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臣最後的歸宿
評分: +7+x

在一間殘破擁擠的房間內,有七個人坐在裏,不特別留意,還以為只是幾個老人家坐著打牌。

不過他們每一個都大有來頭。靠着塑膠毒品,靠著速成軍火,他們靠著異常闖出了自己的一片天。香港的三合會組織多如牛毛,他們仍然在一處更為隱秘更為複雜風險更高的鋼線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與生存的方法。

然而,他們個個都神色凝重。實際上,在這房間裏的正是坐著和朝義的坐堂和六位二路元帥。他們都相當苦惱-因為城寨要拆了,他們最後一個明面上的窩點要遷移了。鋼線始終是鋼線,搖搖欲墜是必然的。

坐堂的發話了:「明面的,遷去台西市。誰贊成,誰反對?」

其餘五位二路元帥也點頭示好;他們不是不知這是因為NSB-8及近期和香港當地其他字頭黑幫爭議越來越大的無奈之舉,他們也明白這一次明面的轉移實際上他們是拿不了油水,更多只是爭取一絲生存的空隙。

然而,第六位二路元帥,他仍然按耐不住自己的暴脾氣,大喊:

「我反對!」

「這種合約怎麼能簽,地盤怎麼能轉!真的是這樣我寧願永遠只做暗面的,也不做明面的檔口,憑什麼現在我和我們這群兄弟要這樣作賤自己寄人籬下?我們可是和朝義!」

不過這樣子的信心喊話並沒有換來多少人的支持,只換來坐堂一記重重的左勾拳,他立刻整個人都癱倒在地。坐堂其後把一堆照片扔在他身上,說道:

「你看看你近期都在做什麼,你去的這幾間酒吧,恐怕誰都知道是對頭幫會的。是打算在外勾結其他勢力,練好私兵作反嗎?我都忍你很久了,你這反骨仔!」

坐堂又在他那動彈不得的臉上補上了兩巴掌。即使他心中明白這些照片大半都是造假的,他仍要這樣做,因為這個社群不再容得下只會叫囂的激進分子。他需要懂得見風使舵為社團生路出謀獻策的軍師,而不是在靠著自己二路元帥位置滿口忠義的打手。

「來人,拖他出去,記得把他的女兒和妻子也連帶上了!」

隨著一聲呼喝,其餘五位二路元帥暗暗嘆氣,他們都知道這代表著以後再也不可能見到這位,和他們佂戰十幾年忠心耿耿的老戰友了。因為他們都知道,即便他忠心,他要面臨的將會是和朝義規條上最為嚴重,最為殘忍的懲罰-一種至死,至永遠都不會完結的懲罰;代號霸王強的和朝義二把手會在江湖上完全消失,同時也會永遠存在。

隨著一聲又一聲的尖叫,直至聲線逐漸微弱,直至容貌都變得不可見,直至混凝土乾燥……


在一棟香港元朗由和朝義旗下擁有的空村屋,卻長年有兩三名四九把守。附近的人都發現裏邊毫無動靜也沒有人住,但每逢夜晚12點,在那幢村屋廚房的位置……

總聽到一點用人手握著拳頭敲水泥的聲音。

異常敘述:一個高50厘米闊兩米的舊式灶臺,灶台的所有灶口皆完全被額外倒入的混凝土封死。每逢當地時間夜晚九點至凌晨12點都會從中發出未知來源的磨擦及敲擊聲響。 對於灌入的混擬土進行化驗後,結果則顯示當中帶有多位人類個體之骨灰。

回收時間:10/3/2008

回收位置:於香港元朗一處異常三合會組織「和朝義」之小型窩點中被發現。

目前異常狀態:現時保存在Site-ZH-25。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