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陣雨
評分: +13+x

b5kXl5G.jpg

紅。

一片殷紅。

紅色閃燈警報器刺眼的色彩,每隔一秒就渲染一次站點的每一角落。

「系統警報:站點地下10樓左翼發生收容突破事件,非戰鬥人員請迅速撤離……重複,系統警報:站點地下10樓左翼發生收容突破事件,非戰鬥人員請……」警報系統無感情的聲線一次又一次地從每個喇叭中播出,與從走道中頻繁傳出的雜亂腳步聲混合為一。

這裡是Site-ZH-02的地下8樓,與狼狽衝上後樓梯想回到地面疏散的其他研究員不同,有一個人正用著急促的步伐,尋找著某樣東西。

「醫療室在哪?」Kris在走道中邊小跑步邊四處張望,尋找著指往醫療室的路標。

這不是Kris第一次遇上收容突破,但這次與以往的意外不同,他並不能與其他人一同疏散,因為他有要拯救的人。

「找到了!」在Kris面前的是一道半敞開的大門,門上貼著綠底白十字的牌子,令他不假思索便急促推開了門進內。

醫療室的燈還未關,Kris設想那是因為醫療人員急於疏散而來不及關上,而這也方便了Kris不需尋找燈的開關──Kris的身體比其他人好,因此這是他自入職以來頭幾次進到這充滿漂白水味的房間裡,當Kris看見擺在他面前那琳瑯滿目的時候使他忘卻了急切,愣了一瞬間:「哪個是哪個啊……啊,是這個吧!」他認出了橙黃色藥劑上的英文,便認定了那是他需要的東西。Kris顧不得其他被他弄倒的藥瓶藥罐,一把拿起了那支藥劑轉身就頭也不回跑離醫療室。

──他往回10樓跑了。

一片紅光之下,Kris遙望到遠處有一具趴倒在地上的人影。Kris加快腳步,往人影的方向奔去。

「找到你了!!」Kris喘著大氣,確認倒在地上的那男人是自己一心想著的人後,安心感瞬間湧過心頭,使他一時之間脫力跌坐在對方的身旁:「呼啊……Craig……我找來腎上腺素了。」說罷,Kris還沒有空閒檢查對方是否仍有呼吸,便一口咬掉腎上腺素針劑的蓋子,他盡力穩住因氣喘而顫抖的右手,將針頭直刺進Craig的大腿內側中。

Kris祈禱著這能有效地將他的愛人從昏迷中拯救過來。

「……呃……」謝天謝地,不消一刻Craig的意識已經清晰,他眨了眨眼,確定自己還活著。變得不那麼模糊的視線中,他看見了Kris掛上了焦慮表情的臉後愣了一下;Craig勉強從地板上坐起,語氣帶著激動與關懷地向對方訓話:「Kris,我不是叫你快逃了嗎?」

「我才不要拋下你!不要在道別的時候說『永別』Farewell這種悲傷的話啊……」Kris回想起幾分鐘前,在他準備和其他人一起疏散的時候,Craig在通訊器中向自己道別的用詞,「要是就這樣永遠失去了你,那我活著有何意義?」他直視著Craig的雙眼,一想到最糟糕的可能性就不禁落下淚來。

「……」Craig不太知道要怎麼安慰面前泣不成聲的愛人,便摸了摸對方的頭:「我們都會活下去的。現在不是說這些話的時候了,快逃吧。」

「……嗯……」

「還走得動嗎?」Craig拖著沉重的身子勉強站起,但他選擇關心他的愛人。

「這句話應該是我說的吧。」Kris用衣袖擦了擦臉上的淚痕,苦笑對著這種時候仍溫柔地關心著自己的Craig:「快走,來,讓我扶你。」

兩人腳步聲在走道裡迴盪,他們以互相攙扶的身姿,朝向後樓梯的方向奔走,準備與其他人一起疏散。

眼見後樓梯的門口逐漸靠近,希望的曙光彷如就在門的另一側等著他們,一切看似是多麼觸手可及,他們以沉重的腳步盡力加快前進的速度,馬上就能逃離了──

真的嗎?

壓迫感越來越濃重,身後似乎有什麼在追逐著落單的二人。

「你感覺到了嗎?」Craig扶了扶自己因痛苦不自覺垂下的頭,轉頭望向正一心往前走的Kris。

「就是它嗎。」Kris偷瞄了一眼面容稍帶猙獰的Craig,心疼著身為第一線戰鬥人員的對方;「等我們逃出去之後,我試試看向上頭申請你當我專屬的保鏢吧。雖然他們不一定會通過,但如果成功了的話你就不用受那麼多苦了。」

「對,不要回頭看它……就算只有一眼也好,它都會將你扯進無盡的深淵……」Craig警告著Kris,他已經見識過身後的那東西帶走了數個他認識的特遣隊成員;他不希望Kris成為下一個被它所吞沒的人。

話語未落,將站點警報取而代之的是令人頭昏腦脹的耳鳴聲,高頻率的聲波腐蝕著Kris的理智;暈眩感隨之而來,眼前的紅光變得刺眼無比,眼簾中的影像開始產生重影;難以忍受的溫熱感湧入他的身子內,熱辣辣的觸感在他的皮膚下遊走,整個人彷彿達到了融化的臨界點;原本近在咫尺的門此刻被一股力拉遠,希望之光一絲不剩;現實化為了一池沼澤,掙扎的人只會越陷越深;「救……」Kris想要求救,但嗓子裡只擠得出破碎的零星音節;太辛苦了,他猜想Craig就是因此昏迷。

「它來了,」Craig半靠在Kris的身上,以有氣無力的聲音提醒Kris:「不要再扶我了,你先走!!」

「不可以!要走我們一起走!」Kris聽見了Craig的提議後不忿地拒絕,明明逃生門就只有那麼近,怎麼可以臨門一腳才決定放棄?Kris重新握緊了抓著對方的手,以肢體語言抗議。

「來不及了!」Craig忍不住對Kris尖聲嘶啞。

密閉空間中的空氣再次加熱,紅光侵佔了眼球的每一個感光體,現實扭曲的畫面模糊失真,在眼前如泥水一般混濁,兩人的形體與周遭的空間被異常攪動,一切即將化為熱寂……

「你要代替我活下去啊!!」Craig用盡最後一股力氣奮力掙扎,甩開了Kris的手──他一把將對方推進了木質的逃生門內。逃生門應聲關上,將兩人分隔兩地。「等一……」Kris最終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Craig一眼,只見一道艷紅迅速地吞噬著他的衣服,他的身體,與聲音;灰燼的碎片飛散到逃生門的玻璃窗上,黏著,就此靜止。

永別Farewell了,Kris。」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