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啥物人?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13+x
blank.png

說到了始政四十周年紀念台灣博覽會,那是大街小巷人們所流傳「看一次,死也甘願的!」的超級盛事。

這樣的博覽會在政府的引導與民眾的口耳相傳下成為了一生必去的展覽,當然除了表面上風光進行的展覽外,在一般人所不知道的世界的另一面,由大日本帝國異常事例調查局所指導策劃的神異博覽會更是異常界的超級盛事!懷有各種心思的人們聚集在此,讓這個小島迎來空前的盛況。

就在神異博覽會場裡,異獸的展間中展出了由各地收集而來的標本,巨大的會場裡擺放了少說上千種的展品,人們就擠在這些奇特生物的展台前發不斷的出陣陣驚嘆。

然而在這樣熱鬧的會場之中卻有個角落放置的標本格外不同,人們卻總是見過後沒多久便轉頭離去,只有一名男子例外,他駐足於這巨獸的面前許久,像是陷入了深層的回憶之中。

***


你是啥物人?你是什麼人?

先生,你是啥物人?醫生,你是什麼人?1

在那個平凡不過的午後,癸河一如往常的耐心的回答著病人的提問,在他位於鬧市一角的診所中細心照料著每個前來的病患,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那天下午他在那用張了數十年的木診桌前坐著,手上抓著紙筆一面專心的問診,但門口此時門口傳來的爭執聲打斷了癸河的作業,此時的情況卻是癸河執業以來從未見到過的,一名陌生的男子正與自家的藥局生拉扯,身旁圍著一圈的村民急著想要拉開兩人。

水發仔?到底按怎?水發?到底怎麼了?」癸河擔憂的叫喚著自家的藥局生,湊向前去試圖進一步的了解並阻止兩人的爭執,在然而水發還沒出聲回答前,那名外地來的陌生男子已經衝到了癸河的面前,對著癸河大吼,問他是什麼人。

你恬去!你即吵死人根本無破病你閉嘴!這麼吵你根本沒有生病!」面對男子如此莫名的舉動,候診間裡原本來看病的村人也加入了阻止對方的行列,連在地方上被視為混混的阿坤都忍不住的出聲辱罵,粗暴地揪著對方的衣領想將人從診療室拖出。

沒想到這樣的舉動卻讓陌生男子有了更加激烈的反應,只見那個人用力的甩開了阿坤的手,一面發了狂似的將指甲戳入自己的雙臂死命的來回抓著,一面發出不知道是痛苦還是憤怒的吼聲。

男子撞到了身邊所有的設備,癸河的診間頓時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

他的四肢正以一種駭人的姿態擺動並不斷發出陣陣悶響,咆哮的身影不斷抽搐,那樣幅度擺動的軀體根本不可能還接在關節上,要說是癲癇或是阿片卻又遠超過癸河所知道的常理。

男子白森森的斷骨穿出了四肢,大量的鮮血與被擰爛的鮮黃脂肪塗抹著地面,著急的癸河連忙的拉住了他,一面喊人要將對方壓制,但照理應該失去行動能力的身體卻一連撞到了3名大漢,連癸河也一同跌坐在地。

診所內在也沒有任何人敢靠近男子,一切離奇的太過於虛幻,像是活生生的惡夢在眼前上演。

最終,他停止了抽搐與吼叫如同野獸般伏地,在眾人尚未理解現狀的寂靜中,抬起滿是汙血的面孔咧嘴露出了駭人的微笑。

某種細微卻又令人不安的聲響正從男子身上傳出,像極了無數幼蟲啃食樹葉的聲響,可蟲啃食的不是樹葉,而是爭先恐後的由男子的皮表竄出,密密麻麻的的攀附在身上不斷蠕動。

誰能想到這樣的怪獸曾經是跟自己一樣活生生的普通人類?

