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展覽會
評分: +2+x

“這啥?”

“Joey,為啥這有一堆死人?”

“不知道,不是我們乾的。”

Arsehole試著戳了戳其中一具屍體。

“真他媽金屬。”

“呃,是。但這可不怎麼聰明。”

“所以,嗯,扔了?”

“別,肯定有人要用它做什麼。要是把它拿掉,咱們就和'The Man'一樣糟了。”

“好吧,但至少找個毯子或者別的什麼蓋上成嗎?”

“不行。咱們就在它旁邊幹活。”

“好,管他呢。”

Arsehole把她膝蓋上的灰塵掃到屍體堆上。藝術家們還在佈置他們在廣場和窄巷裡分得的展覽區。Joey 和Arsehole走向Overgang的收藏品:一堆熒光屏和嗡嗡響的主機。

“Joey,Arsehole。你們這些傢伙準備好沒?”

“我已經把食物在桌上放好了。Arsehole在等Hiro。”

“啊,酷。Joey,看看這個。昨晚趕出來的,感覺還得加點新東西。”

Overgang在機械鍵盤上按了幾個鍵,得意洋洋地敲下回車。所有屏幕都顯示相同的字:“致Joey,那個教會我們如何變酷;以及Overgang,那個幾乎要完成的人。”

“Joey說的是我?”

“呃對。它只在這顯示我的名字因為我是最新的玩家。”

“我可真是受寵若驚。它能幹什麼?”

“看著。”

屏幕上出現了一艘油輪,一個像素船長看著海面,一隻鳥在深紅的落日前飛過。一行字滾動向上,寫著“Tamlin之書”。

“媽的,這裡面有什麼和我有關嗎?”

“沒有,除非你是看著它的那個人。初始畫面的名字和玩家的姓氏同步,我上次玩的時
候上面是'Dood之書'。”

“所以它是幹嘛的?”

“在遊戲中自己探索吧!”

“夥計,我沒時間,告訴我吧。我今晚會玩的。”

“你這人真掃興。它能瀏覽你的記憶,按程序產生你的人生故事,讓你通過選項重新來過。”

“聽著挺酷。”

“它是很酷。還得搞定一些部分,確保這些東西不會爆炸。”

“它可能會爆炸?”

Overgang不置可否地聳聳肩。

“也不至於,但你們要他媽的就像它真要爆炸似的圍著電腦,就先確保別的事都準備好了吧。其他人怎麼樣了?”

“嗯,Nibman弄得他的書'開始運行'(up and running),字面意思,我是說,他的書滿地亂跑,叫嚷著'斯內普殺了鄧布利多!'之類的東西。我們走的時候他正在搭一座紙牌塔,我不知道那真能搭成什麼東西還是他太無聊了。”

Arsehole插話說:

“呃,我覺得只是無聊,沒錯。Nate和Kyle也帶Miley來了。”

“Miley?”

“對,你知道Miley吧?從阿拉斯加來的?”

“哦,那個Miley。他們在幹些什麼?”

“我真是沒看懂。他們往地上敲釘子,然後繞著它們纏上一堆繩子,你懂的,就像一件小孩子的手工一樣。”

“有意思。對了,你見到FTF的時候能把這個給他們嗎?Candice向我要些新的合成音,我有一堆都扔在那吃灰好幾年了。”

“行啊。今晚見了,夥計。”

Arsehole把CD盒硬塞進自己的後褲袋,然後和Joey一起走在人行道上。

“那麼下一步是什麼?”

“嗯,我覺得FTF在廣場南邊做準備。我們就朝那邊漫步吧。”

“'漫步'?我可愛死你用這些生僻字眼的時候了Joey。”

兩人繼續漫步著。人們正忙碌地在牆上胡亂粘貼海報,用不可能的構造扭曲空間;它,實際上是一群壞蛋的蜂巢,由浮渣和藝術填滿。他們被面前帶輪子的巨大木箱擋住,被迫側身緊貼著牆。擠過去後,他們看到了是誰在推這東西:一個穿著黑色裙子、揹著同為黑色的陽傘的學生模樣的女孩。她興高采烈地向兩人揮手。

“Joey!A-hole!最近怎麼樣啊?”

