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旋壽司 青龍舞兮 朱雀飛翔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14+x

快轉至頁次

男人沿著斜推理短的黑髮髮線綁上了潔白的頭巾。

僅有男人在的空蕩店舖一角,老舊的電視機在矮桌上唱著室內唯一的喧嘩。

清洗雙手並用乾淨的毛巾擦拭之後,男人再次檢視雙手手指,確認每個細節都處理妥當。

年輕的男女在電視畫面裡旋轉舞動,賣力的推銷著滿溢青春色彩的美容商品。

白布一抹,無暇的刀刃閃爍著雪亮的銀光,刀身如鏡、映照男人炯亮有神的雙目。

電視唱完了廣告,畫面一轉進入了萬頭湧動的體育館內,狂熱在觀眾席上沸騰。

男人伸手取出吧台前方冷藏玻璃櫃裡陳列的其中一段魚肉條,接著以熟稔老練的運刀手法仔細而迅速的切去了邊角餘料。

一輛通體漆黑的廂型車駛進了市郊小巷剎停,數名身著相同漆黑裝束的人員立刻開門下車,還帶著同樣漆黑的M4A1突擊步槍。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爆旋壽司全國總錦標賽!來自全國各地預賽篩選出的三十二位好手在昨天又殘酷的淘汰了一半!』

刀刃以精準完美的角度切入魚肉中並循著肌肉的紋理切開,每片都保留了魚肉纖維的彈性卻有著適口的嚼感。

黑色靴底踏在陳舊斑駁的水泥階梯上,黑裝束的人員在迅速移動的同時高舉槍枝預防可能的襲擊,魚貫著登上了樓梯。

『我是主持人雪村!非常榮幸這次邀請到名賽評德島先生為我們講評!』

單手沾上手醋1後在兩掌上拍打,接著輕彈手指撢去多餘的水分。

黑裝束人員分組確認其餘樓層皆已淨空好減少額外的風險變因之後,開始往目標所在位置集結。

『我是德島晉三!大家好久不見!』

在電視畫面中看到老面孔,讓男人嘴角掛了一抹連自己也沒察覺的笑容,同時他已起手拎上最完美的那塊魚片並塗抹適量的山葵泥。

『真的久違了德島先生,是什麼原因讓您願意接受邀請重新拾起睽違三年的麥克風呢?』

黑裝束人員來到了一扇竹製拉門前面,迅速熟練的列出攻堅隊形,帶頭者以手勢指定進攻模式,然後比出預備信號。

一次就掂起毫無誤差的醋飯份量,飯糰在單手手指靈活的運作下於掌中轉瞬完成基礎雛形。

『因為我看到了十年前那場大賽的影子!』

男人製作壽司的手勢為本手返2再加上一些適合自己手掌形狀施展的變化型,兩手如覆雨雲龍般在空中流轉,幾次過手就賦予了魚片與醋飯完美融合的形體。

『我看到了壽司之魂的再次崛起!』

「FBI!」

幾乎在信號落下的同時,單薄的竹製拉門也完全抵擋不住黑裝束人員的突入,門葉如臨暴風摧殘般的殞損倒地。

「把手舉高!」

黑裝束人員揮著黑晃晃的槍管命令著男人:「把手舉高!舉到我看得見的地方!」

男人聽令緩慢的舉起手,連剛捏製完成的壽司都還來不及放下。

『哇!這麼說德島先生心中已經有奪冠的熱門人選囉!?可以透露一下是哪位選手嗎?』

「把電視關掉!」帶頭的黑裝束吩咐下屬然後再次朝男人大吼:「放下你手中的物品!慢慢的!」

『當然是昨天把那個冰箱淘……噗!

