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雨
評分: +17+x
62xxLMP.jpg

「貴安。」

他對著自己復述了一次這句問候語。

天正在下著微雨。

雨傘傘布被雨滴敲出不和諧的合音。

他喜歡下雨天──

但他已經遺忘為何自己如此熱衷於雨天。

他喜歡潮濕的空氣。

他喜歡溫暖的空氣。

他喜歡帶著些微草腥味的空氣。

雨滴們隨著風鑽進他的西裝裡。

但他並不介意。

他走在柏油路上。他撐傘的手又摞緊了一些。

雨不停下。

風與雨劃過葉與草。

沙沙的聲響在空氣中流過耳朵。

手中持著保護自己的長棍狀物。

土壤的氣息迷住了他。

他聽到了鳥兒在樹蔭下的拍翅聲。

他想停下來。


他空閒著的另一隻手腕轉了過來。

左手腕上的智能手錶的錶面上閃爍著時間與地圖。

他感覺他自由的肢體被皮革與金屬束縛。

他彷彿透不過氣。

他歎了一口氣。

他停下了腳步。

他把雨傘收起。

雨水在他頭頂停下。

僅限他的頭頂。

車聲從遠處傳來。

他下意識地後退。

下意識地。

混雜著泥水飛馳的金屬盒如同洪水猛獸。

他舉起手中的長棍──


金屬關節的吱唧聲嚇得他拋下了傘。

他失態地向司機點了點頭道歉。

「請讓我檢查一下你的識別證。」

他從外套內袋中掏出了一片不透明的白色膠片。

它印上了鮮豔的橙黃色橫條,

以及,

被三根箭頭指著圓心的黑色同心圓。

……


「好了,上車吧。」

司機收起了插卡機。

車窗關起。

他笨拙地拾起落入水潭中的雨傘後,彎腰踩進了黑色的賓士中。


「Kris博士,基金會歡迎你。」

……Kris?


「感謝你願意繼續成為基金會的一員。」

再次?


「貴安。」Kris在後座上不舒適地擰動身軀。

Kris不怎麼喜歡狹窄的空間。他覺得私家車裡的冷氣不新鮮且混濁,又帶有令人作嘔的塑膠燃燒味。他乾咳了幾聲,便快速地戴上醫師給他的海綿口罩──醫師說那對他的呼吸道有幫助。海綿口罩固有一股新商品的味道,就像,就像,Kris忘記了那種感覺要怎麼形容;但總比新車味好,他心想。

「見外了,剛剛那只是些說好聽的官話。Kris Boone!我現在要以個人的名義來向你說一聲好久不見,哈。」司機督了一眼後視鏡便察覺了來自Kris的不安全感;便試圖用些旁人聽起來溫暖的話,好填補一下身後那位內心的裂縫。

我的名字是……Kris……Boone?


是的,他就是Dr. Kris Boone。

他確定,他由始至終都是Kris Boone,或稱作Kris吧。

他仔細端詳著自己的新名牌。

SCP基金會
控制。收容。保護。


Kris Boone
高級研究員
員工級別:B級
安保等級:3級

Kris Boone,無庸置疑。

並非唯一的Kris Boone,同時也是唯一的Kris Boone。

「大概……還有多久會到呢?」Kris坐在後座,稍帶煩躁不安地盯著著左右來回擺動的黑色膠條……嗯,水撥。窗外的雨與路在Kris聚焦於刮水器的視野中變得模糊。路牌與紅綠燈化為夾雜藍與綠的光束,在灰暗的天空下往後奔馳。Kris深呼吸一口,將透過海綿的混濁空氣盡收肺中;他下意識地用門牙輕刮了一下嘴唇,再次開口:「不好意思?」

「抱歉抱歉,你知道的:尤其是下雨天,路面狀況不小心不行──」司機把身子壓往椅背,同時看向右車窗;緊握方向盤的雙手往順時針方向一扭──

「嘰──」「我知道了。」車輪與瀝青尖銳的摩擦聲掩過了Kris操著不純熟語言的答覆。

「可以重複一次你的問題嗎?Kris博士?啊,對了。你可以先休息一會,我們大概還有一個小時車程吧。」司機伸出右手調整了一下後視鏡,Kris的角度中正好照射出自己略帶疲倦的雙眼。「我突然不想問了。」Kris的視線掃過自己的映像後,便看向窗外。

