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結之事
評分: +4+x

愈來愈多近期腦部活動報告指出,SCP-239正在對於我們以往輪番使用以使她保持昏迷的藥物發展出完全的抗性。這很有可能致使她再次甦醒。自從於2008年Clef博士幾乎成功的嘗試以來,所有試圖進行的處決都失敗了。SCP-239在無意識的情況下仍對於所有可實行的攻擊方式都免疫,而且所有其他由G.O.C使者建議用以摧毀現實扭曲者的方式也都被證實徒勞無功。我現在不得不請求O5盡快將Alto Clef博士從當前的監禁中釋放,與此同時立即指派他執行這項任務。

Dr. Jack Bright
基金會主任


Clef緩慢睜開了眼睛,緊接著立即因朦朧刺向他的光線而闔上眼。他感到寒冷赤裸,只能爬行般地挪動那有著幾乎快記不得的凍瘡與約莫十年未曾動彈的血肉。他此刻是清醒的?還是說這只是又一個寒冷的夢境?

他感覺到一隻手覆上他的手腕──溫暖、柔軟、女性的肉體。他的眼睛再次睜開接著艱難地眨了兩下,便直截了當的注視著面前那對巨大堅挺的雙峰。

「Clef博士?」

Clef的目光未曾離開她的胸口。「你讓我徹底處在劣勢啊,小姐。」

那名女性整理了她的上衣。「是博士,Lore博士。」

他看著她四處摸索著顯而易見不想多談的模樣。她在說謊,他知道的。這並不是她的名字。也有可能是,不過他永遠不會得知真相到底為何。

「發生了些什麼?」Clef如此問道。

「你被從冷凍監禁中釋放了。」Lore說著,同時替裸體著的博士遞上了一條毛巾。「我們需要你的協助。」

「老問題還是新的?」Clef問道。

「老的。」

「239還是343?」

「239。」

「他們該是時候宰了那個小鬼了。」

「她不再那麼小了。」Lore一邊說一邊交給Clef一疊資料。


「你們就這麼將現實扭曲者帶在身邊是嗎,Gears博士?這似乎有點蠢啊,即使套用基金會的標準。」

「我可以向你保證她完全在我們的控制之下,Schmetterling指揮官。」較為矮小的禿頂男姓回應道。

Schmetterling對於Gears的保證表現出強烈懷疑。Gears知道這名同盟的軍官不能說是基金會曾接待過的使節中感到最滿意的一人,尤其在被告知239仍然存活之後。

「我們以為你們的特工早就將她處理掉了。」Schmetterling煩躁地開口。「我們知道你們殺了另外一個傢伙,透過我們的其中一座觀測站得知的。我還以為你們把這傢伙也解決掉了。」

「恐怕並非如此。」Gears平靜地回應。

「好吧。」Schmetterling說道。「恐怕我也必須稟報我的上司,讓他們知道基金會仍然執迷不悟。」


Clef把那件唯一能蔽體的覆蓋物圍上腹間,絲毫沒有要試圖遮蓋他那清醒後見到Lore而起反應的傲人下體。

「甜心,現在要去哪兒啊?」

「我現在要帶你去聽取簡報,Clef博士。你將會與項目239當前的負責人會面。」

「是Karrington來著?」

「Karrington博士在2017年的處決嘗試中被239-X殺害了。一切全都有寫在報告中。」

Clef聳聳肩並環視了周圍一圈,整整五層樓都充滿了細長的玻璃管,基金會利用低溫關押他們的囚犯。當他被囚禁起來的時候這個設施還只有現在的三分之一大,這是那時為了成本考量而實行的新措施。當O5們發覺把人們冷凍起來可比餵養他們要便宜多了的那一刻,大量囚犯們便被運送至此。

Clef短暫地佇足,忽地在玻璃般的冰層後看見一張熟悉的面孔。那是Imants,在蒼白的面容上浮現一抹淡淡的得意笑容,好似他剛聽見了一個只有他才理解的笑話。在他隔壁的是露出一副震驚姿態的Glass。

