎?

威弩 曆 192 年 水旋 月 30 日


涅索知道路路爾格生病去世的消息後很難過,他一個人在房間裡待了很久,今天終於離開房間。被賣到違法拍賣會時他沒有瘦,現在卻瘦了很多,他跟路路爾格一定感情很好吧。

「如果可以,能跟去看看路路爾格的墓碑嗎?」

不能。

我沒辦法對他說出路路爾格的真實身份,也沒辦法對他解釋為什麼路路爾格的心擁有神奇的療效,路路爾格只該是個稀有的帕尼,連帕尼的教科書裡都不曾記載的神奇帕尼。

我告訴他,路路爾格沒有留下供人緬懷的墓地。

他接受這個答案,因為戈凡尼的世界也有這種死後的儀式。

我又告訴他,為了保護路路爾格可能存在的家,這件事也不能告訴任何帕尼或戈凡尼。

他也答應了,並且告訴我,除了我與他以外,世間沒有任何生命知道路路爾格給予他第二心臟的秘密。

涅索看起來很虛弱,我認為他沒辦法和我一起回到邊界,也許我該送他去戈凡尼在龍首城設立的大使館,那裡會有戈凡尼的官員幫助他回去。

先讓他在中央區休息一段時間好了。


威弩 曆 192 年 土旋 月 11 日


與涅索的旅程的最後一天。

昨天抵達龍首城時,經過第四王子的紀念碑,紀念碑擺放一年後會移到王室墓園,碑下有許多帕尼放在那裡的花束和帕爾石項鍊。

他停在旁邊看了很久,把自己的帕爾石項鍊放到紀念碑下,我沒有帕爾石項鍊,在旁邊買了一束花放在那裡。

涅索問我那隻用來追悼用的紅花叫什麼,我糾正他,追悼用的花朵不是這種紅花,紅花是帕尼的文化中代表希望的花朵,在許多場合都能看見這種花朵。帕尼們會在第四王子的紀念碑下放紅花是因為第四王子與紅花同名。

代表希望的 布桑塔雷司第四王子

送他進大使館前,我把核心之母的祝福符文送給他,他把符文纏在右手掌心,緊握。

「核心之母會眷顧你」

「謝謝」

這就是我們最後的對話。


追記:
回家後沒幾天就拿到他答應的獎金了,而且還多兩倍。
不打算還回去,我要用來蓋新的攤子。






威弩 曆 212 年 夜旋 月 17 日


今天收攤前來了一個戈凡尼探險家。

其實戈凡尼探險家已經沒什麼稀奇,這幾年帕尼和戈凡尼的交流越來越多,還會有戈凡尼的旅行團到邊界觀光,讓我賺了不少錢。那麼多觀光客開始有點麻煩,又擠又吵,騙子和扒手也在增加,為了對付這些傢伙,騎士也逐漸增加,我好像該離開邊界去物色新的居住地點。

那個臉上戴一塊布的戈凡尼探險家自稱是涅索請來的,涅索,是那個跟我一起旅行過一段時間的白癡戈凡尼。

探險家給我一張照片,我不認得上面的戈凡尼們,探險家說是涅索和家人的合照……原來戈凡尼老化的速度那麼快嗎?

給我照片後戈凡尼探險家就離開了。

照片裡有兩個成年戈凡尼和兩個小戈凡尼,成年戈凡尼是涅索和他的妻子吧。照片背後空白的地方寫著幾行字。

噁心死了,不要用認識的帕尼的名字幫小孩取名字,好肉麻。

兩個小孩長得和媽媽比較像,但是眼睛和涅索一樣是綠色的,剛才送照片過來的戈凡尼探險家也是綠色眼睛,可能是因為照片沒辦法忠實呈現被拍照者的長相,感覺連那個探險家的眼睛都跟涅索很像_


追記:
沒有事情可以瞞住我,沒有!

白癡戈凡尼。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