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檔案
評分: +11+x
blank.png

檔案名稱: 未填寫

檔案建立者: Site 81██站長 石破博士
建立日期: 2024/03/01 08:49
最後更新: 更新中


未命名檔案













That's All.


2024/03/14 07:52

 ——子彈快用光了。不馬上補充的話就要被隨便宰割了。用SCP-233-JP-3實體的屍體在運動場出入口組成了防護牆,馬上往二樓移動。


「石破先生!這邊!」


 我跟著獵犬四號的聲音引導,背後傳來好像什麼東西破掉的爆炸聲,我拚死拚活地往二樓狂奔,然後讓自動防護牆降下來。在一瞬之間完成武器彈藥的補充,立刻前往這個站點的地下避難所。獵犬二號跟獵犬三號還在前面運送糧食的途中。

 已經從四天以前就一直跟那些東西戰鬥了。數量完全沒有減少反而還一直增加,在站點周邊繞了一圈的迎擊系統也在今天破曉時全滅了。防護牆被突破,東大樓的一樓部分遭到佔領。那不是可以靠裝甲車逃過的數量。開車逃跑才是自殺行為。不能從這裡出去。

 啊啊,為什麼那天要離開避難所呢。

 如果那天壓抑自己的想法,留在那個地方的話,「偉特曼」就不會死了。也不會迎來這樣的結局。

 接下來我就要死了。確確實實的死。

 不想死。但還是會死。這就是無法逃避的命運。

 所以至少,就像那天踏出外面世界的自己一樣,最後一次,真正的最後一次,來找「打發時間的東西」吧。已經不會再在無聊和孤獨中瀕臨死亡了。我會一直找能打發時間的東西直到死去的瞬間為止。


「……獵犬二號跟獵犬三號的生命徵象停止。恐怕地下避難所不行。停車場也被佔領,所以不可能逃脫了。」

「該死,被逼到這種地步了嗎。石破先生,我可以沿著外牆抵達其他區域。應該還有辦法,再堅持看看吧。」

「行不通。那些青蛙太快了而且也能爬牆。就算是哈基姆也會被追上。」

「那你說要怎麼辦啊。還有其他方法嗎。」

「……我的手槍裡還剩兩發,隨便用吧。」

「……別開玩笑了。為什麼把頭盔脫下來啊笨蛋。別鬧!」

「就用那個把我殺了吧。」

「咖啡!石破先生,她——」

 ——面對在我的眼前上演壯烈戲碼的他們,我輕輕地微笑,然後不是經過大腦而是打從心底湧出了,就連我都沒有猜到的嘀咕聲。


「飛彈。」


到剛才為止的爭吵就像不存在一樣停止了。


「不想試試看發射飛彈嗎?」

「……蛤?」

「石破先生?」


 把掉在兩人之間的那把手槍往窗外一丟,擺出連自己都吃驚的笑臉再問了一次。


「不想試試看發射飛彈嗎?4000發,塵封在這個基地裡的全部。一定會很有趣的喔。」


 哈基姆張大嘴巴呆呆地站在原地,獵犬四號則是稍微沉默之後向我展露了耀眼的笑容。


「……我要做!」

「石破先生?咖啡?你們在……」


 我跟獵犬四號一起跑到五樓的中央管制設施。哈基姆停在原地一小段時間後慌張地跟上來。

 我拿出直到最後的最後都還拿著的員工証,用四級權限登入了站點的武裝系統。讓全部的飛彈都轉移成可以發射的狀態。

 「管控、收容、保護」那種玩笑般的理念,還有我費盡一生的信念都早就不再需要了。員工証跟白袍都丟進房間角落的垃圾桶裡,為了讓飛彈平等地送達日本每一寸領土十分隨興地設定了攻擊座標。房間裡一整面的發射按鈕一同閃著光芒。

 我接下來就要死了。

 世界接下來就要毀滅了。

 我為了這樣的世界,捨棄了一切活到現在。

 所以在這最後的最後

 讓我把重要的事情和責任義務都拋在腦後

 做我想做的事情吧。


「按下去——!」


 三個人從角落開始把發射按鈕敲打、敲打、敲打、全都敲打過,然後就像要逃離震撼著管制室的巨大聲響一樣,馬上朝著屋頂上前進。

 ——今天也是天空蔚藍而美麗的日子,只要抬頭一看就會看到短距離、中距離、長距離、彈道式、對地、對空、對艦,各種各樣的飛彈,四千發,全都朝著這片廣闊的天空飛去。從我的背後、左右、眼前,炫目發光的全部都一同起飛。已經聽不到聲音了。什麼都聽不到了。後面的笑聲好像被什麼東西抹消掉一樣傳不進耳朵裡。

無數光芒,只照亮著我。

檔案消除中……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