電視電源一被切斷,店舖內便只剩下人員對峙的寂寥。

「把東西慢慢放下!」

在黑裝束部隊的威嚇下,男人只能緩緩的彎下腰,將手中壽司放到了冰冷的木質地板上。

粉紅色的魚片上如群花綻放般的分佈著肥美的魚脂,飽滿圓潤的米飯則泛著閃亮的光澤支撐住魚片,壽司整體外型就有如滿覆枝枒的累累垂櫻。

擔任前衛的黑裝束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轉過身!把兩手放在腦後!」黑裝束領隊再次命令著男人:「一樣慢慢的!」

男人依言放緩動作轉身照做,避免著任何可能刺激到黑裝束人員的過激行為。

黑裝束領隊撇撇頭指示隊員上前擒拿男人,擔任前衛者立刻從後腰取出手銬並準備一腳將路徑上的壽司踢開……

「我是你的話就不會這麼做。」男人的奉勸語才落畢,卻遲了那麼一點。

一股瀚力瞬間將那名黑裝束橫向甩上牆面並撞破玻璃窗後就這麼飛出了店舖,一邊發出慘叫一邊被地心引力拉往地面。

突來的變故讓黑裝束領隊當機立斷的下達指令喊道:「開火開火開火!」

幾乎同時男人也迴身轉朝吧台後方仆倒,如雨的槍彈只徒勞的掃得桌面物品一陣亂跳。

四起的硝煙迅速充滿室內而遮蔽了黑裝束隊員們的視線,其中一人發出一聲驚呼後橫飛而出撞上牆面,隨後落地不省人事。

「狗屎!哪邊來的攻擊!?」「那個東方人一定做了什麼!」

又一個人被橫甩而出,這次一路撞倒了成排桌椅後癱軟的趴倒在地,直到這個時候黑裝束們才發現男人並不是此刻室內最具威脅的存在。

他們聽到了有如巨獸低吼般的風壓鳴動,以及感覺到地面傳來有東西在高速旋轉而產生的震顫。

「吼吧,青龍鮪魚中段。」

本文開始

Sushi

青龍舞兮

朱雀飛翔

美國也待不下去了。

原本在東岸又搬到西岸,接連換了幾個據點卻怎麼也避不開FBI糾纏的男人知道遲早會有這麼一天,於是他拎起早已備妥並安放在吧台裡的行囊之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個他居住了數個月的店舖,反正孓然一身的他最大的資產就是一身的技藝。

已經習慣逃跑的他很清楚樓下還有其他FBI特勤隊員埋伏,於是他脫下廚師服的同時跑過長長的走廊,一腳跨上盡頭的欄杆之後一躍而下,藉由一樓外頭擺放的綠色塑膠垃圾收集箱的緩衝並在地面滾轉數圈受身而成功平安落地。

他動作有如行雲流水般毫不間斷的迅速起身,鑽進巷弄間並從行囊中抽出黑色連帽外套跟墨鏡進行簡單的易容,再幾個閃身便到達了商家群聚的市集區域,順利的混入了來往的人潮之中。

男人很清楚既然這次FBI這麼快找上門來了,也就代表他目前所使用的身份已經徹底曝光,那麼正常的出境管道想必已經被全面監控,就等著他自投羅網,所以他當然不會循著正常管道離開。

他從皮夾中抽出一張卡片端詳並思索了片刻,這些年來已經麻煩對方很多次這一點讓男人覺得有些過意不去,但對方也說過只要男人還有能力付清代價,無論多少次都能再找他們幫忙。

男人在街頭一角找到了現已日漸稀少的電話亭,確認電話運作正常後便將卡片插進了電話卡插槽內並撥通了一串號碼。

電話幾乎立刻獲得應答並傳來清楚而動聽的音調:『安布羅斯餐廳雇員服務中心您好,請問需要什麼服務?』


強化玻璃製成的煙灰缸砸在牆面上並發出了砰然巨響,即使拋擲軌跡已經刻意避開了人員,卻仍然有著不小的震懾力,此外還附有灑得滿身滿地的煙灰及煙屁股的額外效果。

「你們這群廢物!竟然連個廚師cook都搞不定!」

雖然身上滿是髒污的特勤隊員在心底吐槽著生魚片不需要cook,但空手而回的他現在也只能苦悶著臉靜靜的挨罵。

辦公桌後的特勤組組長抓亂了原本用髮蠟固定的髮型並焦躁的點起菸,他不敢置信砸了大筆經費才好不容易入手的情報跟幹員們近百日蹲點的再三確認就這樣打了個水漂。

他們特異事故處UIU還要淪為聯邦調查局內部的笑柄多少次?