原本的恐懼在阿坤簡單的腦袋裡轉化成為憤怒,「你這個鬼怪!去死!你這個怪物!去死!」阿坤再也無法忍受眼前的異樣,隨手抓起板凳就往男子的頭上砸去,但那怪物一點受傷的樣子都沒有。

他毫無生機的雙眼像是死魚一樣直視著前方,惡夢張著已經裂至耳下的大口,不斷噴出帶有腐敗惡臭的溫熱氣體。

突然間,異獸往阿坤撲去。

紮實的悶響傳出,異獸連人帶門的破壞了癸河的診所,血腥的世界瞬間蔓延到門外的市集。

阿坤被撕開了,那怪物像摧毀孩子玩具一樣的輕易拆解了一個人,他的頭以一種奇特的角度垂掛在軀幹上,僅以薄薄的皮肉相連,可那惡夢沒有停下他殺戮的利爪,一掌往阿坤的肚子灌下,掏挖出裡頭鮮紅的臟器獻寶似的往市集的人群灑去。

平常流氓一樣的阿坤連哭喊的機會都沒有,成為了一攤沉默的血肉,他在此生唯一為他人挺身的場合裡,只發揮了像片廉價的草席一般的效果,僅僅爭取到瞬間。

然而連這樣渺茫珍貴的瞬間也被浪費掉了。

人們矗立著,診間外熱鬧市集的時間還靜止在和平的那一刻,連尖叫都忘了。靜止的人群中只有那從山上下來賣山產的青年回過了神,他放開了手上牽著的獵犬,大聲嚷嚷著沒人聽懂的番話抽出腰間的柴刀後就那樣衝了上去。

雷響一樣的犬鳴驚醒了困在恐懼中的人們,村人哭喊、狂奔沒命似的逃竄,原本熱鬧的市集廣場只剩青年與黑犬仍屹立在滿布鮮血的街道上與異獸對峙,相互打量著對方的實力,評估著廝殺的方式。

看著眼前的一幕眾人不自覺的暫停了喘息,彷彿目前與異獸對峙的是自己一樣的專注,腎上腺素拉長了感受的時間,在漫長的有如一生的片刻,先做出動作的是異獸,他嘶吼著以一種海嘯般的姿態向青年撲去!

可面對那鋪天蓋地的陰影來襲時,青年卻像在街上與行人錯身那樣的從容,在一個眨眼的瞬間他已經繞到了異獸身後伸直了雙臂,帶著全身轉動的力道重重的往大熊的脖子砍下。

那柴刀穩穩的沒入了異獸的頸間,但青年的臉上沒有一絲的喜色。

那絕對不是成功的手感……刀柄回傳的觸感明顯的發出了危險的訊息。

被困在柴刀下的不是異獸而是青年,在他還沒能放開刀柄逃跑時,大量的怪蟲已經沿著刀背爬上了青年的右手,啃咬著他的血肉不斷不斷的由傷口鑽入青年的體內。

此時的青年已經沒有當初的英勇,像被屠宰家畜一樣不斷的發出參雜著恐懼與痛苦的淒厲慘叫。

他的慘叫聲驚醒了街坊的人們,「幹!警察呢?出人命了緊鬥參仝啊!幹!警察呢?出人命了快來幫忙啊!」「給拍啊!打牠啊!

頓時間商人們也不管東西是不是自己珍貴的商品,一個勁的往異獸身上用力拋擲,農家拿著扁擔敲打,青年的獵犬更像不要命似的正面撲向那巨獸,也有人嘗試著從一旁拉扯著半身已經被蟲子吞噬的慘叫青年,市集整個亂成了一團。

危險!所有人退開,毋通靠近啊!危險!所有人退開,不要靠近了!」伴隨著單車刺耳的急煞聲,從街道的另一頭傳來了巡查武雄的呼喊,眾人紛紛閃避讓武雄趕往前方,他甩開了自己那全速奔馳的單車,一頭衝向了試圖救回青年的人群中。

他原本接獲通報時以為鎮上的醫生是在跟自己開玩笑,說一個男人變成了怪物什麼的,要不是認識幾十年了自己真的會當場掛癸河電話。

但當他親眼見識到那個傳聞中的怪物時,他被震撼了。

只見那異獸像驅趕飛蚊一樣,一掌拍咬住自己大腿的黑犬,一旁有人拉扯著掛在異獸身後的男子。

什麼狀況?

