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莉絲夢遊仙境
評分: +8+x


埃莉絲從沒想過,大雨和大火交織在一起的畫面是這麼的怵目驚心。但在木製品燃燒的煙霧之中,她看到了一個入口。

一個兔子洞。

某間辦公室的門。

通往某個地方的接駁車。

所以無處可去的她,直直的走了進去。


lg4AjbV.jpg

理智卻又瘋狂的研究者。

首先看到的是一張小小的茶桌,以及整理著餅乾罐的男人。

「埃莉絲,可以幫我拿一下那邊的巧克力餅乾嗎?」男人毫無遲疑的說出了埃莉絲的名字,這使她感到困惑——她不記得這個人,也無法記得這個沒有臉孔的男人。

「埃莉絲,快一點,茶會要開始了。」

埃莉絲本該去追逐那不存在的白兔,但她還是乖乖的將一個玻璃罐遞給那男人。

「你是誰?」她問。

「我是個瘋子。」他回答。

「這是誰的茶會?」她問。

「是慶祝這個世界還沒被操縱精神與記憶的怪物毀滅的茶會。」他回答。

「你根本沒有好好回答問題。」她說。

「我為什麼要回答妳早就知道答案的問題?我親愛的埃莉絲?」那瘋子將自己的高帽倒置在桌上,從裡面拿出了一罐貼著「DRINK ME」標籤的小玻璃瓶。

「我不是會喝下來路不明飲料的愚蠢女孩了。」埃莉絲皺眉,看著瓶內那顏色不停變化的液體。

「如果妳依然想要去追逐那隻兔子,那就喝吧……雖然我不曉得那隻兔子是真實存在的,還是妳自身的幻覺。」

埃莉絲愣了一下,然後將瓶子收進了口袋。她抬頭想向那位瘋子道謝,但他已經不知去向,只剩下變得更寬廣的茶桌,以及模糊的記憶。


再來看見的是行動有條不紊的撲克牌士兵。只是,士兵的手上拿著的不是武器,是白色的油漆。

「……為什麼要把紅色的玫瑰漆成白色?」埃莉絲發問。

「因為對這裡的人民來說,『白色玫瑰』才是他們所熟悉的日常。」士兵們的隊長轉身面對她。

「即使這是謊言?」她問。

「沒錯。」他回答。

埃莉絲看了看油漆桶——上面寫了「真實」兩個字。

「即使……這個塗料的名稱是如此諷刺?」她問。

「是的,因為這是我們的職責。」他回答。

「如果被人民,甚至是女王發現了,你們會怎麼樣?」

隊長放下了手上的油漆刷。

「那麼,我們會繼續塗上更多的顏料,直到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

埃莉絲不知道自己能說些什麼,因為她無法確定自己是否會做出和那些士兵一樣的決定。

「妳還在尋找白兔嗎?」隊長將一朵紅玫瑰剪了下來。

「是的,但……」

「那就繼續前進吧。」他將玫瑰交給了埃莉絲。「我不曉得那隻白兔是否存在,但也許那也不過是沾滿油漆的黑兔。」

「就像你們的玫瑰?」

「就像我們的現實。」


埃莉絲感覺有誰在看著自己,但當她轉過身時,背後卻什麼也沒有。

「妳想要找到視線的源頭嗎?」樹上那微笑的貓輕聲說著。

「……不,還是算了。」埃莉絲繼續在無限延伸的石板路上走著。

「那,妳還記得自己怎麼來到這裡的嗎?」

「不記得了……」

貓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埃莉絲身旁。

「妳想知道答案嗎?」他問。

「那是個糟糕的答案嗎?」她反問。

「這要取決於妳未來做出的決定。」貓撥開了灌木叢,出現的是一條新的道路。「我負責給人指路,負責笑著去紀錄他們走的地方,所以我是無法離開的。」

「所以你也不曉得道路的前方是什麼?」

「是啊,我能看見的一直都只有過去喔。」貓的身體慢慢的變淡了。「請對自己的未來好好負責,誤入歧途的新人。」

埃莉絲看著地板。

她看見了兔子洞。

為什麼她會認定這是兔子洞?

她把藥水和玫瑰都扔下了。

她離開了石子路。

然後走進深不可測的森林。


VQHS0Cg.jpg

埃莉絲仍未走出這個奇異世界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