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roll 155 號:五之心
評分: +2+x

RAISA 檔案:關注組織 [已解散]
GOI-001:芝加哥鬼靈
檔案創建日期:約 1915 年
GOI 對檔案最後編輯日期:1938 年 11 月
檔案回收日期:1940 年 7 月
附加文件回收日期::1938 年 7 月
[以下為原文重現]1

警告

本文件的某些部份在可能的分發後遭到不具名的芝加哥鬼靈成員編輯。添加部分已用紅色粗體顯示。此外,在原始文本中似乎存在大量模因危害;這些地方已被刪改,推定是同一位編輯者所為。

如果你正在讀這個,你所認識的 Chappell 已經走了。沒死,走了,走得太遠,救不回來。本文件包含所有的重要內容,而我塗黑了所有其他內容。幫自己一個忙,不要閱讀被隱藏起來的東西。

五 之 心

Carroll 155: The Five-Mind

fifther.jpg

Marco Bellone。第五牧師之一,也是我們與瘋子直接聯絡的窗口。

躲遠點。遠離他,還有那些精神病全部都不可靠近。

位 於 何 處

Where It Is

任何可以發現「第五教會」的地方。高大的建築物,帶有一個像是星號的五角符號。他們遍布美國。 總是能聞到煙味以及聽到微弱的劈啪聲,就像是遠方某處的一座老篝火。 無論出於何種原因,如果你必須去他們的教會的話,千萬不要停留太久。聽講道的時間千萬不可超過五分鐘。千萬別看著瘋子的眼睛,如果你這麼作了,請幫我們一個忙,與其他所有人保持距離。

何 人 知 曉

Who Knows About It

就教會本身而言,他媽的幾乎所有人。所有曾經走在第五大道上而且見到過「曼哈頓第一第五教會」的人。它不是一個非常受歡迎的地方,但是肯定引人注目。

然而,至於那狂亂的部分,這取決於我們、灰大衣2,以及一些特殊的人們:瘋子。管好他們,但是暴力別用得太過火。

忘記所有你所知道的什麼將這種東西保密的事情吧。像野火一樣散播消息,我們的燃燒會雙倍閃耀。

如 何 發 現

How We Found It

相當困難。

第五教會看上去似乎不懂任何形式的魔法,而我們懷疑這是故意設計的。看上去像是一個聚在一起崇拜主,讓你就像好基督徒一樣對自己感覺良好的地方。但是這可不是這裡的作用,一點也不是。深入觀察,您就會明白第五教會的真實面貌:狂人的邪教。你走得越深,事情就越糟糕,一旦你鑽得太深入,那麼你將會發現自己已不再是人類。那些東西就是瘋子。

他們的作為沒有引起任何注意,但那些本來應該會引起注意才對:大量殺人。集體自殺。可疑的流行樂。沒有人注意到,這點是他們的古怪之處之一。他們懂得我們之前曾擁有過的相同的記憶魔法,而且規模也更大。就連灰大衣也不清楚瘋子們到底在搞什麼勾當。

我們只有在他們試圖將整個鬼靈扯入他們的計劃時才發現了他們。發現原來我們被他們的一位內鬼潛伏了一段時間。不是你所預期的那種內鬼,沒有搞收集證據或類似的舉動。他所做的只是試著傳播那話語,那種製造瘋子的小小怪音,好,瘋子:某種精神病。我們制止得相當迅速。

從這個時間點開始,事情變得充滿危險。Chappell 從來都不喜歡基督教教會。教會不喜歡巫術、毒品、謀殺或是任何能讓 Chappell 賺錢的的事情。但是當他經營事業時,教會沒有任何辦法阻止他。問題是,當鬼靈引起了第五主義者們的憤怒時,他們不怕髒了自己的手。第五教會朝我們拋出了一次現代聖戰,要制止它,我們不是得幹掉他們,就是必須和他們打造更良好的關係。

