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所裡的致命模因
評分: +27+x

來自基金會紀錄及資訊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此文章內容含有大量色情、瓶子、搞笑、OOC內容,需要五級安保權限並確認您在閱讀時後方無人

— 研究員L. What,這篇的作者













Site-ZH-12。

一個和Wing的專業幾乎不相干的站點。

自從他懂事以來,身邊總是走著許許多多有著龐大背景和故事的人們,對他來說,在這種環境下,不去試著弄懂身邊一切的來歷是不可能的。他喜歡研究人們的歷史,也為此深深著迷。

那麼他為何會站在Site-ZH-12的走廊上,而且還迷了路?

這件事要從非常前面開始說起,但簡而言之的說,他是那艘大船上唯一有空傳遞紙本資料的人。其他的人呢?站點主任八成又在不知道哪座深山裡冒險、其他可能有空的職員也在為了和Site-ZH-50聯合舉辦的軍演忙的不可開交,在那種船員們如螞蟻般不斷在各個走廊之間穿梭,偶爾甚至還能聽到研究室外頭傳來跌倒的碰撞聲的環境,他不可能,也沒有臉靜下心來繼續做自己的研究。

所以,當主任問起時,他是第一個舉手的,也是唯一一個有空舉手的人。

而他現在迷了路。Site-ZH-12比他想像的還要複雜上許多,他甚至很確定自己看見了些沒有在地圖上標示的走廊和房間,但在基金會培養出來的生存本能叫他最好把多餘的好奇心捨棄掉。生活在這個組織裡,最不需要的就是好奇心,有人說,好奇心是在他們這一行的絕症,得了保證三五年後會死在某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

但Wing知道,他現在如果不稍微患點名為好奇心的小感冒,八成還走不出去被桌球室和茶水間環繞的這個走廊。

不過在這之前,花了一個小時在整個設施裡打轉,他早就已經承受不住了。

他需要上廁所,但是他找不到廁所。

Wing的腳步從五分鐘前意識到自己有生理需求開始,便不斷的加快,到現在幾乎是小跑步了,但眼前除了無盡無窮的,對他來說毫無價值的辦公室告示牌和茶水間標誌,他連一間廁所都找不到。

岔路?往左。又是岔路?往右吧。還有岔路?走中間。

Wing的運氣並不是很好,他完美的錯過了每一間廁所。

在瀕臨崩潰之際,他終於選到了一條勉強算是正確的路,一個畫著男孩和女孩的吊牌出現在走廊的頂端。那對他而言,宛如是天使在耳邊輕語,指引他往天堂的路。他邁開步伐,捨棄了腳步聲可能會打擾到人的念頭,在走廊上大步的跑了起來。

Wing的身影反射在乾淨到詭異的廁所磁磚上,因為憋急了而有些慌張的影子穿梭在磁磚縫隙之間,顯得有些滑稽,但這對他來說根本無所謂,他現在心無雜念,只專心的徜徉在這一片美好與舒適之間。他覺得自己真是個幸運兒,居然在千鈞一髮之際剛好找到了廁所。

不過他怎麼也料不到接下來的發展。

拉上褲頭的拉鍊,他如釋重負地打開水龍頭,急流而下的,辦公場所都有的強勁水龍頭水流噴濺到了他的襯衫上,留下一片水漬。

「唉呀…………真是的…………」Wing試著找找附近有沒有衛生紙巾,但擦手用的衛生紙巾剛好用完了。正當他開始思考,廁所隔間裡會不會有能讓他擦乾衣服的衛生紙,最裡面的那間廁所隔間突然傳出了聲音。

「AD嗎?」這聲音——這個聲音雖然是來自於廁所隔間的內側,在狹小的空間中傳出的聲音被些許扭曲而不太清楚,但Wing依然能認出這個聲音。

——Apoyn博士?

