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貌者與貓
評分: +12+x

XohvfPJ.jpg

為了避免自己的頭痛在強烈的海風下加劇,Owen悄悄的跑到有建物遮蔽的地方。他也不清楚自己明明不喜歡寒冷的天氣卻還要出來的理由是什麼,可能只是因為他喜歡這片不安定的藍。

「Owen先生,不擅長在外活動就別硬撐了啦。來,我們回屋裡等船。」然而他的行為並沒有自己想像得那麼隱匿,馬上就被同行的王尚毅給發現了。Owen本想再次跑走,但考慮到對方是個身體素質比自己好上許多的特工,他還是放棄了這個成功率非常低的想法。

他不喜歡冬天,也不太喜歡50站。並不是因為在上面發生過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就只是單純的對於充滿武器的地方有種恐懼。如果不是這次的MTF協同訓練,他也不會想來這裡。但再怎麼說,他都還是Site-ZH-12的副主任,有必須完成的工作。

所謂工作就是即使討厭也得完成的事情。

事情都做完了?

Owen從口袋中拿出筆記本,把寫好的字拿給王尚毅看。

「早就做好啦,和50的部隊都打好招呼了,之後應該不會再發生把副主任當成入侵者的事故啦……」

沒關係。

「沒關係什麼啊,真是……」

12站的人比誰都理解記憶的意義,也許正是因為如此,能夠意識到Owen存在的職員都會特別照顧他。

明明忘記才是最好的選項。

「那,Owen先生之後有什麼打算嗎?待會我要去和以前很關照我的前輩打個招呼所以可能沒辦法繼續陪你。」王尚毅還是一如既往的話很多,也沒有要讓Owen回答的意思。「啊,這次來協同訓練的成員也有還沒意識到Owen先生的人,那不如……」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會去和他們交流的。

「那就太好了,希望你們處得愉快。」王尚毅拍拍Owen的肩,帶著微笑走遠了。

你還要多久才能想起來呢?

有什麼在那裡。

沒有相貌的人迅速轉身,卻什麼人也沒看見。

僅有一隻無貌的貓,輕輕的消失在轉角。


FwOG9Iz.jpg

那稱不上是個禮物,頂多只是附近小蟲子的墳墓。不過王尚毅並沒有想那麼多,他只想在這趟不遠的旅行中給他足不出戶的老大和成天坐在電腦前的同事一點驚喜——雖然正確來說,王尚毅只是想找個理由發照片給別人,再順便炫耀新買的貼圖。

那個已經快要四十歲的特工將地上撿到的花隨意擺設,然後拿出手機拍了幾張照片。不過高角度的照片怎麼拍都不太好看,於是他索性整個人趴在了地上——反正現在是休息時間,附近也沒有人。

「你在這裡做什麼呢?」一個陌生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給我家的孩子們拍點照片。」王尚毅感覺這個聲音來源有點不對勁,但還是用一貫的玩笑語氣回應了。

「這樣啊——剛剛有隻狗在你趴著的地方小便喔。」

聽到這番話的王尚毅直接從地上彈起來,然後發現了那聲音令他感到違和的原因。

向他發話的是一隻貓。

「你好啊。」貓有點慵懶的打了個哈欠。

王尚毅愣了一下,然後笑出了聲。

「原來是隔壁家的主任啊,失敬失敬,我居然沒有認出來。」他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您好,Semibreve博士,請問我能幫上您什麼嗎?」

「其實本來的目標是你那個沒有臉的同行者。」眼前據說是神明的貓整理著自己的鬍子。

「是說Owen先生嗎?他居然有這麼厲害的朋友啊……唉,不能再損他沒朋友啦。」王尚毅笑著後退了幾步。

眼前的人……不,貓,是負責人形異常的基金會成員,還不是人類。逃跑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自己的腦袋也沒有好到能說出完美的謊。雖然不知道他找副主任是為了什麼,但不會是好事。總之就先打混過去吧——王尚毅憑藉著多年的特工直覺做出判斷,雖然這個草率得出的作戰策略簡陋到連他自己都想笑了。

「也不能稱為朋友,算是對他有些興趣?」Semibreve又靠近了王尚毅幾步。「基金會中能抹消自己過去的職員可不多,更別說是一個『一般人類』了。」

地上掉落的微量沙子被風給吹去。

「你真的覺得,你們的副主任沒有問題嗎?」

聽見這番話的特工抬起了頭。

「……複雜的事情我不是很懂啊,為了一無所知的生活下去,我可是費盡心思的不讓自己產生好奇心呢。」他這樣說著違心之論。「即使你說著Owen有問題而要帶走他,只是個小小特工的我又能做些什麼呢?」

「看來你早就知道了喵。」Semibreve的貓臉上似乎出現了些許笑意。「別擔心,喵可沒有強奪寶物的習慣,這次也只是來看看難得能見到的12站成員。」

「會說話的貓咪更難見到吧,回去可要和大家好好炫耀了。」王尚毅苦笑。

遠處有腳步聲傳來。

「啊,你的寶物來了,那就不打擾你們囉。」Semibreve輕巧的繞過王尚毅,再次消失在建築物後,僅留下一些沙。

怎麼一臉吃驚的樣子,我不是有發訊息給你。

「沒什麼,只是看到了會說話的貓。」

雖然看不清Owen的臉,但他現在一定是皺著眉頭的吧,王尚毅心想。

——說到底人類和異常的界線又在哪裡呢,日日和異常相處對抗的自己又是怎樣的角色呢?

「已經不想再思考了啊……」

你還好嗎?會說話的貓是什麼?

「沒事沒事,大概是幻覺,最近真的是太累啦……我可是爬蟲派呢……」

我也是。

「欸真的?太好了,待會我分享一些有可愛爬蟲類照片的帳號給你?」

一個話很多的人,和一個無法被聽見的人,就這樣在寒冷的海風中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今日的前提A也無法放棄名為「王尚毅」的身份。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