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依憑
評分: +3+x

by qntm

前情提要

在這一生當中,Marion Wheeler近乎每一天都在使用強效的記憶強化藥物。在機動特遣隊 ω-0,「Ará Orún」的身份戰士們之間,從未有人對此感到懷疑,那就是在她死後,她將會揚升至理念界。她將會成為一位Bader-Ramjin虛擬信息實體,一個第VI類自主式精神靈體,一名「鬼魂」,或任何她想用來形容自己嶄新存在的詞彙。屆時,她將會成為天堂的公民,並繼續從更高的層次 投身於逆模因部的戰鬥之中,極有可能帶來令人膽寒的效用。

但Wheeler在十分惡劣的情況下逝世。殺死她的Z級藥物不僅加固了她所擁有的記憶,還摧毀了她去做任何事情的能力,除了記憶。她向上揚升,抵達了理念界,受到了如英雄般的歡迎,但實際到來的卻是一具重度腦損傷,並幾乎無法溝通的理念形體。

在使她盡可能地感到舒適,並對其完成初步的診斷之後,Sanchez毫不客氣地將她形容為「被灌滿膠水的瑞士錶」。

Ulrich喊叫著讓他別這麼說,並因他的麻木不仁而揍上了一拳。「怎能讓她帶著病痛登上天堂呢?」她說道。「那不就是地獄了嗎?」

主任公事性的向她虛偽地道歉,他總是對所有事物致歉。

「她未來還得經歷多少?」Ulrich開口說著。「是誰應得這樣子的人生呢?」

這刺痛著他們所有人。不論每個人在任務中投入的是多是少,這都很難不去在乎一位他們長年以來觀察與守望的人。 他們繼續以與過往相同的方式,輪班照料著她。Wheeler依稀意識到了自己的病情,並用著本能且猛烈式的方法在克服難關,如同她所遭遇到的所有困難。她的條理漸漸變得更加清晰了些,但仍未重回過往的她。Ulrich在輪班到她的時候,發現Wheeler把她大多數的存在都用於重溫她臨終前的那一刻,就這樣重複了一次又一次。她能夠背誦出與SCP-3125之間大概一半的對話,有段對話有著數位ω-0成員說記得在冷城行動時聽過。

「理念是可以被殺死的。」

「Marion。」Ulrich溫柔地向她問道。「Bart Hughes在哪?他是現今唯一能停下一切的那個人了。我們知道他還活著,不然他將會與我們同在一塊。只需要一點提示。只要一點線索就好。拜託了。」

她正努力著。Ulrich知曉她在試著這麼說:我不知道。我無法記得我從一開始就不知道的事情。但她所能說出口的只有:

「用更好的理念。」

「繼續鼓勵她。」Sanchez在Ulrich前來向他回報時告訴了她。「每次輪班時至少一次。」

「審問對她造成了莫大的痛苦。」Ulrich說道。「我們知道她並不瞭解任何事物。再繼續嘗試下去是很殘忍的。長官。」

「SCP-3125就快來了。」Sanchez回應著她。「在逆模因部的力量都被消滅了之後,已經沒有事物能夠攔下它了。我們在現實世界的調查能力根本就微不足道,Hughes的妹妹對此也一無所知,而這就是我們僅存的唯一線索了。我知道妳比誰都還要敬重Wheeler……」

「她指導著我。她使我成為我人生中,最為優秀的那個我。在我死後,她仍謹記著我與她之間的回憶。我的原生家庭甚至都沒做到這點。」

「Ulrich……」

「我們是守護的聖徒!我會守護著她的!」

Sanchez頓了一下。Ulrich對Wheeler的忠心 —— 以及其他人較少的忠誠 —— 令他有些許惱怒。他將Wheeler視作一位……這麼說吧,足夠能幹的人,但終究是個失敗者。她就跟部門裡的其他人一樣打了一場敗仗,那唯一的無聊區別就只是她是最後一個失敗的。

