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具部門的茶水間
評分: 0+x

「好吃的甜食是能夠治癒身心的,像在基金會這類非人道的工作環境之下,美味的甜點至少能稍微消減部門員工們的壓力。」
「吃了好吃的甜食,精神就會好,精神好,工作效率就會高。以投資報酬率來說算不錯。」
_Mad博士

因此這成為了道具部門的優良傳統,每天都會有不同的甜點供部門員工食用。


茶水間裡的設施配備,皆是Mad博士精挑細選過的。撇除不能開火這點外,簡直就像是將一間廚房搬過來一樣。有咖啡機提供給經常加班通宵的員工提神、有大容量的冰箱可容納員工自己攜帶的食物或飲料、有舒服的懶人沙發可供員工睡午覺或是短暫的逃避現實。如果員工自己帶便當的話,電鍋和微波爐是一定有的,吃完洗乾淨後便當盒和餐具還可以放到洗碗機裡烘乾殺菌,再也不用擔心放了一整天的便當盒變得超級難洗又臭。

 一名穿著水手服、戴著防毒面具的女子搖搖晃晃地走進茶水間,接著「砰—」的一聲,倒在懶人沙發上。「為甚麼道具測試又沒有過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好想去女僕店攝取萌萌能量好想吃燒肉好想喝冰的—」女子哀怨地捶打懶人沙發,並對著空無一人的茶水間進行一連串的抱怨,她已經上班十二小時了,再找不出來到底是哪裡出問題導致測試沒有通過,她真的會發瘋。

 女子打開冰箱想找冰水來喝,給快過熱的腦袋降降溫,她才不管甚麼「女生喝冰水對身體不好」這種狗屁話,現在她只想休息一下,然後把那該死的測試給解決掉,卻意外地在冰箱裡發現一盒蛋糕。「太爽啦!雖然今天因為測試該死的道具而錯過下午茶,沒想到這裡還有一盒蛋糕!」她珍惜的抱著那盒蛋糕,在心底暗自發誓,不管是哪個好心人幫自己留的,她一定要報答這份恩情。雖然最近被制約甜食禁止,但只要趁現在誰都不在的時候偷偷吃掉,應該就沒有人會注意到……吧?女子如此想著。

 她拿起整盒蛋糕虎視眈眈的打量著,彷彿要連同包裝一起整個吃下去的時候,穿著深藍色工作裝的男子衝進茶水間,使用氣壓捕捉器女子困住,他則趁機將蛋糕拿走。「我要吃!我要吃!」女子就像是在賣場看到玩具就想買的小朋友一樣在那邊鬧,身體想前進靠近蛋糕,但是因為被特製的捕捉網束縛住,不論花多大力氣都會被困在網子裡動彈不得。

 先前女子曾經被邪教徒誘騙至糖果屋,在咒術的影響下攝取過多被詛咒的甜食,而造成全身糖果化,差點無法變回來。所幸在魔女的「手術」下才撿回一命。但由於詛咒的影響,這段時間內會變得想暴飲暴食的攝入甜食,但是攝入過多甜食會造成身體上的負擔,因此才被魔女與Mad博士下令嚴禁她這段時間進食甜食。

 「你這傢伙居然用我自己製作的道具對付我!」女子生氣的朝對方怒罵。
 「不愧是燒酒你製作的道具,還挺好用的。況且,老大說了要監督你。你也知道你的身體狀況,暫時忍忍不吃甜食好嗎?忍住了之後再請你去吃地下街的女僕店。」男子將蛋糕藏在身後,並承諾燒酒只要這陣子可以忍住不吃甜點,之後就請她吃飯。
 燒酒聽見男子說要請客,一改剛剛狂暴的態度,變的溫馴許多。「你說的喔……不准說話不算話……」
 甜食終究還是抵不過女僕店的威力啊。」男子笑了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她是非常喜歡去女僕店。只要在上班以外的時間看到她,不是在女僕店,就是在去女僕店的路上。而她本人志向就是去遍台灣各地的女僕店。據燒酒本人所說:「之所以這麼喜歡去女僕店,是因為有一種回到家裡的溫暖感。」

 男子看著燒酒被困在捕捉網裡,在網子裡掙扎的樣子,像是玩毛線球結果弄的一團亂的貓咪一樣,莫名的可愛。
 在一番掙扎後,她依然沒能從捕捉網出來,真不愧是自己親手設計和測試的道具,效果這麼好,如果自己不是第一個被拿來實戰的就更好了。
 「放棄啦,這麼快。」男子原本還將她這幅模樣錄下來,分享到群組裡給同事們看。
 「你走開啦!」
 燒酒覺得現在自己的樣子很狼狽,好險茶水間只有他們兩個,如果被更多人看到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她大概會原地挖坑把自己活埋。
 男子走到門口,表現出真的要放她一個人在茶水間的樣子。「我走的話你可就出不來了喔,確定嗎?」
 「拜託放我出來,史密斯。」燒酒裝作可憐無辜的樣子看著他。
 「那你要答應我接下來的日子會忍住不吃甜食,你如果偷吃,就不請你吃飯了。」男子伸出小指。
 「好!」他們勾住彼此的小指,約定正式成立。