Joey回以燦爛的笑容。

“Rita!我們很好!這箱子裡是啥?”

“哦,你知道,雜七雜八,這些那些。大部分是蜘蛛。”

Arsehole退回到箱子前,趴在上面聽裡面的齧咬聲。

“那麼你要和你的蜘蛛們做什麼,到底?”

“它們惡作劇。它們是惡作劇蜘蛛。”

“好吧,我以前還沒見過做惡作劇的蜘蛛呢。”

“我也沒見過。它們隱形的。”

“哦。那好吧。”

“有什麼好地方讓我展出嗎?”

Joey撓撓下巴。

“我記得北廣場現在相當空,從這兒往左就是。”

“多謝啦Joey!今晚來看看,好嘛?”

“當然啦!”

他們轉身離開,Rita箱子的咔噠聲逐漸遠去。

“Arsehole,你怕蜘蛛嗎?”

“有點。可怕的小混蛋,黏糊糊的網結得到處都是。這就是全部。”

“這只是一部分的'全部'。”

“我叔叔有個工棚,裡面全是這玩意。每次我從那兒出去的時候他總會——”

Arsehole兜裡的手機響了。她拔出轟隆作響的諾基亞,開始讀屏幕上的短信。

“好了,Hiro就位,我們可以開始準備了。這是光盤之類的東西,今晚見了!”

“酷,今晚見。”

Arsehole把CD盒遞給Joey,跳進遠處的空間。Joey走進廣場南面,被一面音牆深深震撼。Futanari Titwhore Fiasco的成員剛剛播完他們的主打地下音樂“Stereo Shenanigans and Binaural Bullshit”,現在正沉浸在最新單曲“Laser Butt Disease Raptor Orgy”之中——

激光發射到天上
放屁是種方法去飛翔
迅猛龍不問他媽為什麼
聰明的女孩,是時候死亡

彼之砒霜,我之蜜糖
激光所指,火焰騰揚
在我虛弱的恐龍心臟上
射一道激光,放一個屁響

請幫我,滿足我無盡的渴望
這激光屁股菌,我已患上
恐龍的屁股在樹上閃亮
如果一切都變成蜜蜂會怎樣?

猛龍收回了它們的爪子
猛龍們的狂歡被迫停止
它們意識到自己已經病得很重
同意,最好的做法是尋求急診幫助

恐龍找到了一個鍊金術師
他診斷它們得了激光屁股病
它們問,你怎麼知道我們是激光屁股病?
他因為回答他是醫學專家,在劍橋大學畢業

不幸的是他不知道怎麼治療激光屁股病
他們都沒能找到有經驗的醫生或博士
因此帶著激光屁股病,恐龍狂歡不止
直到白堊紀末期
而這就是恐龍如何滅絕的故事

廣場各處的藝術家們為這場表演歡呼。舞臺上的三個女孩一起鞠躬,主唱與鍵盤手和吉他手擊掌慶賀,跳下升降式舞臺向Joey走來。充滿活力的綠色染髮隨著她的步伐閃閃發亮。

“Joey!”

“Annie!”

“你喜歡這曲子嗎?”

“喜歡,太酷了!也很吸引人。”

“我給這首歌作的詞!”

“幹得好!哦對了,Overgang給我這個。他說Candice要,新的合成音還是什麼的。”

Joey把光盤盒給了Annie。

“好誒!Candice,接住!”

Annie拿出光盤,以擲鐵餅的姿態丟向坐在電子琴後的女孩,後者穩穩接住並把它塞進她面前的筆記本電腦裡。

“多謝,記得幫我謝謝Overgang!”

Joey瞪著Annie。

“你可能會弄壞的。”

“不是沒有嘛。今晚準備周全了嗎?”

“我想是吧。所有人看起來都進展順利。今晚一定是一個難忘的夜晚。”

“當然,當然。還是沒有任何'The'字打頭的人的跡象嗎?”

