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岳妖訪行 山岳 三十六
評分: +5+x

山岳 三十六

某天夜晚 有一隻小動物被火光吸引而來到營地 長的有點像貓又有點像狗 竟然還有像猿猴的手能拿東西 尾部蓬鬆的又像松鼠 所有人都沒見過而嘖嘖稱奇

那小動物在營火旁邊席地而坐 動作跟姿勢簡直像人一樣 拿出了一根草葉捲 用營火點燃吸食草葉捲的煙 煙味聞起來像菸草

那小動物聽得懂人話 說牠是狗是貓都被駁斥 說牠是兔子則惹火了牠 透過火光才看清楚牠的面貌 所以幫牠取名叫火鑒 牠很喜歡似的表示開心

第二天要拔營離開時 火鑒似乎打算跟著我 想著相逢就是有緣 所以便帶上牠了

原文

山岳 三十六

一夜 有小獸逐火光來 類貓似犬 然有猿手能取物 尾芃又似松鼠 眾皆稱奇

小獸鄰火而坐 其態如人 執一草葉捲 以營火燃並食其煙 煙味嗅如菸

小獸識人語 謂其犬貓皆斥 謂其兔而惱 隨火光鑒小獸面目 遂名火鑒 其樂之

次日拔營 火鑒欲隨老身 念相逢即有緣 遂攜之

譯文


山岳 三十六 其二

火鑒有天生的特殊能力 被牠咬過草葉的花草樹木外觀看起來沒多大不同 但生長的葉子都變成了菸草

牠一天至少要吸食三捲以上的菸草捲 不然牠脾氣會變得暴躁不安

看牠跟著我們旅行還要每天準備菸草捲相當不方便 就做了個小背包讓牠裝著 牠看起來非常高興

有一天 一個懂得精製菸草的墾民閒暇時 試著把這些菸草葉做成了乾菸絲 讓其他幾個懂得品菸的人試了一下 意外的大獲好評 現在連火鑒自己都改吸這些乾菸絲 和牠關係變好的人變多了 我也因此感到開心

原文

山岳 三十六 其二

火鑒有天賦 經其噬咬之草木乍視無異 然葉皆成菸草

其一日需食逾三捲菸 否則燥

見其行旅間日復備菸不便 製負囊贈之 樂

一日 通製菸者暇 嘗以此草製菸絲 求其好者品 佳也 火鑒亦癮 投其者眾 老身亦喜

譯文


山岳 三十六 其三

火鑒跟著我旅行很多年了 牠的菸癮越來越重 身體也越來越差 但我不知道什麼藥方可以給這種動物服用 只能看著牠一天天的衰弱 已經到了只能躺在牛車上移動的程度

離別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牠已經連水都喝不了卻還是堅持想吸菸 菸匠含著淚幫牠點了菸斗 牠就在那管菸抽完的同時斷氣了

心中有許多感慨 跟大家商量要將火鑒葬在哪裡 但眾人都很不捨將牠遺棄在荒郊野外 於是我施術保存了牠的屍體 待到達下個落腳的地方再行下葬

那天晚上發生了變異 連我都震驚不已 不知是我施展的術法和這種奇獸的天賦起了什麼交互作用 或是其他我不知曉的原因 火鑒活了過來 還嚷嚷著要抽菸 竟然是成精了

其他人一開始不習慣會講人話的火鑒 但沒多久就發現這根本不算什麼問題

火鑒現在有了使用術法的資質 由我來教導也正好避免牠走上歪路

唉 看來我跟牠的緣份還沒盡 很久沒那麼開心了

原文

山岳 三十六 其三

火鑒隨老身數載 其癮累 況越下 不知何帖適此獸 奈何之 已僅車行

別日須臾 水不進仍欲菸也 匠含泫燃菸 盡而嚥氣

嗟哉 議葬火鑒 皆不舍於野 行術存其體 落腳方葬之

是夜突變 震之 術與其賦交而至 或他 火鑒甦 叨欲菸 成精乎

眾不慣其語 後覺無礙

火鑒始得術 老身導之為正

矣 緣續 久未如此愉也

譯文


山岳 三十六 其四

蓬萊真的是一塊寶地 各種風水奇穴都有 也難怪各種妖物繁生 需要個管制的方法

和認同我思想的妖物們商討後找了一塊奇地 共同施術創造了與現界相連又分離的異界 提供小妖們安居的地方

想到曾經讀過的一本書 就把這塊土地取名叫碧游了

火鑒雖然年資淺 但是就像我首席弟子一樣跟著我最久 所以被推舉出來當碧游的管理者 牠也沒推辭的想法 事情就這樣定了

碧游的建設已經告了一個段落 我打算繼續旅行 和火鑒還有幾個合得來的妖物在山崖邊喝酒道別 酒興起了便施術種了一顆梨子的果核 火鑒便給這山崖起名為醉仙崖 眾妖都說好 山蛸則自願留在崖上看顧梨樹

愉快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 我隨著日出啟程 答應了會時常回到碧游 希望人與妖物能夠以此地為起點 走向共存共榮的道路

原文

山岳 三十六 其四

蓬萊實為寶地 風水奇穴盛 無怪乎妖物繁生 需方良制

同意者商合尋一奇地 共以術法立界與實界亦即亦離 供小妖處

憶曾閱之冊 遂名碧游

火鑒資淺 然如首徒隨老身年累 故舉之以理碧游 未辭 即定

碧游諸事暫畢 續行旅 伴火鑒與妖數名共飲崖上話別 酣以術種梨實 火鑒遂命此醉仙崖 皆歡 山蛸願守梨

欣時須臾 隨日升啟 允常歸 盼人妖以此為契 行同善道

譯文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