但他真的很容易受方才Ulrich所使用的煽動性言語所影響。這燃起了他內心裡的一把火。天堂知道他出於完全相同的目的,也時常在與人交流時使用過這種技巧。

「好吧。」他說道。「於現實之中的搜羅還在繼續。我們能找到些實質性事物的機會微乎其微。照妳的想法繼續去做吧。沒有問題。」

*

SCP-3125在下一個冬天實體化了。

它到來後所做的第一件事情 —— 或者,取決於你認為它的智力層級落在什麼地方,它的來臨所帶來的 第一個副作用 —— 便是使基金會全面癱瘓。於一夜之間,數以萬計跨國際的職員們消失在人們的記憶之中,或者患上失憶症,又或者簡簡單單地當場腦死。基金會的站點設施成了一個空洞,一個難以接近的死區。部分異常在混亂之中突破收容,造成了毀滅性的影響;而其它數千個異常則在SCP-3125的逆模因壓力之下顯得不值一提。

世界只能以一種方式走向終結。它似乎在做著某種宣示,並將它的宣言深深刻入了整個現實之中。我的世界。以我的方式。

SCP-3125先前曾與ω-0有過幾起前哨戰,但在這些衝突之中ω-0究竟保留下了多少資訊,一直以來都不得而知。從根本上來說,實際上,沒有人能知道SCP-3125的所思所想。它的舉止反覆無常、難以預測且令人備感惶恐;對它活動的紀錄皆帶有著認知危害,因而不建議進行詳盡的分析。

最終,這些疑問都被證實完全就是多想的。在SCP-3125到來之後,不論其是否知曉ω-0的存在,它都沒有為此採取任何的特殊行動,也沒有這個必要。大多數ω-0成員的錨是基金會的人,或圍繞在基金會周遭的人。隨著那些人的意識在第一次侵襲時被摧殘殆盡,自特遣隊建成以來,維繫著隊員之間那縝密的相互記憶網就這麼被撕散。超過半數的特遣隊員被拋入虛無之中 ,迎接死亡;他們所逃避多年的最後一次,也是真正的死亡。

東部標準時間,即將拂曉之際,Sanchez宣佈ω-0不再有能力作為單一整體維繫在一起。他將剩餘的特遣隊員分成三隊。Ulrich與Wheeler那畸形的記憶被指派到同一支區隊。Sanchez下達了最後一道指示,繼續尋找Bart Hughes的蹤跡,或是倖存者之中任何的盟軍,不論是基金會的人、GOI,抑或平民都好。但這些指示卻是令人困惑且不完整的。因為Sanchez對他自己所說的話一點信心也沒有。他看不到令這件事得以成功的方法。現在僅僅只是苟延殘喘罷了。要搞清楚的只有何時會面對死亡。

Ulrich再也沒有見過他。

*

她帶著Wheeler和其他同一小區隊裡的成員們一同向外奔逃,穿越理念界的表層,因為那裡很快就會變得不適合居住。整個世界圍繞在那處於人類思想核心之中,SCP-3125的存在而隨之扭曲變形,就像是圍繞在黑洞周遭的現實空間一樣。它在建造著某種事物,某種真正的實體造物,就在市中心。它就像是孢子那般在把它們擠出來;巨大的混凝土建築,有多到令人眼花撩亂的人類被塞在裡面。很難搞清楚那座建築裡究竟發生了些什麼。有數百萬人死在了裡面。有些還活著。Ulrich沒有去看。他們以一種醜陋的方式發現到,仔細去觀察是危險的。

這支區隊所擁有的錨正逐步瀕臨耗盡。這本來可以是一場有系統性的肅清,也能是個簡簡單單的統計學。那些四處漫遊的物理與心理異常實體,拱手讓出自己的自主權並受SCP-3125所奴役,正對地球進行著地毯式搜索,掃蕩殘存的反對者並將他們餵進SCP-3125的血盆大口之中。Ulrich自身的錨,一位從不了解基金會但卻幾乎每天都把Ulrich牢記於心的女人,也在那段期間裡遭到殺害;就在她所藏身的山丘裡被發現了,並被拖入煉獄之中。