“沒有。如果他們完全沒有出現,可能就要在今晚發起進攻。”

“嘿,'發起進攻'。你這麼說就好像打仗什麼的。”

“有點像。這是一場決定是誰更酷的戰爭……最酷之戰。

Joey望向天空,它正一點點變為橙紅。

“……這太傻了,忘了它吧。”


Tangerine坐在完工的藝術作品前,向看起來感興趣的路人發名片。特工Green接近了他,感覺身上藍色的連帽衫和運動褲難受得要死。Tangerine抓住這個機會推銷他的成品。

“歡迎,我可從沒見過像您這樣的人士!喜歡這作品嗎?”

他急切地向那面緩慢變形的牆比劃。它上面覆蓋一層由熱敏和壓敏塗層處理過的鋁箔紙。這面牆波紋起伏,變幻著顏色,閃耀出五彩斑斕又令人入迷的色彩。偶爾,鋁箔微微向外彎曲,就好像另一邊有什麼東西在試圖逃出來一樣。特工Green——他如此痛恨自己的失態——忍不住微笑。

“看起來不錯,我以前也從沒見過藝術家。”

“那麼,在這個有趣的夜晚你看到什麼別的沒有?”

“兩個人站在廣場西邊附近,應該是一個雕塑家Sculptor建築家Builder。我聽說這附近還有一個當地的作曲家Composer。”

“我看到繪畫家Painter在這附近移動。他其中一幅傑作就在那上面。”

Tangerine指向對面的牆,它被宣傳今晚各種陳列展品的廣告覆蓋,但除此之外還有標價和關於他們是多麼缺乏獨創性的輕蔑批評。上面畫著一些提醒,但大多數藝術家都積極地無視這片區域。

“我想你在這還附近沒看見有清潔工Janitor吧?”

“沒有,我們在外面。為啥這兒會有清潔工啊?”

Green怒目而視。

“你有沒有看到?”

“沒有,我沒有。而且最好的清潔工是要保持自己在其他僱員視線之外的。”

“確實。”

Tangerine給了Green一張名片,後者接過它並放進兜裡。

“那麼,你在這兒有多久了?”

“大概三個小時。”

“看到那個屍體堆了嗎?”

“嗯。沒人看見是哪個藝術家擺在那的。”

“噗。還藝術家。”

Tangerine壓低了聲音。

“取樣了嗎?”

“指紋和毛髮。”

“結果呢?”

“查無此人。”

“媽的。”

“是啊。”

“我們有多少後援?”

“三十人偵查中。”

“上頭那些人現在都在祈禱上帝保佑吧。”

“嘿!Tan!”

Joey跑到Tangerine身邊,給了他一盤水果拼盤。

“來,嘗一片香蕉,人們都為它們發狂!”

Tangerine拿起一片放到嘴裡。Joey轉向特工Green——他正在努力保持自己面不改色。

“你也可以嚐嚐,當然啦,先生。”

“謝謝。”

特工Green拿起一片香蕉,假裝放進嘴巴,然後藏在手心。他做出咀嚼和吞嚥的動作,把香蕉滑進他的口袋——就像他無數次做的那樣。他微笑著,同時想象香蕉的味道。

“很美味。它們嚐起來很——”

正在嚼他那片的Tangrine驚慌失措,他意識到Green的錯誤。

你真把檸檬的風味完全做出來了,Joey!

Green僵住了,注意到自己的失誤。Joey看起來沒注意。

“多謝,我今晚必須得去買三倍的香蕉了!回頭見!”

“回見!”

Green看著有點困惑的Tangrine。

“閉嘴。”

“我什麼都沒說。”

“隨便。我待會兒再過來,北邊的巷子還沒看呢。”

Green準備離開,卻突然停下腳步。一個腰間丁零當啷地掛著模版和一組噴漆罐的人蹲在The Painter的廣告前面。他把模版放在牆上,牆隨即開始變形,輪廓隨心所欲地改變形狀。這個人形從它腰間拿出一罐噴漆,均勻地噴在模版上,然後跑到人群裡。溼潤的噴漆將標價籤和尖銳的批評以溫和的評論覆蓋,還有一個模版印出來的觀眾在牆的底部歡呼雀躍。這種風格看著似乎很熟悉……Green轉向咧嘴笑的Tangrine。

“這是……”

“嗯,他在這小鎮裡。”


The Builder和The Sculptor站在西廣場。

“那麼,Robbo去幹他的事了、Snipper把屍體丟在那然後就他媽的走了、Sam把他的磁帶給了我所以他壓根就不用在這兒、而我在貨車裡裝了一些二重身,所以你……嗯?”