Clef轉向Lore。「我在被冷凍的時候看起來是什麼模樣?」

「你看起來很淫蕩。」Lore冷冷地道,Clef微笑並轉回去面對那些管子。

下一個出現的熟人他一點也不覺得意外。Clef對於自己比Kondraki早一步被『收容』起來還感到比較訝異。畢竟那可是令基金會改變志向的起因之一啊。他這名偶爾關係不錯的友人那副面龐因震怒扭曲,他張大嘴無聲咆嘯著,雙眼在憤怒與不敢置信下瞇成縫隙。在他一旁有幾隻蝴蝶維持在靜止狀態被冰凍起來,牠們在清透無瑕的冰中仍如此閃耀。Clef抬起一隻手放在這個收容單元上。

過了幾秒後他才移開手並笑起來。「你一直都是個狗娘養的王八蛋,Kondraki。」

他重新轉過身面向Lore。「你們這群混蛋還在這兒關了哪些我認識的人?」

「不多。」Lore回答。「大部分都是些免疫A級記憶消除的目擊者,另外有一兩名入侵者,還有些Bright博士的副本。」

「Jack還在嗎?」

「不在了。」Lore說。她再次撒了謊,Clef是知道的。他總是知道。


Clef坐在一名身著白色實驗袍的矮小老土女人對面。自從他踏入房間的那一刻起她就一直沉著臉怒目而視。而對於Clef來說他可壓根兒不在意。身上那條隨意圍著的毛巾幾乎大大敞開,他坐在位子上盡可能地放慢速度閱讀那份交給他的資料,有那麼一兩回他抬眼看向那名女性,露出一個微笑,接著又將注意力回到文件上。

過了一陣子後他停了下來,放下文件並注視著她。

「你們全員都是該死的智障嗎?」他問道。

「抱歉,你是什麼意思?」那女人說,Clef甚至不想費神去記她的名字

「心理學的小把戲?蠻力硬上?拿刀子捅她?用槍射她?還有些什麼該死的備用計畫啊?」

「每一次測試都有經過大多數O5的核准而且我認為這並不────」

「你識字嗎?」Clef突然危險地開口問道。

那名女性沒有做回應。

「好的我就當作你說了不。不管是獨自一人還是找了些幫手,我光是在基金會就處理了超過十四名現實扭曲者。超過十四次的確認擊殺。因為沒有人會告訴我哪些仍是機密事項所以我不能透露更多,但我十分確定即使依我看你的安保權限應該低的可悲,也至少能允許你閱讀那麼一丁點我的事蹟吧?」

「是的。」她回道。「我讀過一些你參與的SCP處決報告────」

「你有專心嗎?」Clef再次打斷。

「什麼?」

「你有注意我寫在裡頭的任何一點點天殺的內容嗎?」

「當然有。你曾使用的那些方法都測試過了,並且全部付之東流。」

「那些你們稱之為『方法』的東西通通不過是支架。你們必須在支架上建點東西才能支撐任何事物。你們這群人是不是把周遭所有擁有那麼一點價值的人才通通都給冷凍起來了?」

那名女性不太舒服地在她的座位中略為移動了一下身子,目光並沒有看向Clef。「那麼你有什麼建議呢,博士?」

「很簡單。」Clef惡意滿滿地笑著。「既然她在潛意識下的防禦已經完善成這樣的話……我就去把她給叫醒。」


「你們打算叫醒她?」Schmetterling怒號道,倏地轉身並盯著十英寸厚的透光鋼板,就好像另一側的人們能聽見他的聲音似的。他壓低了音量卻仍帶著怒意。「你們全瘋了嗎?」

「不。」Gears回道。「我們在這個項目上派出了最佳的執行人員。」

「誰?」Schmetterling口氣不好地說。「你們覺得還有哪個傢伙有這個能耐除掉一個被你們放任發展至此的綠型?」

「Clef博士。」Gears應答道。「我們為了此項任務將他從監禁中釋放。」

「Clef?」Schmetterling問著。「Alto Clef?」

「你還認識其他名為Clef的人嗎,指揮官?」

「嗯,是的。」這名代表如是說,接著視線回到透光鋼板內沉睡的身影。Gears在心中記下待會要去查詢Schmetterling的說法,接著移動到他身旁站定。

「你並不需要擔憂任何事,指揮官。」Gears回應。「狀況盡在掌握之中。」

Schmetterling轉向Gears時下巴微顫。「你說了算,博士。告訴我,你一點也不覺得擔心嗎?」

「噢,我當然感到擔心。」Gears如此說著,他的表情絲毫未變且聲線平穩,幾乎到達超自然的程度。


Clef博士被給予訪問任何所需材料的權力。全體人員都將提供所有非肉體意義上的協助。然而,不得告知Clef博士任何那次參與捕獲他行動的人員此刻的情況。Lore博士被指定為Clef與所有希望與之接觸者的中間人。