重重的吞雲吐霧數次之後菸也燒到了盡頭,正想捻熄菸頭時卻發現煙灰缸早被扔了出去,於是他索性丟進了桌前半滿的水杯裡,然後把自己埋進真皮包裹的辦公椅內苦思接下來該怎麼繼續追捕那個使用神秘術法的東方廚師。

特勤隊員等待許久仍沒收到下一步行動指示,於是開口:「……長官?」

「你還在啊!?滾出去繼續搜索啊!滾!」

結果卻再次引爆了怒氣而灰溜溜的快步離開辦公室。

組長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正想喝口水卻想起剛剛才往杯子裡面丟了菸蒂,一連串的不順遂幾乎讓他有種掏出佩槍朝自己腦袋開火的衝動,而放在桌面的手機卻在此時響起喚回了他的理智,手機上的來電號碼更是讓他精神為之振奮的立刻接通:「喂?」

『我聽說他逃掉了。』

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明顯經過機器處理而變質,雖然對方一開始聽起來的確非常可疑,但在他提供的情報每每查證屬實之後的現在,卻已經是組長最信賴的最後稻草。

「對,但是我們已經在每個車站、機場都佈下眼線,只要他一出現……」

『你也很清楚你們那套不會有用,據我所知他已經成功出境了。』

組長尷尬的沉默間接承認了尋常手法對於異常人員完全不適用的事實。

『不過我得感謝你們終於逼得他不得不離開美國。』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於是他開口問:「您知道他會去哪嗎?」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因為變音而更顯古怪的笑聲,就在他皺起眉頭不知道對方這時為何發笑時,笑聲停止了。

『台灣。』

散落的醋飯灑了一地晶瑩,粉色的魚片破碎不堪而色澤逐漸黯淡。

從未經歷的深刻敗北讓男人頹喪的屈膝跪倒在地,久久不能自己。

那個最高頂點的榮耀掉落在地,諷刺的閃著耀眼的光芒。

女人拾起檯面上殘存的壽司勝者後帶著眩然欲泣的神情,朝男人深深的一鞠躬之後便離開了。

徒留一地的悲悵。

那場位於檯面之下的勝負完結之後已經過了十年,這場景男人也已經夢見了無數次,他從慘敗的過往中幽幽轉醒,看著車窗外的紛擾而小聲的叨唸:「明明贏的人是妳,為什麼還要露出那種表情啊?」

「蒼崎先生?」司機注意到乘客清醒而出聲關切:「怎麼了嗎?」

「沒事,做了個夢而已。」蒼崎甩甩頭將意識喚回後重新把視線對焦到車窗外的行人:「我們在哪?」

「台灣。」司機在路口輕輕煞停等待號誌燈轉換:「您交待過要去您還沒去過的現代化國家,最好還能方便取得海產,清單裡原本就沒剩下幾個,加上世局動盪便只有這裡了。」

「台灣啊……」蒼崎自嘲的勾起嘴角,心中的百感交集在臉上表情浮現:「迴避那麼多年,結果還是來到這裡了。」

「蒼崎先生?」司機擔心著乘客狀況而微微皺起眉間:「您還好吧?」

「我沒事,只是有點暈車罷了。」蒼崎擺手示意後因為暈眩感而捏著印堂,覺得自己還是不怎麼習慣搭小型車旅行。

「抱歉,要拐的彎稍微多了點,待會還會有一段山路。」司機轉動著方向盤同時問道:「您到達落腳處之後要先休息還是先看看工作環境?」

這次的代價支付方式是前往安布羅斯餐廳指定的店家掌廚十五個工作天,工作時間由客人預約的排程決定,結清代價之後還能額外獲得一筆價值不菲的酬庸,待遇可以說是相當的優渥。

