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之中有個間諜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人物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評分: +24+x

她的手還在抖。

也許是強烈過頭的刺激感所致,又或是隱約盤旋在心中久久不散的悖德感扯動著她不怎麼堅強的意志。她把手緩緩張開,用食指在小手上寫了個「人」字,然後張大嘴巴作勢把字吞下。不,說到底,這個方法是對著觀眾用才有效的吧?這裡除了她以外根本沒有半個人,又不如說要是這裡有人出現她就完蛋了。

純白色襯衫在沒開燈而全黑的辦公室中也難顯突出,領帶吊在胸口前隨著躡手躡腳的身體動作搖晃。似乎是快入冬的影響,黑色吊帶短褲終究是抵擋不住寒氣—她這樣為自己的顫抖辯解。雙腿輕點地毯,她移動到辦公桌之後。點亮螢幕,優雅紫光在漆黑之中照出她帶點鄰家女孩氣息的年輕面孔、黑框眼鏡與啡色髮絲。

可是,在僅僅幾秒鐘之間,她就發現計畫裡出現了某些錯誤。是大錯特錯的那種,足以抹殺她全部的努力,然後搞砸整個計畫。

曹閾蝶的小腦袋瓜用力運轉,把這三分鐘之內發生的一切重新順過。

她是潛入了RAISA部門副主任,真紀博士的辦公室裡沒錯。

她此行不是來泡茶聊天的,這沒錯。

她是個間諜,來自GOC,這也沒錯。

曹閾蝶帶了隨身碟趁著對方不在時摸黑進來,打算把RAISA副主任筆電裡的一切資料都偷走,然後帶著大豐收的最高級秘密資料回到GOC—這樣一來,大家就不會再把她看成那個總是負責賣萌搞笑的女孩子了。她會變成GOC的大英雄,得到大家滿滿的崇拜,然後或許就能讓那個人……那怕只讓那個人看自己一眼也好。

那到底錯在哪裡?錯就錯在,她壓根沒想到電腦會上鎖。

『是笨蛋嗎!怎麼可能不上鎖啊!』

她在心裡這樣吐槽自己,但是她就以為可以順順利利的突破重圍嘛。這下怎麼辦?間諜行動在第一關就卡關了,尷尬與不堪的雙管齊下讓她恨恨地責備起一週前開始計畫的那個笨蛋,然後矢口否認那個笨蛋就是她自己。

曹閾蝶啊曹閾蝶,妳身為GOC在基金會的臥底,不該更精明能幹一點嗎?明明是該偷走資料,然後讓GOC一舉扳倒基金會的,這是她的如意算盤,但卻沒有想到算盤終究是算盤,搞不定的事情就是搞不定,再怎麼掙扎都不會有機械降神出現的。這個時候的她還不知道,基金會其實真的有機械降神,也許她一輩子都不會知道就是了。

好吧,冷靜。現在該怎麼辦?要離開也不是,不走人也不是。啊,乾脆,用猜的吧!

她小心翼翼的讓指尖撫上鍵盤,顫抖的兩根食指一個一個輸入密碼。

誒,果然「ILOVESITEZH11」是錯的。真有一手啊,真紀博士。

她絞盡腦汁,然後再次輸入了密碼。

看起來真紀博士也不會落入「JI32K7AU4A83我的密碼」這種簡單的陷阱。不愧是RAISA副主任,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這下好了,她沒招了。天才的才智終有極限,更何況是這個普通的女孩子呢?沒有什麼駭入手段的想法,她把真紀博士桌子上的紅白色薄荷糖偷拿了一顆過來,撕開包裝扔進嘴裡,然後把包裝紙好好地放進垃圾桶。嘴裡瞬間的清涼讓她得以集中注意力思考,究竟要怎麼樣才能突破眼前困境。

片刻之後,她想到了完美的答案。她掀開手機型通訊器,在幾百個通訊錄名單裡尋找那人的身影—並不是真紀博士,而是她聊過好幾次天的趙禮竺小姐,她知道那是真紀博士珍視的人。Site-ZH-11裡沒有什麼人是曹閾蝶不認識的,不只是因為間諜的工作需要大量的情報,也因為她喜歡聽人說話、和人交朋友,每個人心中獨特的世界都令她想深掘一番,試圖找出對方眼中的美麗。

明明是敵人的,明明是基金會的人,她就是克制不住自己喜歡上其他人。

「生日是……四月二十八號。『0428』,這肯定就是密碼了吧。」她充滿自信的鍵入四字密碼,然後—電腦的桌布應聲躍然眼前。湛藍色背景上懸浮著基金會的三箭頭標誌,無數檔案排列整齊的就像是一塵不染的副主任辦公室,確實是理想中真紀博士的電腦模樣。

她露出大大微笑,然後把檔案拖入隨身碟,準備把基金會藏的最深、最重要的秘密打包帶走。

『權限錯誤,請先進行虹膜掃描與指紋比對。』

呃,真的假的?至於這樣嗎,真紀博士,這樣也太狠了吧!

