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
評分: +11+x

男人會魔法。

他把自己的左眼挖出,丟進晦暗的海裡。從此此,全世界的黑暗都變成了他的眼睛。

他每夜都偷窺一個少女,少女渾身蒼白,白得就像只有靈魂一樣。少女看書,畫畫,她如同一縷白色煙霧,在華貴繁復的臥室里飄飄蕩蕩。她缺乏色彩卻艷麗得富麗堂皇為之褪色,她無心飄蕩卻煽情得男人心臟為之顫抖。

有時,少女會自殘。少女的刀片划過皮膚的時候,她白色幽靈般的氣質就褪色了。猩紅的血妖艷綻放,世界模糊旋轉。書房裡楠木的門,和鑲金的把手,與少女的蒼白空靈一起變得模糊不清。刺眼的猩紅彷彿針般刺破畫面——破碎的美比美更美。

黑暗中,男人的眼睛膨脹分化,他的身體在眼睛的盛放中變得枯萎渺小。

「我愛你,我愛你。」男人嘴裡喃喃重復。


少女對黑暗說話。

你好啊。

也許,我的話永遠無人會聽。也許,我的愛永遠無人會懂。

我心裡都是幼稚的想法,可笑的情緒,和愚蠢的夢幻。

不過,話還是要說出來才行,哪怕是對著什麼都沒有的黑暗說話。

我認為,這個世界很美。

我愛清晨的陽光,葉片上的露水,我愛雀躍奔跑,縱情歡笑。

今天,我很開心,甜品很好吃,飯菜很香,爸爸帶我收養了一隻寵物貓。

可是,我依然很害怕。我甚至需要暖暖的血來溫暖我自己。

我出去玩的時候,看見一個泡泡在陽光下飛,她真的很可愛。

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她破碎啊。


你知道嗎?清晨的陽光因為你的雀躍才有了靈魂,葉片上的露水因為你的凝視才有了生命。

可是,就在你微笑的時候。將軍權貴在討論著屠殺一部分人節約資源。滿腦妄想的瘋子和過度清醒的瘋子四處引爆炸彈。戰爭和貧困中的人民用比豬狗便宜的價格出售自己兒女。

在比黑暗更加黑暗的陰影世界里,無數錯誤百出瀕臨破裂的牢籠和鎖鏈捆綁無數蠢動的末日。有惡魔讓女孩身體異變,有凶獸啃食人的夢幻。有比哭泣更加恐怖的食人笑臉,還有在下水道里蠕動著,伺機向上獵殺的鬼。

你收養的小貓身上有詛咒。你父親用暗殺,誘姦,脅迫建立的帝國搖搖欲墜。無數特務在你宅邸附近遊蕩,他們有的隸屬於人類,有的隸屬於是人而非人的東西。在那些最陰險的交易市場里,你有著高昂懸賞,很多人都想要你,要你的肉體或者生命。

可是我依然愛你,我愛你蒼白的腳趾,細嫩的皮膚。我更愛你無知的眼睛,愚蠢的靈魂。

男人寫完信,怔怔出神。

他把信扔進火里。

他開始看書,一本一本地看,再一本一本地燒。

最後,他手上只剩下一本《莎樂美》。

他把《莎樂美》鎖進櫃子里,不去看它。

他看向灰燼,殘缺紙片上記錄著,自殺前的末代皇帝砍下了女兒手臂。

「路過的看客並沒有摘花的權力。」男人喃喃道。


「你真的好好看!」

少女對身穿黑衣的殺手說,殺手脫下黑衣,渾身利刃突刺。

他靜默不語,利刃肆意生長,少女的貓,少女的家眷,少女的房間,畫作和書架,乃至整個房屋,都在利刃切割下支離破碎。

少女轉身奔跑,她拼命喘息。

她看見黑衣蒙面的人群四處扔出燃燒瓶,父親的軍隊用機槍掃射,子彈飛進百姓的房屋裡。

她看見毒氣彈炸裂開來,蟲鼠雜交的怪物爭食屍體。

她看見有人在廢墟中舉起屠刀,殺光男人,只留下女人。

無數飛艇在天空穿梭,他們向幸存者扔下繩梯,有些只收年輕女人,有些只收有錢人,有些只收信仰他們的神的人。

有一台飛艇路過一棟大樓。無數人飛躍而下,有的人在地面上摔得粉碎,有的人狠狠攀住飛艇外殼。飛艇在空中極速飛旋以甩下攀附的人群,無數人被甩飛出去砸成肉泥,飛艇也失誤撞上大樓,在爆炸中噴發出無數觸手。

千萬妖魔盤旋於空,吸收人的死靈。

一個孤單嬰兒在血海中哭泣。

為什麼大家都在哭?

為什麼大家都在尖叫?

大家都很痛,很痛吧。

我想給你們療傷,真的。

少女繼續奔跑,她不敢呼吸,只敢祈禱。

她衝進更加深邃的黑暗裡,她聽見了黑暗的呼吸,感到了男人的凝視。

「那不敢見光的東西,我對你說話。」

「你,想吃掉我吧。」

「那麼吃吧,吃掉我的肉體和靈魂。」

「我只有一個期待,就是這個世界,能稍微好上那麼一點點。」


男人念動咒語,霧之國的歌聲和雲之海的吟唱與他共鳴。

他借助死靈的魔力和星星的力量,他融化了少女,讓她的美融化在黑暗裡。

少女化作霧升上天空,再變成雨落入大地。

死亡與新生,戰火與和平,廢墟與城市。

都在漫天雨水中,變成了少女的色彩。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