沒錯,他認識這個聲音,那個把他耍的團團轉的男人,他不可能忘記。Wing的大腦開始將剛才發生的一切重新排序。

——好,首先是我在洗手,然後在廁所隔間裡聽見了Apoyn博士的聲音。他不可能知道我是誰,所以理論上應該喊的是「哈囉?你是誰?」之類的話。但是不對!他喊的是Dr. AD的名字,這就代表說他早就知道Dr. AD會出現了對吧?好,好,整理一下,也就是說Apoyn博士在廁所隔間裡等Dr. AD出現,對吧?好,為什麼?為什麼??????

Wing腦袋中的齒輪有些卡住,他覺得這些齒輪應該上點…………

「你拿潤滑液來了嗎?」

腦袋中的齒輪開始動了。對,就是潤滑液。

齒輪停不下來。

Wing的臉從脖子開始,一路紅到了耳根子。

「呃……我是Wing,Apoyn博士。」


Apoyn的腦子拒絕回憶起事情發生的經過。他想把一切怪罪到某種強迫性異常模因、某個異常維度邪惡實體、某個混沌反叛軍的陷阱。但他知道自己誰都騙的過,就是騙不了自己。他已經對自己解釋過成千上萬次了,他不想再多解釋一次。只有一扇薄薄的廁所拉門來維護他最後一點點的尊嚴。

而現在,他遇到了更大的問題。

「呃……我是Wing,Apoyn博士。」

Apoyn的腦袋飛快的旋轉,開始把剛才的對話以Wing的角度試著推演了一遍。答案很不妙。

「是……是小翼啊……這樣啊…………」

——快想點什麼,Apoyn,快動腦阿!

「我呃……打擾到你們了嗎?那我還是先走……」明顯急迫的腳步聲響起,眼見那個曲解了一切的男人正要從眼前溜走,Apoyn絕對不能讓他離開。

「不,等一下!小翼……你,你過來,靠近一點,小聲一點!」

「呃……呃…………不,我想,AD博士已經很足夠了,我想我應該對這種事沒興趣…………」

「天殺的,你……」掉線的腦中電線終於接了回來,Apoyn想到了個蠢方法,但已經沒有退路了。

「小翼,你站住。你現在也被感染了。」Apoyn突然壓低聲音說,聽上去嚴肅又認真,讓Wing不得不停下腳步。

「什麼?什麼感染?」聽見「感染」一詞,Wing開始飛快的檢查全身上下——沒有異狀,但這對他這個基金會員工來說才是最可怕的一點。那可能會是發生在自己身上,而且自己看不見的異常效應。

「這是某種靠聲音傳播的視覺危害,他會讓其他人看見被感染者身上有些……「不尋常」的地方。我和AD正在想辦法在感染擴大之前搞定這玩意,而我們認為潤滑液可能有效。」

「我不……你是認真的嗎?潤滑液?」Wing的聲音比起懷疑,更像是混雜了90%的不相信,Apoyn開始後悔上一次耍了他的事情。

「你……好吧,好,你看了就會相信了。」Apoyn豁出去了,沒有什麼比起親眼目睹更能說服一個人。

廁所隔間傳來開鎖的聲音。


廁所隔間傳來開鎖的聲音。

「你還記得嗎?幾個月前的演講課程,有關緊急應對異常的辨識方法?」Wing參加過不少演講課程,從被偽娘迷昏到被丟包在高山上都碰過,而他努力回想起那場並不特別有趣的課程。

「觀察,歸納,應對?」

「沒錯,先透過和記憶比對出有異狀的地方,接著將異常現象歸納出有序的模式,再從中思考應對和破除的方法。記好這點。」

廁所門被緩緩推開。

研究員Wing走向隔間廁所。

他看到Apoyn博士。

——好,觀察,第一步是觀察,我看到了什麼?好,Apoyn博士站在裡面,正常的穿著襯衫和西裝褲,嚴肅的看著我,好,這部分沒有異常。他的臉很紅,我猜是缺氧導致的,大概吧,這部分看上去也不太異常。手臂呢?看起來沒什麼事,那搞不好是腳?