蒼崎的廚藝就是值得這個身價,即使他覺得自己根本沒有這個資格,但也總比積欠人情來的好:「先去地盤上餐廳晃晃吧。」

「好的……我這樣問可能有些踰越……」司機透過照後鏡偷偷觀察著乘客的反應:「您真的不考慮成為公司的專聘廚師嗎?」

蒼崎露出苦笑果斷的搖搖頭:「我的個性太過乖僻,短期工作就算了,實在沒有那種可以長久居於人下的自信。」

「真可惜……我們到了。」

談話間汽車已經開進了有著一片南洋風格的植栽庭院並停在一棟外觀由大理石砌成的歐系建築前,司機才正準備下車幫蒼崎開門時後者卻已經自己先行跳出了狹窄的空間伸展著筋骨。

蒼崎掃視了跟待在美國時期截然不同的環境一眼後讚道:「空氣不錯。」

「久仰大名,蒼崎龍之介先生。」一名女接待員不急不徐的上前揖身並以流暢的日語招呼著:「歡迎您來到白氏企業轄下的毓楊馨蝶接待會所,我是接待員Vivian,很榮幸能為您服務。」


「打擾了。」

一名廚師學徒打扮的年輕男人輕輕推開拉門並以跪坐姿進入房內,接著低頭將一隻尚在通話中的家用無線電話呈上:「師父,有您的電話。」

「嗯……」正盤腿坐在沒有對奕者的將棋棋盤前端著一本棋譜依序移動棋子的平頭中年男人也不急著接過電話,只是皺著滿是歲月風霜的臉問了:「誰打的?」

「是!」學徒恭敬的把頭擺得更低後回道:「對方姓赤羽,自稱是您的舊識。」

「喔?真是稀奇。」中年男人這才提起興趣把棋譜隨意扔在一旁,然後用缺少無名指和小指的右手接過電話並遣出了學徒。

待紙門再次闔上後,中年男人才咧開嘴朝電話笑問:「喂?大笨鳥啊?」

『我有件事要請你幫忙。』

電話那頭幾乎沒有抑揚頓挫的語氣讓中年男人有點失望:「你也做點反應啊大笨鳥。」

『我有事請你幫忙。』

雖然還是沒有明顯語氣差別,但中年男人聽出了對方的鎮重:「真稀奇,有什麼事情是你砸出白花花的銀子也解決不了的嗎?」

『這件事我只有你可以拜託。』

一聽就知道是件麻煩事,但多年的交情讓中年人只是嘆了口氣後在坐墊上換個更輕鬆的姿勢:「說吧。」

『我女兒跑去台灣了。』

「朱理?跑去台灣?」中年人知道為什麼對方會找他幫忙了:「我是待過那裡幾年啦,但找人這件事……」

『我聽說她是因為知道蒼崎在台灣才去的。』

中年人停下搔抓肚皮的難看動作,精神為之一震而兩眼也跟著張大:「龍之介!?他在台灣!?」

『我也是這幾天才知道的,但是我事情多到走不開,只能拜託你跑這一趟了。』

混蛋傢伙馬鹿野郎!大笨鳥!這種事情要早點說啊!你也知道這幾年闇那邊的人一直都想抓他!快把你知道的情報都告訴我!」

『抱歉,旅費跟開銷全部由我出,拜託你了,白幡。』


蒼崎解下頭巾的同時鬆了一口氣,今天的工作也順利的結束了。

他在毓楊馨蝶短期執業的消息被白氏企業刻意放出,結果僅有十五天的預約席位以非常驚人的速度額滿了,時光飛逝的現在距離契約履行完畢的工作日只剩下三天。

每組由他服務過的客人都帶著滿分的好評離開,以至於在工作期間他不得不一直拒絕如雪片般飛來的招聘邀請,讓他好不容易得到閒暇時間時都只是不斷思索著回復自由之身後要從何處開始探索這個他刻意避開已有十年的島國,卻一直沒有確切的目標。

「今天也辛苦您了,蒼崎先生。」執業期間專門負責蒼崎日常事宜的Vivian適時遞上了溫熱的毛巾:「明日的休息日有什麼預定嗎?」

「謝謝。」蒼崎接過毛巾擦拭臉上的汗珠,思索了片刻後想到了一個想嘗試的東西,於是問:「妳知道有一種叫『鯊魚煙』的料理嗎?」

「知道。」Vivian面不改色的點頭回應。

相處這麼多天以來,Vivian從來沒有表露出任何屬於自我的情緒波動這點一直讓蒼崎覺得有種說不上來的詭異,但本來就不擅與人應對的他也沒打算對此表示些什麼,只是囑咐道:「幫我查幾間比較有名的店家,我想去品嚐看看。」

