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價的晚餐
評分: +9+x

熱水壺在瓦斯爐上發出劇烈的汽笛聲,白色的霧氣在鳴笛處凝聚。今天是他的死期。

他是一碗泡麵,今天是他的死期。

看著天花板上那晃眼的白燈,他想抬起手但他根本做不到這種事,因為他根本沒有手。

「嘿,還好嗎?」

有個東西在說話,他激動的到處看來看去,卻始終沒有看見聲音的來源。

「在上面,你這個白癡泡麵。」

他向上望去,透明的玻璃杯上放著金屬製的濾網,裡面放著一片白色的濾紙。而跟他對話的則是放在裡頭的一片茶葉。

「啊,你總算看過來了。怎麼了?難道因為要被吃掉了而感到害怕嗎?」

那茶葉嘲弄的說著。雖然他明顯沒有嘴巴,但泡麵卻從他的言詞中看見了一張裂嘴大笑的臉。

「有意識的東西想要活下去有什麼不對嗎?」他回答。那茶葉聽了這句話就好像是被開啟了什麼開關一樣,瘋狂的大笑起來。

這令泡麵很不高興,為什麼這個傢伙即使已經死到臨頭了,怎麼還能跟他輕鬆的開玩笑。過了一段時間後,茶葉停止了笑聲,緩緩的道:

「真羨慕啊,你那求生的慾望。

「我作為茶葉,早在製作的過程中被奪走了生命。我認為你也一樣,我們都是沒有生命的有機體,僅僅是人類為了飽腹而存在罷了。

「你知道當我還是生長在茶樹上的嫩葉時,那些長大的前輩們都還在稱讚我們出生時的氣候有多麼美好。下一秒,我與我的那些手足們就被人類摘採下來了。

「剛摘下來時,我感覺到我身體內的營養在快速流失,人類將我與其他手足曬至死亡。但接下來神奇的事發生了,我並沒有失去意識。

「我原本認為這是上天的奇蹟,但我錯了,錯的離譜。那時我眼睜睜的看著同族們遭受無情的蹂躪,當然包括我也在內,我跟他們一樣受到了殘酷的對待,那時的我真的好想死去啊。

「但當我看著與我同期的同胞一個一個失去意識並被撿去時,我確定了一件事。」

那茶葉頓了頓,接著才緩緩的說出最後一句話。

「人類很殘忍,卻又不可違背。」

泡麵安靜了下來,他繼續看著那個玻璃杯上的濾網。此時他覺得不管說什麼都很奇怪,不管是安慰還是抱怨可能都會再傷一次上面那片葉子。

但沒多久,茶葉又開口了。

「嘛,抱歉對你說了那麼多奇怪的話。我不是在譴責你的想法不對,只是⋯⋯」茶葉又重重的嘆了口氣。

「我這邊的傢伙很多都已經失去意識在等死了,你那邊應該也是這樣吧?將『填飽人類的胃口』作為使命的傢伙也不少,對吧?」茶葉笑了聲,那聲音如同泡過頭的茶般苦澀。

「只是有點久沒有人跟我說話了,謝謝你能聽我講講話。看,在我們說話的期間那壺水也好的差不多了,人類也已經走過來啦。說再見的時候也到了。」

他最後聽見茶葉那輕蔑的笑聲,看著那已經被人類拿起並朝他走來的水壺。感覺那就像是茶葉那輕微又無實質意義的反抗。

「好了,說再見的時候到了。很高興認識你泡麵,希望下輩子再見面時不是以食物的樣子說話了。」

「如果運氣好的話。」

他看著冒著白色水氣的滾燙熱水向下沖刷茶葉,深色的熱水則從下方流出時,他慌了。

對死亡的恐懼,對未來與外界的渴望突然在此時一湧而上。他不想死,他沒有出去看過也從來不知道未來是什麼,他只是一碗泡麵,不是對一切絕望的茶葉!

已經來不及了。從壺口湧出的熱水澆上他的身體,他在瞬間失去了意識。而最後看見的便是那一直封藏他的鋁箔紙蓋又蓋上了。

這次應該不會再看見他打開了吧,他想。



人類在將水倒入晚餐內後,伸手用手背碰了碰杯子的邊緣,高溫瞬間使他縮回了手。

「這杯茶太燙了,等一下再喝。」他這麼說。接著拆開免洗筷,將泡麵的蓋子掀開一角,把筷子伸進去拌了拌,然後抽出來,道:

「泡麵還沒軟,等一下再吃。」

此時他坐在餐桌前,因為突然間的無事可做讓他有些無聊。他在飯廳裡張望著,突然看見了一罐黑白配色的史萊姆。

「這史萊姆剛剛好,現在……啥?」



葉凡在Site-ZH-19的走廊上漫無目的閒晃,他算著時間,打算在這邊吃完午餐後再回去。

繞過轉角,他直直看著從天花板上懸掛下來的指示牌,沒有注意到迎面而來的女子就撞了上去。

「唉!」女子像是受了驚嚇般發出驚呼,晃動的黑白長髮意外地引人注目,但更令人慶幸的是手裡的文件只落了幾張,沒有撒了滿地。葉凡向她道了個歉後替對方收拾了一番,再接著往他的目的地,Site-ZH-19的食堂前進。

今天他是作為Site-ZH-44的茶葉銷售相關人員過來的。雖然打著44的名義,但其實這跟站點內的其他人說不上有多少關係,最多只能算是他在基金會內的副業,但錢卻也或多或少的流回44作為站點支出的一部分,能明顯感覺到隔壁那個同期資源部主任對自己的私人販售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

至於為何會來到這個站點,原因在於雙方在議價時無法達成共識,今天才會來跑這一趟。

他在走廊上四處看著,19站的基本配備其實與其他站點沒有差多少,但看起來就是莫名的寒酸,甚至有時候在走廊上看見裝飾用盆栽都覺得像是從其他站點順過來的一樣。

他繼續往食堂走去。

雖然説是食堂,但這裡明顯看起來就只是一個足夠大、能夠容納全站人員的巨大空間而已,連餐點也就只有包裝泡麵及能耐久放的麵包。

他站在一整排熱水器前泡茶,熱水器旁的檯子上放著各種即溶咖啡或沖泡式奶茶。白霧在杯子上方緩緩升起。水似乎放得多了,有些滿,他走回位子上的速度非常慢。

等到回到位子上時他才發現前方的空位多出了一個人,她有著與他相較下可說是極為嬌小的個子及一頭紮成雙馬尾的淺藍長髮,正笑嘻嘻的向一臉慘白的葉凡招手。

Dr. HanKu,Site-ZH-19代理主任。

有意識的東西想要活下去有什麼不對嗎?

「嘿,這不是葉先生嗎?真巧。」

他咧嘴笑的好看,面前放著一碗剛泡好的泡麵,還在熱熱的散發著水蒸氣。

葉凡看著面前的人,不由得想到了剛才那可怕的議價慘況。

他深呼吸一口氣,然後吐出。

希望下輩子再見面時不是以食物的樣子說話了。

「我是不可能會再讓你削價的,死心吧。」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