The Builder仍在對著他手中一小撮建築種子低語,無視了他的提問。

“操,半小時之前這就該完事了。我去把我的貨放掉,幾分鐘就回來。”

The Sculptor往西走,退到大道上。他的貨車在對面的停車場裡咯咯作響。他小心翼翼地跑到路對面,來往行人礙了他的路。他擺弄著鑰匙,打開了貨車的後門。七雙無神的眼睛盯向這突然的響動。

“至少你們這些操蛋玩意還知道怎麼聽指揮。出去,往那邊走,找到跟你一樣的人,宣稱自己才是真貨然後把他們的屎都打出來。瞭解?”

複製品們紛紛點頭,從貨車上跳了下來。他們毫無意識地衝鋒,沒有一點自保的意識。有一個直接跳到汽車前面然後——幻象破碎——摔成幾塊生泥。

“哦真他媽的。”


Felix偶然間經過人群,整了整他的貝雷帽。一個小小的彩繪攤位正吸引著人們的注意。Felix左右望去,回憶起了創造的樂趣。幾百張燦爛的笑臉圍繞在他的周圍。這就是它全部的意義,他想。這就是真正的藝術。

他走過屍體堆時不以為然地搖搖頭。


“女士們先生們,這首歌是'Please Don’t Stop Singing This Song I’m An Entity That Lives Inside Of Soundwaves And If You Do I’ll Die Oh Please God No',希望你們喜歡!為了我們的下一首歌,我們準備——”

停在那別動!

Annie從麥克風前擡起頭,看向人群。三個人闖了進來,強行擠進了舞區。他們爬上了舞臺。樂隊成員面面相覷,直到Annie問出了那個他們心中共同的問題:

“你們是邪惡的複製機器人嗎?”

複製品們面面相覷,互相低聲交流了一會兒,然後Annie的複製品給出了答覆。

“不!你們是邪惡的複製機器人嗎?”

“不是。你們是誰?”

“我們是Futanari Titwhore Fiasco!”

觀眾們面面相覷,不確定這是不是設計場景。

“但……我們才是Futanari Titwhore Fiasco。”

“但我們才是Futanari Titwhore Fiasco!”

“好好好。你們是Futanari Titwhore Fiasco。”

複製品們顯得很困惑。

“嗯……那好吧。”

“你想要我們的樂器嗎?”

“呃……對,謝謝。”

複製品侷促不安地從本尊手裡接過樂器,本尊們退到舞臺邊緣,期待著接下來的發展。

“好吧……嗯,正如我們所說……我們是Futanari Titwhore Fiasco,然後……呃……請等一下。”

複製品們把頭聚到一起,不確定接下來該幹嘛。複製Candice轉身走向本尊。

“怎麼了嗎?”

“嗯……我不知道怎麼用電子琴。我得到吩咐說這是我要做的事,但……實際上沒人告訴過我怎麼做!”

真Candice強憋住笑。Pris,樂隊的第三位成員,走向他的複製。

“你需要我教你怎麼彈吉他嗎?”

“當然了!我是說,呃,如果你可以,謝謝。”

複製Annie突然想起它們的指令。

“等一下,我們是不是應該……他怎麼說的,'把他們的屎都打出來'?”

真Annie打斷了她的話。

“為什麼你們要把我們的屎都打出來?”

“我們被命令這麼做的。”

“那你真的想把我們的屎都打出來嗎?”

“其實不。我們應該像你們一樣。”

“嗯,你們長得確實就和我們一樣。你們從哪來?”

“不知道。我們一睜眼就在貨車裡了。”

“哼嗯。之前什麼都沒有?”

“沒有。”

“真倒黴。好吧,你看著挺好的,不是我們的邪惡複製。”

“你們看起來也是好人。我再也不想把你們的屎打出來了,請告訴我們不要那樣做。”

“什麼?”

“我們需要被命令該做什麼。”

“哦。別把我們的屎都打出來?”

複製品們長出一口氣。

“謝謝!”

