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說神幻經
評分: +3+x

或日一氓至,告余以真一上神之事。
余謂其曰,世無真一,諸神皆神,信之則真。
若言確有真一者,起信於斯,成化於斯,亦視他者為妖魔。
然神鬼匪殊,實皆系於心。諸神唯心造,其名各不同。

余言,若須信之,如無他善,必效北狄。
北狄者,其以己之奉,以易神錫也。
遇神而拜,但拜其名之徒,果愚不可及也。
神通之源,無他,惟我等爾。但當自信於身。

斯人忿恚至極,詆詈余以瀆,亦言其神,
必將余貶入九幽之底,教魂靈萬世不得翻身。
然非能貶也,諸神應受貶乎我等之所為。

届時,余方知所謂神也,眾庶未辨其實,
亦不曉其為物也,何邪、何蠹、何卑歟。
其欲困我等,惟因我等雙龍之子,確有偉力與潜德。
余為夏之學士,務授斯理,以圖神之實也,可曉於世。


往昔絕時地,仁君治此方。其土非極廣,其沃亦足倉。
河漸田野久,旱澇無過傷。老幼得撫養,安和又一鄉。
都市同繁茂,為藝更為商。百業共此時,蒸蒸日富强。

首善之都,諸殿之城,有商旅自遠方來。
聚而相販,市異域之古玩,易稀奇之見聞。
宮有四嶽,侍於王庭,皆善於其位,博識且擅焉。
是國也,周無列强,不修甲兵,然猶養一軍。
榮哉其兵,循衛以安。非獨王子皇孫,亦為天下黎民。

是也,斯國無乞無拜,不事鬼神,惟以之奇。
獨尊王敬后,除此無他。至若商賈之雜談,
異域所聞,怪力亂神,雖强雖聖,亦不增一變。
何為教耶?何為其理?皆疏遠於民心。
然無鬼神叨擾此方國土,怪哉怪哉。

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未幾生變。
是夜,星垂平野,黯月朦朧。
太子生,王后崩,舉國大喪。
十旬猶慟,王托子於僕,托國於公侯。
歸時已斷腸,蒼顏色憾,為伊消得人憔悴。
其心不復與民相通,常轉懷寒臥深土之妃。
國亦榮昌,逝者已逝,弗與昔同。
民避宮而行,暗自閒語,諷於王室。

王子周歲,草草宴飲。
然忽有異人疾入,金吾未迾,僕但息於前。
斯人也,昳麗非常,衣緇傲立,行亦蹌蹌。
未幾登庭而斥,斥王疏於其民。
四嶽與辯,俱敗於所長,愈訥而無力。
是時,王瞥異人,問以除弊之法。

故其前,耳語乎王,匪云治國之法,
乃言其有一術,可令王后還陽。
晏晏而云:神鬼皆可甦人,
然欲稱信亦渺矣,且所得遠不及所獻也。
不若王自登神,因裁於己,足可孚也。

王目忽眀,挺身而宣之。言斯人也,
自證其才超四嶽,確為真知,卓爾不群。
授之以布政使,為朝野相通之橋也。
會畢,東宮之慶,今皆忽也,惟念新變。
是夜,王與使者相談於幽月下,
論之策之,直至群星高懸,月霜消於地。

布政司之於民也,果為良使。
經廣畝,過華街,日日皆美其王於黔首。
其舉也雅,其音也魅,莞爾何妙然。
斯人之言,出則孚眾,亦燦蓮花,民所欣也。
每到一地,皆有人駐足與談,且傾耳聽其事。
夜夜歸時,使者謁於王,告其所見所聞。

初稍為事,但求民複尊主爾。
然日月其邁,廣作傳奇、偈頌,視君若英豪。
王率六師,振其勇而伐邊,一鼓作氣,永絕荒山獸穴。
複潜瀚海,今為歴難之所,聖裁之殿,取天冕搜寶庫。
外商隨見,中有聖賢高士,懷珍為禮,謁贊天命之治。

奇哉,一如所敘所信之狀,事亦隨之變。王披羽衣虣氅,
臒瘠改貌,既康且壯。民皆伏之為雄主,日日贊而不休。
及夜無月,有使者與坐談。王側聽其偉業,
雖未曾為之,亦喜甚而忘憂,野心旋生焉。

