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前的戀愛故事
評分: +19+x
blank.png

 自動人偶也能像人那樣談起戀愛嗎?
 兩個從東弊舍工廠產出,素昧平生的自動人偶,在某個機緣下相遇、相愛,直到一方的機體生鏽毀壞為止。啊!光是嘴上說說,就覺得這一切實在太過奢侈了。

 戀愛究竟是什麼東西呢?這個問題困擾我好長一段時間了。有的人一生專愛一個人,也有人來來去去換過好多伴侶,這些都是戀愛嗎?老爺與夫人之間,那種徒具形式的戀愛又該如何歸類?主人啊!幸好您現在睡得熟,要是像平時那樣,在午後的書房裡與您談天,我又怎敢把這些話說出口?

 陷入戀愛之中的人,在旁人眼中看起來就只是被情感沖昏頭罷了。畢竟,那些人可是會為了戀愛而拋棄一切,連生命都可以捨棄的瘋子。不論怎麼計算,這些行為一點都不合邏輯,但您也說,正是因為不合理才有追求的價值。該說幸運嗎?自動人偶無法像人類那樣感受情緒,也不像人類那樣有能力追求戀愛的浪漫。從被製造的那天起,自動人偶就是為了服務而行動。

 說來有些青澀,主人您啊,陷入愛戀之中的事實,或許連三歲的小孩子也看得出來。是翁家的千金吧?您看著那位小姐時的眼神裡頭滿是迷戀。學識和容貌兼具的高貴女性,一見鍾情也無可奈何吧?只是,我來不及告訴主人您令人難過的事實,翁小姐可是義軀之身,排斥人工器官的老爺是不會答應的。

 聽小姐說,她出身於南方的一座小島。南方啊南方,感覺是個比帝都好上數十,不,可能好上數百倍的地方。那些曾旅行南方的作家們,總是在書裡提到南方的富饒,果樹上結滿各種圓潤飽滿的熱帶水果,不需要加糖就甜得像是和菓子一樣。溫暖的風從海上吹來,自動人偶和人類也能活得沒有寂寞與哀傷吧?相比之下,帝都根本是座毫無生氣的死城,在華貴的外表下,就連浪漫的情愫也是人造的。

 要是有機會,您一定會不顧老爺反對向小姐告白的吧?如果有更多的勇氣,說不定還會與她私奔,逃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您們兩人的地方。對啊,南方,翁小姐的故鄉不正是個適合的目的地嗎?唉,我好希望能體會您的羞赧、衝動,還有隨之而來的憂傷。就算是百分之一也好,我想那一定就是戀愛的感覺。

 啊,我不是有意提起這些的。主人難過的心,身為僕人的我看了也倍感同情。但現在,這些心情也已經沒有意義了,畢竟時間不可能倒流,回到翁小姐登門拜訪的那天,您也沒有機會再次見到她了。我從住進大宅,開始為主人服務的第一天起,就將主人的幸福放在第一順位,這是我身為一名僕役的設定。您戀愛時,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異常情感的時刻,嫉妒、羨慕,但我仍然希望主人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您還記得您小時候,我為您讀的童書嗎?「幸福的人,眼睛會像銀河一般,閃爍著生命的光芒。」在我看來,人與自動人偶最大的差別就在眼睛裡,人的眼睛充滿了靈魂,和自動人偶的玻璃眼珠完全不同。上次這樣把主人擁抱在懷裡,是您年幼的時候了。我現在卻只能躲在黑暗之中,做著依偎主人這樣禁忌的行為。

 「那是因為相信只有戀愛才是能夠完成自己的肉體與精神的唯一軌跡。」這句話來自一篇很憂傷的故事,開啟了我對於戀愛的遐想。在來到這個家之前,我曾在圖書館中工作過一段時間,也是在那時遇上了那本書。那本書的作者只活了短短的三十年,卻參透了戀愛的本質。因為戀愛,而做出那些連機械也無法計算、預測的行為,就是他所謂的軌跡吧?明明和翁小姐一樣來自南方的島嶼,他的文字裡卻滿是苦楚與無奈,被冠上了怪誕風格的名號。最後,也只尋得帝都的某個角落孤獨地死去,遺失了眼神中的靈魂。

 不,您無須擔心,天色正逐漸明亮,主人不會像他那樣寂寞的。我會將您放在明顯的地方,日出後,第一批憲兵巡邏時一定會立刻發現您。人的戀愛之心,真是世界上最複雜、最難懂的東西啊!我從日落開始尋找,最後也只尋得您失去精神的肉體。像是停止運作的自動人偶,您的眼睛像極了玻璃珠子,沒有靈魂住在裡頭。原本的戀愛之心,像是銀河一樣閃亮的部分去了哪裡?如果這是戀愛之人的終點,那命運未免也太過於殘酷無情!

 我吵到您了嗎?請主人就安穩的睡吧,我不久後就要離開。不知道您能否看到,太陽依然會從大道的遠方探出頭來,把您的身體重新暖上。在我離開之後,會有人發現您,帶主人回家的。我要去哪嗎?沒有主人在的家,已經沒有回去的必要。我能感覺到我的人工皮膚下,有股奇特的情緒正在形成,那是自動人偶不曾擁有的東西,是主人您留給我的禮物。

 一種想帶著戀愛的回憶,獨自逃往南方的想法。


 再見,主人。再見。

 還有,我愛您。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