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聞
評分: +14+x

你在圖書館裡發現了幾張薄薄的紙張裝釘在一起。

封面上大大的寫著《繁界花語節選:如是我聞》。

與這幾張紙裝釘在一起的還有一組鏡片,共有透明、綠、橙、、藍等顏色。

翻開書頁,那上面的內容像是糾纏在一起的各色墨水跳動閃爍。

而試著用有色的鏡片去觀看,好像就有可以看懂的文章浮現出來……

綠色 橙色 紅色 藍色 無色

2312年1月12日 《結晶日報》
今年的流感流行季節已經邁入後半段,但感染人數與死亡人數都未有明顯增長。近四十年來,流感每年爆發的規模與影響逐年降低。有專家學者推測,可能是因為醫療公衛技術的進步而使得此一人類史上最大的公衛問題逐步消滅,另一方面也有人提出理論,認為是新型態的生活模式減少了流感傳播的機率。無論如何,依照此一趨勢,流感病毒可能於三十年內完全絕跡。

2312年2月14日 《結晶日報》
機械製造工業突破瓶頸,材料與結構設計達到科技奇點。在達恩公司領導下的超大數據製造業計畫已見曙光,結合材料科學、機械科學以及工程物理化學等學科的超級AI《羅賽塔》開始運作。羅賽塔的性能超越過去工業用研發AI的觸及領域,將觸手延伸到最基本的材料工業與化工,可望為進入衰退的製造業帶來第四次產業革命。

2312年2月19日《結晶日報》
世界健康權協會公布了新一期的全球公共衛生議題計劃書,顯示出生率又跌破新低。健康權協會會長 松下 阿布拉瑪表示,這將會是比起任何疾病都更嚴重的公衛議題,過去的世界衛生組織將降低新生兒死亡率作為重要目標之一,但現今的出生狀況已經不再是死亡率的問題了。松下表示,應該敦促各國制定相關的出生促進法案。面對一些人權組織的質疑,他認為儘管生育小孩屬於個人自由,但放眼全球的低出生率將會成為政府必須從社會層面做出改革來解決的重大問題。

「他是十日,有著火紅的角和翅膀,眼睛如烈焰般明亮,頭髮束成一對小巧可愛的馬尾如同隨風搖曳的燭火一樣可愛,他是生於火焰的惡魔。」
盯著社群軟體自我介紹那一欄,想像這樣的角色會有怎麼樣的夥伴。
簡單籠統的,跟自己一樣的普通高中生?不,果然不要是普通人類比較好。作為火焰的對立,一個水化成的女孩子?但好像跟之前的角色撞設定了。
再想想啊,創個角色⋯⋯生個孩子前總是需要三思的。

「他是經歷過戰爭,只有一個眼睛的天使。他愛吃東西,尤其是甜食,你可以叫他翁藍。」

利用角色扮演的社群軟體帳號寫出許多短文,串成一個不夠完整卻龐大又豐富的故事,翁藍最近十分著迷於這種寫作手法。不,翁藍不是他的本名,在網路上使用本名社交十分不安全,這個名稱是十日替他取的。十日早他兩三年就開始玩角色扮演帳號,人設穩定,寫作生動,他追隨著十日腳步加入這個團隊。當然他也不知道十日的本名

他創立好新的帳號,將搭檔們一個一個加入好友。天使的領導翁藍是照著他自己的個性設定出來的,這樣一來即使是初次創立角色帳號的他忙於課業的同時也能輕易的上手。
「戰爭已經結束,迎來了不論是什麼種族之間都能和平相處的世代⋯⋯」
他寫下他的第一篇短文,獨自在房裡壓抑不住內心的亢奮。




你有看到嗎?那是非常可怕的畫面。綠色與紅色混和,異形的軀體,一張一合的眼睛。那個東西從女人的陰道開口中出來的時候,震攝在場所有醫護人員的場景。你有看到嗎?臉色蒼白的女孩昏倒在病床上的模樣,她的病人服上沾滿了髒汙與血液。那不是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應該有的樣子。吶,你有看到嗎?

你有聽到嗎?那隻異形斯心裂肺的哭喊聲,那不是地面上的生物所能發出的聲響。噪音,刺耳的噪音,一陣一陣的波 形就像不規則的山脈,要把人搖晃得失去聽力。你有聽到嗎?那個女孩氣若游絲的呼吸聲,還有微弱的心跳聲。吶,你有聽到嗎?

你有聞到嗎?那個噁心刺鼻的東西混雜著腐爛和發酵的氣味。好像乳酪被放置在太陽底下十天又被蒼蠅產卵一樣的味道。然後又馬上被消毒水的空白覆蓋過去。之後則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氣體,它會把感覺到的一切抹除,所以沒有人類能夠述說,究竟它是什麼味道。吶,你有聞到嗎?

你有聽說嗎?那些戴著面具的人要把那個孩子放回去人群之中。他們要假裝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吶,你有聽說嗎?

小女孩將黏土放在手中捏成各式各樣的形狀。那是人,那是狗,那是天使,那是惡魔。小女孩的名字是愛麗絲,這是她第一次摸到這麼有趣的東西。藍色的眼睛盯著灰色的黏土,用還不太靈巧的手指一點一點捏出想要的形狀。然後把它們一個一個排列在地板上。然而當黏土用完了,她卻發現好像少了什麼,有些困擾的看著那一群黏土人像。

然後一名中年男子走了過來。他跟愛麗絲打了招呼,但小女孩則一點反應也沒有得繼續盯著黏土。男子稍微努笑了一下,然後開始摸索口袋。然後拿出了一顆像是糖果一樣的藍色石頭。

「吶,你知道這是什麼嗎?」男子問。

「是什麼?」

「你可以把它放到黏土人身上看看。」

小女孩將信將疑的接過石頭。藍色的,觸感有些冰涼,上面還有不知道是什麼文字的刻痕。然後她小心翼翼地把石頭嵌在黏土天使的身上。在女孩離手的剎那間,石頭發出了光芒流竄過天使的身體。然後天使動了。儘管拍打羽翼無法飛行,行走也是一跛一跛地勉強前進,它確實動了。

那可以說是一切的開端。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