曹閾蝶再將滑鼠指上其他檔案,死命硬扯的就是要讓檔案乖乖進到隨身碟裡。可是檔案不僅分文不動,遮擋住畫面的警告還越來越多,她不得不停下試探的滑鼠,一個一個把警告標語關閉。時間不多,真紀博士隨時都可能回來,被抓包可就不是痛罵一頓的問題了。她可能會死掉的呀,徹底死翹翹。但每個檔案都不聽她的使喚,無論是用全力按下滑鼠拖拉或是在動作之前先向耶穌佛祖阿拉玉皇大帝天照大神祈禱都沒有用,就好像滿山滿海的機密檔案都在嘲笑她一樣。她越來越急,手越來越抖,最後不小心拉到了放在角落的奇怪影片檔。

她不喜歡影片檔。作為GOC的特工,她姑且也是看過的,那種慘烈無比又血淋淋的收容突破事故影片。所以她刻意想把這個檔案放到最後再動主意。

結果,檔案傳輸突然就開始了,看起來這個檔案沒有被特別上鎖。她心又浮又沉,雖然不喜歡影片檔,但這可能就是最後的機會了。心一橫,她乾脆放開雙手,讓檔案逐步鑽入隨身碟中。這是個足足有幾十GB的大檔案,如果是十幾個小時的恐怖影片,那她有十條命可都不夠用。

她嘆了一口氣,接受現實,然後在黑暗之中伸手摸索到了真紀博士的椅子,打算坐下來好好的等檔案傳輸結束,然後瀟灑走人。

只可惜,天意不如人願。

那一瞬間,曹閾蝶聽到了一個聲響。一個讓她全身寒毛直豎、幾乎把整個人嚇跳了起來的聲響。她倏地回頭,在門縫底下透出的亮光證實了她的臆測。

有人開了走廊的燈。

那是她進到辦公室時刻意順手關上的,這樣一來可以營造出裡面沒有人的錯覺,而這正是她賴以維生的偽裝。但現在燈被打開了,那就代表,有人正在走進辦公室的路上。

該怎麼做?

該怎麼做?

該怎麼做?

沒有人能回應她。門把轉動,門向內被輕輕推開,外頭的燈光為來者打上了一層背光,無法看清對方的身分。

c4Ovw1X.jpg

熾白燈光頓時壟罩辦公室。

「……閣下在這裡做什麼?」

對方不是真紀博士。曹閾蝶呆滯了兩秒鐘,甚至沒有反應到自己的身體已經做出了動作,為她的性命做了最後的輕微抵抗。

她,直直站在真紀博士的椅子上。

「你……你看不出來嗎?當然是在換燈泡啊,畢竟這可是我的專……啊啊啊!」她的手伸向那亮的刺眼的日光燈泡,頃刻間湧入眼中與腦中的大量光芒與資訊弄得她暈眩,狂跳不止的小心臟幾乎要震出胸口,就那麼一瞬間的閃神,理所當然有著滾輪的辦公椅被她的體重滑開,重力伸出雙臂捕捉,她整個人往前摔倒。

「危險!」對方扔下手裡的資料夾,然後大步一跨想扶著她,但不怎麼結實的身體也沒能承受的住曹閾蝶的體重,兩個人一起摔在了柔軟的地毯地面上。

曹閾蝶好不容易坐了起來,但是頭不小心「叩」ㄧ聲撞上桌角,結果又吃痛的躺了下去。

「哈啊啊啊痛死我了……」睜開模糊的眼睛,躺在自己身邊的是一個年輕男子。他戴著深色貝雷帽,黑色鏡框不知道為什麼歪了一邊……啊,會不會是自己撞歪的?完蛋了這樣得賠錢的,她哪來的錢可以賠人家啊。

一方面擔心賠錢的問題,一方面又在擔心自己是不是變重了一點,她偷偷用手指伸靠他的秀氣臉龐,把對方的鏡框擺回原位。幸好,眼鏡看起來沒有撞壞,不過該不會是把人家撞昏了吧?曹閾蝶在男子眼前揮揮手,卻沒能得到什麼回應。她最後決定戳戳對方的肩膀。