Wing的視線從手臂轉向腳的時候,注意到了某種東西。

——好,觀察,那是什麼?好,我認得那東西,那在飲料販賣機有,就在廁所外面。那是健酪的寶特瓶,外面看起來白白的,有點透明。好,那玩意為什麼會在那?為什麼?找到異狀了,接下來是歸我的老天啊他的老二上卡了個瓶子

——咳,好,歸納,我看見了異狀,這是異常效應造成的視覺他的老二上卡了個瓶子,所以我現在應該想辦法歸納這種異常視覺危害,我能很清楚的看見異常效應,所以它可能是第三類視覺危瓶子他媽是半透明的,應對方法一般為那個拿著網球拍的男人還在對我笑

——好,忍住,接下來要應對,我能做什麼?我能做——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准笑!」

「我不……我……」Wing擦去流出的眼淚,但根本止不住因狂笑而出的淚水。

Apoyn抓住Wing的領帶,一把把他拉進廁所隔間,後者蹌踉的跌了兩步,被Apoyn拉住手臂,甩到了蓋著的馬桶上。他伸手摀住Wing的嘴,然後立刻關上廁所隔間的門。

「聽著,小翼,你知道嗎?」

「什……什麼……?」Wing還止不住大笑的衝動,尤其是那個瓶子剛好抵上他的肩膀的瞬間。

「你在我眼裡看起來也是如此,這就是這個異常效應的恐怖之處!」

「……蛤!?」Wing睜大眼睛,方才的笑意全失,開始瘋狂的檢查自己的私密處,但看上去什麼事也沒有。

「沒錯,你根本不知道自己中了招,要不是Dr. AD告訴我,我和你甚至很可能在這種狀態下在站點裡走來走去!」一滴斗大的汗珠從Wing的額角滑下,他終於認知到事情的嚴重性了。

「那……那怎麼辦?」

「你聽好,我有個理論,它很可能是某個項目延伸而出的異常效應,但我不是很確定是哪個。我要你安靜的去公共研究室,幫我一個一個項目慢慢的查,直到找到你認為可疑的那一個。中途千萬不能被人看到,也不要跟任何人說話。你不希望你的老二上套了個瓶子的事被其他人看見吧?我也不希望。而這玩意會靠聲音傳染,所以你也不能跟任何人提起這件事,現在不行,未來也不行。」

「那……如果我的權限不夠高,沒辦法查到那個項目呢?」

「那你也幫我們縮小了範圍,快去吧,千萬別被看見!我和AD會留在這裡想辦法!我們不會有事的!」

Wing緊張的點了點頭,然後起身推開隔間門,向外探頭,確認廁所裡沒人之後,他躡手躡腳的離開的廁所隔間。看了看洗手台前的大鏡子,自己的鼠蹊部看起來很正常,但他知道那不是事實。

他轉過身去,正要跨步,卻一頭撞上了剛走進來的Dr. AD。

「哎唷。」

「你沒事吧?」Dr. AD在Wing往後跌的前一刻拉住了他,給了他重新整理腳步的時間,但Wing只是看了看Dr. AD,然後滿臉通紅的遮住自己的下半身,點了點頭就跑了出去。

Dr. AD嘆了口氣,然後往最裡面的隔間走去。

「東西在這裡,你是怎麼唬過他的?」Dr. AD彎下腰,把一罐黑色的瓶罐從隔板下方遞了過去。

「你就當我擲百面骰擲出了一吧。謝了。然後你可……你可千萬不要說出去啊。」

「我曾經見過的荒謬之物太多太多了,而這……」

「算不上什麼,對吧?」

「不,這大概是前三名。」

「…………」

「你需要我幫忙嗎?」

「不了,你可以走…………」Apoyn扭開「潤滑液」的蓋子,接著倒出了大量的液體在瓶子與身體的交接口。然後他察覺到某些不對勁的地方。

他把瓶子舉起來,仔細看了看上頭的標籤。

「A!D!」那個黑色的瓶子被從隔間上方的空隙用力的扔出,差一點砸到了Dr. AD。

「Site-ZH-12又不是什麼雜貨店,這是我能找到接近的東西了。」Dr. AD對著隔間聳了聳肩,然後把那罐上頭標示著「WD-40」的罐子撿了起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