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復通行
評分: +3+x

「所以,你記熟了嗎?下一批旅客半小時之內到。」

「我想可以了。老兄,這是我幹過最怪的活了。」

「嘿,2771 是個……令人難忘的工作,如果沒發生意外了話。Tutella沒有任何邏輯或理由,但它始終如此,所以你只要記熟了,你就發財了。你收到的貨幣就是你的獎金,所以別搞砸了。」

「瞭。」

「喔對,還有一件事。如果他們微笑了話,你就要倒大楣了。」

「……蛤?」

「我們不知道怎麼做才對。我們嘗試了各種不同的方法,但沒有一個是正解。這是本程序當前最大的漏洞。你就當是提前下班吧。」

「就這樣吧。我能抽菸嗎?」

「不能,有先例了,顯然他造成了地震還三小的。他們再也不讓他進來了。」


在基金會工作五年後Michael已經對恐懼麻木了。那些他在現實中協助收容的異常夢魘,已經失去了縈繞他思緒與恐嚇其潛意識的能力。然而,任何事物都無法抹消他對那一大堆奇怪東西的驚奇感。在這條似乎沒有起點與終點的舌頭路收費站中,又一個旅客經過他這裡,他想起曾經教過他的高級研究員喜歡說的話:我們都怕會把我們臉給吃了的怪物,可我們的工作就是去問它 為什麼 要吃我們的臉。

這個旅客出示了張大概是ID卡的東西。他盡可能不畏縮的咬掉了卡片的上半段,並用指導員提供的鋁箔紙包裹住剩下的部分。恢復通行,無論是他的思緒,抑或是這條路。

好吧,他們不使用語言,我們就知道這麼多了, 他想著,下一塊肌肉隆起,向前移動。他們非語言表達裡,挫折與憤怒是一個方式,但其他的就不同,這是什麼邏輯?

旅客走向了他所在的收費站前。

吃ID卡,胡爛把臉撕掉……這麼幹的道理何在?

旅客微笑。

靠北靠北靠北。 Michael在心裡快速瀏覽了不合適的微笑應對方法,並試圖找到一個還不在裡面的。說不沒用,讓他們過去也沒用……呃……

收費站的門傳來響亮的敲門聲。他驚慌失措的抓起一卷鋁箔紙,往旅客的臉上砸。2771-1個體把他架走前,他覺得自己好像看到了她的表情有變。


「……所以你朝她扔鋁箔紙?」

「呃,我真不知道還能幹嘛,所以就這樣了。不過還是沒用。」

「在把你架走時,他們有什麼反應嗎?」

「他們搖搖頭,拳頭用力的砸著手掌,發出響亮的聲音。」

「他們對我做了同樣的事。當時我用一分多鐘的臭臉應對微笑,結果他轉身走了。接下來我只知道一群布料人把我圍住了。」

「總之,他們究竟想表達什麼呢?」

「我認為他們是要表示『這還不夠好,做點別的事。』可問題在於他們從來不講別的事情是啥。我們只要被微笑人堵到時,他們就會很惱火。但我見過他們最火大的一次,卻是在看到我們放行微笑人通行收費站的時候。你做了也被電,不做也是被電。」

「差不多吧。我希望今天在遇到微笑人前,能有幾個『正常』的旅客。菸殼子又要增稅了。又削了我錢包一層皮。」

「哈!我們半數的任務都沒這東西的健康危害大。」


這次,他用六個小時,收到了五千美金。這幾乎讓他忘了366-Tutella程序並非完美無缺。他的腦海才開始盤算如何花掉今天的工作所得。幸福感卻被一個迷人微笑的老人打破了。

不!去你媽的有完沒完,我做的那麼好……

他的臉隨著時間流逝越來越紅。一想到他又要在這幾個月無數次的搞砸,並再被粗暴的綁架。這一切完全沒有道理可言……

……然後,就在收費站的門突然敞開的瞬間。他猛然拔槍,高喊「去你媽的!」朝著旅客的腦門射了一發。

時間彷彿瞬間停滯了。他轉過身,那些2771-1看也沒看他,只是盯著路面。「地板」開始搖晃,舌頭的肌肉瘋狂攪動著,其他旅客則動也不動。他的視線再度回到地面上時,舌頭捲曲成了無底的雙股螺旋DNA。讓屍體滑進遺忘之中。

2771-1們對著Michael點了點頭,並用手指在嘴唇比了個噓,然後離開收費站。

恢復通行。


行為 應對 結果
旅客微笑。 高喊「去你媽的」並以隨身武器攻擊旅客。 運輸系統將膨脹成螺旋狀,吞噬受傷或死亡的旅客。恢復通行。

「真不敢相信這是正解。」

「老實說,我很訝異你是第一個這麼幹的人。」

「還有就是,我不認為怒吼咒罵是必要的正確條件。這是唯一他們似乎覺得不以為然的地方。」

「好吧,那我就劃掉了。不過這是他們罪有應得。」

行為 應對 結果
旅客微笑。 高喊「去你媽的」並以隨身武器攻擊旅客。 運輸系統將膨脹成螺旋狀,吞噬受傷或死亡的旅客。恢復通行。

「奇葩活兒。」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