Clef走進那維多利亞風格的樓層,煙管與舊書本交織的香氣令他不由的微笑。那名老人坐在高背椅中,一本精裝的《唐吉軻德》被攤開來放置於他的膝蓋上,長者抬起頭,在展現出微笑之前先顯露出了驚訝。

「Clef博士!」他高興的喊道,臉上的弧度逐漸擴大,直到面部的皺紋全被笑容所吞沒。

「你好啊,343。」

「噢拜託,」老人說著將那稱呼揮開。「在朋友之間不要有那些數字。請坐。」

Clef知道甚至在他膝蓋彎曲之前椅子就會出現在那裡,他坐入了一把填充了滿滿軟墊的舒適椅子裡,接著望向那名年長的紳士。

「我們彼此都知道你的真實身分。」Clef盡可能認真地說道。「我從來都沒有向任何人說任何關於你的事,也不曾建議要將你處決,主要原因是你始終停留在階段三並從未顯露出構成威脅的跡象。」

老人持續開心的笑著。

「我仍在G.O.C時就彼此熟識了吧,接著是日內瓦?1989?」

老人點點頭,但顯得沒方才那麼愉快了。

「而你還記得你欠我一個人情對吧?」

這名上了年紀的紳士臉上笑容稍微消散了些。「是的,博士。我記得。」

「我來請你還我這個人情了。有另外一名綠型,這一個已經發展到四級了。」

「我現在很老了,博士。我不確定自己還有多少用處。有時我想找一本書但我卻無法想起書名。然後它們就這麼不見了。就在前些日子,一個年輕人過來這裡問了些……某些事,而我忘了他在這裡,於是他便不在了,就這麼消失,而我完全記不得他。沒有人對此感到在意……」

淚水匯聚在343蒼老皺褶的眼角。Clef幾乎感到憐憫。幾乎,直到他回想起日內瓦。

「你的協助是不可或缺的。」

「我是個守信的人,博士。無論你需要什麼我都會照你說的做。」

Clef起身離開,艱難的部分搞定了。


Clef坐在桌邊再一次思考著跑過他整套計畫的流程。SCP-343會被置於輻射區的正中央,而Clef自己會去做誘餌。239應該仍記得他,然後一旦醒來,她潛意識的防禦便會顯著減弱。那應當足以令他───

Clef聽見門開啟的聲音,抬頭便見到進入室內的Schmetterling。

「我從未想過你會有被釋放的一天,Clef博士。」Schmetterling說。

「我認識你嗎?」

「對於你不認得我我並不訝異。」Schmetterling回應著。「畢竟已經過了很久。」

Clef僅僅聳了下肩膀。「你想幹嘛?」

「只是想給你些東西。一個對於你為G.O.C服務的獎勵。」

Schmetterling將手伸向口袋,但在霰彈槍突然對上來與他臉部等高的一刻使他停下了動作。

「你口袋裡勾勒出的形狀看起來像把槍啊。」Clef說道。

「這就是把槍。」Schmetterling說。他的手探入口袋並緩緩抽出一把紫色的左輪,他略微將之轉了個方向───手柄朝外───然後把它交給另一人。

Clef笑了起來。「這曾是我們的東西對吧?」

「原子左輪。你的基金會在多年前報告遺失,我們找到它了。」

「然後你們跟當初它的消失一點關聯也沒有嗎?」

「你是指G.O.C? 當然沒有了。」Schmetterling答道。

「我不是在問關於G.O.C。」Clef如此回應。

Schmetterling只是聳肩。

「很高興能再次見到你,Clef博士。祝你好運。」

Clef頷首,接著目送對方離去的背影。他迅速地撿起那把紫色左輪並讓它滑入自己的口袋。

Lore持著兩杯飲料走進來,然後把它們放在Clef與她自己之間。「那名指揮官過來想做什麼?」

「來敘舊的。」Clef回應著。

「有趣,」她說。「他從來沒說過曾與你共事。」

「他並沒有。」Clef說。


Clef關上保險,將那小小的盒子小心翼翼握在手中。他笑了起來。他的王牌已經準備好了,所有人都將很快就定位。他對於自己將要攪和進什麼麻煩仍舊毫無頭緒,但這次是他欠基金會的。

