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前的狼群
評分: +5+x

在Iris試圖解出填字遊戲的時候,她的門傳來敲門聲。這次敲門不是排定好的,讓她有點擔心,但至少這次沒有任何東西爆炸。

兩位身著西裝的女人走入,伴隨著護衛。兩人似乎是雙胞胎,但有一個Iris沒辦法明確看出的細微差異。她們皮膚較黑,有著捲髮,穿著相同的、有粉色細條紋的灰色西裝。其中一個就像拿著武器一般拿著平板。

「早安,Thompson小姐,」其中一位女人說。她不習慣被稱呼「Thompson小姐」。一直以來不是Iris就是105。

「早安。」Iris說。

「這是Salt小姐,」她說,指那位幾乎,卻不是完全與她相同的女人。「你可以稱我為O5-10。」

「我──你好,」Iris措手不及地說。這是某種把戲嗎?她聽過O5議會,但他們不應該與項目實際見面。

「我想要親自對你上星期做出的行動表達感謝。」女人開朗地微笑。

「喔,我只是──」Iris開口,但女人打斷她。

「你做了你需要做的事情,我理解,但你有能力做到的這個事實?非常傑出,Thompson小姐。而那造成了不小的轟動。」

「轟動?」Iris尋思這話題會導至哪裡,還有這女人的目的是什麼。

「你幫了我們很多。而我們發現你可以幫助我們更多。你和其他像你的人。我們已經在檢閱MTF Omega-7的檔案,而我們希望──」

「不,」Iris震驚地說。「你不是認真的。」

「我非常的認真,」這位O5說。「你沒看到事態在九年內如何發展。每年都有更多的異常,而我們分身乏術。我們盡可能地守住了門扉,但嚎叫聲越來越大。我們不能忽視我們已經擁有的資源。我們要組成新的特遣隊。你身為一位有實戰經驗的異常性人員,我們希望你負責其中一個團隊。」

「你們這群人沒有從上次學到什麼嗎?」Iris把一隻手放到太陽穴,試著冷靜下來。只是想到就讓她的心跳加快。

「有的,我們在那之後也學到了很多。那就是為什麼我們可以讓這次成功。」她微笑。

「你瘋了。他殺了整個隊伍。他自己的部下。而你想要再試一次?」

女人搖了搖頭。「我們沒有想要再次用076-2的意圖。那明顯是個錯誤。」

「你們不?」Iris瞇起眼睛。她不相信這個女人。她太積極了。太想要說服她。對一個自稱O5的女人來說,這暗示情況與她所展示的不同。位置那麼高的人應該要裁決,而不是交涉。

「我們想要你和其他像你的人。可信的、有著異常能力的特工。基於自己的意願而貢獻的人,不是因為他們脖子上有爆炸項圈或其他強迫措施。」女人臉上發出真誠的光芒。

當然,她也沒有陳述完整事實。她在不用亞伯這方面沒有像她想要Iris認為的這麼確定。她不擅長說謊,而那隱匿的罪惡感在眼睛的表面浮現,但她仍然真誠。就算她不全然相信她告訴Iris的每件事情,她相信著這個概念、這個新團隊。那就是讓Iris不相信她的原因。那個說服她加入Omega-7、身穿綠衣的女人,她從來沒有真誠過。難以判斷她是否相信任何她嘴裡說出的話。

「你還記得使用你的照相機是什麼樣的感覺嗎?」O5繼續說著。「探索你的能力?我有一些……那樣的經驗。那種感覺無可比擬。」

而那打動了她,因為Iris想念那些照片。她想念學習她可以做的新事情。她想念單純地把玩它。那曾是非常愉快的遊戲。不,不只是遊戲。那是魔法。她可以觸及的魔法,是她身體一部分的魔法。那就是身穿綠衣的女人為了讓她合作拿出的甜頭……

那個時候Iris十四歲。年輕、輕信和愚蠢。這段歲月教了她很多。

「不,」她告訴女人。「我很抱歉,但我不能再做一次。你不在現場。我失去了朋友。全部。」

「當然,這是你自己的選擇,」女人說。「但我們無論如何都會前進。我們必須前進。事態每天都變得更絕望。就算不是你,也是其他人。也許吧,某個還只是孩童的人。某個不知道他踏進了什麼的人。」

Iris感到一陣冷顫。「你不能那樣做。你不──你不了解那是什麼感覺,你不知道那會對他們有什麼樣的影響。」

「沒錯,」她說。「我不知道。實際上只有一個人知道。一個可以幫助他們的人。」

Iris想要勒死這個女人。扭斷她的脖子。這件事簡單到在守衛可以抽出他的手槍以前,她大概就能殺了這個女人。把她教得很好。

她反而壓下了怒氣。她冷酷地說,「你這個婊子。你這個完完全全的婊子。」

女人沉默了一陣子,然後微笑。「那,你會加入嘍?」

Iris點頭,不願意開口。

「很好。你的安保主管很快就會與你會面,並給你更進一步的指示。歡迎加入,Thompson小姐。」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