“而且,我要求你們所有人從現在開始不要聽從任何人的任何命令除非你想要那樣做!”

人群沸騰了。

“太感謝了!”

“好的,首先,我們需要一些方法把我們區分開。下面的女士們先生們,我可以向你們借一些帽子嗎?”


The Sculptor感覺自己好像忘了什麼……應該沒問題。他不得不趕製這些複製品,在僅僅一天的時間內要做出七個是很大的壓力。他遺漏了一些東西,所以它們其中一些不像他希望的那樣完美。製作傀儡即使在條件最好的時候也是很難辦的活計。他把被撞的傀儡身上的粘土收集起來——至少,他很高興看到Ruiz Duchamp的身體無力地摔成碎片——然後把它們放回貨車。他回到The Builder身邊,後者正忙著在四周種下他的建築種子。

“時間緊迫。只是把複製品們都放出去了。”

“我看見它們跑過去了。以假亂真啊,幹得好。”

“謝謝。你的建築準備好出發了嗎?”

“還需要幾分鐘。把錄音給我,在它生長的時候這要有擴音系統一直播放。”

The Sculptor掏出了磁帶。

“……你逗我玩呢。”

“怎麼了?”

“我以為是CD。這我沒法用啊。”

“操。操!等會兒,我給他打電話,讓他過來。”

The Sculptor轉過身,從兜裡拽出智能手機,撥The Composer的號碼。響了兩聲之後,電話接通了。

“你好?”

“Sam。你給我的是磁帶。”

“是,怎麼了?”

“我們需要CD。”

“操。”

“我也是這麼說的。”

“好吧。行,呃,我可以把它刻錄到CD上然後過去,大概,一小時——“

“時間不夠了。你能郵件發給我嗎?”

“可以,但我還是要把它傳到我的電腦裡,我只有磁帶格式的。大概要五分鐘。你已經有碟驅了嗎?”

“還沒有,但離這兒兩個街區遠有家電器行。”

“很好。完成後我會第一時間發給你。”

“太好了。拜。”

The Sculptor怒氣衝衝地按下了“結束通話”。

“行,Builder,就從這開始。我去買光驅,我真的會他媽的很快的回來。然後記住了,你一見到Duchamp,就把他的屁股打開花。瞭解?”

“瞭解。”


在這座城市的另一端,Ruiz Duchump正在工作上裡來回踱步。他擔心Felix是否能夠盡興。


Joey走到Overgang Dood的身後時,後者正鼓搗著電腦。

“OG!怎麼樣啊!”

“不怎麼樣,傻逼!”

“啥?”

“抱歉,抱歉。但你看看這個!”

Joey看到一排顯示屏都發出昏暗的光。所有屏幕上都顯示“The Book Of Tamlin”。

“這咋了?”

“程序在你的名字上卡住了,它現在不能改成任何一個人的名字了!”

“倒黴,怎麼回事?”

“要是我知道,這就不會是個他媽的問題了,不是嗎?”

“你有沒有試試重啟——”

“你他媽敢說完這句話試試。那不管用。”

“嘿,我不懂嘛。來片香蕉嗎?”

“什麼味的?”

“檸檬。”

“那給我來一片。”

Overgang拿起一片香蕉塞到嘴裡。香蕉黏糊的口感和濃郁的檸檬香味完美地融合在這一口不可能存在的食物之中。

“真不錯。”

“所有人都這麼說,耶。”

“先別說這個了,我真得在展出之前把它修——”

假貨!

Overgang Dood和Joey Tamlin的複製衝過庭院,齊聲向他們叫喊。Overgang看向Joey。

“這是你計劃之內的?”

“不。”

“好吧,得隨機應變。嘿!克隆的我還是什麼的!過來這兒,我需要幫助!”

複製體互相看看,然後走了過來。

“好的,我沒法讓這東西正常工作,我試過——”

Overgang的複製一拳打在他的臉上,把他的太陽鏡打落在地。Overgang揉了揉下巴,Joey和他的複製在一旁圍觀。真Overgang站起身,從複製品的臉上摘下複製得幾乎完美的太陽鏡,戴到自己的鼻樑上。

“你是對的,邪惡克隆,我還沒敲它兩下試試呢。我真傻!可以借你的頭用一下嗎?”

