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與非神共舞。
評分: +12+x

困於時光洪流的人神啊,

其不對自身抱持任何期望。

苦於飄渺不定的旅者啊,

其不對居所抱持任何渴望。


無法忘記,

無法被記起,

世上兩大悲劇合流於此。




Adam闔上自圖書館借來的書籍。

「這本也沒有你想要的資料嗎?」坐在對面那疲憊的男子捏了捏鼻樑,試圖保持清醒。

「Douglas,你又多久沒睡了?」Adam看著桌上的黑咖啡。

「不知道,兩天吧?」Douglas又喝了幾口那漆黑的飲品。「不要跟我說你依然覺得咖啡是惡魔的飲料,神秘學怪人。」

「我並沒有特別喜歡神秘學,我只是什麼種類的知識都會了解一點。而碰巧的,這幾年我對神秘學特別有興趣。」Adam皺眉。

「那我怎麼從沒看見你喝咖啡?」

「……太苦了,喝不下去。」Adam苦笑。「可能我還是小孩子吧。」

「哪個地方的小孩子長得像你這麼老,還會看這麼艱澀難懂的外文書?」Douglas指了指精裝書封面上的文字。「這個看起來像咒語的是什麼?」

「哲學與奇術:思想家的密藏寶典。」Adam將書推了過去。「用的是希臘語,不難。」

Douglas無語的看著面前這位黑髮男子。會在流浪者圖書館打發時間的基本上都是怪人,而他甚至無法確定Adam算不算人類。

身為一個旅行者,他早已閱覽無數人,卻無法看清面前這人究竟隱藏了多少。

「怎麼,對我的故事還感興趣嗎?」Adam將書整齊的疊好,笑著看向面前的智者,同時也是流浪者。

「……如果你需要聽眾的話。」咖啡的氣味讓Douglas稍微清醒了些。

「那,我就稍微說說吧。」

於是如同慣例般的故事會開始了——Adam訴說著他腦中千年的智慧與故事,而Douglas安靜的聽著,偶爾寫點筆記。

除了他倆以外的世界彷彿靜止一般,直到這次的故事告一段落。

Adam不會是個不切實際的人,但他偶爾還是會覺得,若是能跟面前這位男性成為摯友,那該有多好。

「……Douglas。」

「怎麼?」

「我之後會離開挺長一段時間……大概三年吧。」Adam稍微停頓了一下,觀察Douglas的反應——但他依舊毫無表情,如同以往。

所以他苦笑了下,繼續說道:「三年之後,我還能在圖書館中見到你嗎?」

「這話還真不像你。」Douglas皺眉。「也許能吧,要是我還沒死的話。」

「你可別忘記啊,Douglas。」Adam笑著離開他最愛的座位。




人神遭遇了少女,

並非救贖之光的少女。

極寒之心渴望神聖的溫暖,

可她並非造物主的使者。


正因不完美,

正因不神聖,

方能理解人神之糾結。




有些時候,Adam會覺得自己實在是糟糕透頂。

抱持著空泛的理想,期待一切變得美好,卻不停的創造偏離正道的異常之物。

還需要多少個迭代,自己才能成為完美的人類?

已經存在千年以上的自身,到底是什麼?

「Adam先生,您還好嗎?」嬌小的少女拍了拍Adam的肩膀,使他回到了現實之中。

「沒事。Crystal,妳整理好行李了嗎?」Adam思考著該如何跟女孩解釋自己為何要突然幫她買一棟遠處的房子,又不要聽起來太過敷衍。

遇見Crystal只是偶然。他沒預料到在多年以後,當時那個在學校旁偷聽的女孩進步得如此飛快,已經到了可以去唸大學的程度。

但Adam還沒準備好讓正常世界的人知道自己已經不能稱為人類。即使他很看好Crystal的前途,甚至想要收她為學生,但也不能讓她牽扯上另外一個世界的事情,耽誤她的人生。

「那個,Adam先生……我給您添麻煩了嗎?」Crystal小聲的問,看上去有些失落。

「不,完全沒有啊,妳怎麼會這樣覺得呢?」Adam有些慌張的回答。

「因為Adam先生好像想把我趕去很遠的地方……」

Adam嘆了一口氣。

他真的非常、非常容易搞砸事情,尤其是情感方面。

他還是擅長毫無隱瞞的道出一切。

「好吧,Crystal,我就老實說吧。」他自椅子上起身。「我要去很遠,很遠的地方一段時間。可能在旅途中我會死掉,可能我的個性會改變,又可能……我會成為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人。我……不想賭那個機率。」