那狗並沒有因為異獸的動作鬆口,反而更加的賣力的緊咬不放,異獸大概也覺得煩了,便使勁的往黑犬的頭顱用力敲下。

那個瞬間——血肉橫飛。

狗的頭骨上凹了一大塊,連眼珠都從眼眶擠壓而出,只是狗的牙仍緊緊的咬著異獸,維持牠生前最後的執著 。但從異獸的身上不斷的湧出了蛆蟲,包覆吞噬這個勇敢的靈魂。

武雄看著異獸那勉強能被稱之為臉的器官,遺憾的是無論他在怎麼努力也無法看出對方有溝通的可能性。他壓抑住自己的喘息瞄準了異獸的頭顱就是一槍。

啪!的巨響。

子彈精準的由異獸的腦袋灌入,黃綠色的不明液體噴灑而出,伴隨讓人反胃的惡臭擴散在街道上。那可憐的青年也在此時被終於被眾人救下——然而一切已經太遲了,青年大半個身子早已被蟲子吞噬。

癩圾歹物仔!毋摸著蟲,彼毋是普通物件噁心的怪物!不要碰蟲子,那不是一般的生物。

看著高砂族青年仍再抽蓄抖動的身體,肥大的蛆蟲在皮下遊走的樣子清晰可見,它們正從柔軟的部位開始啃蝕。

青年原本該是眼睛的部位只剩兩個巨大的血孔,那駭人的死狀超越了武雄一生所見過的,那簡直就是地獄。

可異獸並沒有像眾人想像的一樣乖乖倒下的迎接死亡,沾染鮮血的牠變得更加的憤怒暴躁,他開始瘋狂的撲向造成這個痛苦衝擊的對象,想將武雄生吞活剝。

接連的巨響迴盪在街道上,子彈卻不如眾人過去所理解的強大,頂多只是讓異獸受到衝擊而暫時停頓。

隨著身上子彈的數量增加異獸停頓的時間越發的短暫,還有多少子彈?武雄不敢數。

他只是不停開著槍,前肢、眼睛、腹部,每發子彈應該都精準的沒入了要害,可子彈造成的打擊卻只能使異獸注意自己而已,子彈所造成的傷口甚至快速的被蛆蟲填補。

鬼怪怪物…….」

武雄明白高砂青年的身手已經遠遠的超越隊上的不少訓練精良的前輩,在見過那番場景後所有人陷入了絕望之中,刀砍沒傷、槍擊不倒,我們贏的了嗎?

莫放棄!別放棄!

細碎的鈴鐺聲響傳入了在場每個人的耳中,身著紅色緋袴的女子筆直的朝著與眾人相反的方向前進,與武雄並肩站上了面對異獸的最前方。

名為日奉的巫女搖響了手中的祭器筆直的朝著異獸的方向甩去,一道看不見衝擊伴隨著風壓用力的砸往了異獸身上。

異獸抬起了前肢憤怒的嘶吼朝著前方死命的揮爪想要往前廝殺,然而牠卻像是被無形的牆壁阻隔一樣被困阻在了原地。

退下!遮毋是你个所在。退下!這裡不是你的土地。

日奉大聲喝斥著,但那殺紅了雙眼的異獸絲毫沒有退卻的神色,用牠那濁白的雙眼打量著這些反抗的身影。

巡查先生,你猶有銃子無?巡查先生,你還有子彈嗎?」日奉握緊了祭器低聲的詢問著一旁的武雄,她完全不敢將自己的視線從異獸身上移開。

日奉從未見過如此汙濁的邪靈,即便隔著半條街都能感受到那壓得讓人透不過氣來的怨恨,是多大的執念才能長成這樣的魔物?光是靠近一步都讓人感到反胃,那生物絕不屬於自己守護的這片土地。