「唔……這般危險之事下次還是別做了吧。」男子眼角緊縮,隨後才睜開雙眼,立刻又被明亮的日光燈刺的瞇起眼睛。

明明戳了對方,要喚醒人家的曹閾蝶,沒想到他還真的開口說話了,這又嚇了她一大跳,渾身一震就像被小黃瓜嚇到的家貓,整個人彈了起來,後果可想而知。

按照常理說,撞到桌角一次之後,絕對不會再撞第二次。當然,除非你是個笨蛋。

「叩!」
「嗚啊啊啊啊好痛好痛……」

這下撞人的人反而受傷的比較重。年輕男子好困惑,不過還是撐起身體看看身邊的奇怪女孩是否無恙。

「閣下還好嗎?剛剛的聲音聽起來似乎不是三言兩語能帶過的疼痛。」男子用指尖稍微整理黑色的及肩捲髮,眨眨眼睛,見曹閾蝶還在地上痛的左右翻滾,他嘆了口氣,率先起身。

他是研究員Knave,Site-ZH-11的研究員,小名是艾德,不如說應該沒什麼人叫他研究員Knave。如果曹閾蝶從沒見過他,那憑著他清秀的面孔跟中性的打扮,可能會誤以為對方是個高挑的帥氣女孩。

「那不是當然嗎……」曹閾蝶揉著額角坐了起來,這次她知道要離桌角遠一點了。

「你還記得我吧,艾德?我是研究員Emposter,不過大家都叫……」「大家都叫閣下『小蝶』。」艾德點點頭,向仍然跪坐在地上她伸出手。曹閾蝶露出滿心歡喜的大微笑,雖然沒有說上很多次話,不過有被記得真是太好了呢。她伸手拉住艾德比自己大上許多的手掌,搖搖晃晃地站起。

「所以閣下摸黑在這做什麼呢?辦公室全域皆暗的情況並不是什麼尋常之事。」艾德蹲下把被撞散的文件一張一張撿起,然後在真紀博士的桌子上叩一聲整理好,上頭寫的東西大概是曹閾蝶看不得的。她也識相地迴避視線,身體卻偷偷移動到筆電前面,用身體遮掩住電腦。

「我剛剛不是說了嗎?換燈泡呀,幾乎整個站點的燈泡都是我在換的喔,畢竟……畢竟我也只有這點用處了嘛,啊哈哈。」雖然說來辛酸,但這確實是鐵錚錚的事實。一級研究員的身分讓她平常沒有什麼事幹,文書工作比她俐落的人在這裡可到處都是,她就只能身兼工友的身分,代替這群文弱書生(她總是這麼稱呼需要請她換燈泡的員工)幹活。間諜嘛,不寒磣。

「可是燈泡分明是亮的啊。」

「因為我換好了啊,小傻瓜。」

她話說完,開始意識到他的視線往筆電飄去,艾德的身高比自己高出一顆頭,憑她的身高根本擋不住。曹閾蝶心中大驚,生怕偷資料的事被揭穿,那她能不能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都成問題了。情急之下她一把抓住艾德的手,半推半就地把他往辦公室外拖去。

「呃,怎……怎麼了?我還得等真紀副主任回來然後……」對這種突如其來的親暱舉動有點訝異,艾德想把手抽回,但他萬萬沒想到這才不是什麼親暱舉動,這分明就是活生生的暴力行為。曹閾蝶用盡全力抱緊艾德的手臂,死拖活拉就是沒有要給他揭穿自己的機會。在同性中算是纖弱的艾德和在同性中足以被稱為強壯的曹閾蝶,一個拉一個抽,艾德根本沒有勝算。

「很久沒有見面了,我們上去喝杯咖啡吧!咖啡!真紀小姐今天很忙,晚點再來也行啦。」曹閾蝶就差沒把人家抱起來了,又是摟肩又是牽手,她死命用上自己的一切來讓艾德分散注意力。

而這確實有效,雖然故作鎮定又紳士的看向別處,還盡可能的推開人家,但艾德心裡的慌張程度一點都沒有遜色於曹閾蝶。兩個手忙腳亂的人就這樣把彼此推進電梯裡,電梯門關上,曹閾蝶大力拍下按鈕,總之只要能離開這裡那什麼都好隨便了啦。

