闌尾流浪記
評分: +10+x

很久以前,在一個遙遠的消化系統中,所有人類的器官都快樂的生活在一起。嘴巴總是樂於把人的食物變成包得好好的食團,讓咽部與食道運送。胃會煮好一鍋美妙的胃液,並且潑上一層額外的鹽酸把食團變成一堆堆的乳糜,讓胰臟跟肝臟玩耍。當它們玩得過癮後,它們會祝賀乳糜踏上小腸的快樂旅程(並且帶著一些膽汁與胰蛋白酶原上路)。十二指腸、空腸與迴腸總是張開絨毛迎接它們,並且一路歡送。在經歷了上升、橫向與下降的大腸後,乳糜變成了便便並且在從不埋怨的直腸中安居下來。所有人體的器官都如此日日夜夜的辛勤工作著。無論下雨、下雪或是肝炎都不能阻撓它們完成自己的任務,就連呼吸系統開派對的時候也一樣。生命如此簡單,而它們都很開心。

大部分都很開心,除了,闌尾。住在人類結腸中比較冰冷一角的闌尾,總是成天哀號與抱怨著自己無事可做。「不公平耶!」闌尾抱怨,「我整天就只能掛在這蠢盲腸下面,聽著迴盲辦的蠢閒聊,而我還是甚麼都不能做!我能消化的就只有纖維素,而人類根本就不再吃葉子了!更不用說,這些臭米蟲腸胃菌老是在我的闌尾動脈附近露營,讓這裡越來越臭!事實就是,我在這裡一點用都沒有了,我受夠了。我下次要搭著手術刀的順風車離開這裡,到外面的世界碰碰運氣哼。」

於是,闌尾就這樣離開了人體。「就是這樣,」闌尾自言自語,「外頭一定有我可以作為家的地方呢。」

首先,闌尾試著在章魚的消化系統裡面住下來。它想起不知道在哪裡聽過,活在有鰓的生物裡面很健康,也許值得一試。它如願的嘗試了,然而,闌尾根本沒辦法聽著三顆心臟成天噗通運送血液的聲音睡覺。不管開鰓閉鰓1,這些傢伙就是不肯閉嘴。

在那之後,闌尾又短短造訪了馬蹄蟹的消化系統裡。然而根本不用兩下子,它就受不了了。不僅僅是因為開放式循環系統逼著它得跟它的鄰居們住得近近,血淋巴2甚麼的更是讓它抓狂。不是闌尾太偏執,它可是很認同言論自由甚麼的,但是又像血液又像組織液的東西對它來說實在是太不自然了。

在那之後,闌尾停下來逛逛圖書館,並且為正在找它的人提供了補充教材。不過到最後,這只衍生出了更多困惑跟嫉妒。3

最後,又累又悶的闌尾回到了人體的消化系統裡。「如果我到哪裡去都這麼沒有用,」它哀嘆,「我還是待在老家好了。」

就當闌尾一腳踏進它所待的老腹腔裡時,它發現這裡的一切都亂了套。「血紅素在上的,這裡到底怎麼了?」它大喊。

看起來隨時都會皺縮的大腸發聲了。「太糟了,闌尾!自從你離開,一大票的難治梭狀桿菌4突然出現,把這個地方搗得稀巴爛。我們在他上次喝過早餐店奶茶後就沒這麼慘過!5

「這種破事發生的時候,你就不能把那些細菌給沖出去嗎?」闌尾問道。

「這樣我們也會把所有好菌給弄掉的!」大腸哀號,「它們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去了!」

闌尾突然充滿了決心,堅定地,盡全力延展它周遭的動脈。「有我在就沒這回事。」當它就定位時,來自四面八方的腸道菌叢開始湧了進來。不出一點時間,闌尾便住滿了種類豐沛,足以讓優格恨得牙癢癢的益生菌群。「現在,拉了!」闌尾大吼。

在一陣洪荒之吼下,所有的難治梭狀桿菌都從消化系統中被一掃而空。而其他的腸道菌落緊緊抓住闌尾,才沒有被沖走。當一切塵埃落定的時候,它們又安安穩穩香香的,被送回小腸之中。

「闌尾萬歲!萬萬歲!」所有人體的器官大聲鼓掌。就連一直以來不苟言笑的膽囊都給闌尾一聲真誠的祝賀。自那天起,闌尾便作為所有腸道菌的守門人,在腸胃炎或腹瀉來襲的時候提供了避風港,而且它再也不覺得自己只是個累贅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