窗外依舊白茫茫一片,雨絲在空中飄揚更令視野百花撩亂。看不透的雲或是霧帶著絲絲寒意,濃厚的二氧化碳彷彿在告知踏上此路的人再也不能回頭。Kris拉下車窗,將指尖送出窗外。

雨不停下。

雨水落在他的指甲上。

雨水落在他的指尖上。

雨水落在他的手指上。

雨水落在他的手背上。

雨水落在他的手心中。

雨水落在,他的心中。

他生在一個多雨的地方。

那裡潮濕;

那裡多雨;

那裡的食物難以保存。

他在恍惚中嗅到那舒適的、那熟悉的腐臭味。


「Kris博士,如果你有任何疑問的話,等一下到達站點後不管有什麼事都能問我們的站點主任。」司機再次抬頭望向後視鏡。

司機的話將Kris漂泊在往路上的魂魄抽回車中。

「然後,請把車窗關上,浪費了冷氣可不好。」對方在話後接著調侃地笑了一聲:「哈,如果你是在記路的話,我就勸你不必浪費精神了──相信我,沒有人能記得住的。」

後座之人沉默不語。

他偷瞄了一下司機座的身份名牌。

駕駛人執業登記證
王尚毅
證號: A904819

「你就趁著這空閒,多多看看醫師給你的治療手冊和員工手冊吧,在那兒工作可不簡單。」一人的笑聲過後空氣便被寂靜籠罩。


Kris的手伸往皮質公文包中,指尖的肌膚傳來來自已逝之軀的寒涼觸感。「……」手部潛入了那毫不溫暖的獸皮底下,紙張乾爽的觸感讓Kris鬆了一口氣──還好文件沒被淋濕。

Kris抽出了幾份大小參差的手冊:









回頁次

在許久的沉默以後。

自然的雨聲終究超越了前方歇息著的人工機器運轉聲。

「好,我們到了。」司機踩下煞車,扭身向左看向整裝待發的乘客。

「……」Kris執起他的公事包,正作打開車門之勢。

「等一下。」司機將鑰匙拔出後搶先一步走出車廂。

……

車門合上。

「……謝謝。」Kris看著為他開門撐傘的王尚毅。

「不不,這是我應該做的。」對方搖了搖頭,便繼續前行。

車外的空氣在下雨後雖清新卻潮濕;除雨滴聲外只剩並肩二人的腳步聲在空氣中迴盪。


……

謂不諳世事

可恥

因由那不齒

之事

你毫無猶疑

而始

……

……


在雨中漫步而行的二人在一座只得兩層高,裝潢簡陋的水泥建築前停下腳步。

Kris抬頭看著那寥寥可數的層數,腳下的步伐遲疑了一下。

但當那不起眼的機器在掃描二人的門禁卡後,閘門鎖隨著一聲喀嚓打開,他舊的疑問同時亦被解開;卻又生出新的疑惑;他甚至有一瞬間以為是自己的錯覺。

「那個……」Kris指向王尚毅收起門禁卡的手,「C級?」

王尚毅轉身將雨傘放在傘筒裡後,為Kris打開鐵閘;即使背對著自己,Kris彷彿還能看見對方的嘴角微微向上翹起:

「是的,剛剛沒自我介紹真是抱歉。」

待兩人都走進陰暗的建築內部後,對方替自己關上了閘。

「……」Kris等著他開口說話。

王尚毅在樓梯間前停下,回頭看向身後的人。他們對視了一剎那後,他就從內袋中掏出屬於他的識別證。

「我是王尚毅,機動特遣隊『三段論證』的第一小隊『前提』隊長。」

SCP基金會
控制。收容。保護。


王尚毅
特工
員工級別:C級
安保等級:2級

「抱歉,我……一開始還以為你只是一個司機。」

「哈哈不用道歉的,放輕鬆點吧。可別跟丟了。」對方開始走下樓梯;Kris扶著牆邊緩慢地緊隨領路人。

牆上水泥粗糙的觸感讓他想起樹皮,那是兒時在公園玩時的肌肉記憶嗎?

……


但那些都不再重要了。

大概。

梯階拐了好幾個彎後,身前的人腳步才在一道木門前停下。

一同停下的還有在水泥樓梯間迴盪的腳步聲,但適才鐵閘開關產生的耳鳴聲似是持續到此刻。

王尚毅轉身看向自己,開口。

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聽錯:

「歡迎來到我們最終的歸宿──」

對方同時推開木門,亮光湧進Kris的雙眼中。

一片白的視野中首先出現的是兩個大字:







12站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