鍵盤上的指紋什麼的怎麼辦?她有想過要戴正規的手套,但是露指手套太帥,她不假思索的決定這雙黑色露指手套就是她的標準配備了,下場就是在真紀副主任的辦公室裡還有滿屋的指紋等著她去擦。

呃,那隨身碟呢?還插在副主任的電腦上欸。

唉肯定有辦法的啦。走一步算一步,這就是曹閾蝶的人生哲學。

Site-ZH-11不大,但是很深。RAISA正副主任的辦公室在地下九樓,她隨手按下的電梯要前往的是地下三樓,也就是基金會站點與大學圖書館的交界處。

所以從九樓前往三樓的缺點就在於,電梯要坐很久。

「……」艾德揉揉手臂,死盯著地板看。

「……」曹閾蝶把在慌亂之中弄亂的領帶解下,熟練地重新打了漂亮的半溫莎結。

然後她再解開領帶,重新打上了凱文結。

然後她再解開領帶,重新打上了三一結。

然後她再解開領帶,又重新打回最初的半溫莎結。

「……你看到了嗎?」電梯音樂叮咚作響,兩個人的視線始終沒有交集。正準備要打第五次結的曹閾蝶先開口。

「……嗯。」艾德咳了一聲,默默應答。被擅自解鎖的電腦、插在電腦上的隨身碟、已經跑了一半進度的檔案傳輸,艾德其實從踏進辦公室時就從曹閾蝶的鏡片反光上看到了。

這樣啊。果然被看到了呢,那就沒辦法了。

被發現的間諜,與發現間諜的目擊者,相生相剋的這兩者之間,只會有一種結局。曹閾蝶按下電梯的暫停鈕,把手伸向短褲後方。

然後拿出她的皮夾。

「我給你一百塊,不要說出去好不好?」她真的打開皮夾,然後依依不捨的遞出畫有國父的紅色鈔票,用手指夾著遞到艾德眼前。有錢能使鬼拖磨,曹閾蝶還不忘掛上招牌的燦爛笑容,有了錢和美人,肯定能讓艾德神魂顛倒的吧!

「呃……呃啊?」對比曹閾蝶的自信微笑,艾德幾乎沒能反應得過來,只差那麼一點點就把「閣下是笨蛋嗎」這種大逆不道的話說出——

「閣下是笨蛋嗎?」啊,結果沒忍住嗎。飛出的話語如箭矢刺中曹閾蝶,反駁也不是,生氣也不是,所以……

「你可真會討價還價。吶,兩百塊,這樣夠了吧。」她用顫抖的手把午餐錢抽出來,加到了那張一百塊上頭。

「不是那個,跟錢無關……」艾德瞠目結舌,在他的心底其實有個「11站的人都是少數菁英份子」的想像,雖說有些一廂情願,但是他打量眼前這女孩,確實和腦中的想像很有落差。

「三、三百塊的話……」這是晚餐錢,今天只能餓肚子了。沒、沒關係,運氣好的話四樓的娛樂室會有別人忘記帶走的三明治……

「你聽我說,問題就不是那個——」激動到連第二人稱都說錯了,艾德一手推開曹閾蝶的手,把錢塞回她的胸口,卻沒想到換來的是對方快掉淚的表情。

「三百、三百四十一塊的話……」她把皮夾整個倒了過來甩甩,硬幣鏗鏘掉落,然後雙膝跪地慌忙地撿起十塊跟五塊硬幣,還幸運地在地上找到不知道是誰落下的一塊錢。

「我不會出口張揚的啦,閣下不用擔心。」

曹閾蝶眼角泛淚的抬頭,在狹窄的電梯裡,艾德頭上的電燈泡就像如來佛祖的光環,慈悲為懷,助人無量。她抖不停的雙手緊抓救世主的衣角,可憐巴巴像隻無助小貓。

「真的嗎……」

「我向閣下起誓。」艾德點點頭,把她還伸在半空中,抓緊紙鈔的手輕輕推回去。

「真的嗎!」這這這,這人也太好了吧?曹閾蝶把紙鈔塞皮夾裡,但又想了幾秒鐘,然後把那個撿到的一塊錢向他遞出「我媽媽總說,如果撿到了一塊錢那要好好珍惜,因為那就會是幸運一塊錢。這個給你吧。」

艾德苦笑著,似乎別無選擇,他接過硬幣塞進胸前口袋,電梯門正好打開。

「如果閣下沒什麼要事的話,我得先走一步。咖啡聚會就留到下次吧。」他伸出拳頭,然後翹起一根、兩根、三根手指「算了下來,今天還有三場會議要開。」

「哇啊,不愧是二級人員,請、請受小女子一拜——」曹閾蝶目送艾德踏出電梯,然後深深地鞠躬道謝。電梯門關上,留她一人還呆站在電梯裡。

鏡面反射出她驚魂未定的身影。她凝視鏡中的自己,再把領帶解下來一次,緊張時就會對領帶動手動腳的習慣還是沒能改掉,領帶變的皺巴巴。這可是重要的人送給她的入職禮物,她珍惜的撫摸著領帶布料,然後流利的重新打結。

是不是忘記什麼了?

