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所愛
評分: +6+x

『第一,我很抱歉,親愛的。』

靜謐的實驗室之中,僅有正中央的燈被打了開來。光線落在兩個身影之上,以及一塊,石碑。

『第二,請原諒我,我的愛人。』

男人蹲在地上端詳著碑文,雙手戴上了乳膠手套正準備向前伸去,但被身旁女人的咳嗽聲制止了。

『第三,如果有更好的辦法,我會選擇的。』

「Atlas,難道基金會的訓練沒有告訴你,事物並不是你眼前所見的那麼美好的嗎?」

『第四,但我沒時間了,我不曾有過。』

「是的,女士。」Atlas站了起來。「我們也可以悠閒地喝著冷掉的咖啡,一起度過一整個浪漫的下午。」

『第五,大家不相信我。』

站在一旁的Haye似乎是因為對方的話語而略微嗆到,噴濺出了一些咖啡到地上。

『第六,所有人都不相信我,而你也讓我心碎。』

「我想你可以就視覺觀察到的資訊,先進行初步的彙整。天知道碰了這塊石碑而憂鬱到不行的那些人是發生了什麼。」

『第七,但沒關係,我會證明的。』

Atlas索性推開了石碑旁的辦公椅、工具架、文書桌以及一桶汙水。

『第八,我的夢想,不只是夢想。』

「好的首先。」他咳了兩聲。「在石碑的這一面,妳看的到吧?這上面刻了17行文字。根據這參差不齊的字體,很明顯這是某人所親手刻上的。」

『第九,總有一天妳會明白的。』

「再來的事我想妳已經很清楚了,我們都認同這不是中文、英文,或是任何已知的語言。」

『第十,總有一天他們都會明白的。』

「但我們都讀的……更正,它們的含意,直接照射進我們的腦海裡。」

『第十一,我親眼看見的,他們是如何蠱惑人心。』

稍作整理過後,Haye再次拿起馬克杯。「所以你是說,某種東西打進我們的頭裡面。而我們應該要去掛個急診,因為我們就快死了。」

『第十二,只要拿著這把刀,那群愚民就不堪一擊。』

「更正確來說,正在死亡。」Atlas抬起頭來看了看對方。「也許我們等下就會變成瘋子,或者我們已經是了。」

『第十三,他們將能理解我的想法,你也可以的。』

Atlas繼續說著。「我知道人類對於符號的崇拜,可以達到如此的狂熱,但符號真的能帶給人力量嗎?」

『第十四,他們不欣賞我的樂曲,他們會的。』

兩人看向了石碑的另一面,那是一個正十七角星形。

『第十五,他們不需要去理解,只要接受就好了。』

「力量使人癲狂。」Haye說道。「過度的癡迷、難以解釋的超自然力量,是典型的邪教呢。」

『第十六,這將記載我的一切,並流傳於世。』

Atlas點了點頭,便走到了一旁的辦公椅上坐著。「也許我們的調查小組應該要增添一位神學研究人員,這看起來就是一個人在說著:『喔,親愛的,老子我要成為神明了,那些瞧不起我的小賤種走著瞧吧』。」

『第十七,再見了親愛的,因為我將成為』

「成為什麼?」

「嗯?」

「這後面應該還有字對吧?」

Atlas雙手交疊,並說著。「是的,從視覺上來說。但那些字並沒有投射任何東西到我們的大腦之中,所以我們真的讀不出來。」

她沉默了一會兒,便繼續說道。「所以他成功了嗎?」

「也許吧。」Atlas搔著頭。「但我能肯定的是,我們失敗了。」

「為什麼?」

「這是來自一個無人的墓,地下是實心的,沒有開挖過的痕跡。沒有姓名,沒有記錄,比起人間蒸發,更不如說是憑空出現的一塊墓碑。」

「這就是它被送來我們這裡的原因?」

Atlas並沒有回話,兩人就這樣沉默了許久。

「很好,我們現在有工作了。這些效應的成因、原理與特性,這實際上會造成什麼樣的危害,該怎麼樣才能保證人員的安全,是誰刻下這些文字的,還有……」Haye停了下來,彷彿在思考還剩下什麼。「還有……裡面提到的那把刀。」

「我依稀記得一個蠻符合的項目,」Atlas拿起電話聽筒,並繼續說道。「我們該試著聯繫看看伊薩科夫號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