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異常史:農間之殘月
評分: +13+x

背景:張伯(化名)是前天殘月戰鬥隊1成員之一;嬌婆(化名)則是當地的農民。當時戰鬥隊的一部分成員被分派至嬌婆所在的岸下村從事生產勞動。由於根據基金會情報顯示,該組織曾經在上山下鄉時使用異常科技, 因此繁中分站特派張道士對相關人員進行訪問。

【紀錄開始】

張道士:「可以稍微說下第一天到達地點大概是什麼情形嗎?」

張伯:「當時還真是鑼鼓喧天,人山人海。個個人手一本毛語錄在那邊舉,道路兩旁大概幾百人左右夾道歡迎,請我們去公社那邊吃飯。 但老實說,去到公社之後我們立刻就呆了。」

張伯:「看到桌面上只有白飯,餸菜就只有一些豬肉末末和菜連湯煮在一起,還有瓶醬油還有花生米,沒了。那時候我們已經心知不妙,他們如此敲鑼打鼓的請我們來吃這桌菜卻還是這個水準,恐以後吃的……唉。」

張道士:「那麼你在插隊之前知道他們農村生活就是這樣子的嗎? 起碼根據現時資料來說當年農民還真是過這種生活的,一直以來都是。」

張伯:「沒料到,實在是沒料到。」

張伯:「當時我們城裏傳的你知道是什麼樣子嗎? 他們個個都說去插隊水果吃到黏牙,牛奶多到用來洗澡。還說什麼山西有三好,【煤好、麥好、山景好】。我們當時就是這樣子被忽悠過去的。」

張道士:「按照當時的宣傳你們就是上山下鄉鬧革命,所以你們有沒有在地方當中繼續搞批鬥會集會又或者什麼的?」

張伯:「初到一兩個月還有, 剛好我們村子附近有個小小的廟。裏頭住了十來個比丘尼之類,我還記得第一次去搞這個批鬥會的時候好像還有五六十人參加。 然後我們這個小隊站在台上控訴他有什麼問題,一邊說一邊拿哪個皮帶子抽。用力的,抽了七八十下。」

張道士:「你還記得為什麼他會被批鬥嗎?」

張伯:「好像說他是舊時代的堅決擁護者,還說他是當中的頭頭。 但其實他也沒有什麼特別,他的所謂封建迷信技術頂多就是從手搓一兩隻蝴蝶出來嘛。」

張道士:「你說只是最初的一兩個月還有,是什麼原因令到他之後沒有再舉辦?」

張伯:「因為你這過了一兩個月糧食就接濟不上了,倉裏的米、面全都吃光了。農民能夠吃小米又或者番薯纖之類的不打緊哈,沒有米麵還是過得了去的。 但我們這些在城市裏頭的,這種生活怎樣過得了?」

張伯:「你這飯都吃不飽了。一天勞動下來,你就什麼都不想幹了,還開個鬼的批鬥大會。」

張道士:「那麼你們這個小隊這時候是不是算已經解散了?」

張伯:「不是。」

張道士:「可以稍微說一下當時你們會做什麼活動?」

張伯:「其實我們當時在廣東沖軍區的時候,是意外獲得了一些軍區內部的機密資料。裏邊就記載了一些好像是正在研究的新技術, 當時我們這個小組除了日常的在哪些飯堂內開毛主席思想學習大會以外。就看看能不能夠按圖索驥把那些技術搞出來, 他們好像說那些技術如果真的做了出來對我們的生產會有很大幫助。」

張道士:「結果如何?」

張伯:「搞出了個屁。 你就思考一下資料裏面的實驗人員是要有多專業才會訂到這麼高的機密程度,那麼憑著我們這些中學生你覺得能夠倒騰出什麼東西出來。」

張伯:「弄出來的東西,全部都是半吊子。弄死人倒是沒有, 但你說對於緩解我們生活的困境有幫助嗎?也是絕對沒有的。」

張道士:「你記不記得他們大概搞了什麼東西?」

張伯:「有一次我很記得的。 那一次他們拿著花露水,然後用手指又或者筆之類的隔空劃幾劃然後就拿來灑在農田裏。他們居然說他們找到的那些所謂軍方資料裏有這種記載經過這種方法的能夠拿來做肥田料, 他這淋一淋那群老鄉真的是又好氣又好笑。果真不出三日,那些高麗菜全都掛了。」

張道士:「還有沒有其他?」

張伯:「當然還有,他們說這些資料當中還記了一種做磚技術,質量不比正常流程的差,但是用他的哪種方法可以增產三倍快乾三倍。 結果呢,剛開始用那些東西來蓋樓還好,怎料那些留過了一兩年後基本上都倒了。」

張道士:「你們當中有沒有人勸過他說這種方法不行?」

張伯:「誰都想說,個個都想。但說了又怕被人打成反革命,所以敢怒不敢言。不過私下說了幾句就一定的了。」

張道士:「當時你們裏邊有沒有人想走?」

張伯:「其實剛來到時候已經有很多人有微言, 靠著因為是毛主席下達的,心理上頂著。但到了林彪造反失敗身亡之後,這個心理上的也動搖了,就在那時候開始就選擇出逃。」

張道士:「那麼訪問也快到尾聲了,我們最後想問,有沒有人脫逃成功?」

張伯:「很不幸的,我們隊中沒有,都被村幹部抓了回來。」

張道士:「今天的訪問就到這裏了,謝謝你的參與。」
【紀錄結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