「啊啊,隨身碟!」

她又拍下電梯按鈕,直往地下九樓。

艾德獨自走在通道上,伸手整理因剛才的意外弄亂的頭髮和帽子。

最初聽到站點裡有個GOC間諜,他也是難以置信的。為什麼明知站點裡存在著間諜,而且整個站點的人都知道這件事,但是大家卻不為所動?一直到他真的和這名間諜說上了話,認識了對方,他才理解真紀主任所說的「這樣也不壞嘛」是什麼意思。

「唔,確實,」他喃喃自語「這樣好像也不壞嘛。」


女孩伸頭探進自己的辦公室裡,最重要的隨身碟就放在懷中。已經很晚了,她的同事們大概都已經到家,享受熱騰騰的晚餐或消夜了。那麼看來辦公室裡就只剩她一個人,不會再有什麼人出現。

滅了燈光,沒有光線的辦公室更顯寂寥。

也許是她的習慣,又或是間諜身分的堅持,女孩總是喜歡暗摸摸的行動。

隨身碟插上筆電,她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喚醒螢幕。偌大的儲存空間中只有一個孤零零的影片檔,那正是從真紀博士的電腦裡偷過來的檔案。

罪惡感走開,現在不需要你。她心想。

孤單滾開,我才不是一個人。她心想。

難過消失吧,我做的是正確的事情。她心想。

如果這個檔案真的很重要,重要到足以完成她的任務,那怎麼辦?腦海中浮現的不是她成為英雄的模樣,而是她平常相處的這些朋友與同事,受了傷的樣子。

不,這些人才不是朋友。她搖搖頭。

「我唯一的朋友……唯一理解我的人只有……」女孩嘆氣,然後點開檔案。

影片整整長十二個小時。

但是她在點進去的瞬間,聽見鼓聲與迪斯可舞曲的樂音時,就知道這是什麼了。甚至連影片的主角站在麥克風前搖擺的動作都不用看,她拉著進度條,往前又往後,但就只是普通的音樂MV,十二小時版。

她默默關掉影片,然後把影片拉到了「間諜成果」的資料夾去,就擺在其他兩個內容一模一樣,唯獨來源不同的影片旁邊。

有那麼一瞬間,她在心底最深最深的地方產生了名為慶幸的感情。但連她本人都沒有發現這件事。

「哈啊啊啊啊啊……這到底是什麼啊……為什麼大家的電腦裡都有這種東西啊……」她用西裝外套的袖子摀住臉,發出長長的嘆息聲。

女孩無力的倒在桌上,伸手從西裝外套內襯中掏出皺巴巴的香菸盒,盯著它看。她根本不抽菸。每次抽菸都會把自己嗆得七葷八素。但這樣一來,就能夠再跟那個人再共享久一點點的相處時間了,所以她一直一直都把它帶在身上,生怕再次相聚時漏掉那僅僅五分鐘的獨處。

她喜歡那個人溫柔的用她的菸頭幫自己點菸的時候。

她喜歡那個人溫柔的摸摸她的頭,然後誇讚自己做的好的時候。

她喜歡那個人溫柔的站到她前面,在別人的流言蜚語面前保護她的時候。

女孩伸手立起她辦公桌上那個總是朝下蓋住的相框,裡頭是再更年輕一點的這個女孩與一名大上她六、七歲的女人的合照,照片裡的她笑得很開心。

「抱歉……翎姐,這次也沒成功。」

她喜歡被那個人溫柔的親吻的時候。即使她知道對方也許根本不是認真的,或許從未對自己產生感情,就算她心裡的感情是錯誤的,說不準一切都只是她的想像,但……

但那也沒關係,其實全都無所謂的。

女人與女孩在照片裡穿著的衣服,胸口都畫了一個藍色的五角星,以及五大洲的圖案。

「不行,不能再這麼消沉了。好吧,明天也要加油!」女孩放倒相框,把香菸放回口袋,蓋上並拎起筆電,然後向辦公室外走去。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