有,但剩無夠五粒仔……有,但剩不到五發了……」感染到日奉情緒的武雄壓抑著逃跑的衝動,現在不挺身而出的話將沒有人保衛自己的家園。

已經足額仔,請給我鬥參仝。很足夠了,請幫助我。」日奉努力的擺出了一個要對方安心的笑容,將匕首形狀的祭器舉到胸前低聲吟唱著古老的令咒。

但原本無法動彈的異獸也在此時解開了自己的束縛朝著兩人狂奔而來,那異獸踏出的每步都撼動著地面,就在牠準備撲向兩人時日奉完成了詠唱的儀式。

就是這馬!巡查先生。就是現在!巡查先生。

祭器敲擊在槍管上發出了清脆的鳴響,武雄穩住了槍身朝著距離自己只剩半步的異獸開槍,子彈扎實的後座力從手心傳到武雄身上。

他只是一個勁的扣著板機,讓子彈一發一發的打入了異獸的體內,武雄握住發燙的槍管,這個過程他甚至不敢張開雙眼,值得慶幸的是這次情況與武雄之前碰上的完全不同。

異獸發出了痛苦的悲鳴。

大量混和著蟲屍的膿水從彈孔不斷湧出,最後異獸像是森林中腐朽的枯木一樣的倒下。

阮甘贏了?我們贏了嗎?」驚魂未定的武雄在一片寂靜之中開口,他握著板機的手指顫抖著,生怕眼前的一切只是幻覺。

「是的,巡查先生守護了大家。」

眼淚不受控制的由武雄的臉龐滑落,他跌坐在地上張大了嘴,良久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結束了!阮安全了!結束了!我們安全了!他全力的宣告著。

像是回應武雄的宣告一樣,街道爆發出巨大的歡呼聲。村民擁抱彼此喜極而泣,而更多的人激動簇擁向武雄與日奉用行動表示出自己發自內心的感謝。

***


那之後市集的街道在武雄指揮之下開始動員了起來,異獸與被蛆蟲污染的屍體一起被放到了草繩所框範的結界內等待淨化的儀式。

做為這個小鎮的醫生,癸河義不容辭的從凌亂的診所中翻出了醫療用品為受到波及的傷患處理傷口,日奉安撫著群眾的情緒一面沿街進行著儀式,群眾也自發性的開始收拾起街道,小鎮的居民正從惡夢中逐漸甦醒,

但此時沒有任何人注意到,草繩後方被白布所掩蓋的汙穢正蠢蠢欲動。

不幸中的大幸,真正受到異獸波及的傷者少之又少,雖然大家都嚇壞了,一有任何風吹草動就緊張的四處張望。當癸河的義診服務告一段落時,淨化的儀式也已經結束了街道的除穢,要到市集的廣場上拔除最大的穢氣。

人們跟隨著除穢的隊伍聚集在廣場中,在眾人的幫助下街道已經不見災難時凌亂的樣子,廣場上甚至已經擺上了小小的祭壇,而日奉正端坐其中專心的為接下來的儀式進行準備。

還未放下手中作業的癸河也在眾人的簇擁下來到了祭壇旁跟武雄等人站在一塊,那是最前面的位置,廣場附近的居民已經聚集在此,人們討論著異獸的恐怖,以及劫後餘生的幸運。吵雜的聲音將祭壇後的恐怖沖淡了不少。

日奉正專心一意的詠唱著祈禱的咒語,癸河看著這一幕,心中其實是有些遺憾的,感激與無法膜拜自己熟悉神祇矛盾淡淡的在心中擴散,人類是矛盾的,他回想著在急著救出高砂青年時,所有人不分你我團結努力的樣子,那是真的,但台灣人正迎接文化的改造,這也是真的。

