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雨
評分: +12+x

uzaM2jW.jpg

「叮!」

微波爐的螢幕計時倒數停在「00」上。公用流理台上的微波爐被打開,Dr. Kris從裡面拿出放著早餐的玻璃盤,連同隔熱手套拿回他平時常坐的位子上。

「早啊。」

Dr. Ctrl Z看到對方坐下,便和往常相同和Kris打招呼,Kris也點頭示意。CZ一手拿著咖啡一手拿著報紙坐在餐桌對面與Kris相望,兩人在寒暄了幾句之後繼續享用各自的早晨時光。

先開口的是CZ。

「聽說今天晚上排了一場會議。」
「嗯?不是很平常嗎?」
「會有外站的人來,好像是二六站的負責人。收容問題。」
「噢。」
「我在猜,該不會要請主任Dr. AD出山吧?我是說,那個傢伙根本就是住在古堡裡的吸血鬼誒。要是出了十二站之後化成灰怎麼辦?」
「……」

對桌的Kris沒有回話,笑話好冷。

餐廳一片冷清,其中一個原因是那些駐站特遣隊隊員們的生理時鐘都被任務搞亂了,幾乎不跟研究人員們一同用餐。另一個原因是相比起人員大量流動的零二站,這裡的成員實在太少了。

CZ從報紙後方探出頭來,盯著正在吃早餐的Kris,說:

「說不定晚上有機會遇到喔。」
「遇到誰?」
「剛剛說的負責人啊,有興趣嗎?」
「你認識的人嗎?」
「在零二站的同事。」
「沒興趣。」

Kris雖然加入十二站不算很久,但也大致摸清CZ這傢伙的個性了,因此他只是安靜把手上的三明治解決後,趁CZ專心看報時拿著盤子無聲地離開餐廳。

「誒誒Kris,你看這篇……」

CZ再次探頭,但桌子的對面空無一人。

「噢。」

「尼古丁……尼古丁……」

Dr. Metha的手指隨著視線一一掃過裝滿塑膠罐的金屬儲藏櫃,罐子上的標籤除了標注藥品名稱和藥效之外,有些還特別加註著使用權限那種只會在基金會中看到的圖案。Metha的手停在一罐白色的罐子上,寫著「戒菸專用 一天三錠」的便條紙貼在上頭。

「找到了。」

Metha把罐子拿起來搖了兩下,只聽到零星藥錠撞在塑膠上的清脆聲響。打開一看,果然只剩下一顆淺綠色的藥錠,不夠她今天用。

藥品儲藏室的牆上有張寫著「問題回報指南」的海報,但任誰都知道要是跟著上面的步驟走,拿到需要的東西時都不知道多久之後了。雖然身為設施負責人,Metha有權向物資分配中心發幾封公文,不過也得等上幾天,上頭才會把物資分下來。最快的方式就是從抽屜裡拿出申報單,把該填的欄位填上後,跟其他人一起在Site-ZH-02的藥品中心前面排隊。

Metha打開手機裡的行事曆,原本空著的今天下午現在多了一個行程。

「好久沒去零二站了。」

上面寫著「找朋友」。

今天拿藥的人不多,不外乎是一些異常效應需要被抑制的人員們,或等著測試異常的研究員。像Metha這種非異常的個人問題幾乎不會出現在這裡,這讓她看起來像個異類。

身為設施裡的老老前輩,Metha能夠一眼看出隊伍中那些兩兩一組的員工們,誰是控制者,誰又是被控制的。其中「有顏色」的人對她來說又格外明顯,排在她前方的這組人一個算現實扭曲者,另一個的身上則帶有一點血色,這些特徵都會被Metha的雙眼捕捉到。

「欸你看!那個是綠型嗎?好久沒看到綠型了喔!」

那人像是好奇心旺盛的小孩一樣,不斷對著周圍的人發出讚嘆的聲音。

「現實扭曲者、現實扭曲者,又一個現實扭曲者,還有——」
「CZ,好久不見。」

Metha看著過嗨的男子,果然是她熟悉的那個朋友。

「Metha!居然會在這裡碰到你,上次聽說你要去我們那邊開會,原本還以為有機會遇到,結果是半夜的會議。」
「你說之前那次嗎?當時太緊急了,沒辦法待太久,為了處理收容突破只能趕快帶那些幫手回去。你是來拿什麼藥的?我以為你不需要服用休謨穩定劑了?」
「啊,今天是陪他來的啦。新同事,幫你介紹一下,這是Dr. Kris。」

那個被淡紅色環繞的人有著聖職者的打扮,左眼被亮粉色的瀏海微微遮住。

「你好,我是Dr. Kris,現在在十二站負責人力資源調度監察。」
「Dr. Metha,二六站的設施負責人,跟CZ在零二站當過同事。」

兩人簡單認識後,CZ反過來問Metha:

「那Metha為什麼會跑來這裡?難道是機密公事?」
「如果是機密的話就不會在這裡排隊了。」

Metha拿出申請單說:

「你看,我戒了好幾年還是沒有進展,連有夠難吃的尼古丁錠都用到沒了。」
「原來,不過你沒在抽菸了吧?要注意身體啊。」
「有個助理每天提醒,要抽煙比憑空生出現實穩定錨還難。話又說回來,Dr. Kris原來需要藥品啊?看不太出來。」

突然被提及,Kris稍微抬起頭來,似乎不是很想解釋。CZ見狀,趕緊幫忙接話:

「哎呀,例行公事啦。你上次去十二站也知道吧,那裡的特性讓一些長期駐站的人需要定期服藥,不然身體會出狀況。」
「辛苦了,我光是去半天就夠不舒服了,真沒辦法想像你們這些人要怎麼適應。」

話音剛落,才發現隊伍已經輪到CZ他們了,繳出申請單後,兩人便走到不遠處的櫃檯等待程序完成。Metha看著兩人,尤其是Kris身上的氛圍,和她過去看過的那些人們不同,帶有一絲絲異界的感覺。一陣寒顫從Metha的背脊向上竄。

「CZ!」
「?」
「等等如果有空的話一起吃個飯如何?當作聖誕聚餐。當然,Dr. Kris也一起來吧。」

「咕嚕。」

藥丸隨著白開水滾入Kris的喉嚨中,領完藥後,Metha帶著兩人來到站點附近的一間餐廳用餐。裝潢樸素的西餐廳被刀叉敲擊的聲音填滿,Metha、CZ和Kris三人坐在窗戶旁等待午餐送上桌。窗外的台北又濕又冷,很符合過往冬日的景象,就算Metha人平時不在台灣,設施內的新聞也時常提到這場已經持續一個月以上的雨。

「十二站裡也是有天氣變化的。」
「那裡不是在地下嗎?我上次去也有發現,該不會是用了什麼高科技吧?」
「聽主任說,是為了營造氣氛,不過他的話只能信一半。」
「也是。」

三人的餐點在他們談天的同時依序送上桌,香氣勾引著食慾,精緻的西餐像是一幅刻意為之的風景畫,在滿足食慾之前先讓眼睛吃飽了。

「那我開動了。」

Kris熟練地用著手上的刀叉,將厚實的牛排分解成一口大小,Metha則拿著叉子盯著他看。CZ見Metha沒有吃東西,便問:

「怎麼了?」
「啊,沒事,只是感覺看Dr. Kris吃飯蠻有趣的。」
「Kris是十二站最愛吃肉的吧,看他吃飯真的感覺食物變好吃了。對吧,Kris?」
「……不要這麼說,我只是喜歡而已。」

在Metha眼中,不久前圍繞Kris身旁的淡紅色霧氣開始消退,她猜應該是藥效生效了。從Kris身上散發出的那股異樣感在她跟Dr. AD開會時感受到的視線不太一樣,比起不知道來自何處的注目感,環繞在人身上的顏色更像是屬於個人的本性,一種本質上的特徵。

「原來如此,Dr. Kris覺得如何呢,這間餐廳還不錯吧?以前我在零二站工作時偶爾會來這裡吃飯犒賞自己,這麼多年口味都穩定地好。」
「很好吃,這在設施餐廳裡絕對吃不到。」
「Metha跟所有人都推薦這裡,我也好久沒吃了,真的不錯。」
「那就好。」

「噢!好飽。時間也差不多了,我該帶Kris回去了。聖誕快樂喔!」
「聖誕快樂!路上小心。」
「再見,Dr. Metha。聖誕快樂。」

三人站在零二站的門口,高樓之間仍飄散著毛毛細雨,濕黏的空氣在鼻腔裡流動。在目送兩人搭上前往十二站的車子後,Metha再次回到大廳的落地窗前向外看,整座城市像是浸泡在雨水當中,遠方的背景是灰色的雲不斷堆積而成的布幕。

「好久沒看到你了,二六站放假嗎?」
「都是公事,有幾個報告要送來這裡,我也剛好想出來走走,人就在這了。」

Dr. Metha站在窗前放空,看著熟悉的都市和熟悉的風景,還遇到了其他幾個曾經一起共事的朋友們。

「看。」

Metha將手指向雲端漸漸浮現的缺口,陽光從縫隙中開始散落到城市之中,雖然雨仍持續打在巨大的窗上。

「要放晴了。」


有些人的生命像是風暴,在混亂跟無序之中漂流。我的眼睛只能看出人們的顏色,而Dr. Kris獨特的眼神中,那深沈的生命光輝,像是一座矗立在湖底的石碑。儘管陽光逐漸滲透到城市的每個角落,但對那些無法控制生命的人們來說,雨季才正要開始。

20██1225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