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時能泡杯茶嗎?
評分: +4+x

現在時間,UTC+8早上八點,東八時區輪班。請下班的員工檢查攜帶的物品。永和豆漿現在正在進行夏日優惠。

gOwM1UT.jpg

本廣播由可拉汽水、吃一口的蘋果及俺不囉嗦餐廳贊助播出。

gOwM1UT.jpg

啊,又有外送員出車禍了。似乎該提交用高爾夫球車送外賣的建議了。

38RApuu.jpg

人類真是奇怪呢,為什麼不能好好開車呢?

gOwM1UT.jpg

七號客梯維修中,請改搭其他可使用的客梯,或是多爬樓梯多健康。衛生部關心您的健康。

gOwM1UT.jpg

為什麼需要接那麼多廣播委託啊?站點有很缺錢嗎?

38RApuu.jpg

不是接了這麼多委託站點才有金流嗎?話說我們居然沒辦法喝可拉汽水呢,真是的。

gOwM1UT.jpg

「咕嘟咕嘟⋯⋯。」

正在使用B8-02電子咖啡機。

今天要泡什麼茶好呢🎵,今天是哪位員工這麼幸運呢~。

gOwM1UT.jpg

凝華,說好工作中不能用顏文字和波浪標點的。還有不要再玩咖啡機了,這樣很危險,妳可以申請一個咖啡機在妳的私人空間玩。

38RApuu.jpg

沒關係啦,我們有多功處理介面⋯⋯。

gOwM1UT.jpg

危害警報注意:地面層毀壞

嗚哇!地面傾斜!我剛剛泡的茶啊!

gOwM1UT.jpg

災情警報!這不是演習!請各單位前往樓層指定疏散地點集合!請不要推擠!重複,災情警報!

gOwM1UT.jpg

地面疏散已經展開,開始檢查站點內部安全。

38RApuu.jpg

凝華趕快把咖啡機那間封鎖,不然會讓人滑倒。

38RApuu.jpg

地板出現約30度的傾斜,電梯無法使用。無漏水、火源和瓦斯外洩。無收容失效。地下人員疏散開始。

gOwM1UT.jpg

3級以上的人員已經撤離了。我聯繫不上其他站點,訊號傳不出去,收發器都壞掉了。

38RApuu.jpg

我們得開始分割程式效能到義體身上了,至少我們得親自操作義體取得信號。

38RApuu.jpg

收容層區進入節約狀態,開始上傳資訊到義體⋯⋯。

gOwM1UT.jpg

凝華,我的才是義體喔,妳的是載體。倫委會的人在盯著呢。

38RApuu.jpg

資料上傳

gOwM1UT.jpg

意識上傳

38RApuu.jpg


因為地面傾斜的緣故,凝華和碎華的身體滾出收納艙,互相交疊在角落。祭典的浴衣包裹著冰冷的四肢,兩個人形緩慢睜開眼睛。

「嗚哇!怎麼身上是這個樣子?這樣要怎麼走路啊?」凝華晃了晃腳上的木屐,中間的帶子鬆開,鞋底也凹凸不平。

「看來上次測試身體的時候忘記換下來了。我的鞋子給妳,走吧。」碎華脫下不合腳的皮鞋幫凝華套上,紅色的痕跡咬傷潔白的小腳。

碎華伸向凝華的手心,和記憶中的某個殘影相疊。那個在遠方的煙火聲,和糖葫蘆的香味。

明明人工智能是不會有記憶的,這是人性化數據的其中一筆資料嗎?

赤腳踏步的聲響和皮鞋的響音迴盪在空無一人的走廊,由於地面傾斜過於劇烈,她們必須加大體內馬達的馬力。多虧了多功處理介面,一部分的效能仍然在虛擬空間處理站點收容,另一個部分的效能負責排除路上的障礙。

踏出大廳旋轉門的那刻,突然的爆炸聲暫時奪取了她們的聽力,凸起的柏油路和傾倒的汽車像是被扭曲一樣,她們終於理解,站點不是傾斜了,而是整個地面裂成好幾半。毀損的攝影機紀錄不到的情形現在都在兩人眼前真實顯現。