他回想起那副讓他先行體驗的棺材有多麼寒冷而為此顫抖,接著他扳了下指關節。


「你真的認為這行的通嗎?」Lore問道。

「應該可以。她處在另一側時應該拿它沒轍。」

當Clef在掌心來回把玩著翠綠色圓盤時,那面鏡子被工人緩慢地提放至它的位置。

「假如它沒有效呢?」

「那就在我回來之前打破那面鏡子。」


Clef注視著Gears,短暫地檢視了那名矮一截的男人。

「Clef博士,你看上去狀態很好。」

「Gears,你看起來老的糟糕透頂。」

Gears僅交給Clef一張識別證。

「這能讓你通過所有指定道路。你將在觀察室找到心靈遮斷合金製的盔甲,以及所有你提出的裝備。祝好運,Clef博士。」

「只有這些嗎,Gears?」

「抱歉,Clef博士你是指?」

「你們把我關在冰霜地獄整整十一年,而我甚至得不到一句道歉?」

「你當時試圖殺害我們的同事,Clef博士。我奉命協助將你逮捕。」

Clef對著Gears做了個鬼臉並轉身往觀察室走去。

「Alto?」

Clef停下腳步。「幹嘛。Gears?」

「那時是……一系列相當令人遺憾的情況所迫。」


整個房間寂靜無聲,只有幾部電腦平靜運作的細微嗡嗡聲於室內環繞。這是整個設施的核心,所有東西都儲存在此。數十道防火牆與數百份加密協定全都被繞開。

操作著控制面板的男人在打字一段時間後笑了起來,接著才繼續回到輸入的動作。他走向距離最近的一組面板並拉開其中的兩個,將檔案存儲系統插入就位。


Clef看著Gears離開此處前往搭乘最後一班疏散直升機。19號站點絕大部分都被廢棄了。那些剩餘的少數部分要不是對Clef的計畫至關重要,不然就是無關緊要。

他靜待了約莫十五分鐘左右,透過玻璃鋼板凝視239沉睡的姿態。她現在是個成熟的年輕女性了,真感謝那些這麼多年來的錯誤嘗試啊,她現在變得特別難殺了。他注視著她,注視著由她的自我而生的飄渺幻象在房間內閃爍著,不斷抓撓心靈遮斷合金製的牆面。

他轉身拿起那特製的薄薄安全帽並將之戴上。身上的盔甲比他預期的笨重了些,但它們相當合身。他套上手套,輕撫外套下的紫色手槍,並在口袋中四處摸索著直到找著那乘載著他緊急備案的小巧盒子。

他扯出一個微笑,拿起Gears交給他的識別證並把它插入玻璃牆前方的控制面板內。他將所有開關都轉至關閉的位置接著抽出身上的左輪,槍口提起對準了那名悠悠轉醒的現實扭曲者。

手中槍枝的撞槌擊發了子彈。玻璃鋼板彎曲並向內破碎,一聲爆裂的巨響在室內迴盪。


Clef疾馳著,他能感受到她就在身後某處漂浮。他抱著風險往後瞥了一眼,只見地面正變化成水與尿液、穢物與空氣。他曾抱持期望她會變的不穩定,也許會因藥物的作用而減弱影響現實環境的力量。

他現在十分確信這是毫無意義的希望了。

他拐過轉角,牆壁化作一整坨燃燒的嬰兒滑下來,人肉的氣味使他略為作嘔,接著胃部因此發出了不適的低吼。只要再過一個彎,他就要到達原爆點了。

還差十英尺,九,八,七……

他加速衝過那些門,期許著343已經就位。


當Clef撞開兩扇門喘著氣時,Lore在那面巨大的鏡子旁等待著。他不敢置信的盯著她。

「你他媽還待在這裡幹嘛?」

「你從不單打獨鬥的對吧?我是過來幫忙的。」

「我不是一個人!」Clef尖聲道,只因他背後的門變成了一大團眼眶伸出芭比娃娃手臂的小貓咪。「343到哪裡去了?!」

那扇門緩緩打開。

那飄浮在空中越過一切的生物無論現在或曾經看起來都一點也不像個小女孩,多年的肌肉萎縮讓她細長瘦弱的四肢好似肌肉構成的細絲纏繞在骨頭上。她無法抬起它們,甚至無法轉頭。那些掛在她手臂上的導管此刻像蜈蚣般攀附在她身上。小貓咪組成的牆開始悲鳴。

