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死亡之人
評分: 0+x

「絕望吧,罪人,因你的懲罰隨我而來。」


罪人便抬起頭來,在死寂中望向身著黑袍的存在、死亡的象徵。


「你濫用天賜予你的一切於蹂躪生靈,毫無理由的濫殺無辜。」


死之神繼續道,而屠殺眾生之人持續盯著眼前朦朧如影子的人形,眼裡終於——數個世紀以來第一次的——露出了一絲感情。


「你首先手刎了自己的血親、人民,血洗了你所在的世界。」


弒親者的心跳開始加速,腎上腺素衝過他全身上下,他用力的運轉許久沒有運作的大腦思考。審判官繼續它的控訴。


「你接著走上通往其他世界的道路,你滲透進你首個到達的世界,帶給它的人民腐敗與自私,暴力與冷血,接著背叛並殺害那些你欺騙利用的人,隨後拋棄另一個空蕩的世界前往下一個。」


背信之徒的雙膝隨著他最終的領悟重重的落到地面,永恆以來的跋涉、和追逐,一切都在此終結。冥界之主說著。


「你在世界之間穿梭,所到之處,必有死亡,你淨空一個又一個的世界,無視其哀嚎與懇求。」


毫無憐憫的那人雙唇顫抖、呼吸急促,在他最不預期的時刻、靈魂的引渡者低語。


「你曾有過許多名字,在已經失傳的語言中被當作屠殺的象徵,邪惡的概念因你被介紹到平和的天地,一切扭曲中最令人作嘔的,征服之人,殘虐之女,暴戾之化身,絕望的使徒,以及……死亡。」


眾多世界的毀滅者發現他被用了過去式描述,眼淚開始由他的雙頰滑落,他的努力,他一生所做的一切,都將劃下休止符。


「為了所有以上,以及以上並未提及的無數項罪行,我在此做出判決。」


判官從虛空中拉出一把純黑的鐮刀,其經過之處,光線被扭曲,空間被划開,時間變得緩慢。


受刑人呆楞的望著處刑人握住巨鐮的雙手,在幾近凍結的時間中緩慢向後拉,冰冷的空氣刺痛他的皮膚,虛空構成的死亡一步步朝他逼近。


隨後如海嘯一般毫無預警的,那鋒利虛無壓縮了無限靈魂的重量與永恆之長的速度向他襲來,在那揮落的一瞬間——



追求死亡的人露出了微笑。








































































然而鐮刀終究沒有揮落,而是停留在離被懲罰者的脖子毫釐之處,宛如挑逗著他對死亡的渴求。他急迫的望回死亡,而後者開口了。


「懲罰早已執行,」冰冷無情的嗓音響起。



「你已身處地獄。」訴說著絕望。


永生者最後的希望消失,只留下他一個人,在另一片被血洗的荒野,活著。


他無法理解方才發生的事情,他的大腦拒絕理解剛才發生的事情。



他被懲罰了。



被懲罰永遠活著。



經過了這麼久、這麼久這麼多條命、這麼久、這麼多世界這麼多死亡這麼多無法跨越的底線這麼多哀嚎這麼久這麼久這麼久…






千萬年來麻木的絕望崩塌到身上,他就這麼跪在浸血的原野中,過了數月,數年,甚至世紀。


直到他重新站了起來,這次比以往又更加扭曲、更加破碎。


早晚會有人來的。他想。


只要他繼續走在這條路上,早晚會有另一個人,另一個神,惡魔或是天使看不下去。


我只需要繼續下去就好了。


於是他離開了…






求死不得。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