Ulrich並沒有去看。當她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太遲了。她感覺到記憶的絲線開始鬆動,接著是止不住的惶恐,跳過最後的焦躁,她下降到了物理現實之中,但那裡什麼也沒有。塌陷的帳篷,已被抹去的火坑,可以看出一切重要的東西都被堆在那裡並燃燒殆盡。

「她是誰?」另一名ω-0的幹員開口問道。Ulrich從未提起過這件事情。

「我與她僅僅只認識了兩天。」Ulrich說著。「在我還很年輕的時候,她救過我一命,僅此而已。」

就這樣,她意識到了,她是一名職業的基金會成員。一位經驗豐富的機動特遣隊幹員,看在老天的份上。她經歷過許多難以想像的恐怖,並把它們作為經驗累積起來,繼續前行。然而這個,Julia的帳篷與一片寂靜但卻沒有Julia,是她所見過最糟糕的情景。

在沒有希望與資源的情況下,區隊再度面臨分裂,這一次是兩兩分成一組。Ulrich仍舊與Wheeler同在一塊,像石頭一樣緊黏著她,記住了她同時也被她所記住。一對相互合作的人可以在失去連結的情況下存續一小段時間,但那不是永遠。

*

他們在理念界的一處遙遠邊緣找到了庇護所,有一個早在數千年前死去的人類文化在那裡留下了些神祕建築群。儘管他們不了解那是什麼,但還是朝著那個方向前進。

一天夜裡,Wheeler歷經艱難終於能正常說話了。她開口說道。「Adam。」這是她成功說出的第一個,並非直接從她臨終前的那一刻所引述出來的詞彙。

Ulrich為此而感到震驚。「妳還記得他嗎?」

句子以令人痛苦地緩慢的速度從她口中吐出,如同發出每一個音節就像是在爬山一樣:「我記得一切。」

Ulrich凝望著她。她知道Z級記憶強化將會讓使用者失去遺忘的能力。她也知道,他們能透過被長期抹去的記憶來重建自我 —— 至少他們之中有部分是如此,不論如何,那取決於抹消程序的機制與強度。她曾希望Wheeler對她丈夫的回憶永遠地消失,因為她知道他們結束在一個很糟糕的地方。

「……我不清楚Adam他人在哪。」她必須告訴Wheeler。這是真的,沒有人知道。ω-0的幹員們帶有著些許莊重,觀察了Adam Wheeler意識被抹去的過程。但,出於對Marion要保全Adam安危決定的尊重,在他搬家的那段時間裡他們刻意將注意力轉移到了一旁,摧毀了他們的紀錄。「他可能還活著。我不確定」她不知道這兩種情況哪個比較糟。

「Daisy。」Wheeler開口說著。「看。」她手中握著某樣東西,那是股正搖曳發光的理念型態。那是某個人的思想。

是他。那是一縷指引向他的記憶。這是一種奇蹟,一定是的,Wheeler將他從那已然構成SCP-3125核心,了無聲息的大量受害者之中撿了起來。他被SCP-3125所侵犯著。粗略看上去,他全身的每一條神經都被它所佔據了。但在他的意識深處卻有一顆種子在閃爍著光,那是他過去存在的最後一塊碎片。它沒有在生長。周圍的壓力太大了。但它仍在努力著。他被推了回去。

Ulrich愣住了。她知道Adam Wheeler的心智被以很弔詭且極其罕見的方式構築而成,那是一種對外界干擾的厚實抗性。事實上,她知道這個世界裡有成千上萬的人都擁有這種抵抗能力 —— 但那只是另一種說法,在數十億人之中,這些人真的非常稀少,且難以發現他們。ω-0試圖找到他們並招募成盟友的嘗試已經失敗了。他們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行為舉止也與他人別無二致。沒有信號彈被點燃而起。他們可能全都死去了。可以想像,Adam Wheeler就是他們之中,僅存於世的那一人。

