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科定期檢診
評分: +12+x

那是風和日麗的一天,天空晴朗海象平穩,沒有預定要進行高危險的實驗,並且這週也無任何人員傷亡,那本該是個平凡且平和的日子。

再三確認電腦裡的行事曆與約診表,Site-ZH-81內的新進牙醫擬定好了今天的行程規劃,她關上電腦螢幕,準備先從最好尋找的病患開始聯絡。

輕輕以指節扣響門板,得到來自門內的許可後瑪利才拉開門。撲鼻的香味旋即迎面而來,烘焙散發的溫暖香甜充斥了整個空間。她要找的那名研究員正在收拾桌面上的器具,量杯、攪拌器、麵粉篩擺放的整整齊齊。看待興趣也絲毫不馬虎,一如他工作時的精確謹慎。

「要來一塊鬆餅嗎?」彼此簡單打過招呼後丹澤拿起擺放在烤箱旁的成品伸到來人眼前,他一邊說著一邊略微抬高手裡的盤子示意。

「謝謝,那我就不客氣了。」特工對在醫療部門共事的研究員回以微笑,她以濕紙巾擦拭雙手後捏起一塊仍舊熱騰騰的點心。

瑪利總是覺得對方被開玩笑稱作點心部門負責人真的太貼切了。剛出爐的蓬鬆口感令人欲罷不能,恰到好處的甜味在口中擴散,不會過於紮實也不會太過甜膩,一不注意便很容易讓人一口接一口,進而忘卻精緻澱粉帶來的高熱量同時忽視正餐,果真是罪惡的化身呢。

「對了,丹澤。」瑪利吞下口中那鬆軟的糕點後想起自己來此處的目的,她對著抬頭看過來的同事說道。「這幾天抽空來複診,我要看牙齦炎治療的術後復原狀況如何。上次指導一番後你都有好好刷牙吧?」

男人一向溫和的弧度微微僵在嘴邊。

「當然,我現在吃完點心也都十分注意口腔清潔。」他放下盤子說道。

回想起超音波洗牙機深入牙齒與齒肉間的感受,那些仿佛直傳顱骨的震動和損傷耳膜般的高頻聲響,丹澤感到周遭氣溫似乎都低了幾度。

「這次洗牙也會像上回滿口都是血嗎?」維持著和善的笑容,他面向船上的牙醫詢問。

「我上次就說明過牙齦會一碰就出血是因為發炎啊,健康的狀況是不會有事的,最多是洗牙時感覺有點敏感。」舔去指尖殘留的碎屑,瑪利如此回答。

敏感的定義雖然因人而異,但對於同為醫療部門的丹澤來說一點也無法起到安心的作用。就如同抽血時會避開疼痛與尖銳等字眼,在醫護人員的口中那些詞彙都會被轉化為『刺刺的』或『有點不舒服』。

「抱歉,剛好最近有些急件樣本需要處理,可能這陣子不太方便呢。」

「沒關係啊,反正我一直都會待在牙科那兒,你一有空隨時歡迎過來找我。」瑪利聳了聳肩,她沒有急著要對方回診,今天過來也只是想提醒一下而已。目的已經達到了,她該準備動身前往下一名病患的所在。

「希望你不是在拖時間。要知道,牙科定期檢查是必要的。」瑪利對她所在部門的副主管一笑接著揮手離開,因而沒看到身後丹澤那副顯著轉為憂鬱的笑臉。


瑪利找了好幾處對方可能會出沒的地點,期間在迷宮般的廊道上遇見不少熟面孔——說到這迷宮她真的花了好一陣子才搞清楚各層間的構造,她初來乍到時真的有迷路到只能待在原地求救的經驗。那幾名特工與研究員都在看到她遠遠走來便摀著嘴閃開,甚至有人在一看到她的模樣便發出哀鳴拔腿狂奔。瑪利並不在意這些,時間久了自然會習慣的。

最終她在外側甲板的瞭望臺找到了尋找對象的身影。那背影穿著標誌性的連帽衫,陽光下的灰髮映射出略帶粉色調的光澤,吹拂的微風讓髮絲像是有生命力般擺動著,她走到對方身側,雙手手臂輕靠上欄杆。

「呦,這不是翹毛好夥伴嗎。」馮雅掃了來者一眼後牽動了下嘴角,那稱呼讓瑪利噗哧一笑。

「這叫法不錯啊,雖然我覺得你的毛捲度還輸我一大截。」

「你那已經是異常等級了吧。」馮雅吐嘈道,特工吐了吐舌頭。

「我也很困擾好嗎。」

馮雅是她少數能輕鬆瞎聊的對象,最初只因為對方是較早接觸到的研究員而跟其他人員相比更常對話一點點,當發現彼此有相同的興趣後,時不時的交流令兩人更加熟識。

「你上船久了畫的東西漸漸變可愛啦,怎麼,來81後性格變柔軟了嗎?」閒談一陣後馮雅歪著頭笑的有些不懷好意,她看見特工撇開視線蹙起眉。

「只是想畫點輕鬆的塗鴉而已。」瑪利抬手捏了下鼻頭,可愛和柔軟這類用詞讓她有點兒過敏,她很快把話鋒轉回到正事上。

「倒是你差不多該來看牙啦,馮雅。」

「靠,又來!?前陣子不是才給你看過一次嗎!」聽到關鍵字讓她壓抑不住粗口,這次壞笑的人換成了另一方。

「我上次跟你說你的牙齒內側有脫鈣情形啊,那擺著不管很快就會變成蛀牙的,我要檢查一下有沒有惡化,還有牙齦發炎傾向有無好轉也有必要看看。」

「哪有人三天兩頭就去看牙醫的啊!」想起診療椅上的壓迫感馮雅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她大聲地表達強烈的不滿。

