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邊緣的Tim Wilson
評分: +5+x

在 Tim Wilson 的靴子的重量下,一根乾樹枝折成兩半,聲音填滿了原本寂靜無聲的克拉克默斯縣偏僻樹林。大自然愛好者停頓了一會兒,將護林員帽從他的頭上移開,掛在脖子上,以便擦去額頭上的汗水。儘管威爾遜中心的負責人通常不是負責追蹤小動物的人,但是他的三名員工都無法帶回這隻特別的小動物,所以他必須站出來鼓舞士氣!但這是令人筋疲力盡的工作,他可以​​休息一下。一塊長滿苔蘚的巨石就在前方,非常適合坐下來稍做休息。Wilson 拽著背包的肩帶,把它從身上甩了下來,然後躺在巨石上。他鬆了一口氣;寒冷而潮濕的苔蘚抵著他火熱且流汗的背部,有如天賜的舒適。

「啊啊……」他咧嘴而笑,來回搖晃來冷卻他的背部。一旦冷卻了以後,他就起身去拿他的背包,同時滑向附近一棵樹所提供的陰影。Wilson 拿出筆記本、筆和能量棒。他搔了搔鬍鬚,然後撕開包裝紙,開始寫字。

威爾遜日誌,追捕路易王,第 2 天



想不到跟蹤一個小動物竟然會碰上這種麻煩!從 Roger 告訴我的情況來看,我知道路易王是聰明的,想不到他還是特例中的特例!到目前為止,他已經成功地從我設置的陷阱中收集了水果而沒有觸發陷阱。他不知怎麼竟然解除了網,然後攫取了所有木瓜!我可能只需要聯繫監管者尋求協助來處理這個大男孩就好,但我想在放棄之前盡可能地嘗試。

但是路易王讓我真正在意的地方是:他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可不是天天都能在世界的角落發現大猿,特別是大部分時間都直立的那種!再加上他超級大隻!我當然希望我們這個簡陋的小小野生動物中心可以容納如此龐大而聰明的小動物。我不認為夥伴們會高興看到大人物又帶走我們另一位毛茸茸的朋友,就像他們對 Ringo 所做的那樣,即使這麼做是最好的。幸好路易王留下的蹤跡很大,所以很好跟隨。

等我回去的時候應該要刮鬍子。我的鬍子太刺人了!

Wilson 認為他已經休息了足夠長的時間。他揉皺了能量棒的包裝紙,把它藏在背包裡的一個容器內,收起他的文具,然後再次背上背包。在再度出發之前,他拿起水壺並爽朗地吞了幾口。水從他的嘴唇溢出,沿著鬍鬚下滲,然後滴落到地面。感到滿足,Wilson 再次把水壺繫在腰間,重新開始跋涉,像之前那樣搔著他的鬍子。


過了好幾個小時,太陽終於落在連綿起伏的丘陵之後,而 Wilson 仍舊沒有辦法接近路易王以捕獲他。儘管令人沮喪,但這絕對還沒能打倒 Tim Wilson!

儘管他的熱情無窮無盡,但他已經沒有與多年前相當的精力;因此,不論和路易王見面讓他感到多興奮,Wilson 都不得不停下來過夜。他估量了幾棵樹木,來尋找一棵他可以輕鬆攀爬的樹;還要擁有一條足夠高的分枝,讓大多數小動物都碰不到他;另外又要低的剛好,讓他在不得不緊急跳下時不會傷得太重。經過簡短的檢查,他找到了一棵令人滿意的橡樹並開始攀登。一旦他坐在他想要的樹枝上,他就著手進行動工前的耐久性測試。

他從背包中拿出一塊折疊整齊的藍色塑膠,上面繫著長繩。他將塑膠展開,然後把塑膠固定在樹枝上,表示這塊塑膠其實是一個吊床。Wilson 一完成就緩慢且平緩地滑入他的臨時床,並將背包當作枕頭使用。他帶著滿意的笑容,看著日落和月出。

當 Wilson 躺下看著月亮冉冉上升,享受著蟋蟀的小夜曲,嗚嗚叫的貓頭鷹以及附近小溪的溫柔流動時,他感到舒適自在。雖然很多人可以獨自欣賞大自然的聲音,但這些在他耳中聽來就像音樂。他發現最美麗的是:無論聽了多少次都是不一樣的。有時候會有一群郊狼合唱團加入,或者從水中跳躍的魚會產生出眾的漸強音。Wilson 閉上眼睛,終於睡著了,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他正是為了這個而活。


當 Wilson 從睡夢中醒來時,月亮正高掛在夜空中。他眨了三次眼,慢慢地從吊床起身。雖然他周圍的世界仍在旋轉,但他能夠發現附近有一雙黃色的眼睛盯著他。這讓他突然之間睡意全失,當那個男人環顧四周,他在遠處看到了更多的眼睛;所有眼睛幾乎都和他休息的樹枝一樣高。

正當他評估自己的處境時,其中一雙眼睛似乎突然變得更高;視線高度毫無阻礙地變成與 Wilson 休息處等高。最讓這位小動物照護員擔心的是:那雙看起來神奇地放大的眼睛開始向他移動。Wilson 感覺到樹枝隨著它每一步的力道而顫抖,Wilson 在驚慌中快速地把手伸進背包裡,掏出了一把手電筒,然後他將光線照向那個接近中的小動物。