Overgang抓住複製品的腦袋,把它砸到一臺屏幕裡,碎玻璃飛得到處都是。複製品在煙塵和火花四起的顯示屏中抽搐。他把複製品從這片狼籍里拉起來,扶住它的雙肩,對著胸口狠狠一記膝撞。傀儡的眼睛猛地睜大,從肺裡發出刺耳的呼吸聲,然後Overgang擡起另一隻膝蓋,又一隻,又一隻。他粗魯地將複製推倒在地,擡起一條腿踏在胸腔上,發出響亮的嘎吱聲。複製品顫慄著滿地打滾,它身上的幻象逐漸崩潰。他做出蹬腿姿勢,在他的複製崩潰成粘土之前踢掉了它的腦袋。Overgang扶了扶他標誌性的眼鏡。

“他媽的傀儡。像樣的一拳都打不出來。那麼現在——”

Overgang露出恐怖的笑容,轉向Joey和目瞪口呆的複製。

“……你們哪個是假的?”

Joey出示了裝滿香蕉片的果盤。複製懇求地看著本尊。

“可真他媽的。你們不應該是些藝術家嗎?”

Joey把金屬盤子拍在複製品臉上,結實地給它肚子一拳,然後一腳踢在它的下腹。他抓住它的肩膀踢向膝蓋,踢得它向後彎曲,然後強迫它摔在地上。

“不。我們是異常藝術家。”

他踩在複製的腦袋上,一腳踩扁。Joey走向Overgang和他擊掌,仍因為腎上腺素的飆升而暈暈乎乎的興奮。周圍的人群開始歡呼——他們還以為這是精心設計的打鬥場景,紛紛稱讚複製品做工多麼巧妙。Overgang決定利用這些關注。

“現在表演結束了,現場觀眾中有沒有個程序員啊?


The Sculptor走進電器行,徑直衝向櫃檯。

“有人嗎?”

一箇中年男人從後屋出現。

“喲。”

“嘿,你們這兒哪有光驅啊?”

“啥,就是那種,單獨的嗎?”

“對,類似配件之類的。”

“嗯,我們進了DVD和藍光光碟的驅動,這幾天沒有能播放那種老式CD的了。”

“我操!

“嘿,別在我店裡罵人。”

“你有沒有任何能刻錄CD的東西?”

“呃,我想某個組裝機裡應該有光驅。”

“你能把它找出來給我嗎?”

“恐怕不行。”

“去它的,那主機值多少?”

“等一下,讓我找找。”

這位老闆走進了後屋。The Sculptor不耐煩地跺著腳,在貨架前踱步,趁店主不在時順走了五張空白CD。難熬的幾分鐘後,老闆回來了,手裡捧著一臺巨大的黑色機箱。他把它放在櫃檯上。

“那,你拿走吧。”

“這裡面有光驅嗎?”

“對,這裡有——”

砰。

The Sculptor把子彈打進這位老闆的腦袋,鮮血和腦漿噴濺在牆上。他將屍體從櫃檯前推開,舉起機箱,電源線拖在後面。他漫不經心地扔掉筆記本電腦,把機箱挪到展櫃上。接著他從店裡拿來液晶顯示屏、鍵盤和鼠標,絲毫不在意屍體的血在一旁慢慢流乾。他把網線插進去時,電腦嗡嗡響著慢慢啟動。屏幕突然亮了,他看向屏幕。The Sculptor敲下鍵盤,以遊客身份登入,打開默認瀏覽器,訪問電子郵件,下載The Composer的CD文件,然後拷到他兜裡全部的五張光碟裡。留備份總歸是好的,他想。他大步走出前門,臨走前把門前掛的牌子翻到“休息中”。

屍體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沒人發現。


你與Arsehole和Hiro坐在一起,盡職地將自己的許可代碼輸入原型藝術炸彈。你和Hiro花了幾周時間研究擴張裝置的內部機理,而Arsehole正是參與調和色彩的人。Hiro和Arsehole輸入了他們的代碼,所有人退後,接著這幻想般的裝置將其內容物釋放。你開啟了談話。

“這一個安全,是吧?全都喪失活性了?”