 史密斯將捕捉網取下,燒酒站起來活動活動身體,接著拉了一張椅子坐下,她有種做了好幾組健身訓練的感覺,半抱怨的說道。「你這個薪水小偷。」
 「我可是已經下班了,不像某人還卡在測試道具的關卡。」面對燒酒的言語攻擊,史密斯不予理會,還反過來嘲諷了一把。
 「肌肉笨蛋。」燒酒仍不死心的攻擊。
 「我就當你是在稱讚我了。」史密斯自豪地說道,一邊展示他的肌肉。身為重鑄組,每天都要與大量的材料以及粗重的體力活為伍。而且仔細一看,他的肌肉線條很漂亮,平常一定沒少健身,若是連像燒酒這樣一個小女生都制止不住,那看來是平常訓練不夠啊!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很壯啦,就不用再現給我看了。」她開玩笑的揍了史密斯一拳。
 「那麼我就來把這個蛋糕分掉吧,反正下午茶時間我也沒有吃到,雖然一個人要吃掉六吋要花一段時間,不過吃不完我可以帶回家吃。」史密斯把蛋糕放在餐桌上,拉開了椅子坐在燒酒對面,將蛋糕的包裝打開,使用裡頭附贈的塑膠刀子將蛋糕分成六等分。
 「那麼,我開動了!」史密斯雙手合十。
 燒酒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史密斯吃下蛋糕的那瞬間,而自己什麼都沒吃到。
 「忍一時風平浪靜,想想之後史密斯要請客去吃女僕咖啡廳呢。」燒酒如此催眠自己。
 蛋糕的質地輕盈、柔軟具有彈性,口感還格外濕潤、綿密細緻,有如雲朵般的細緻,抹茶味濃厚卻又不搶巧克力的風頭,兩者完美的並存。「等一下~有點好吃!」

「今天怎麼不見你跟老大一起?反而一直待在測試房。」史密斯對於燒酒今天一直待在測試房感到疑惑,燒酒算是Mad博士的助手,平常Mad不在辦公室的時候,她都會跟在旁邊。
「老大昨天說是要去02站點處理事情,叫我待在工作室待命,反正閒來無事,我就去修理上次從████回收的████了,結果到測試階段後一直找不到問題所在。然後就弄到剛剛,我真的快崩潰……」燒酒趴在餐桌上,眼神相當絕望的看著史密斯。

 「不過啊……」燒酒看了看蛋糕,又看了看史密斯,突然想到了什麼說道。「看到這個口味的蛋糕,讓我想到一個人。老大以前還在02站點的時候,有個同事就是像這樣的一塊蛋糕。」
 「這麼神奇!」史密斯又吃了一口蛋糕,如果再加上飲料搭配就太完美了,可惜。
 「好像是Dr.V的助理,似乎是在實驗事故中意外獲得了變成蛋糕的能力,不過感覺這個能力沒什麼路用就是了。」燒酒直接轉身背對他,看著別人吃蛋糕,自己卻沒得吃,真是太痛苦了。
 「那也不錯啊,站點的備用糧食,可惜吃完就沒了。」史密斯聳肩,能夠變成蛋糕好像也沒有甚麼卵用。
 「不,據說他的體內有顆蛋糕核,只要不吃掉中心能夠再生的核,他的蛋糕體就能夠無限修復。」
 「瞬間覺得好噁心……如果那顆蛋糕核被吃掉的話呢?」燒酒說完,史密斯覺得有股寒意從脊椎直流而上,不過,說是這麼說,他又吃了一口蛋糕。
 「Dr.V會再花三天的時間做一個出來……開玩笑的,這我也不知道。」燒酒聳肩,她和那個人只見過幾次面,完全不熟,關於他的事情還是從上司那邊聽說的。
 「啊~呣!嗯?」又吃了一口,史密斯感覺咬到了什麼異物,吐出來看發現,是一顆圓形的球,看上去像是蛋糕裝飾會用到的那種糖球。可是說來奇怪,這個蛋糕沒有做任何裝飾啊?

 此時,Mad走進茶水間。「跟你們說今天有新同事……」他身旁帶著一個小女孩,怯生生地躲在Mad後面,露出一顆頭看向燒酒和史密斯。Mad看向盤上殘剩的蛋糕屑與手上拿著紙盤和塑膠叉的史密斯,臉上不經意露出些許愉悅的微笑。

 「啊啦……看來,不用我介紹,你們已經好好的認識認識了呢。」

 「所以史密斯,新同事好吃嗎?」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