而他被留了下來。他還活著。

「我看到他了。」Ulrich說道。

Wheeler並沒有回答。

「我會把他救出來的。」Ulrich如此說著。她的肚裡在翻騰著些許逃避這麼做的想法。「我會帶他來見妳。」

Wheeler沒有回應。六個原創且前後連貫的詞彙使他精疲力竭。她對她變得如此無能為力而沮喪得發瘋。她感覺到她就像是被一塊如巨大鉛塊般的記憶給壓在底下。痛到難以思考。痛到無法生存。

Ulrich與物理世界互動的能力極為有限。其他的ω-0幹員都有能力做出完美的騷靈活動,像是改變室內溫度及將傢俱甩到一旁,但她並非這方面的專家。她所能做的僅僅只有讓電話響起和在牆面上寫字罷了。這些能力不太有辦法讓Adam Wheeler動起來。簡單的話語永遠也不可能觸及到他。這個男人甚至都沒有真正的意識。

Ulrich所能做的只有被特遣隊稱之為「身分進攻」的事情。她可以干涉進活意識的內部,來讓某些事情成真。 通常是對敵人使用;這通常會在心理上造成等同鈍器敲擊的創傷,並置他們於死地。但如果需要的話,她可以做到如外科手術般的精準度。

在Adam Wheeler身上執行起來既棘手也相當費時。他的心智十分堅韌,並持續性地沐浴在SCP-3125輻射性的存在之下。Ulrich會割上一刀,然後等待Wheeler的心智自行修復,這得花上好幾天,隨後她會再劃上一刀。比喻成幼苗是一個很貼切的方式。這次的手術讓她回想起了照料植物。如果沒意外的話,這整個過程將會花上現實時間的數周。 要求她在整段時間裡一天也不能放手不管的專注,那是近乎毫無人道的。

Wheeler在那些時間裡一句話也沒有說。她在保留精力。感覺就像是她只剩下有限量的字詞可以說出口,每說一個字便會使她離終結更靠近一步。她必須等待。

「他會來這裡的。」Ulrich說道。「很快就會。」

*

現在,Ulrich在一段很遙遠地抽象距離之外看著Adam Wheeler蜷縮成一團。

Marion Wheeler死了,那最終,真正的死亡,而Adam Wheeler的心也就此支離破碎。這是件殘酷且令人不忍直視的事情。即便經歷過SCP-3125的血盆大口並且歸來,那也不足以永久性地粉碎他。但這就是了,這就是真正能擊潰他的方法。這就是那一個,能夠傷害Adam Wheeler到他永遠也無法走出傷痛的方式。將他的妻子,一具大腦損傷的殘骸,擺在他的面前,而她的逝世只是轉瞬之間的事情。

Ulrich在黑板上寫字 —— 她刻意偏向了一旁,這樣她就不會損壞到Marion的畫像,並且用了不同的字跡:

我很抱歉

我真的很抱歉

Adam,請你回到電話那邊

我需要你的幫忙

Adam跪倒在地上,並逐漸變得緊張不安。Ulrich在試著撥通另一間辦公室之中,另一張辦公桌上的電話,但Adam聽不見。

而她現在也正逐步走向死亡。她和Marion盡可能地錨定住對方,但這條連結最終也斷了。她還有,或許吧,幾個小時。

「好吧。」她對著空氣說話。這裡誰也不剩了。

她捲起她那象徵性的袖子。這對她來說一點也不難。Adam Wheeler重新想起的,與他妻子有關的記憶在他的意識裡閃爍著光芒,在邊緣處,她能夠看見第一次燒毀時所留下的淡淡疤痕。她有一個更好的想法;她可以做一個更徹底,更加持久的手術。