Arsehole把食指伸進這個彩色炸彈,拔出來並向你展示了完好無缺的(儘管是亮粉色的)手指。

“看到沒?超級安全。”

Hiro不停點擊手機屏幕,一直與這緩慢擴張,色彩斑斕的球體內部的原點保持線路接通。

“讀數很好。一切看樣子都很穩定。”

“稍微提點速!”

“好,好,等下。”

Hiro手指劃過觸屏,球體生長得更快了。

“讀數還是很不錯。那我們就——”

假貨!

你看向廣場,看到了一個長得幾乎和Arsehole一模一樣的人。站在你身邊的Arsehole從你口袋的槍套裡拔槍,迅速地對複製品的頭射擊兩次,於是它崩塌成塵。她把槍遞還給你,你小心翼翼地收回槍套。扳機現在染上了和她手指一樣的亮粉色。

“來啊,Hiro,更大,更大!”


The Sculptor回來時看到The Builder的種子已經廣場西邊周圍建起一座白色大理石大廳。邊緣在慢慢生長,穿過小巷,擋住了自然的月光並長出閃爍的日光燈代替。

“你拿到CD了?”

“我拿了五張,給。”

“太讚了。”

The Builder抽出其中一張CD,放進大理石中的一個小插槽裡。The Composer的歌曲開始播放,動人的古典樂在大理石牆間迴盪。

“好吧,至少你這點事做得不錯。”

“耶,聽起來真他媽棒。”

“他告訴你它是幹什麼用的嗎?”

“大概是'退化藝術比較思維的尊重部分',它能讓人們討厭其它的展區。”

“嗯,那一定是一場好戲。”

“沒錯。一旦畫廊容納了更多的作品,它就會開始具體地批判它們。我現在得去看著建築的長勢,確保牆不會吸進任何人或者什麼蠢東西。”

“酷,我要去檢查下——”

The Painter穿過生長中的大理石走廊,徑直奔向二人。

“那個天殺的在這兒。”

“誰?Duchamp?”

“不是Duchamp,你個傻逼,那個操蛋的英國佬。街頭塗鴉把我的作品蓋住了。”

“操。你告訴Janitor了嗎?”

“找不到Janitor。”

“操奧奧奧奧奧。好吧,這是手槍。逮住他一槍崩了這個雜種。”

“我沒法射那混蛋,朋友,你知道我槍法爛。”

“行,行。我自己去解決他。你待在畫廊這兒,把那些作品拿一些擺進去,做好你該做的事。”

“瞭解。多謝啦,夥計。”

The Sculptor離開大理石地面,踩在凹凸不平,卵石鋪成的小巷上。想把事辦好,你總得射幾個人才行。


“你甚至沒有一丁點好奇它們是誰送來的?”

“我更好奇為啥我沒法讓這程序運行。”

Joey與Overgang坐在一起吮吸香蕉味的檸檬片。傀儡的黏土身體倒在那沒有變化。

“說真的,我想不出有誰真的想置我們於死地。好吧,我們很特殊,至少。”

“是,在Critic的通緝令之後,我們大概是這鎮子裡的頭號人物了。”

“你不認為是Critic做的,對吧?”

“哦,當然不。他又不是傻子,要是他真想殺了我們好歹會做得乾淨利落的。”

“等等,咱們是不是應該去看看其他人?確定他們都平安無事?”

“吶,他們應該都沒事。這兒的所有人都能照顧好自己。”

“也對。我只是想知道-”

嘟————————————————


“棒極了,帶著帽子的不是我的邪惡機器人複製,我們表演了超讚的二重唱!擊掌!”

Annie與她的複製品和新朋友們擊掌。它就像她失散多年的姐妹一樣。

“好的,我們的下一首歌是一首動人的、柔和的-”

嘟————————————————


“我們正在批判!”

當藝術炸彈在彩色閃光中爆炸,五彩繽紛的軟泥蓋住整個院子時,你興奮異常。Hiro抹了抹臉上的藍色,高興地說它運轉了,Arsehole歡呼雀躍要求再來一次,你打算說些什麼,但是這時

嘟————————————————


Felix繼續自顧自在人群中穿梭,卻突然撞上一個高塔一般的黑衣人。

“抱歉,我……哦,你好啊,老朋友。”

The Janitor轉身,防毒面具的口鼻罩發出嗡嗡聲。

“歡迎,Felix。很久,沒見了。”

“玩得開心嗎?”