「欸!本島人給我站到後面去。」突然的吆喝聲打斷了癸河的思緒與儀式的進行,說話的人是在市集經商的日本人,他一臉不滿的看著祭壇前端的癸河與武雄,揮舞著手掌示意兩人離開。

癸河並不在意自己的位置,但為什麼?這會是值得特別提出與爭吵的事嗎?擁擠的人群開始騷亂了起來,以自身的立場開始了激烈的對話,武雄連忙的勸阻,試圖讓大家的焦點再次的回到儀式上,可人們的情緒已經被點燃。

「我看你很不順眼!小小巡查為我們賣命是應該的,少擺出一副『大人』樣子。」那名無禮的商人一臉輕蔑的說著,完全不將武雄的勸阻看在眼裡。

「你這樣說太超過了吧?沒有武雄我們根本不可能撐到日奉大人過來!」聽的懂日文的台灣人嚥不下這口氣大聲的反駁對方,雙方開始你來我往的爭執,那樣的爭吵逐漸擴散成激烈的口角推擠,廣場頓時陷入了混亂。

「都給我住手!」

儀式用的淨水撒往了激烈衝突的中心,怒目的巫女喝斥著眾人「你們到底在做什麼!」

原本躁動的廣場頓時回歸於寧靜。

這也因此讓眾人再次的注意到那個聲響,微弱的窸窣聲從日奉身後的祭壇中傳出,那上萬隻蛆蟲所共同啃食時所發出的巨響,貫耳的喚醒人們的恐懼。

怎麼可能?

壓抑著心中的不安,日奉鐵青著臉揭開了蓋住異獸的白布,然而一切就如同武雄打敗牠時一樣,覆蓋於異獸身上的蛆蟲捲曲在凝固的膿血中一動也不動,日奉這才放下緊繃的神經,轉身宣布儀式繼續進行。

然而,就在那個瞬間——

癸河看到那原本應該靜止不動的異獸屍體抽動了一下,抬頭就要往站在草繩旁的日奉咬去,癸河一個箭步的衝了上前推開了背對著異獸的日奉,而那重生中的異獸正好一口直接的咬住了癸河的雙腳。

疼痛的感覺幾乎要讓癸河昏厥過去,更要命的是他清楚的感受到無數的蟲子正從傷口鑽入體內啃食著自己,在應該恐懼的此刻癸河腦袋卻反而清醒了起來。

這就是怪物嗎?凌駕於科學之上,人類尚未能理解的那個世界。一向排斥迷信的癸河此時也只能將這一切的異常歸咎於自己所不信任的另一邊。

應該死去的怪物動了,那牠是不死的,不……那是不可能的,被啃食的痛苦不斷的干擾著癸河的思緒,他咬著牙回頭看了自己的傷口,如此近的距離之下他見到那蟲在他皮下移動的模樣,突然他覺得這個畫面不可思議的熟悉。

血蟲鉤蟲。」

簡短的音節由癸河的口中落下,他瞪著已經蔓延至大腿的痕跡,這個行為不就是寄生蟲嗎?雖然兩者相差了許多,像是放大了無數倍的激進版本。

要是我們殺的一直不是真正的異獸?造成這些的其實是寄生蟲呢 !

拜託了!一定要是這樣。

想通了什麼的癸河掙扎著翻出了自己原本準備給傷患消毒的酒精罐用力的往異獸砸去,破裂的酒精灑滿了異獸與癸河的身上,這當然無法作為殺傷異獸的攻擊手段,但空氣裡刺鼻的酒精氣味像反攻的號角一樣令人激昂。

巫女小姐!給燒!巫女小姐!燒牠!