這將會很痛。就跟那時候一樣。

「我需要她。」Adam開口說著。他仍舊低垂著頭。「別帶走她。我求求妳了。」

Ulrich繼續寫著。

你需要去拯救這個世界

這裡已經沒有別人了

Adam沒有抬起頭來看,但他卻說道:

「整個世界都下地獄去吧。被烈火所燒盡。」

*

這是他第二次復原過來。他很好。樂觀積極且願意嘗試任何事情。渴望開始做些什麼。

她盡可能地解釋了一切。十分簡潔地,只說了幾個關鍵字。基金會、逆模因部、當前的局勢,還有目標。他吸收這一切的情形可以說是出奇的好。他問了些相當有理的後續問題,而這無疑是個正向信號。

「這條一直支撐著妳的『記憶絲線』,」他說。「就不能是我嗎?我會記住妳的。」

你的記憶也許足夠強壯,」她回覆道。 「但你只是還不夠瞭解我。

「啊。那可真是令人遺憾。」

Ulrich詳細地告訴了他,該如何找到Site 41。這將會是段相當遠的長途跋涉,由於Wheeler必須繞開市區所以顯著地加長許多。她描述了遮蔽著Site 41與其他大多數基金會站點的逆模因遮罩,一個她與其他ω-0成員完全無法穿越的遮罩 —— 一個Wheeler如果有做好準備的話,或許能直接徒步穿越的遮罩。她警告過他那些如颶風般猛烈的精神性異常,以及四處漫遊的,由被SCP-3125佔據的非人所組成的暴力群眾。她介紹了一些能夠避開它們注意的技巧。她決定不說出她的秘密底牌,作為一位剛從SCP-3125內部逃脫的人,Wheeler對它們來說還是「聞起來正確」的,並且得以穿越而過。她不希望他變得過於自滿而疏忽大意。

她講解了基本的生存技巧。

「我會去遠行,我也有露營過。」Wheeler如此說道。但他從未在被外來者所佔據的世界裡遠行或露營過。他從未有過數個月裡沒水沒電。他發現到他們還有很多事情得要談談。

他們在電話上停留了許久,久到Adam都可以注意到辦公室窗外的紅色太陽一丁點也沒有動過。它既不是在上升,也沒有在下降。要不是這個世界完全停止運轉,就是高掛於窗外的根本就不是太陽。

不知道。」Ulrich必須告訴他。「曾經有個基金會能夠回答這個問題,曾經。

「看起來這個基金會似乎將這整個世界的利益視作其核心宗旨。」Wheeler說道。

在天堂之中,Ulrich虛弱地笑了出來。「基金會從來就不是這麼單純的。」她開口說著。

「……Ulrich女士,我想我們還能處在一塊的時間就要結束了。」

是的。

「妳所背負的風險是如此之大。」Wheeler說道。「但妳還是救了我的命。雖然我也面臨著很大的危險,不過那還是令人感到震驚。但顯然這比起先前還要好上不少,這都要感謝妳。我會盡我所能的。而我將會記住妳,即便這沒能使情況好轉。」

殺了那傢伙,Wheeler先生。」Ulrich說道。「如果你逮到機會的話,不要遲疑。

「收到。」Wheeler如此應答。

與此同時,有人在Ulrich的身後突然大笑了一聲。

她轉過身去。在她身後的是一位男性,與她一同佇立於理念界之中,一位身形消瘦並張大嘴巴咧嘴笑著的年輕男人。他一直靜悄悄,且壓抑住興奮地在等待著,即便他不知道Ulrich究竟何時才會注意到他的存在。現在她注意到了,他從對方的反應中得到了他所想要的一切,一連串令人愉悅的恐懼與驚慌。隨後他將她一分為二,立即使她死亡,她甚至都還來不及發出一個音節去警告Wheeler。

Wheeler什麼也都沒有聽見。一聲微弱的喀噠,隨後便只剩下了撥號音。

他掛斷了電話。

續篇:狂野之光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