「不然你現在就張嘴讓我簡單檢查一下啊?」注視著對方拿出筆型手電筒,真的有要在甲板上就開始診察的趨勢後,馮雅往後跳開了一大步。

「好啦好啦好啦我會去!總之不要現在!」她舉著手一副如臨大敵的表情阻止了瑪利,後者收起道具滿意地點頭。「嘖,我先回去了,等到排出時間我再告訴你。」

目送馮雅罵罵咧咧離開,瑪利獨自靠在欄杆邊輕笑。提到牙醫大家總是那麼害怕,在剛來到這艘船艦時大家的口腔狀況都不盡理想,海上生活讓所有人都難以規律至牙科做檢查(不過她嚴重懷疑還有個因素來自丹澤的邪惡點心),因此最初她來此開始診療活動時,醫療部新設立的牙科真的可以用哀鴻遍野來形容。時至今日狀況已經好轉了許多,船上人員逐漸建立起良好的口腔清潔習慣,她相信再過不久,當所有人的口腔都能維持健康時便不會那麼懼怕牙醫了。

即使是忽地颳起的強烈海風也沒法吹亂她那頭堅韌蓬鬆的鐵灰色捲毛,瑪利稍微拉高衣領避免涼風灌入,然後望向遙遠的天空與海面交界,那帶有不同明度彩度的藍交織成了一條細線。

她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穩定的根,進入基金會工作後她就如那些隸屬公部門的醫生,一直以來都是哪裡有需求就被派遣至那一處,站點之間的距離是如此遙遠,瑪利又很少在一個單位停留,朋友一詞對她來說是如此陌生。

但現在一切有了很大的不同。縱使來到Site-ZH-81工作的時間還不長,她已經擁有了下班後不時會一同小酌的同僚、擁有共同繪圖興趣的同好,還有,邀請她來到此處的那位敬仰的人。

思緒至此令她直起身子,瑪利踱步往牙科部走去,她剛剛來找馮雅花上了比預估更長的時間。必須儘快回去做診療準備了,才不會讓在今天之前便早已預約好的病人久候。


約好的時間一分不差,當瑪利裝好超音波洗牙機並測試完畢時,Reverberate已經面帶微笑站在門口了。

「許久不見。」瑪利打開了吸水巾,笑著對診療椅比了個請的手勢。「請坐下吧。」

遊走各地的Reverberate博士是何其忙碌瑪利當然相當清楚,因此每回能約到診該有多不容易。然而最少半年一次的牙科定期檢查是十分必要的,除了早期發現早期治療以外,做好事前預防還能降低齲齒發生率,更別提極易被大家所忽略的牙周病了。當初她有些緊張地對邀請自己上船的博士解釋道,本來還保持著大概是無法替對方看診了的預想,沒想到Reverberate爽快答應了。她總是那麼準時地到牙科部報到,某方面來說竟比Site-ZH-81的其他人員更好約時間讓瑪利感到非常意外。

「Reverberate博士的口腔狀態很健康呢,牙結石也很少,請繼續保持。」撥動開關讓診療椅回歸到坐位,例行檢查的一切都非常順利,瑪利脫下雙手的手套後單手拉下口罩對Reverberate博士說道。

「總是麻煩你了。」以診療椅旁的水杯漱漱口後Reverberate向瑪利道謝。她疑惑於對方為什麼沒有解下圍在頸間的吸水巾,Reverberate正想著是否該自己抬手將它去除,耳邊捕捉到了金屬器械被擺上桌相互碰撞的叮噹作響。

「只不過,」突如其來的轉折詞打破靜寂安穩的氣氛,瑪利將高速手機裝上診療臺,輕輕踩了下踏板確認器械的正常運轉,手裡的器具在灑出水霧的同時發出一陣刺耳的聲音。

「第二大臼齒舌遠心面有個小小的蛀牙,今天順勢補起來吧。那一處比較深所以維持張嘴會有點辛苦,請你忍耐一下。」把口罩重新戴回去,戴上副新的醫療用手套,瑪利只能以面部唯一顯露在外的、鏡片下的眼對病患表達情緒。

緩緩倒下的診療椅正上方,無影燈投射的陰影下是輕鬆愉快的笑眼,Reverberate好像有那麼一點點能理解船上人們為何如此畏懼這名牙醫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