瞬間領悟到癸河行為的日奉沒有猶豫,她一把抓起了祭壇上那象徵焚燒邪惡的燭火精準的點燃了癸河與異獸身上浸滿的酒精。

轟——的一聲。癸河與異獸化為了巨大的火球。

異獸死命的掙扎想要將身上的火焰熄滅,但牠怎樣也想不到的是那個前一秒拼命要逃離自己的人類此刻正死命的抱著自己不放,原本巴望著吞噬對方血肉的蟲,在此刻成為了要命的引線,把火焰導入了異獸滿是腐敗驅蟲的體內,伴隨著昆蟲水分被燒乾的吱吱聲響癸河身上的蟲子也逐漸停止了騷亂。

火焰持續燃燒著,但神奇的是這火並沒有想像中來的疼痛,在高溫之中癸河的意識開始逐漸模糊了起來,但他知道異獸正逐漸的塌陷並且化成了碎塊。

啊……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不遠處有人正不斷大聲呼喊自己的名字,癸河感覺自己被拖著。

在那令人缺氧窒息的高溫裡,他看到了自己過往的一生與身旁無數晃動的人影,虛虛實實讓人無從分辨,那裡面僅有一人的身影自己是認得的,只是那位巫女臉上的表情難以判讀出情緒。

癸河在這些混亂中閉上了自己的雙眼,沉入了安靜的黑暗之中。


***

脫離了那場火焰之後,再次醒來的癸河已經在宜蘭一處名為思泉弄的地方被安頓了下來。

那天的一切就像個像玩笑一樣,我的身上並未留下任何火燒的痕跡,要不是雙腿上的開放性外傷與蔓延至大腿的奇怪疤痕,我大概會以為一切只是荒唐至極的噩夢,只是給我帶來痛苦的並不是蟲,也不是火。

那場災難給與了我另外一種形式的痛苦。

不久後我見到了日奉,她向我講解了我之所以在此的原因,並且一臉愧疚的告訴我這是當時唯一能拯救我的方式。

於是從那天開始我成為了思泉弄的一員,「這邊世界」的居民。

這裡的一切衝擊著我過去有的常識與信仰,而我也終於切身的了解到這個世界比我所想像的大上許多。過去我所了解的世界其實是處於某種守護之下所營造的和平幻象,他們用學習、用科學、用上國家的力量,隱蓋了神明、妖怪、在未知迷霧中傷害我們的一切,將世界分成了兩邊。

由異常事例調查局所管控的「思泉」也是個不可思議的地方,它像是一個依附於世界之外的小空間,這個地方會影響人們的時間,只要被「思泉」所接納的人他們身體都將停止老化,最多只在髮色上出現變異,雖然受到外部傷害仍會死亡但此處已經能算是奇蹟一樣的地方。

成為「思泉」居民的事其實一直很沒有真實感,彷彿真正的我已在那日的火焰中死去,然而真正讓我從這些虛幻情緒中清醒的「是我」正確的說,是調查局替我所製作的分身。

那日我與分身對談了許久,以未知方式被製作出來的那位「癸河」確確實實是我沒錯,我們有著相同的外貌與記憶。

但,唯一不同的是這個複製的癸河將會正常的老去。

「他」會替我度過接下來的日子,照顧我的家人、我的診所、還有我日夜掛心的病人們。

而我的時間將永遠滯留於此刻——

在面對這一切時我比我所想像的更加冷靜,或許正因為對方就是自己我才能如此清楚地意識到,我再也無法回家的這件事情。

我並不怨恨將我送來這裡的日奉小姐,畢竟如果不是被送到這個地方我肯定早已經死去,更不要說是製作自己副本回去陪伴家人。

只是偶爾我也會懷疑起自己是誰,是什麼人?

或許那個回診所的才是真正的「癸河」也不一定吧。

成為「思泉」居民的我順理成章的成為了駐守這裡的醫師,日子相當平靜。

除了人比較少比較冷清以外,一切的日子跟以前沒有太多分別,在照顧居民之餘我多了更多的時間閱讀與創作,雖然這裡不太常接觸到外界的資訊,這裡的人們跟我一樣熱愛著文學,這讓我稍感安慰,至少沒有失去全部的精神支柱不是嗎?