“今晚我在監視。這裡不安全。”

Feilx輕聲笑了。

“我去過更不安全的地方,朋友。你不想-”

嘟————————————————


Rita繼續她的展覽。幾千只隱形蜘蛛在她的微型馬戲團周圍爬來爬去、拋紗布球雜耍、走曲別針鋼絲,而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要數無形地在吊架上盪來盪去。下次,她想,她應該在把它們帶出來之前先讓它們浸過油漆,或是給它們織一些小型連身衣。她伸出一根手指讓其中一隻爬上來,當

嘟————————————————


Ruiz Duchamp聽到遠處的響聲。

嘟————————————————


The Sculptor儘可能巧妙地跟蹤他的獵物。他看到此人塗毀了兩張海報,知道了下一個目標位置。他準備跑下小巷,計劃搶先趕上,這時

嘟————————————————


The Painter正在把他的海報貼在The Builder生長著的畫廊裡,The Composer的音樂作為背景樂。

“等下。如果我把這些擺在裡面,音樂不是會讓所有人都討厭它們嗎?”

嘟————————————————


The Critic 聽到遠處的響聲。

嘟————————————————


Tangerine坐在他的作品旁,欣賞著精緻的色彩波動。即使他是一名特工,他仍然喜歡創造藝術。他喜歡弄亂現實的結構。它總是充滿了浪漫色彩,從這之中,他對它產生了一種感激之情。也許,他們讓他離職後,他可以在山上找一座不錯的小別墅,在裡面畫風景。但是當然啦,他在這兒看到過那麼多以後,簡單的風景畫怎能與之比擬?他曾見過天才們以指尖創造奇蹟,除此之外再不憑藉它物,即使他被告知這是不好的事一遍又一遍、受過GOC的訓練、受過基金會……他所見的所有人都是那麼快樂,讓彼此都快樂通過

嘟————————————————


特工Green接近了屍體堆。它偏偏就在廣場中央。他在心裡將它定為他清理的優先目標。他不得不逐一檢查裡面所有的屍體,查出他們到底是誰,然後通知他們的直系親屬。這是耗時耗力的工作,但總要有人去做。Green不在乎。這是重要的工作。他很重要。

嘟————————————————

Green順著天上震耳欲聾的喇叭聲擡頭看。一個鼓脹的紅氣球停在樓房上空,底部粘著一個巨大的擴音器。他本能地伸手掏槍,握緊了握把。擴音器發出嚴重失真的人聲。

“嘿朋友們!抱歉我沒法趕到,不過我想你們會理解的。你知道,總有事要做、總有人要殺。你們中有些人這幾天來已經很熟悉我了,而且你懂的,我真的很享受潛伏在你們這些混蛋周圍的感覺。但現在是時候結束這討人厭的小把戲了。”

特工Green結結實實被嚇了一跳。擴音器的聲音大到整個城都聽得見。

“我可不像我看起來這樣瘋狂。或是,準確的說,我就像看起來這樣瘋,還要更瘋。要說真的,這些屍體甚至做椅子都不夠舒服。不過一旦你得到一個,你就想收集全部,我說的對吧?先不管它。抱歉讓你們困擾了,但坦白講我對你們的小幫派已經不感興趣了。你們實在太無聊了、太老土了,你們太他媽平淡無奇了。可是,我還是想在我們的交流中留下一點小習慣。我總是想有句口頭禪。”

特工Green已準備面對最糟處境。

“嚓。嚓。嚓。”

隨著最後一聲“嚓”,氣球墜落了。它直線下落,幾乎以慢動作地,立即撞在屍體堆的中央。兩邊鼓起,隨即氣球砰的一聲爆炸,薄荷味的綠色粘液從中噴出。他已準備面對最糟處境,但他沒準備好面對這個。特工Green腦海中只剩下一個恐怖的念頭。

死屍。

謝天謝地這是週五
« 最終突擊命令 | 中心 | 權限不足 »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