她張開口試圖說些什麼,但只發出了嘎吱聲。她看著Clef再次發出聲音,這次更加大聲且帶著怒意。她開始排空腸道,漆黑帶血的排泄物落到地面,一點一點地轉變為煤炭並緩慢燃燒著擴散開。Clef已經準備好要魯莽地衝一波了,但地面的火勢趨緩並停了下來。他眨了眨眼,接著看了房間一圈。

343就站在Lore背後,臉部因專注而緊繃。一滴鮮血從老人的左邊鼻孔落下,緩緩流過唇峰然後滴到衣服上。

343因痛苦而猛地一顫。「如果你要做些什麼的話,博士……」

Clef再次舉槍並扣下板機。

那把槍只是微弱發出砰的一聲,一道活躍的能量沿著它的金屬表面竄過。

「幹!」Clef怒吼。「還他媽要重新充電?!」

那女孩憤怒的尖叫,而343也在吶喊,震驚於她竄寫世界的力量。殘留在她循環系統內的藥物效力正快速消失,她對於世界的控制力正逐步回復。

Clef抓住Lore並用力推了一下,使她跌向寬廣房間遠方那面牆,而他則是莽撞地衝向完全相反的一端。

那名懸浮的女人將空氣轉變成氯氣一會兒,只有一會兒,因為343阻止了她的舉動。她是個待在成人體內的孩子,超過十年的歲月間被一次次摧毀打擊,那些狠戾攻擊使她的心靈徹底破碎。較為年老的SCP跪在地上,雙耳都在流血。他握緊骨節分明的手,敵人此刻改變了攻擊目標,拋下Clef朝他飄了過來。

這幾乎是個視覺饗宴,Clef這麼想著,停頓了一瞬好觀察這副他希望能維持稀有的情景。他們之間的距離正因盤旋的女性而劈啪作響,不斷推翻物理與存在的法則,而343致力於將它們維持住。這就像在看一名耍脾氣的任性孩子把玩具在地板上扔的到處都是,然後她有耐心的祖父將那些撿起並歸回原位。

Clef處在此刻已死去的小貓咪門邊緣,再一次舉起左輪。他開槍了,反饋的疼痛作用力沿著手臂傳來。那一大團徘徊於空中的威脅被扯裂一部份並被拋向她背後的鏡子。她因為癌細胞幾乎立即再她血肉間成形擴散而發出尖叫。

「你根本毫不在意的吧,我有說錯嗎,小女孩?」Clef喊著,343突然將宇宙秩序鎖回該在的位置。

Clef丟下槍並趕在她恢復之前撲向她,明確地撞上她瘦弱的腹部,將她推向鏡子,同時抓起紅色的圓盤扔上去。


他們一同掉入一片擁有起伏麥子與空虛氣味的怪異田野。女孩在地上翻滾著,徒勞地嘗試讓自己離開地面。Clef站在一旁,彈掉盔甲上的小麥與草葉碎屑。他走過去將她翻了個身,跨坐於她起伏的瘦小胸膛。

「抱歉啊,親愛的。」他得意地一笑。「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法則。」

他將雙手環上她的脖子,接著拇指按上了氣管。眼淚沿著她的臉頰淌下,她顫抖的雙唇正無聲懇求他重新考慮。當那脆弱而營養不良的骨頭被折斷,在使人愉悅的空虛湮滅中,她的雙眼泛起感激的光澤。

Clef站起身走回鏡子前。「好幾年前就該這麼做了……」


Clef後退一步穿過了鏡面,解下穿在身上的心靈遮斷合金盔甲並扔到地上。343在附近靠著牆壁正由Lore照護,Clef注視著她把老人雙眼淌出的血拭去,接著他才清了清喉嚨。