Chappell 的第一個想法是那個始終最有效的方式:外交──芝加哥風格。但關於瘋子有件怪事。雖然教會是他們最強大的存在,但他們總有其他方法能幹掉你。第五主義不僅僅是宗教,它是比那還要大的東西。 比你眼所能見的還要廣大,比你耳所能聽的還要壯大,遠超所有感官。有如神經,發出黑與白、藍與粉紅的光,一抹無色之綠。 如果你對抗它,它能用任何必要方式幹掉你。松鼠攻擊、前科犯、暴力爵士貝斯手。最終,攻擊演變成你不能用槍來對抗的戰鬥。所以,我們決定開始對話。

queenie.png

史蒂芬妮·聖克萊爾。數字賭博的女王,也是秘密的瘋子。

對我們來說幸運的是,我們不必從第五教會開始。畢竟,跪著爬回去找他們會有點尷尬。原來,哈林區的賭博女王聖克萊爾,和瘋子勾結。不必說,和女王達成協議是 Chappell 最關心的事情。如果他是對的,那麼總有一天第五教會會喜歡上他。

在隨後的小小聊天中,女王抖出了許多秘密。她說,五大家族3命中注定要卓越。她聲稱她需要暴打她的丈夫,讓他更接近第五世界,但執政官想讓他活著。Chappell 一個字也聽不明白,但所有話都說完與同意後,他就能和她達成某種商業協議。在哈林區的數字賭博中持股4。你難道會不明白,Chappell 的想法精準無比嗎?第五教會開始對與鬼靈往來有著更大的興趣。

用 途 為 何

What We Use It For

第五教會進行了大量的暴力行為、勒索和竊盜,以達成他們的怪異目的,而他們用這些手段賺來的所有錢都浪費在最古怪的東西上。我們組裡的一人,在五月五號的晚上,以性命發誓說他目睹一群第五牧師只是把錢和家具投入篝火裡。後來他和與我們結盟的第五牧師 Marco Bellone 交談,詢問他理由。Marco 宣稱他們「欠執政官的債」。

下列指示會讓人直奔瘋狂。請不要──不論是何種情況下──和瘋子達成協議。甚至不該和與瘋子有互動的人互動。這就是傳播方式。

對我們來說方便的是,他們不在乎金錢。只要我們幫助他們,除掉目標並且燒毀東西,那他們就會給我們錢。而且至少可以說那筆錢相當豐厚。Marco 會在合理範圍內告訴我們要做什麼,而我們就去做。通常是簡單的擊殺或是縱火,但有時我們得做更奇怪的事情。賣一些書、繪製星座圖,有時我們只需要在公共場所撥放廣播訊號即可。別問。絕對不可以聽那個廣播。我們不知道裡面有什麼,但每次撥放,他們的成員都會增長。買耳塞,以防萬一你在我們的成員中遇到跟著哼的瘋子。



RAISA 更新



以下文件於 1938 年從 Charles Ferris Derringer 與 Richard Davis Chappell 的辦公室回收,隨後才回收了開頭的檔案。因為其內容的相關性,所以它們被收錄在此處。

女王的前夫,蘇菲·阿卜杜勒·哈米德,昨天來找我,他說第五主義者在暗中計畫著某些事情。

在我待在鬼靈的期間中,我們一直和這些傢伙合作,而檔案說我們的關係可追溯到 '15 年,然而我們仍然對瘋子一無所知。我們為了賺快錢而一直參與他們的瘋狂密謀,而且我們之中沒有人曾經停下來思考可能會有後果。

但我開始注意到有些後果產生了,Chappell。而且我不想在有某種狗屎巫毒回來困擾我們的時候呆坐著不動。哈米德上週死於飛機失事。

- CFD

Derringer,我和其他任何人一樣對瘋子的各種陰謀深感懷疑。但是邪惡牧師不喜歡被質問。

有些事情比錢還重要。你以為我在女王的賭博業持股是為了金錢嗎?一點也不。我是為了拯救我的生命,為了阻止那些瘋子。從那時以來,這得到的回報就非常驚人。我們一直是地下魔法市場的領導人物。這不是巧合,Derringer,這是因果,這是數字。你可以自己確認。天空中的每一顆星都代表著每一美元的賺得或失去。

我看得出來你有些疑問,所以讓我為你回答其中一個。那些「瘋狂密謀」和錢無關,那種說法只是為了讓我們的手下去執行的藉口。你想知道它們到底和甚麼有關嗎?是機率,Derringer。在我們兜售了聖書的第五版的五天後,我們最大的對手在一場船難中失去了一名頂尖執行者。在我們放火燒了自己的鴉片館的短短兩天之後,我們就已經聽到供貨人調降售價的消息。當然,我不需要告訴你數字賭博給我們帶來的好處。

不相信那些瘋子?沒關係。甚至不要相信我。但是,數字總是可以依賴的。

- Chappell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