瓊樓廣覆,玉宇拔地,上摩九霄雲海,牙質金澤耀周。
下及其土,日漸奇甚,山隱愈疾之泉,林走珍奇之獸。

此猶始也,使者不復行乎民間,弗篝火夜談於草廬下。
然國人皆願聚其旁,初為野場,後則庭堂,未幾祠廟。
使者篡章,閒談俱入經幢;終竟如斯,萬民盡信為真。
王先為天選者,後為半神,複得身即真神。
東宮亦未除外,因其為子,躬承上神之血。
四嶽懷大神通,是為從神,今亦廣為人知。

方尖華表,勒石浮碑,屹於諸城之央,綴乎田陌山嶽。
王與其庭,皆頌於民,精妙畫壁之堂,祈聲回繞不絕。
既而為典,人佩假面,以慶王之高譽,晨昏星馳於天。
殿堂峞巍,王座璀璨,共樂於盛宴者,君主太子公侯。
使者昂昂,立於王旁,緇袍軃於雲石之地,何傲何豔。
王城之下,王后之軀,寒臥於忘卻之墳塚,愈淪深土。

是也,爾時國王也,已與神相近,若一也。
心取一色,所喜昭天下,天下共繪此彩畫。
亦如使言,君目洞寸土,國亦旋合化巨城。
王不復瞻高陽,更憐群星垂空,冥冥永夜。
國不復立凡間,乃飄九天之上,軒軒無下。
民不復事百業,而燕樂靡得休,樂莫若此。
人盡覆諸假面,有無與使美者,王怫鬱也。
雖然,其國猶盛强,惟因此乃王之所欲也。

然其猶非神,縱得萬民皈依,有一細線未越。
複與使者談數日,而不知其時也,無以測焉。
宸宇黟危,日月無蹤,唯有群星依舊,時熒時滅。
時使者出於殿,乃命為祭。民尊王旨,欣然從之。

於此霸國大都,但聞笑矣。使者歸時,華服染血絲絲。
人人皆流其血,河為之濁,所懸流者,國民命之精也。
使者過於廟堂,四嶽列位,一一而出,以獻其所禀也。

君臨於王座,以候其歸也,太子亦立於一旁。
東宮本善也,少即為良傑,其雅其媺如其母。
而今則假面,因其雖言俊,終不及使者之美。
使者予王以匕,君便領會,還有犧牲需獻。
乃轉身剄太子,安聞其號,因神勿需嗣也。

斯業既濟,王覺偉力,更甚於昔時也,今其確已登神。
四嶽拊掌,賀王揚陞,宮外方流赤者,亦感之而歡也。
眾聚為祝,傾城大宴,君見之而樂甚,使立旁而陰哂。
王后屍寒,淪幽益甚,然之於現世神,人命更為何物?

血已流盡,大使耳語何蜜,乃引王上,達其未知之地。
旋登高塔,忽聽從者愈驩。黑星照影,1及頂絞索是迎。

國王惑之,轉問大使,其徒哂爾,言為終禮。
凡體孱愞,神豈棲焉?末時為獻,方成神焉。

主驚之,拒從之。然大使也,
傲然昂首闊步,曳國王入死地。君感雖有神力,擊大使反無益。
言獲力於傳奇,其亦不曾為之。王愈掙使愈扼,忽覺身弱如初。
將呼將許於民,民但報以歡笑。宛若王舞檯上,人皆下坐而賞。

無人助之,亦本無人助之。是也,
使者曾告於王,其所散佈之事,終章何若,王亦知秘。
太子亦嘗聞之,但以為無他爾,一旦王崩,可繼其位。
往歲民皆信焉,此乃登神之道,王循之也,亦驗之也。

是時,王縊而死,其索細,其息稀,
而其身也,終成大使所欲成之。
雖為神,猶無力於其領,弗抗一繩焉。

三日王懸而搖,血流髙塔,潺潺而下,下浸城中寸土。
三日王掙而搐,拒而不出,然其聲也,皆沒使笑民抃。
三日其身愈寒,其心愈冷,直如后妃,喪於宮闕深處。
三日終化虛殼,何復函焉?其中有洞,先時本性洞焉。

四朝繩斷殼墜,新神而立,頸仍纏索,隨使踉蹌而去。
乃請荊棘王座,其君其神,皆坐於上,萬刺穿身如許。
然亦云之善也,枵然其體,不滑不落,其位方能永據。

斯城複謔歡,斯謔永無央。四嶽皆同跪,跪朝受縊王。
厥伻亦立旁,其美還如常。書盡意不盡,勸人莫效狂。


今朝,斯城也,或名之曰“豻剌戛韃”,
猶浮於虛曲之境,還虐蹣跚於其間之人。
因而余為之文,以勸世人,警諸神之所予。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