Lore抬頭,微笑著跑到鏡子旁。

「239的狀態如何?」

「確認處決。」Clef答道。

「很好。」Lore這麼說著,在開槍之前幾乎完全將槍口貼上了Clef的腹部。

Clef覺得自己有一部份身體被從背部撕裂。跌跌撞撞地後退靠上鏡框,他抬頭看向Lore,對方正面帶微笑舉著那把紫羅蘭色的手槍,那牽動了某種熟識的感觸。

「Jack?」

Lore笑著,雙眼閃爍惡作劇的精光。「當然囉,Alto,不然還能是誰呢?」

Clef正在逐漸倒下,他的雙腿因內外都在出血而喪失力氣。

Bright博士帶著嘲諷的神色俯視正血流不止倒在地上的中年男人,並為此開心地發顫。「我對試圖殺我的人從不手下留情的,Clef,無論是在什麼情況下。」

「真的嗎,Jack?但我那時有很棒的理由哪。即使我們是朋友?」Clef問道。「朋友間小小的謀殺也不行嗎?」

「特別不能是來自朋友。」

「那真是太可惜了,Jack。」Clef一邊說著一邊吐出一部份的內臟。「你看起來正的讓我想操你一頓。」

Clef翻過身掙扎著站起。Bright任由他這麼做,這毫無理由的舉動只會讓他傷痕累累的身體出血加劇。

「但你忘了件事,Jack。」Clef說道,他感覺到自已全身肌肉正因腹部擴散的癌細胞而抽搐著。

「是什麼啊,Alto?」

「你的首飾。」

Clef站到鏡子前,以戴著手套的手高高舉起SCP-963並面露淌著血的笑容。

「再見啦,Jack。」

當Clef蹣跚退向鏡子時,Bright第二度舉起手槍並扣下板機。那把槍砰的一聲,電弧在槍身歡快的上下竄。Bright尖叫著衝向鏡子,然而當她這麼做的時候,一聲槍響───伴隨火藥與銅的氣味───在房間內迴響,子彈擊中了盤旋在鏡面中心的圓盤。當Bright到達鏡子前方時,她看見圓盤上的缺口,即使那道損傷是如此的細微,它仍然停止發光了。

她環視四周尋找槍擊來源,憤怒地將手槍高舉過頭。她誰也沒找到。


Schmetterling肩上背著把狙擊步槍在帶著寒意的走廊上行進。他已經許久沒有開過槍了,對於自己仍未生疏而感到自豪。他有條不紊地來到冷凍艙前,輸入那串他們從未想過要刪除的老密碼,大膽笑著注視Imants全身跌到地板上。

他彎下身子並拍了拍對方的臉。「Imants.。IMANTS!」

「誰啊?」

Schmetterling嘆了口氣並扶起身形比他大上一圈的男人,讓對方靠在他的肩膀上。他把步槍留下然後撿起備份檔案藏到口袋中。當他經過Kondraki博士的管子前時,他停下腳步凝望那張冷凍下的臉龐。

「來吧。」他說。「我會需要你們所有人的幫忙來掩護我們的逃脫。」

管子發出了微弱的光芒,蝴蝶們飛出空蕩蕩的收容單元。牠們在Schmetterling和他獲救的朋友四周飛舞了一會兒直至兩人消失。


Jack Bright坐在主任辦公室,以她拋光打磨過的指甲敲擊著桌面。這僅是個小挫折。修復SCP-093所需的時間未知,假如它真的能被修復的話。還有Kondraki從收容中消失也相當令人不安。

Bright站起身走到最遠的那面牆前,輸入了一串又長又複雜的密碼,畢竟她沒法用上穩定的聲紋辨識或者手印。

那扇門緩緩滑開露出一個精心製作的盒子。她將盒子打開,裝於其中的物體是個擁有三個指向圓心箭頭的環。

「只是一點兒小挫折,Alto。」Jack如此想著。「只是個小小的挫折。」


Alto Clef在一片充斥小麥與空虛的田野中粗重呼吸著。他可以感受到穿過腹部的希格斯玻色子帶來的作用,他深知自己沒剩多少時間可活,而且剩餘的時間他打算進行的事將會令人不快。如果仍有把槍他很可能會直接拿起來斃了自己。但既然他現在手邊沒有的話……

Clef盯著護身符看,仰起頭將之精準扔進口中並任它沿著食道滑落。在最後一刻他思索著究竟徹底失去意識將會比無止盡的永恆冰冷夢境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在某處,某個在我們這世界另一側的鏡子後,一個被癌症纏身並不斷淌血的身軀尖叫著,在死亡與復甦間不斷反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