第二天在Vivian的陪同下,語言不通的蒼崎很輕易的走訪了數間以販售鯊魚煙料理聞名的大小店家,他很訝異原來鯊魚煙的種類那麼繁雜,從不同魚種到魚身各個部位甚至內臟皆各有特色,每間店家對於燻材的講究也有不同見解,一天的行程下來他覺得尤其是集鬆軟與Q彈於一身的下腹部位特別美味,走訪了多間店家吃到他連打嗝都有股煙燻味後才終於罷休。

「原來如此……」蒼崎在心中感嘆這確實是足以與生魚片分庭抗禮的美味,既然尋常店家端出的平價料理就能夠達到這種水平了,如果是由達人特製而成的鯊魚煙……

『唯有最完美的那一塊部位,配稱作『利維坦』。』

蒼崎回憶起了女人在鏡頭前面自豪的述說這句話時的飛揚神情,想當年自己還曾經對此嗤之以鼻,如今看來自己才是以管窺天的井底之蛙,自己的敗北並不是毫無緣由的,正是這份自滿讓他停滯在現在的境界。

「蒼崎先生,要回會館了嗎?」

「嗯?喔!」經Vivian提醒,沉浸在往事中的蒼崎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佔了店裡座位太久了,於是起身道:「回去吧。」

離開店舖時,蒼崎那浪跡天涯多年而鍛鍊出的敏銳感官立刻注意到有幾個可疑身形閃進了巷弄間,看來被情報引來的人可不是只有饕客而已。

搭上車時蒼崎還在納悶著,FBI的人在美國糾纏不清也就算了,難道還打算在非邦交國的地盤上繼續追捕他嗎?

他自知安穩的日子也只剩下這幾天,至少在甩開追兵之前又得繼續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了。

殊不知更大的風暴已悄悄在這最後的片刻寧靜中醞釀、步步逼近。

回頁次



























「啊!黃泉美太太,妳終於來了!」

北部某高中校門口,一名女性教師原本焦急的在左右踱步,直到一看見終於姍姍來遲的學生家長才立刻迎了上去。

「抱歉,店裡的事情真的走不開……川奈現在怎麼了?」

面對黃泉美的疑問,女教師卻不知如何措辭般的支吾,最後索性領路道:「我帶妳過去看看就知道了。」

黃泉美隨著女教師到達了事發的教室,她透過窗戶看見愛女仍獨自坐在教室中央掩面哭泣卻沒人在場安慰,立刻知道情況比女教師在電話中告知她的還要嚴重。

見黃泉美蹙起了眉頭,女教師會錯意對方可能會怪罪下來,於是道:「嗯……抱歉,我們擔心她可能會不小心讓其他人受傷,所以想讓她自己靜一靜……」

「不,沒關係,妳們處理得很正確,讓我一個人進去就好。」

黃泉美擺手示意之後便扭開了門把進入教室,盡可能的放輕腳步並用柔和的聲調對仍陷於激動情緒的女兒說:「川奈,沒事了,媽媽來了。」

川奈纖細的身體微微一顫,依然掩著面目往後縮了一點:「媽……我……我……」

黃泉美也不躁進,就這麼停在原處安撫道:「現在沒事了,妳可以跟我說說今天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我……我不知道……」還是不肯露臉的川奈左右搖頭,頻率也隨著情緒激動加快:「我不知道!」

「好,沒事,冷靜。」黃泉美只能掃視教室尋找著可以拼湊的線索,她看見滿地的藍色與白色碎布,還有四處散落的棉花,推測道:「妳弄壞別人的東西了嗎?」

川奈遲疑了片刻之後才點點頭:「我的腦……腦中有……有一個聲音……」

黃泉美聽聞立刻倒抽一口氣,一雙美目轉了片刻才問:「那個聲音叫妳去傷害別人嗎?」

川奈搖頭。

黃泉美稍微鬆了口氣,又問:「那……那個聲音叫妳傷害自己嗎?」

川奈再次搖頭。

「那……它告訴妳什麼?」黃泉美問完後,帶著忐忑的心等待女兒回答。

「它……」川奈抹著淚水,隨即又更傷心的哭了出來:「它……」

片刻之後,川奈才帶著不知所措的表情直視母親的臉龐。

「它叫我去毆打鯊魚。」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