「什麼機率?」

「即使我成為了一個不是Adam的Adam,妳還是會想待在我身邊……」

「我當然想!」Crystal意識到自己有些太大聲了,又恢復成原先的音量。「我、我是說,無論Adam先生變成了什麼樣子,我都喜歡……啊,不是那個喜歡,我是說……」

看著Crystal滿臉通紅的試圖解釋些什麼,Adam有些釋懷的笑了。

「即使我根本不是人類,你也會喜歡?」

「……是的。」

「那……我就把這個當成約定了。」Adam從抽屜中拿出一條項鍊,掛在Crystal的頸上。

「我會在三年之後過去找妳。若是妳依然願意見我,那就戴著它吧。」




最終被遺忘之人選擇了抹消自身,

僅留無人閱覽之遺作。

而無法遺忘之人,

擁抱著記憶獻上悼念。




即使人們總是善於遺忘,但Adam早已不曉得如何去遺忘一切。

於是三年之後,他選擇不去打探任何關於Douglas的消息,就只是靜靜的在圖書館等待。

至少這樣,他能告訴自己他只是忘記了。

像是正常人一樣,忘記了。

而不是像正常人一樣,逝去了。

他無數次的經過圖書館的某個書櫃。

他知道,若自己等待之人已經離去,他必定會留下些什麼給自己。

他不想承認對座那位總是喝著黑咖啡的旅行者再也不會出現了。他已經有更多的故事能夠訴說,已經有更好的講述方式,Douglas會對這些感興趣的。

但那一天,看見有些破舊的手抄本被放置在最喜歡的座位上後,他知道自己逃不了這件事了。

他從未真正的去讀過Douglas寫的故事,也從未追問自己說出的經歷,又有哪些成了他的題材。

「答案是全部……嗎……」

細長的手指小心翼翼的翻著書頁。

他早就面對死亡無數次,可他依然無法遺忘那樣的悲傷。

他知道自己永遠不會習慣的。




可人神尚未理解,

他尚未理解世界變遷之快。

新一代的人神再也沒見過那位少女。




這一次見到Crystal後,就要把一切全盤托出。

也許會被當成笑話,但他早已對一切都感到疲憊。

Adam習慣了孤獨,卻依然不喜歡孤身一人。

至少他想要確認自己經歷的一切依然是這個世界的真實,依然是被好好紀錄著的正史。他想知道這數千年的記憶不是他小小腦袋的幻想,而是真實存在,且能訴說。

他首次嘗試去讓他人進入自己的世界。

總比從未嘗試好——這樣想著,Adam踏出了安全屋。

只是這次的時機不對。

曾經的華房成了廢墟,過往繁忙的街道上有著無數具死屍。

Adam沒有預料到這場戰事會延燒至全歐洲,甚至影響到更遠的地方。

即使透過圖書館的幽徑到達了那女孩應當所在之地,那裡也沒有任何人了。

Adam放棄去尋找那條帶著約定的項鍊。

因為他知道,即使找到了,他也無法再次見到項鍊的主人。

世界變遷的太快,而不能被稱為人類的他無法隨之消亡。

只能抱著不朽的理想繼續前行。




人神決定停下,

停止他一直以來的掙扎。

畢竟他所追尋的,

從來都不是非神可以到達的地方。


於是,

他重新成為了人,

重新活著,

直至死亡帶領他回歸故鄉。




「那麼這次的研究成果就麻煩你放到02站了,Douglas……呃不,Apoyn先生。」雖然難得的出現了錯誤,但Dr. AD很快的就調整好表情,帶著微笑將牛皮紙袋交給了Apoyn。

「真難得你會這樣叫我。」Apoyn稍微抬頭看了下這個從未搞錯別人名字的青年。

「抱歉,突然想起以前的朋友了。」AD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你們還真的挺像的……尤其是那個疲憊的神情。」

「在這裡工作這麼久,還能像你一樣精神飽滿的也沒幾個吧。」

AD本來想回些什麼,但話語尚未成形,便被突然闖入的少女打斷。

「主任!你……啊,是Apoyn博士,抱歉打擾了……」發現茶水間有其他站點的人員之後,CR便有些畏縮的後退了幾步。

「CR,出什麼問題了嗎?」AD親切的笑著。

「沒有什麼大問題,只是有些文件需要主任批准……」

「我待會就過去,辛苦妳跑這麼遠了。」AD輕輕的拍了拍CR的頭,而被拍頭的CR立刻逃出了茶水間。

Apoyn和AD之間陷入了有些尷尬的沉默。

「新的助理?」

「是啊,很可愛吧?」

「我需要提醒你一下對未成年出手很糟糕嗎?」

「我才不會出手,只是她太像我以前的朋友了。」AD揉了揉眉間。「最近真的得多休息啊……一直想起以前的事情是沒法前進的。」

「就好好休息吧。」Apoyn揮了揮沒有拿著文件的那隻手,走向能離開12站的電梯。

目送完Apoyn後,AD癱坐在柔軟的沙發上。

「所以是Adam故友的轉世……之類的?也太不科學了,不可能吧。」看著白色的天花板,他喃喃自語著。「Adam啊,你沒能說的話就交給我吧,算是我對你的一些補償。」

毫無回應。

「要是真的有回應那就太恐怖了……算啦,反正我大概知道你想講什麼。」AD自沙發上起身。「總之啊Adam,你的第四十七迭代已經沒那麼孤單囉。」


「那麼,今天也要好好的完成工作才行!」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