Wilson 幾乎要因為他所看到的東西而喘不過氣:一個巨大的,幾乎是人類的生物從頭到腳覆蓋著棕色皮毛。牠的腳相當巨大,幾乎和狗一樣長,而且長著又長又笨重的手臂。但最讓 Wilson 震驚的是牠的臉。儘管牠有類似大猩猩的特徵,然而牠的面部結構幾乎和人類一樣,但與此同時,牠仍顯然不是人類。如果 Wilson 對美學更了解,他會把這隻生物描述為「屬於恐怖谷」;但是,唉,他沒有那麼博學。作為替代,這位環保主義者會將其描述為「毛骨悚然!」。

這隻小動物在 Wilson 面前停了下來,Wilson 看起來就像車頭燈照耀下的一隻鹿。牠瞇起了眼睛,似乎觀察著躺在牠面前的相對無毛的奇怪生物。經過一番沉思,牠開口了。

「你有獄卒和謀殺犯的味道,但你不像他們。」

牠的聲音是沉重的喉音,帶有一種未知語言的口音,還有一種只有智慧且古老的存在才能擁有的抑揚頓挫。Wilson 緊張地吞口水,不確定要如何處理當前發生的事情。無聊鎮是一個奇怪的地方,但他從未聽過一個小動物跟他說話──至少除了典型的鸚鵡嘎叫以外沒有。Wilson 花了一點時間讓自己平復,他在回應之前緊張地嚥了一口。

「嘿……嘿,你好,朋友!我的名字是 Tim Wilson ……我,呃,我來自威爾遜野生動物應對組。」 他的自我介紹吞吞吐吐;盡力讓自己不要驚慌(而且失敗了)。

「Tim Wilson……為什麼你要跟蹤我族?為什麼你要設陷阱抓我們?」

「嗯……說來話長,朋友。但總而言之,威爾遜野生動物應對組正在努力安置與照顧生活在克拉克默斯縣的所有奇怪和狂野的生物……監管者說這裡是『合流點(nexus)』或之類的地方,所以我們才會遇到一堆不合常規的小動物。但我們依然關心牠們。」 他發現自己有信心談論他親愛的組織,自豪地與他新發現的同伴分享他的目標,但他很快就意識到牠們沒有和他一樣的熱情。

「多年以前撲殺我們難道還不夠嗎?現在你要把我們當作陳列品以作為你們那族的娛樂?」 那存在的聲音變得憤怒,Wilson 因害怕遭報復而畏縮。如果他沒有被包圍並處於弱勢地位,他本來會試圖拋出一個信號彈,但現在外交似乎是唯一的出路。Wilson 並不是最能與人交流的人,他總是更喜歡與動物在一起。他想,這東西大概算是某種小動物,所以他也許可以順利地處理。

「不不不不!你完全誤會了!我愛各種形狀和大小的小動物!不──我不是說你是隻小動物,因為你知道的,你可以說話,看起來很聰明!但是呃,我不知道你是否熟悉猿類,但你們那族在我們看起來就像是很大的猿類,所以我們才以為你們中某一個是有需要的小動物……」他停了一會兒。他對話的對象非常大,比路易王更大。所以他這一次只是在追逐一個亞成體嗎?

「我知道猿類是什麼。我們是他們的孩子,你和我都是。你沒有殺手的氣味,Tim Wilson。你有憐憫的味道。但你聞起來有獄卒和謀殺犯的味道。我們會讓你走,但你必須為我們傳達一條訊息。」 牠轉過身,發信號叫另一隻同族接近。一隻小得多,大約只有一個半 Wilson 大小的樣本靠近了。人類把手電筒指向下方並迅速地將這隻小動物辨認為路易王。

Wilson 的注意力立刻被帶回到他早些時候對話的那隻更大的生物,因為牠從附近的一棵樹上扯下了一長塊樹幹,然後將樹幹交給那隻較小的生物,接著那隻較小的生物又用尖銳的石頭在木頭上潦草寫下訊息。訊息完成後,樹幹被交回至起始者,然後起始者將樹幹交給 Wilson。在 Wilson 能夠看清楚之前,那存在再次開口。

「在破曉之時離去,除非和獄卒達成協議,否則不要回來。」

隨即,牠和路易王以及其他所有雙眼一同轉身。Wilson 再次獨自一人。他無法在晚上剩下的時間中再次入睡,他望著月亮,然後是日出。隨著森林中不同的角色組復甦,鳥兒開始啁啾。Wilson 筋疲力盡地收拾隨身物品,抓住他的木雕,花了一點時間閱讀。雖然雕刻粗糙且難以辨認,但他能夠理解上面的內容

我們原諒你們;
因為這只是一時的抉擇,並非一世;
讓我們回來

他出發去了最近的空地,在那裡他發射了一個信號彈並等待中心救援。幾個小時之後,Wilson 向監管者提交了這個對象,然後監管者介紹他認識一些看起來很奇怪的噴霧罐。一段時間之後,整個威爾遜中心都和奇怪的噴霧罐見了面,似乎沒有人記得路易王,甚至連電腦,期刊或小動物簡介中也不存在。

在中心一切照常,唯一令人煩惱的問題是 Wilson 自己的鬍子:太刺人了!也許他會考慮刮鬍子?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