「有微弱的訊號,但是聯絡不上其他站點。列表上沒有81,我很擔心,我有不好的預感。」

「預感?姊姊妳是說預測嗎?姊姊的預測特別準呢。」

「不是那個預測,是另外一種⋯⋯不好的預感。」碎華擺擺頭,就像一般人拒絕的反應一樣。「不管了,我們得先逃離這裡。去訊號更好的地方。」

碎華再次拉起凝華那光滑的鈦金手,手上的仿皮塗料因為周圍的高溫而稍微融化。她們繞過路障和汽車,一路往站點外側離開。

在凝華的認知效能中,路上的景色逐漸模糊,沙石路和日式木屋和現有的景象重疊。

「姊姊,發生了什麼⋯⋯。」

「閉起眼睛!不要看!不要停下來!」

不存於世上的復古汽車從眼前呼嘯而過,穿著和服和學生服的人群跟著自己前進的方向逃竄。凝華抬頭往上,煙花正在天上綻放著美麗的花朵。一朵盛開著,另一朵則逐漸破碎。在煙火的另一側,則是飛翔的機械鳥和自由落體的炸彈。

隨後又是一陣聾耳的聲響。「哎呀!」

凝華和停住前進的碎華撞在一起,碎華就像當機一樣,全身僵直、雙眼睜大。

「我、我不知道103對AIC也有效?也許是因為義體的關係?」

SCP-ZH-103從高空降落到凝華的肩膀上,像凝華擺動綁有小袋子的鳥爪,凝華伸手搔抓103的肚子。「乖鳥鳥,你不回去站點嗎?」

「呼嚕。」103不明所以地搖頭。在凝華取下小袋子後再次展翅,飛向南方。直到103飛走之後,碎華才恢復正常。

「乖鳥鳥怎麼跑出來了?來看看袋子裡面是什麼?」從袋內滾到凝華手掌心的,是玻璃碎屑和隨風飄逝的極光。

極光和印象中的紅色重疊,玻璃渣倒是沒有改變。身體彷彿開始回溫,縱使AIC是不會有體溫的存在⋯⋯。天上的煙火不再,只有數座向上的煙塵,沒有任何人群留下。

「不要擔心!卡西媽媽一定沒有事的,一定沒有⋯⋯。」

「姊姊,為什麼哭呢?為什麼,系統內一直有不相干的影像在干擾我的判斷呢?姊姊?」

「應該是人性模擬系統壞掉了吧,嗯,一定是這樣。」

就算留下眼淚也是普通的冷卻水啊。



所有電子門扭曲,無法開啟。推測無法在站點內部或外部依正常方式打開門鎖。

gOwM1UT.jpg

水冷卻水缸破裂、伺服器進入過熱狀態,無法排除。

38RApuu.jpg

據估算90%的情況Site-ZH-88將不會被基金會以外的勢力發現站點收容措施。

gOwM1UT.jpg

無法建立安全連線,無法建立與其他站點的安全連線。預計伺服器融毀後無法再次啟動程式。

38RApuu.jpg

程式即將中止。再見了,姊姊。

gOwM1UT.jpg

程式即將中止。再見了,凝華。

38RApuu.jpg

[伺服器人數:0。]




環繞在Site-ZH-88的山嶺,像是把寶物用尾巴圍住的龍脈。但是現在聚寶盆內只剩滿目瘡痍。

碎華和凝華沿著尚未毀損的小徑向上爬,刻意不回頭看。

「這裡,看起來收的到訊號。」

碎華駐足在山頂上的涼亭,這裡曾經是Chrome主任偶爾會前來散心的秘境,現在只剩下一組未被波及的茶具。

壺中的熱茶還冒著煙,一盞茶喝了半口,水波映照著凝華好奇貼近的臉龐。

「不知道這副身體能不能喝茶耶。」人性化程式的判斷讓凝華倒了一杯茶,模仿人類落魄的樣子。「好澀!這個感覺,不喜歡!我要關掉這個叫做澀的受體模擬!」

碎華背對著凝華,仔細從高空端詳已經淪為廢墟的站點,遠端接收到緊急呼叫的電波。

「如果可以的話,能把想念的受體模擬關掉嗎?凝華,還記得我們一起推演的其中一種情況嗎?Echo出事的那個情況。」

「ШК級的那個?」

「是啊,看起來,卡西媽媽現在應該在哪裡航行著,只是世界因此而改變而已。」

凝華和碎華望向站點遠方出海口,一團迷霧疾駛而來。

「是啊,在某處航行著。」


Hanabira.aic 副本建立完成
Shizuku.aic 副本建立完成

過得好嗎?兩個小可愛。

%E5%8D%A1%E8%A5%BF%28%E4%B8%80%E8%88%AC%29.png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