像是填補心靈的空缺一樣,我也將這裡的居民當作家人一樣的照顧,特別是一位名為的女孩,作為我來到「思泉」後所迎接的第一位新增居民,我待他更如同親生女兒一般疼愛。

楓在剛來到這裡時狀況相當的不樂觀,營養嚴重不良的她儘管被「思泉」接受而保住了一命卻也無法被真正稱之為活著,我耐心的照顧著這樣的楓很長很長的時間,幸好楓也並沒有真正的放棄自己,最讓我自豪的是成功的聽到這孩子說話的聲音吧?因此在她提出了希望前往神異博覽會的要求時我二話不說地就答應了。


今天的台灣已經是個與以往傳說的瘴癘之地不同的地方了,誰能相信這些改變到目前為止連百年都還不到?

在神異博覽會裡,各種新奇華麗的事物爭先恐後的擠入了人們的視線之中,過去曾於國外書籍中所見的事物不再遙不可及,但這些美好在癸河心中醞釀成一個又一個的矛盾。

他是開心的,難得能實現楓微小的央求。他是不甘的,他不願自己的文化就這樣逐漸的被稀釋淡化。

然而一切卻在異獸的展間裡發生了變化。

巨大的展場中標名為炎黃的異獸奪走了癸河的目光,痛苦的回憶敲碎了老醫生編製的短暫美夢,死亡和恐懼的惡寒悄悄地爬上了他的背脊從身後緊緊的勒住了他的喉嚨。

癸河凝視著展間裡的異獸反覆的抓握著自己的手掌,這不是同一隻異獸了吧?

他還清楚記得那天異獸自己在掌心塌陷化成粉末的手感,展覽會裡鼎沸的人聲,日語,閩南語交織嘈雜,帶著癸河似乎又回到了詛咒一樣的那一天。

你是啥物人?你是什麼人?」記憶中的怪獸對著自己大吼。

我毋知影。我不知道。」中國人,日本人……沒有任何一方接受自己的尷尬處境歷歷在目,如今也許連人也算不上了,他還記得那天與「自己」道別的場景和「癸河」滿臉欲言又止的表情。

啊啊……現在的我也是有足夠資格成為這裡的展品的生物了吧?


在有如浪潮的苦惱之中,一聲稚柔微小的聲音卻超越了展場中所有鼎沸的人聲傳入了癸河的耳中,「先生?累了嗎?醫生?累了嗎?

已經閒逛完一圈的楓輕輕的拉扯著癸河的衣袖嘗試引起對方的注意,癸河這才從漫長的思緒中清醒。

失禮……小楓,我小可想起較早个代誌抱歉……小楓,我稍微想起以前的事情」癸河堆起一絲無奈的苦笑有些尷尬的抓著頭向女孩道歉。

先生若是破病,我个足掛心个。醫生如果你生病,我會很擔心的。

楓一如往常的體貼回答,朝著癸河伸直了手露出了大大的微笑「先生阮先來走?阮閣去別位看覓?我們走吧醫生?我們再去看看別的?

我怎麼忘了呢?自己是誰這樣的事。

凝視著那伸向自己的嬌小手掌,女孩的話喚醒了困縛於苦惱之中的癸河。

我是這孩子跟大家的醫生啊……

眼前孩子的身影與自己的老師重合,回到了求學時師長勉勵自己的那刻。

「為醫之前,必先學為人。」

我做到了嗎?我的人格足夠完成了嗎?

回憶中無數張笑臉溫暖著癸河。

這似乎也不是什麼困難的問題了。

我愛著這裡,深愛在這片土地上跟自己一起打拼流汗的身影,那無關日本、無關中國。

「我是人」這不需要別人答應認同,因為只有自己能夠成為自己。

拋開了那個向自己提問的詛咒身影,他感受到了久違的清爽。

我是台灣人!」他再一次的說著,一如當年以人格擔保的宣言同等澄澈,癸河一臉的堅定牽起了朝自己伸出的未來,離開了異獸的展間。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